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季雨凉追妻狼夫 第七章

追妻狼夫 第七章

作者:季雨凉书名:追妻狼夫类别:言情小说
    【第四章】

    向世宁的宾利车已经在VISA外停了半小时了,其实车开到一半的时候森琦就已经睡着了,但向世宁还是又多等了一会,因为他想等她睡得更熟一点,因为睡着了比较好干坏事。

    在确认了森琦正在深度睡眠中之后,他才轻手轻脚地把她抱下车,直接从另一个入口走进VISA,然后搭乘专用电梯来到地下室。

    向世宁将那里装潢成了办公室,比他的专属包厢更正式,同时也能远离楼上夜店的喧嚣,但向世宁并不是经常在这里工作,也很少带人过来,森琦算得上是这里的第一位女宾。

    因为是自家老板所用,所以这间地下室被装修得格外舒适,根本不见原本的潮湿阴冷,这间夜店老板的办公室被布置得更像是一个特工的工作室,各种电脑、显示器、液晶萤幕,还有许多一般人不熟悉的仪器摆在这里。

    不过仔细看来,这间办公室装修得也有一定的格局,有办公区域和休息区域,休息区有沙发和茶几,沙发旁还有一个书架。

    向世宁将森琦放到了沙发上,将她安顿好之后,他垂下手臂松了口气,他一面按摩着自己的手臂,一面在沙发前席地而坐,好了,大功告成,接着就等着森琦醒过来,然后自己再将她气得仪态尽失。

    他看了眼时间,接着又侧过身去看森琦,端详了一会她的睡容之后,他忍不住凑进了一些,然后又凑近了一些……

    ……

    “宁哥,我……呃……”一个年轻男人从电梯里走下来,话刚说到一半就停了。

    正紧搂着的两人彷佛被兜头浇了盆冷水,都清醒了过来,向世宁下意识地将森琦严丝合缝地搂到怀里,又抓起沙发下面的西装外套裹住她,接着几乎抓狂地对着电梯前的男人咆哮:“滚出去!”

    “呃,我……”年轻男人愣住了。

    向世宁忍无可忍地又拿起茶几上的一个杯子扔过去,“还看,快滚!”

    年轻男人这才回神,迅速躲开飞来的玻璃杯,杯子飞进电梯撞碎,发出巨响,伴随着这声声响,向世宁感觉到怀中的女人浑身一颤,而这时年轻男人也吓得打了个激灵,“对、对不起!”说完就头也不回地钻进电梯。

    等电梯门重衛uo厣现螅蚴滥姑挥写涌衽谢厣瘢椭淞思妇洌幼琶偷叵瓶宋髯埃戳搜刍持械呐耍男×骋丫社澈毂涑闪瞬园祝齑浇裘颍坪踉谌棠妥攀裁矗蚴滥行┎环判牡匚剩骸澳忝皇掳桑俊


    森琦看了他一会,然后又刷地闭上了眼睛,向世宁有些不明就里,须臾之后森琦又睁开眼看了看他,这次她的眼底浮出了惊慌,当眼睛再闭上的时候她狠狠地尖叫出声:“啊!”她她她做了什么?他他他又做了什么?天呐!

    向世宁几乎要被她的尖叫声刺穿耳膜,忍不住捂着耳朵翻身跳下沙发。

    向世宁看她惊慌失措、丢了魂的样子,忍不住拧眉说:“他已经走了,刚刚我挡得很好,没有走光。”

    她背对着向世宁做了好几个深呼吸,又顺了顺头发,拉了拉裙摆之后她才低着头转过身来,“我、我走了。”说完头也不敢抬地上前几步,弯腰去捡掉在地上的包包。

    这时一双大手出现抓住了她的手腕,森琦倒吸了一口气,惊慌地抬起眼,正撞上向世宁探究的目光。

    “你怎么了?”虽然这种事看到是满尴尬的,但她是不是反应太大了?再说在刚刚那种时候,真的被打扰到的人可是他。

    向世宁一愣,森埼趁机抱着包包跑向电梯。

    向世宁一惊,“你跑什么,随身碟不要了?”他拉着拉链追了几步,结果手一抖,拉链夹住了肉,向世宁狠狠地抽了口气,剧痛拴住了他的脚步,他忽然停下步子,脸色变得铁青。

    森琦也没理他,闷头钻进电梯里,飞速地按了关门键。

    当她惊慌失措的小脸在缝隙间消失之后,他忍着痛还在想森琦到底是怎么了,看样子像是忽然醒过神来了。

    好吧,就算刚才她可能是半梦半醒,但醒神之后的反应也不该是这样啊,尖叫之后给自己一个耳光不是更合理吗?这样惊慌失措地逃跑是怎么一回事?好像是被吓到了。

    可是吓唬她、捉弄她,不才是自己的目的吗?向世宁若有所思地看着电梯门,心头的感觉怪怪的,他真的就那么喜欢激怒森琦吗?让她抓狂真的是自己的目的?向世宁有些糊涂了,他确实喜欢欺负森琦没错,不过驱使他这么做的动力已经不单单是报复那么简单了,他想要抱她、想要吻她,森琦令他着迷,也令他疯狂。

