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风光妖娆神捕 第九章

妖娆神捕 第九章

作者:风光书名:妖娆神捕类别:言情小说
    “做好了。”柳无双由厨房走出来,手上一盘馅饼香气扑鼻,浅笑盈盈地朝着众捕快们挥挥手。

    那群醉翁之意不在酒的男人,这一下完全忘了什么叫君子远庖厨,全急吼吼地由厨房的小门冲进去,将里头烤好的馅饼一盘盘地端出来。

    或许是太吵了,樊惠安手里甚至还捧着卷宗,便皱着眉头由房里推门出来。小院就这么大,一眼望去就看到一群捕快像个个像摇着尾巴的小狈,而童天淇则是站得老远冷眼旁观,再看看笑吟吟站在厨房外的柳无双,他顿时明白,这两个女人间的矛盾,恐怕比他想象的还要糟糕。

    柳无双很满意大伙儿对童天淇的抱怨及疏远,这正是她要的结果。这个县衙里,她有自信俘虏所有男人的心,唯二的例外是樊惠安及童天淇。樊惠安心思深沉,不过他答应过会为她报仇,她也相信他是个言而有信的人。至于假男人童天淇,据她这阵子的观察,在整个县城她很有威望,也有能影响樊惠安的能力,偏偏就是对自己很有意见,甚至有一次她在向捕快们打探办案进度时,还被童天淇给驳了回来,她不能不针对她。

    童天淇给她的危机感越来越大,所有可能的危机,她都要铲除!

    柳无双心里想着,余光瞄着童天淇,正眼却看向了樊惠安,笑容突然越发灿烂。

    “樊师爷,你出来了?有一道甜汤是特别做给你的呢,我替你拿出来。”说完,不待他回应,她很快地转回厨房,之后再次出现,手里便端着一个小兵,一副很吃力的样子,那表露出来的柔弱,仿佛在告诉其他人快来帮忙。

    然而现在每个捕快手上都端着馅饼,包含樊惠安手上也有着卷宗,一时间没有人抽得出手去帮柳无双,因此几道责怪的眼神,便不偏不倚地落在冷眼旁观的童天淇。

    “老大,你也帮帮忙吧,柳姑娘煮了半天了,难道还要她一个弱女子替我们端这么重的东西?”不知哪个捕快斗胆,躲在人群里叫道。

    重?童天淇纳闷地看了看柳无双手中的那个小兵,嗤之以鼻。她就不相信那女人真有弱到那种地步,连这种单手就能拿起来的东西都拿不动。

    “那又不是我的。”童天淇很实在地摊手耸肩,她可是亲耳听到柳无双说她手中的东西是特地要给樊惠安的呢,何况不知道柳无双是故意的还是怎么着,童天淇从来就是吃不到柳无双做的东西,在明明知道会被耍的情况下,她为何要去帮忙?

    “哎呀,老大你就行行好,不然你来帮我拿馅饼,我去帮柳姑娘。”王强忍不住说道。

    “就是嘛,老大你什么时候心胸这么狭窄了。”

    很明显的,童天淇的态度已经引起众怒了,樊惠安原想自己过去拿,不过他按下不动,将表现的机会留给童天淇,免得她成为众矢之的。

    童天淇被骂得烦了,只好心不甘情不愿地走到柳无双身边,伸手接过那只小兵。

    以童天淇的力气,就算不用身怀武功,即使单手拿这么一个小兵也是轻而易举,然而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她才刚接过,小兵子竟然就打翻了,大半锅甜汤就这么倒在柳无双的右手上。

    “好痛!”柳无双退了两步,握着自己被烫红的玉手,痛呼道。

    “柳姑娘你没事吧?”

    每个捕快都急了,甚至有人口不择言地骂道——“老大你是怎么回事,连个锅都拿不好?”

    “早知道你对柳姑娘有成见,你不会是故意的吧?”

    童天淇傻眼地拎着剩下半锅的甜汤,先不说她并不觉得这甜汤有热到会烫伤人,她明明拿得很稳,是柳无双自己伸出手弄倒的。

    “是她自己打翻的,不是我!”童天淇连忙为自己辩解,还单手托着锅底,证明一点都不烫。

    话音方落,一道道严厉又谴责的目光全射到了她身上,让她瞬间千疮百孔,而她所有的委屈及无辜,也全淹没在这样的误解之下。

    这群见色忘义的捕快,根本还没搞清楚状况就将她定罪了,深谙问案之道的童天淇,很明白在这种情况下,自己根本不需要解释,因为不会有人听。

    她只能把求救的目光放到樊惠安身上,然而他却很快地将手中的卷宗塞给另一个捕快,快步走到柳无双身边,完全忽略了童天淇的视线。

    童天淇心头一酸,这次她真的觉得她的心受伤了。她视为兄弟的众人一个都不挺她,而她信任的男人,第一时间在意的,也不是她……

    明知道这是一种任性的想法,她却不受控制地一直在心里比较自己与柳无双在樊惠安心中的地位,无论如何她都希望他多看一眼的人是她。

    于是童天淇有些急了,他不看她,她索性走到他身前,把他当成最后的希望般,再强调一次,“你会相信我的,对吧?不是我弄倒的!”

