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将军,夫人喊你去赚钱 番外篇:不是父女,要说几次

作者:绿光类别:言情小说

南安廉虽为巡按御史,代天巡狩,但是在周茗棻待产时,他还是赶回空鸣坐镇当铺。

因为当铺的生意络绎不绝,光凭简俐儿一个二朝奉和泉老那个二掌柜,实在是应付不来,所以爱妻要求具有鉴赏能力的他到当铺坐镇。

所以,他来了。

但是——

“欸,你女儿要生了是吧,要不怎么不见她?”有人如是问。

南安廉眼角抽搐着。“她不是我女儿,是我的妻子。”

“是喔。”

回到家中,他自然是不会把这些事告知周茗棻,只是更加注意自己的仪容,偶尔会学易宽衡穿些较花稍的衣袍款式。

直到女儿出世——

“怎么了,你怎么愁着脸?”待产房清净了,南安廉一进房就见周茗棻望着女儿皱着眉,不禁担心女儿身体有恙。

“没。”她摇了摇头,直睇着女儿后颈上的铜钱胎记。

虽说她不怎么确定,但这胎记的出现,教她不禁怀疑这个孩子有天会离开她,但到底是不是跟她一样穿越,会不会回她的世界,也难以确定。

不过她想,也许她该把一些事记下,让后代的人知晓,要是到时候这孩子去了那个世界……她蓦地想起祖奶奶说过祖宗留下的一些记载和规矩,那些规矩和记录也许正是因为她此刻的决定所致。

可是,她能透露的有多少?要是写得多了,会不会改变历史?

思忖着,她不禁头痛起来,她不愿意让历史产生变化,万一抹灭她的存在就糟了,既是如此,她的真姓名和接受成年礼的时间都不得透露,而这个孩子呢,她得要透露多少,才能保护这个孩子?

“茗棻,到底发生什么事了?”见她攒眉像是思忖什么,他隐隐察觉不对劲。

“安廉,我在想,这个孩子让她姓周,往后让她继承周氏当铺可好?”寻思片刻后,她道。

因为周氏当铺依旧存在在她的世界,让女儿姓周,往后女儿要是前往哪个平行世界,也许都可以受到周家当铺的帮助……她的思绪一顿,身上爆开阵阵恶寒。

难道说……就连这传女不传男的规矩,也是因为她这个念头才定下的?那她此刻的心思到底会左右改变多少历史?

“好。”南安廉毫不考虑的道。“但你得告诉我,你到底是在忧心什么。”

“我……”她思绪混乱不已,抿了抿唇,只能避重就轻的说:“安廉,总有一天我会告诉你,但你给我一点时间想个清楚再说。”

“好,你才刚生产完,别老皱着眉。”他不舍的轻抚她的眉头。“咱们得要先替这孩子起个名。”

“我想替她取名为持南。”因为他俩是有了这个孩子,才见证彼此对爱的坚持,让一切化险为夷。

“你说的都好,但这段时日你得要好生休养才成。”

“那你得要继续待在当铺里,会不会影响你的事?”他的工作是当有地方官弹劾纠正哪位官员时,才会启程处理,所以不怎么定期。

“不会,现在正闲着,你好生养身。”

几日后,当铺里,又有人问:“听说你女儿生了。”

南安廉冷鸶抬眼,见又是同一人,便沉声道:“是我妻子生了。”

“你女婿到底是谁,怎么没瞧过他?”

一旁的简俐儿闻言,脸色刷白,马上差人把这白目鬼给拖到当铺外,总算是让一切暂时平静了下来。

几个月后,外出巡狩的南安廉再度回到空鸣,只因周茗棻又有喜了,因工作太操烦得要安胎才成,于是他再度坐镇当铺,但是——

“听说你女儿又有喜了,你那女婿挺猛的!”

南安廉眼角抽搐,吼道:“我跟她不是父女,当铺大朝奉是我的妻子,你到底要我说几次?!包中,把他拖出去,往后绝不准这人再踏进半步!”

包中二话不说直接把人拖出去,顺便痛殴一顿。

混蛋,每次混话胡说,都不知道他们这些跟在爷身边的人有多可怜。

几个月后,周茗棻产下了一名男婴,取名为南定周。

再一年后,她又生了个女儿,再隔一年,又生了个儿子,一家子随着南安廉大江南北的跑,又适巧方便让她选择据点开设分铺。

再隔了三年,为了不让有心人士有机会欺压百姓,在周茗棻的决定之下,开设了南家票号,打算往后交由儿子打理。

南安廉一切由着她,只求她开心就好。

但是——

“欸,南爷,带女儿出来逛市集吗?”

南安廉目露凶光的望去,那人吓得立刻指着他怀里的周持南。“她不是你的女儿吗?”瞧,那同样令人不寒而栗的目光,是父女没错啊!

“……是。”南安廉微露歉意的应了声。

身旁的周茗棻不禁低低笑开。“想哪去了,爹。”

“你……”还叫他爹,真是……

“孩子的爹,你瞧瞧咱们的票号铺子就选在这儿好不好?”她挽着他的手,指着当铺旁边的铺子。

“好,你说什么都好。”他宠爱的握紧她的手。

只要两人能够相守,她说什么都好。

十年后,年满十七岁的周持南在外出巡铺的山道上,因天雨路滑,连人带马车摔落山崖。

消息传回南家大宅,南安廉立刻派人捜山,长子南定周更是一夜未归的在山谷寻找姊姊的尸身。

周茗棻和南安廉坐在周持南的房间,她手抚着两日前才刚送给她当成年礼的玉算盘,把自己的真实身世告诉了南安廉。

冬雪夜静谧,只闻沙沙落雪声。

“……所以,你的意思是说,南儿去了你原本的世界?”南安廉哑声问着,失去女儿的悲伤让他一夜白了鬓发。

“我不知道,我不能确定,我也不知道周家和南家之间为何会有这些渊源纠葛,但我是在十七岁那年来到这个世界,持南也刚好满十七,所以我想……应该是吧。”周茗棻说服自己,唯有这么告诉自己,她才不会觉得心快碎了。

“那就是吧。”南安廉紧握住她微颤的手。

茗棻所说的世界对他而言太过光怪陆离,但这一刻,他是相信的,他宁愿相信。

“嗯,一定是。”她点着头,抹去不断滑落的泪。

哭什么,她的女儿还好好的呢,不过是代替她回家罢了。

“留下祖训,要让周南两家的子孙,世世代代寻找南儿。”说着,他望向他送给女儿当成年礼的棋盘。“把南儿最爱的物品一代代的传下去,把咱们思念她的心情传给女儿,让她知道,即使相隔两地,咱们记挂她、思念她的心,依旧不变。”

“嗯,就像是每个文物一样,背后都有一段历史,而我们在历史之初刻下痕迹,代代相传。”周茗棻抹去泪,不让自己的感伤感染他,俏皮笑着。“我当初没想到她会这么早离开,早知如此,我就跟她说得再详细一点,要不我怕她会闹很多笑话。”

“我南安廉的女儿哪会闹什么笑话,南儿聪颖又沉稳,不会有事的。”

“是是是,你说的都是。”她那个女儿只是用面无表情假装沉稳,用冷沉目光掩饰紧张,有时连她打趣逗她,她都听不懂呢,是他这个宠溺女儿的爹,压根没发觉。

就不知道这样好性情的女儿去到她的世界,适不适应得了呀。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