    不过现在他还有另外一件事要做,向世宁忍着疼痛搭乘电梯来到楼上,刚刚走出VISA就瞥见远远地躲在对街的男人,那就是刚刚打扰他好事的男人。

    向世宁伸出手指了指他,眼中迸出了杀气,“廖淳,你最好一辈子都躲在夏承斌那里,否则我一定会把你大卸八块!”

    廖淳在对面大喊:“对不起嘛!”

    他是夏承斌的助手,也是狼王府的一员,有头脑、有能力、有胆色,偏偏就是嘴上缺了把门的,是个话多的,经过今天的事,他发现自己还缺点运气,什么时候闯进去不好,偏偏选在那时候,廖淳懊悔不已,真想拔腿就跑,可怎奈还有任务在身,“是大哥让我来找你拿地址的,我真的不知道你……你还有客人。”

    向世宁从齿缝里挤出一个字,“滚!”

    “可是大哥他……”拿不到地址他怎么能去交差,可一看到向世宁杀人般的目光,廖淳又识趣地后退了几步,“我我走、我走,地址我让封景哥来拿,宁哥,对不起,我走了。”说完就一溜烟跑得没影了。

    向世宁瞪着廖淳消失的方向,狠狠地吐出口气来,好不容易和森琦有了点进展,结果却被廖淳破坏了,向世宁的心口憋着一口气,不行,他一定要抽时间去找森琦把今天没做完的事情做完。

    至于廖淳,之后真的有很长一段时间内再没有出现在向世宁的面前,倒是夏承斌的另一个助手封景在第二天又来了一趟,拿走了那个夏承斌想要得到的地址。

    向世宁的算盘打得很好,但现实上却是计划赶不上变化,他本打算抽时间找森琦把没有做完的事情做完的,可没想到没过几天就因为急事必须要出差一趟。

    看来短期内他没办法再去缠着森琦,至于那个随身碟,向世宁记得她说有个重要会议要用,为了不耽误她的事,向世宁只好忍痛放弃了这个把柄,按照自己所说的谎言那样,在出发之前让助理把随身碟送过去给森琦。

    随身碟送来时,森琦正在办公室里面发呆,最近她的状态很糟糕,成天精神恍惚,她总是会想起那天在向世宁办公室发生的事,那不是梦,自己所有的反应都是真实的。

    就算前半段她可以找借口说是自己头脑不清晰,可后面呢?当向世宁轻唤她的名字,一面吻着她一面说这不是个梦的时候,她明明清醒了,可自己还是没有抗拒,任由他贴着她的唇低喘、任由他拉着自己的手去摸他的……一想到这,森琦的脸又红了起来。

    她怎么那么没出息,她的理智呢?她的矜持呢?她的骄傲呢?一开始就知道向世宁这个男人有毒,明知道不该被他吸引,不该被他诱惑,可自己却还是失去了理智,森琦懊恼地捂着脸,发出闷闷的沉吟,这下好了,随身碟没拿到,还差点把自己交了出去,现在她绝对是死也不要见向世宁了,那随身碟……看来过几天的会议一定会被她搞砸了。

    这时她办公室的门被敲响了,森琦放下捂着脸手应声,推门而入的是公司的柜台小姐雪晴,“森主管。”

    森琦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表情,“雪晴,怎么了?”

    雪晴笑盈盈地走上前,然后把一样东西放到了她的办公桌上,“刚刚有个人来公司,让我把这个东西交给你。”

    森琦低头看了眼,两眼一亮,是随身碟,不过喜色瞬间被警惕所代替,她抬眼,“他人呢?”

    雪晴道:“已经走了。”

    走了?怎么会走了,他不趁机来找自己的麻烦吗?森琦又问:“他有没有说他是谁?”

    雪晴回道:“他说他是向先生的助理。”

    森琦了然地点了点头,怪不得没来找麻烦,不过他还真的让助理来了,她把随身碟拿起来,对着雪晴笑了笑,“好,谢谢你。”

    等到雪晴走了之后她才将笑脸沉了下来,捏着随身碟开始思考向世宁的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他怎么那么好心地把随身碟还回来了?以他的性格,不应该藉此机会好好地刁难自己才对吗?