    樊惠安看了看柳无双的手,确实是很严重的烫伤,他不由得皱起眉。对于这样的情况他心中有数,但他确实生气,气的倒不完全是柳无双的算计,同时还有童天淇的漫不经心。

    在他回答之前,柳无双突然苦着脸,眼眶中水波盈盈,像是要哭了似地抢先说道:“童捕头,没关系的,我没有怪你。”

    “你没有怪我,我还想怪你呢!”童天淇蒙受不白之冤,不免火大,甚至把剩下半锅的甜汤往自己手上倒。“你自己看看,怎么我就没事,你就烫伤那么严重?

    明明就是你故意装可怜陷害我,搞得我众叛亲离,你究竟想怎么样?!”

    或许是男人的天性,习惯性保护弱小,众捕快们没有支持童天淇,反而站到柳无双面前。“老大,你够了吧,现在不是你算总帐的时候。”

    “你们……哼!”童天淇有些慌张的目光又回到樊惠安身上,其他人的反应她压根不在乎,她在意的只有他的。“你看到了,这甜汤一点都不烫,我不知她为什么会烫成这样,跟我没关系!”

    “你那锅汤都端出来老半天了,倒在你手上当然不烫,但柳姑娘细皮嫩肉的——”王强很是不满。

    “够了!”樊惠安冷冷地瞪着每一个捕快。“身为公门中人,争风吃醋成何体统?天淇再怎么样也是捕头,她不介意,不代表你们可以一直用言语攻击她。”

    所有的捕快顿时噤声,樊惠安虽然才来了短短几个月,但他的权威可是实实在在的建立起来,连许知县都要听他的话,被他这么一骂,众人才觉得似乎自己真是过分了,居然为了个女人与童天淇大呼小叫,平时建立的兄弟之情都快破坏光了。

    “至于柳姑娘,你以后也不需要再帮大伙儿做什么,这群人没立什么功,凭什么餐餐大鱼大肉?你的方法,弄得不巧只会破坏县衙的和谐,今后你只要做好你提供情报的工作就好。”樊惠安一样也没有偏向柳无双,虽然语气略微平和,却意有所指地说道:“你以为你这纤弱的身子还能烫伤几次?等会儿我会派人给你送药,但某些手段你最好收起来,这对我们县衙达到你的请求并没有帮助。”

    他没有明说,算是给她留了点面子,毕竟她的证词很重要,若在这个时机点,她故意下了绊子,可能会导致德化县衙全军覆没。

    柳无双是个聪明人,马上听出他的话中之意,知道自己陷害童天淇的手段已被看穿,日后或许她的家仇只能靠樊惠安的意志,所以如今最聪明的做法,就是闭上嘴巴装死,至少不要得罪他,免得唯一可以报仇的机会,真会毁在自己的心机上。

    樊惠安有些无力地看向童天淇,朝着她走了过去,将她拉到一旁,用只有她听得到的音量道:“你呀……就是个笨蛋。”

    “我哪里笨了?”童天淇不服地反驳,明明她才是被陷害的那个人啊!可是他却只骂了柳无双几句,吃亏的人还要被他骂笨,让她觉得好不服气。

    居然还不承认?樊惠安摇了摇头,童天淇因为柳无双而吃瘪已经不是第一次了,这野丫头直来直往,根本不会保护自己,遇到这种耍心机的时刻,她只会一直撞壁,这次若不是他在场,看穿了这场骗局,说不定她真会被柳无双阴死。

    可是童天淇并不知道,她对于樊惠安并没有把她当成自己人而感到失望。

    大伙儿觉得她欺负柳无双,她认了,因为他们不知道她也是个女人,本能的觉得男人就是要让着女人些,但是樊惠安不一样,他知道她的真实身分,她以为与他共享秘密,他愿意为她隐瞒,而两人间的暧昧之情又纠缠不清,他的心总是多多少少会向着她一点,可是结果并非如此,也许是她高估了自己在他心中的重量。

    “你不笨吗?身为一个捕头,却很容易被激怒,很容易就落入圈套,一点也不会冷静的想一想。若非我来调停,你们几个人难道要在这县衙里打起来,那不成了天大的笑话?”樊惠安压低了声音,直指重心。“你身为捕头,做好捕头的工作就好,只要秉持职责做事,保持冷静多思考,谁害得了你?”

    可是童天淇正在气头上,哪里想得了那么多,只听出了他话里的玄机。“你明知道是她陷害我,为什么不揭穿她?”

    “你认为现在我们案子办到了关键之处,适合和柳无双翻脸吗?”他理所当然的反问。“由于你们地位的不同,她可以犯错,但你不行,你还不懂?”

    所以她童天淇就活该倒霉,被陷害了还不能吭声就是?这一点都不公平!越想越不甘心,又不想在众人示弱,她冷哼一声,随手将小兵子往旁边架子一放,拂袖而去。

    这方土地上,来了一只占了鹊巢的鸠之后,似乎已经不欢迎她了。

    原本众人被激起的怜香惜玉之情及愤怒,早在方才樊惠安训话时冷却了下去,现在见童天淇扭头就走,更是面露惭愧,他们为了讨好柳无双,心态及行事早已被扭曲得公私不分,童天淇身为捕头,以他们方才一副要造反的态度,她明明可以把他们全狠狠地教训一顿,但她却轻轻地放过,没有与他们多计较,甚至还因为刚才的争执,连带着也被樊惠安教训了一顿,每个人都意识到自己这次真的做得太过了,对于手上的馅饼,似乎也没那么大的胃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