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蕾丝糖前夫宣言 第五章

前夫宣言 第五章

作者:蕾丝糖书名:前夫宣言类别:言情小说
    【第三章】

    苏少齐觉得,从那天离开雨恋咖啡店后,他的日子就过得很恍惚。

    除了烟和酒以外,没有印象吃了什么。

    埋头工作,睡公司的频率越来越高。

    很多事情不想理会,包括父亲作主放了弟弟出房间,还有姚姿华打电话骂他星期六没赴约,以及母亲念他婚戒还没拔下来的事情。

    谢廷邦看着他的眼神越来越担心,一向不管他私事的他,最近难得说了一句,“董事长,保重自己。”

    他好得很,需要保重什么。

    他依然是过去那个外表受女人仰慕,身家富有到许多千金都妄想嫁给他的苏少齐;在商场上,他还是个受人敬佩,实力备受肯定的富二代,不少长辈都肯定他的成就。

    什么都没变,没有失去任何重要的东西。

    包括自己。

    某日,外出洽公回来,进办公室时,他在秘书惊慌的目光下,抱着腹部,倒在地板上。

    “董事长,您怎么了?!”谢廷邦连忙蹲下身扶他。

    他的脸色白得可怕,胃痛得冷汗直飙,眼神涣散。

    肉体的痛让精神变得脆弱,他忍不住想起一个人。

    她无情的态度让他没有理由再出现在她的眼前,然而那张淡漠的俏脸,在他一空闲下来就会出现在脑海,折磨着他。

    虽然见面只会让自己难堪,但是……见不到面更痛苦。

    他不得不承认,原来那些年来她的付出,自己不是那么无动于衷,她像是罂粟,一点一滴慢慢地侵蚀了他的全部,让他不能没有她。

    但他的骄傲,让他不能低头承认自己需要她。

    从她的眼中,他明白了一件事情,是他给的伤害太多,让她不再期盼他的爱。

    不只不再等待,她也……不爱他了。

    谢廷邦看他的状况不对劲,连忙拿出手机,“董事长,您撑着点,我马上叫救护车!”

    苏少齐忽地有反应,紧抓他的手臂,“叫她来……叫季冬晴……”

    谢廷邦难得露出为难的表情,没有立刻答应。

    “如果我见不到她……我就……开除你……”他说完,支撑不住地昏了过去。

    雨恋咖啡店里,谢廷邦深深地朝季冬晴鞠躬。

    “拜托你了。”

    季冬晴的表情很困扰,叹了一口气,“既然已经送医,有医生和护士在,我去有什么意义?”

    她不懂苏少齐为何要见她,居然还威胁秘书,是故意要为难她的吗?

    才半个月没见,他就把自己搞到低血压和胃溃疡昏倒送医,她实在……不知道要说什么。

    “季小姐,董事长真的需要你。”谢廷邦诚恳地说:“你们离婚后这段时间,他变得易怒,而和你在咖啡店谈过后,他变得很消沉,不是抽烟就是喝酒。”

    “你是想说,这都是因为我吗?”季冬晴轻拧秀眉,“谢先生,我知道你很尽责,但是请不要编谎话。”

    “季小姐是认为,董事长不可能因为你而病倒?”

    “你担任他的秘书这么多年,你应该很清楚,他不在乎我。”季冬晴实在不太想讲这些事情,往事令人不堪回首,“既然不在乎,我就不可能影响他一分一毫。”

    “如果不在乎,他不会来雨恋咖啡店找你。”

    “那是因为他怕我拿没拿赡养费这件事情威胁他。”这可是他亲口说的。

    “那不是真心话,你听不出来吗?”谢廷邦不相信将目光放在苏少齐身上多年的她,连这一点也没看破。

    “是真话还是假话,有差吗?”她轻叹,“过去我一直在猜测他的心思,终日惶惶不安,现在我已经无力去在乎他了。”

    “季小姐……”

    “回去跟他报告,就推说是我为难你吧,你这么能干的秘书,他不可能开除你的。”她淡淡一笑,“谢先生,以前,你不会干涉这么多的,这次也点到为止吧。”

    谢廷邦垂眸,“我确实只愿谨守职务上的事情,董事长叫我来找你,我其实是不太愿意的,但是,如果我再继续袖手旁观,董事长说不定会发生比这次更严重的事情。”

    她不说话,唇线紧抿。

    “季小姐,拜托您了,去看看他吧,就当卖我一个面子。”谢廷邦搬出人情压力。他相信季冬晴会吃这套的,她是个容易因为小事而感谢别人的人,以往她总感激他愿意帮她转交东西或转告一些话。

    两人之间陷入沉默,在他以为她不会回答他的时候,季冬晴叹气,“下班后,我会过去看一下。”

    睡睡醒醒好几次。

    他在迷糊中想起,以前好像也有过类似的事情。

    有次他发高烧,整个人昏昏沉沉,很难受,家庭医师来一趟替他开了药。后来每当他睁开眼,总有个温柔的身影坐在他床边,喂他吃药和吃饭,帮他擦澡,还有换头上的退热贴片。

    那是他第一次正视她。

    她脸上疲惫的痕迹,始终温暖的眼神,令他印象深刻,说不清楚心里的感受。

    她可以不必这么做的,家里又不是没有人手,仆人多的是,连他父母都没这么费工夫照顾他,以往交往过的女友,更不可能为了他做到这种地步,她们宁愿花这些时间去逛街买东西。

    她无微不至的照顾,反而让他觉得自己根本不是在关爱中长大的天之骄子,身边的人和她一比,都变得虚情假意。

    他不想承认她是最关心他的人,如果承认了,不就表示,父母和女友们,都爱自己胜过爱他吗?