    森埼捏着随身碟想了一会,综合了一下他一直以来对自己的所作所为,她觉得向世宁多半是上回占了大便宜之后觉得腻了,不想再缠着她了,所以才会乖乖地把随身碟送了回来,这表示什么?是不是表示他不会再出现了?森琦把随身碟放到桌上,托着下巴松了口气,不过……

    森琦低下头看了看自己的身体,她有这么差吗?会让他经过那一次就对自己失去了兴趣?虽然年纪不小,但森琦一直对自己的外貌很有信心的。

    不过她想这些做什么,那个家伙永远都不要出现才好呢,挥去乱七八糟的想法之后,她将随身碟插进电脑检查资料,打起精神开始专心工作,直到午饭时间才离开办公室。

    她本打算去茶水间喝杯咖啡,可在她进去之前却从里面的讨论声中听了自己的名字,于是情不自禁地停下了步子,并没有立刻进去。

    “真的吗?你确定是宾利?”

    “当然啦,我亲眼看到的呢,那个男人开着一辆宾利车来接主管。”

    “喔,富二代吗?”

    “看样子不像,那个男人起码也有二十八九了吧。”陆然说着说着就露出花痴状,“又英俊又成熟,多半是黄金单身汉呢。”

    英俊、成熟?森琦简直要去捶墙了,他分明就是一个流氓!

    “你瞧瞧人家森主管,都二十八岁了还有那么大的魅力,人长得美就是好。”

    “是哦,我一直把琦琦姐当成偶像。”

    “但是话说回来,再美也已经快三十了,怎么还这么挑剔?女人老得那么快,现在挑挑拣拣的,以后就只能要人家挑剩下的了。”

    “喂,不要那么说琦琦姐啦!”

    听着陆然为自己抱不平,森琦却下意识地摸了摸脸,她很挑剔吗?

    其实她一点也不挑,森埼知道自己二十八岁了,到了适婚的年龄,所以对家里安排的相亲一向来者不拒,因为她也想要尽快结婚,能够拥有一个完整的家,因为爸妈的早逝,所以她渴望有一个家,渴望有一段像爸妈那样幸福的婚姻,所以说其实她还是满恨嫁的,只是遇不到好男人。

    森琦没有走进茶水间,默默地又回到办公室,将电脑上的随身碟拔了下来,捏在指间端详,她想着向世宁的反常,又想着刚刚听来的对话,忽然变得有些焦躁,难道她真的老了吗?真的没有魅力了吗?

    她从包包里翻出了化妆包与化妆镜,端详了一下镜子里的那个女人,岁月对她很宽容,并没有在她的脸上留下什么痕迹,她的容颜依旧姣好,看起来还不赖啊,为什么向世宁他会……等等,她为什么还在纠结这个问题?

    这时她的手机震动了起来,森琦看了眼,是简讯,上次相亲的陈皓发来的,他发简讯来询问她是否愿意一起吃个晚饭,她很快就输入了一句话,不好意思,我今晚……

    话还没打完,森琦就停下了动作,她思考一下之后又将那句话删除,重新输入,好,晚上见。

    她应该为自己的生活寻找点乐趣了,要不是太无聊,又怎么会怀念被向世宁纠缠的日子呢?要不是太缺爱,又怎么会被向世宁的皮囊所吸引呢?

    她需要调剂一下生活,但向世宁这味调剂佐料太猛了,还是陈皓这种人比较适合,接到了她同意的简讯之后陈皓又打了电话来,森琦打起精神和他聊了很久。

    就在她和陈皓通话的这段时间里,向世宁连续打了好几通电话给她都是忙线,怎么打不通呢?向世宁只是想要打电话问问她有没有收到随身碟,他拧眉看着手里的手机,想要再打一通。

    这时一旁的助理忍不住提醒道:“老板,飞机快要起飞了。”

    向世宁抬头,看了眼已经朝他走来,打算提醒他关机的空姐,接着轻叹了口气,将手机关了机,随手塞回到口袋里,算了,本来这通电话就是没必要打的,她肯定不会关心自己是不是出差了,如果一定要有些情绪,那也应该是庆幸吧。

    他将头倚靠在位置上,从助理那拿过眼罩带上,开始睡觉。

    十几分钟之后,森琦也挂断了电话,她这时才注意到有向世宁的未接来电,如果她打算和陈皓好好试一试的话,那么她就该彻底和向世宁断绝关系,她想了想,将向世宁的号码加入了黑名单。

    几小时后,她下班了,走出公司大楼大门时,她看到了那个已经等在楼外的男人,还有他身后那辆不起眼的轿车,陈皓对着她扬起了笑容,温和又羞涩,他和他的车子一样低调平和没有棱角,和向世宁的张扬邪魅迥然不同,这才是她想要的,她回以一笑,朝他走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