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夏娃哇啊!见鬼了 第八章

哇啊!见鬼了 第八章

作者:夏娃书名:哇啊!见鬼了类别:言情小说
    唐论一只手越过桌面。她决定要翻脸了,“给我三十五块,我不请你吃豆花了。”

    林大荷摸了摸口袋,刚好有零钱,就把零钱掏出来给她。“小气鬼,那袋子是你做的?你不是只卖口罩吗?”

    看她羞得想找地洞钻,他瞥了一眼麻布手提袋,转移话题。

    “嗯,本来是啊,最近从你这里得到灵感,看你设计衣服又设计内衣,我就想我也不一定只能设计口罩,所以我把我的小摊子取名叫『小荷手创杂货摊』,做些不一样的东西来卖,拓展客源。”说起她的手作,她的精神马上回来了,拿起手提袋展示给他看,“这个手提袋啊,它有名字的,叫做『心情宝袋』。你瞧,它不只这两面哦,里头还有乾坤呢!”

    唐论把内里往外翻,从米白色的麻布手提袋变身成黑色的棉布手提袋,袋子两面也是都有图案,用麻绳线缝了一个笑脸和一个鬼脸。

    “嘻嘻,可爱吧?要不要买?这个卖你两千九百五十块就好了。”

    “你拿来装保温瓶的环保袋卖我两千九百五十块?”林大荷看着她充满生气的眼睛,她饱满水润的嘴唇,突然想起他没见过她的脸……他居然连她的长相都不知道,就每天拿起电话打给她?

    ——他果然是被她下蛊了吧!

    “对啊,很便宜吧,这上面有我满满的创意,所谓创意无价,卖你三千块还有找,你怎么说也是林大集团副总裁兼林大服饰总监兼林大服饰首席设计师,头衔落落长,我找你五十块都还觉得不给你面子呢。”唐论把手提袋摊平,折叠整齐。

    她才折好,林大荷就拿过来摊开看,“一面是笑脸,对照另一面应该是哭脸,为什么是鬼脸?”

    “因为我想不出来有什么事情好哭的,遇到难过的事情,挤一个鬼脸就过去了。”唐论一直以来都是这么生活的,她也把她的论调用在她的商品上。

    “遇到感动的事情你不哭?”林大荷喜欢和她唱反调,和她抬杠。

    唐论越过桌面,把手提袋翻到笑脸那一面来,“感动的事情当然哭啊,不过那又不是难过的事,是值得开心的事,用这一面才对,所以它才叫心情宝袋啊。”

    “说得也是,你这种小丫头能遇上多难过的事?再难过的事都有家里那两个哥哥帮你顶着,有人给你撑腰,我看哭的是别人才对。”林大荷想到这十几年走来,为了成功、为了理想吃尽苦头,有时候还真想哭,但咬牙也得撑下去,这种心情小丫头是不会明白的。

    “哪有,我也遇到很难过的事啊……像某天突然遇见以前的大哥哥,本来觉得他很帅、很帅的,却看到他在家里面穿着胸董,那瞬间所有的幻想都破灭了,真是相见不如怀念,这种时候我就很难过了。”唐论干干的说,边说边摇头。

    “你说这个叫心情宝袋?也就是说,当下什么心情,就换哪一面拿?”林大荷拿着提袋仔细研究,直接把她的唉声叹气当耳边风。

    “是啊,有时候你很闭俗,不善表达,那就可以拿这个宝袋来逗乐对方,就像我刚刚那样子,你就不生气了。嘻嘻,我是不是很天才?”

    唐论一言,触动林大荷的灵感,他眼睛一亮,若有所思地说:“那么,如果能够把心情穿在衣服里面,用来宣泄不想让人知道的压力,又或者表达难以言喻的喜悦——”“如有了暗恋的对象,女孩们会有兴趣吗?”

    “穿在衣服里面的……那是心情内衣?嗯……每个人都会有心事,有心情不想让人知道的时候,也许说了也不见得有人了解,有时候无奈又失落,有时候只想偷偷开心……嘻嘻,像中了几千块的统一发票不想给哥哥知道的时候,穿一件自己喜欢的内衣——只有内衣知道我的心情!炳,这句不错吧?你要是拿这句话来打广告,要付我使用费哦!”唐论马上把她讨钱的小手伸出来了。

    林大荷深深望着她,眼里流动着激光,如果不是隔着一张桌子,他一定会忍不住用力抱住她,大力赞扬她果真是深得他的心!