    当他病好了,她却累倒了。

    在家庭医师离开后,他在她房门口看着睡着的她,心情复杂。

    他想起还没结婚前,朋友和他聊天时,说自己认识了一个很有家的感觉的女人。他问,什么意思?朋友说,像你这种花花公子不懂的,有个女人等你回家,为你做饭,时刻为你担心,会让你有安定的感觉。

    他是不懂,黄脸婆有什么好的,女人就该保持着吸引力,像美酒一样,带着会让人上瘾的味道。

    但他又无法解释,病倒的她,那张憔悴的脸,明明不美丽,为什么却深深吸引他的目光……

    “我特地来看你,你居然一点高兴的表情都没有,去死算了!我发誓我从今天开始就不会来找你了,失去我这么好的女人,你就尽避后悔去吧!”

    提着水果篮正在找病房的季冬晴,被这道高分贝的声音吓到,望过去,一名眼熟的女人从病房气冲冲地踩着高跟鞋出来。

    她一眼就认出那名女人是谁,当初姚姿华打电话呛她这个元配时,她可是把绯闻报导仔细的看过了,也记住了那张美丽的脸蛋。

    她心跳得很快,躲到旁边的茶水间,直到高跟鞋的声音走远。

    随即,她笑自己,心虚什么呢,她又没有要跟她抢男人。

    他们竟然吵架了,不过,她不在乎,她只是因为谢廷邦的请托,不得已才来的。

    来之前,她有想过要不要煮鸡汤带来,最后还是决定到水果摊买水果篮就好了。

    她走到病房门前,轻敲门,开门的是谢廷邦,“季小姐,你来了?董事长很不舒服,刚刚醒了又昏睡过去了,我叫他一下。”他没讲刚才姚姿华来探病,不顾苏少齐是病人把他叫醒,还变成泼妇骂了苏少齐一顿这件事。

    “不用叫他,让他睡吧。”不用面对他,她觉得松口气。

    “可是……”

    “放心,我有在水果篮里的小卡上写我的名字,他看了就知道我来过了。”她将水果篮交给他。

    谢廷邦面有难色地收下,“季小姐明天还会来吗?”

    “不一定。”她不愿意正面回答。

    “季小姐……”

    “谢先生,我无法再答应你第二次。”

    谢廷邦叹气。他把机会用完了吗?季冬晴眼底的固执和害怕受伤的神情,他的良心让他无法继续勉强她下去,“我明白了,抱歉为难你了。”

    秘书关上门,她转身欲离开,有名妇人迎面走来,看见她时,惊讶地说:“你是……冬晴吧?”

    “请问……你是哪位?”季冬晴觉得这名妇人好似见过又好似没见过,一脸困惑。

    妇人一脸愧疚,上前握住她的手,“你现在还好吧?”

    “还可以……”她对对方的热情不是很自在,抽回手,“抱歉,我不太记得您,请问您是谁?”

    “啊……不好意思,我忘记你不太认识我。”妇人尴尬地笑了笑,连忙自我介绍,“我是少齐的姑姑,苏桂瑛。”

    “您好。”她只能礼貌性地打招呼,毕竟她现在的身分,对前夫的亲戚也没什么话好说的,“您是来探望侄子的吧,我就不打扰了,先走了。”

    “等等。”苏桂瑛说:“我想跟你道歉。”

    季冬晴停住脚步,不解地看着她,“道歉?”

    “是的,道歉。”苏桂瑛脸上充满歉意,“我听说你们离婚了,我真的很抱歉。”

    “那与您无关……”

    苏桂瑛微讶,“少齐没跟你提过吗?”

    “我不懂您在说什么。”

    “原来他没告诉你啊……”苏桂瑛叹气,“那我就告诉你吧,如果不是因为我,你不会和少齐结婚,我在一次的宴会看到你,观察了你,我认为你适合他,所以我告诉他,如果选择季家当对象,结婚对象不是二女儿季怡琳而是么女季冬晴的话,我就把我在百货公司的股份无条件送他。”

    她惊诧地听着。虽然她曾困惑过他为何不是选二姊,但没想到……是这样的理由。

    他没对她说,大概是他高傲的性格在作怪吧……

    “抱歉,我会这么做,是因为我想你温柔的个性,应该能够感化对感情不够认真的他,没想到……最后的结果还是离婚了,是我害了你。”苏桂瑛叹气说:“我长年跟着老公住在加拿大,若不是这次回台听说少齐病倒,还真不知道这件事,如果有什么可以帮你的,你尽避说,我会补偿你。”

    “不必了……”她苦笑,“谁都没有欠我。”

    若不是婚姻失败,让她审视自己的人生,她想,她还是会像以前那样卑微的活着吧。

    她虽然选择原谅,但心底还是有一股酸涩蔓延。结婚前本来就知道这是立基于互利条件而结成的婚姻,但实际知道背后的原因,还是会有疼痛的感觉。

    她竟然是因为别人莫名的期待促成这场婚姻。

    为谁改变,前提是要有爱,苏少齐不爱她,怎么可能被她感化。他姑姑怎会没想到这点呢?