    “唐小荷!你来加入心情内衣的设计团队吧。”林大荷找到了方向,决定用她来为内衣加入新的元素。

    “哈哈!我可是小荷手创杂货摊首席设计师,我很贵的,你请得起吗?”唐论以为他在开玩笑,她也跟他打哈哈。

    “要进入林大服饰设计团队可没你想得这么容易……不过我可以破例,给你一次机会。”林大荷眼神诚恳而认真,表示他是决定要任用她。

    唐论自从知道她的“大河哥哥”是林大集团的副总裁之后,生活周遭开始出现林大集团的讯息,从眼睛看到、耳朵听到,陆陆续续收集了很多情报,所以她当然知道林大服饰设计团队里头都是集学历、经历、资历于一身的顶尖设计师,而她很清楚自己的位置,所以才没把他的话当真。

    “你是说真的?”唐论确实是吓了一跳。

    “嗯,你的年轻创意、活泼设计,还有你精致的手工刺绣,对公司准备要开辟的新战场,我相信能带来很大帮助。如果商品开发成功,销售成绩好的话,你马上就是公司的大红人了。”林大荷有把握才敢说,事实上这阵子他也在观察她的作品,并不是临时起意,他喜欢她的创作和手工,本来的想法是她的创意可以用在他下一季开发的服饰布料上,只是今天她带来的提袋成为让她提早加入的契机,同时也解决了他的烦恼。

    “……那意思是说,我要进入你们公司上班吗?”

    “不错。”林大荷扬起嘴角。

    说起他们林大兄弟携手创立的林大集团,林大荷满脸骄傲,现在年轻人挤破头都想进公司,她也不用太感谢他,他只是给她一个机会,如果做不好,他照样是要请她走人的。

    唐论心脏不停地加速跳动,说不心动是骗人的,她其实也想要加入人群里,到公司上班,过着和一般人一样的团体生活,而现在有了机会……她只要点头就能够抓住这个机会,但是……

    “我不能去,谢谢你的好意。”唐论深深的吸了口气,又叹了口气。

    林大荷听到她的拒绝,摔破了眼镜,瞠目瞪着她,又掏了掏耳朵,他以为自己听错了。

    “让我猜猜你拒绝的理由……你没自信、没把握自己能做好,所以才拒绝?”林大荷忍不住为她找理由,但他所认识的唐小荷又不是这种人。

    唐论摇摇头,“我也知道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如果加入了,我能够看得更广,学习到更多的东西,帮助我成长,对我来说是很好的磨练,不过……我有……类似人辞恐惧症……之类的……总之,就是无法进到公司去和一群人正常的上下班。”

    “……你?……人群恐惧症?”林大荷再一次跌破眼珠子。

    唐论扔给他一个白眼,“是人群看到我会产生恐惧,这样说你满意吗?”

    如果她不是卖口罩的,还在公司里整日戴着口罩,连吃饭都不拿下来,早晚会被当怪人看,然后就会有人对她产生好奇,有人会开始想恶作剧,想方设法拿下她的口罩,终究她的秘密会保不住……哥哥们是这么说的,所以不让她到外头去。

    “噗……”林大荷笑了出来。不过他也看到她确实是有不得已的苦衷才拒绝他,而两人的交情还不到他应该逼问她的程度,但是他又实在是很好奇……

    难道,跟她不把口罩拿下来有关系?

    那你干嘛在家里穿内衣?还不都是为了工作踊!这样也不懂?

    为了工作……他记得以前在那间古早味粉圆冰店里见到她的时候,她就已经戴着口罩了。

    所以分明跟工作扯不上边,显然是她口罩底下藏着秘密……

    “那真是可惜了,林大集团薪水高、福利好,有全勤奖金,三节奖金、年终奖金,还有业绩分红,员工旅游,社团活动,你不再考虑看看?”林大荷起身绕过长桌。

    唔……确实是很令人扼腕……但她总要为哥哥们着想……

    唐论目光跟着他绕了一圈,看他走到她身后的饮水机倒水

    “你一碗豆花要吃到什么时候?快点吃完,要工作了。”林大荷今天把她叫过来帮忙整理公司女职员们试穿内衣的报告,当然只是一个名目,这种工作秘书做就可以了,真正叫她过来的原因……天晓得,只是电话里聊一聊,突然想看看她那双会说话的眼睛,在他还没回过神来时,他已经开口问她了。

    “哦……”唐论这才回头继续吃。其实她也想要有一份能够跟哥哥们炫耀的工作,早点赚到钱,早日独立,让哥哥们刮目相看。

    她咬着汤匙,边吃边想……有什么方法可以拿到工作,又能够保住她的秘密……

    “大荷哥……我不进你们公司,一样可以帮你工作啊,我可以不拿全勤奖金,不去员工旅游,不参加社团活动,那你让我在家工作怎么样?”