    苏桂瑛望着她嘴边涩然的笑,更加愧疚了。这么好的女人,少齐怎不懂得珍惜呢?

    病房内忽然传来砸东西的声响。

    苏桂瑛心惊,连忙推门进去查看,季冬晴不放心地跟在后头。虽然不想见他,但是,毕竟是认识的人……

    印入眼帘的画面,让她脸色刷白——

    她买的水果篮被他砸在地上。

    听到门口有声响的他,怒眸扫过来,在对上她的眼眸时,表情瞬间僵硬,但没开口道歉。

    她一句话也没说,转身就走。

    她依稀有听见秘书叫她的声音,但她没有回头,快步离开。

    他果然是为了污辱她才叫她来的吧。

    她没有相信秘书说的话,真是太好了。

    因为没有相信,所以她心里,是没有抱持任何期待的。

    走到电梯前,按下按键,电梯门开了,她一进电梯就用力按下一楼的按键。

    门关上后,她身躯有些无力地靠着墙。

    脸上湿湿的,她没伸手去摸,也不敢看电梯里的镜子。

    她还是不够坚强啊。

    他睡了又醒,等的都是那抹温柔的身影,希望下一次张开眼就能看到她,但次次失望。

    听秘书报告,说他已经错过了,他怎么能不恼怒。

    他多想象个小孩一样,任性地耍赖,命令她照顾他。

    水果篮,别人送不算什么,她送,代表的是疏离和应付,不愿再对他用心。

    就连放在上面的慰问卡片,都只有潦草的几个字。早日康复,下面署名季冬晴。

    他胸中的气愤无处发泄,摔了水果篮。

    没想到,她没走远,还撞见这一幕。

    她瞬间露出的受伤神情,让他喉头滚动,想说什么却说不出口。

    她走掉的身影,让他恐惧。

    谢廷邦在季冬晴离开时,有跑到门口叫唤一声,眼见对方逃开似的走远,叹了口气回头。

    苏少齐使不上力下床,焦躁地对他命令道:“把她给我带回来!”

    “不。”谢廷邦肃穆地拒绝。

    一旁的苏桂瑛搞不清楚状况,“少齐,你和季小姐……是怎么回事?”她听说是协议离婚的,怎么感觉闹得很不愉快。

    “姑姑,你来了?”苏少齐扶额,“我很心烦,没办法招待你。”

    “没关系,我买了一箱鸡精,你要记得喝,补补元气。”苏桂瑛将手中的礼盒放到柜子旁后,还是忍不住多嘴,“离婚了就别对她使性子,好聚好散。”

    苏少齐觉得胸中一把火被点燃,“秘书,送我姑姑出去!”

    谢廷邦送苏桂瑛离开后,回病房看到苏少齐郁郁寡欢地看着地上被摔烂的水果。

    苏少齐头也没抬地问:“为什么拒绝我的命令。”

    谢廷邦知道他问的是季冬晴的事情,“董事长,我已经尽最大的努力帮你,才让季小姐愿意来这一趟,但你轻易地就让她对你死心,我无颜再面对她。”

    苏少齐咬牙说:“那是误会,我不知道她还在外面!”

    “董事长,就算没有刚才的误会,你也跟之前没有两样,不懂怎么好好对待她,你有想过她来探病时,你要说什么吗?”

    苏少齐被这一问,才发现自己根本没想过这点,只是想要看到她而已。

    他自问。要是她在面前,他会说什么?

    这一想冷汗就流了下来。如果没有意外,大概……又是跟在雨恋咖啡店差不多的话。

    谢廷邦叹口气说:“为了她好,别再打扰她了吧。”

    苏少齐不能接受地说:“不!”

    “你觉得折磨她,折磨得还不够吗?”谢廷邦实在看不下去他这副模样,决定点醒他。

    他怒声骇斥,“不是!”

    “那是为什么呢,你是为了什么不愿意放过她?”谢廷邦冷静而犀利地问,丝毫不退缩,“好好想清楚,再回答。”

    苏少齐喘着气,当情绪比较平复,他认真地思索这个问题。

    只要想着她决然的背影,还有自己的恐惧,答案便呼之欲出。

    他垂着头像只战败的狮子,好一会儿后,颓丧地开口,“我想要她……回到我身边。”

    谢廷邦看他终于想通,吐了一口气说:“出院后,去道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