    林大荷倒了一杯水,在她身后回答她说:“唔……如果薪水砍一半,不算三节奖金、年终奖金、业绩分红,是可以考虑看看。”

    “至少把年终奖金跟业绩分红留着吧,以后遇到乡亲我一定跟每个人说大荷哥有多照顾同乡来的小妹妹,感动到小妹妹我痛哭流涕了。”

    “我怎么只看到你的鬼脸呢?”林大荷拿着水杯,身体前倾,优闲地靠在椅背上,两手横到她身前,前臂靠在她肩膀上,声音落在她耳畔。

    唐论一怔,突然莫名打背脊发凉,过去哥哥们千叮万嘱的话响起来,带着很严肃的眼神警告她——

    论,你分秒都得打起精神、提高警觉,绝不能让任何人有机会拿下你的口罩,知道吗?

    小论,哥哥还是相信多数人心是善良的,大多数人都能够正面看待你,给予你温暖的眼神,但是……还是有少部分的人,他们不了解你是多么可爱、多么美的女孩,那些少部分的人可能会用眼神、语言来伤害你,万一发生这种情况,哥哥们是会很心疼、很受伤的,所以你一宦要把自己保护好,好吗?

    “……我吃饱了。”唐论把口罩的小开口拨下,顺势捂住口罩。

    她还想起身,但是椅子无法往后挪,她被困在桌子和椅子的缝隙里,只好转过头去望着林大荷……

    “大荷哥,我要去洗碗了。”

    “嗯,顺便把这个杯子拿去洗。”林大荷眯眼瞅着她小心翼翼顾着口罩的那只手,把水杯递上去。

    “嗯。”唐论压着口罩,用另一只手接过水杯。

    林大荷站在她的身后,轻轻扣着她拿水杯的那只手,并把她的另一只手压到身后,制住她两只手。

    唐论在哥哥们耳提面命和实际战术指导下,她也不是省油的灯,她把水杯往后泼,泼到林大荷的脸上,趁机挣脱另一只手,把椅子往后推倒,一溜烟就能跑——

    只要她肯把水往后泼,甚至她把水杯往后砸,趁他闪身的空档她都有机会开溜。

    但是杯子拿在手里,已经烫了手。

    “小丫头,不是想拿水泼我吗……不敢泼?”林大荷见杯里热烫的开水摇晃,他也知道她想做什么,这是……一个测试。

    他想知道她口罩底下究竟藏了多紧要的秘密,而她是否会为了保住秘密把热水泼向他。

    “……废话嘛,换你来拿这杯水看看,看你敢不敢泼入!”唐论手心都热红了,“大荷哥,你这样抓着我要做什么?如果你是想要做点什么,你自己要先想清楚,我家什么都没有,穷得跟鬼一样,我跟唐元姊长得一点都不像,我还长得像鬼一样,你是大公司副总裁,你有钱有势有名有利长得也不错,还曾经是我崇拜的白马王子,万一发生什么事,我肯定是会赖着你不放,到时候你想甩也甩不掉我。”

    “所以说,如果我想跟你……做点什么,最后吃亏的人是我?”林大荷听到自己曾经是她崇拜的白马王子,并不感到意外,反倒是对她使用“曾经”的字眼挑起毛病来,心里很存疑。

    “那当然,你不娶我的话,我就去告你,告到你身败名裂,闹到人尽皆知,让你在地球上混不下去啊……好痛!吧嘛打我?”

    唐论还没说完,林大荷已经放开了她的手,一个拳头往她头顶敲下去。

    “我要是真对你起色心,你以为凭你一张嘴就能消我心念吗?笨蛋!心肠这么软,真让你遇到**,你就死定了!”林大荷从她手里取下那杯烫手的水,砰地搁到桌上,莫名来气。

    “……你是『大河哥哥』啊。”她七岁、八岁、九岁……一直到十四岁都默默看着的人,虽然她眼里开了花朵,看不清他喜欢的人是唐元姊,起码她还看得清楚他是好人还是坏人——

    “啊……痛……干嘛又打我!”

    “好人跟坏人有写在脸上吗?我看在你眼里根本就没有坏人,你以后皮绷紧点。”

    “……是是是,三号哥哥。”家里已经有两个很会说教的哥哥了,现在又来一个。

    唐论起身把托盘拿来,碗收收、杯子收收,默默的、乖乖的离开餐厅,走进厨房,远离“魔手”,顺利脱身——

    嘿嘿嘿……

    她一张嘴还是挺管用的啊,不能消**心念有什么关系,能转移大荷哥的心思就够了。

    唔,还是哥哥们说得对,人总是会有好奇心的,相处久了看她从没拿下过口罩一定会起疑,最后一定会想办法要拿下她的口罩,所以她一定要小心再小心。

    “这个顺便洗洗。”

    “嗯,好……”唐论两手都是泡沫,正清洗着流理台堆满的碗盘、杯子,接过他递来的咖啡,忍不住要念他,“我昨天才来过,今天又一堆,你不洗的话起码泡在水里,我比较好——咦,这个咖啡没用过……”

    唐论前一刻还提醒自己要小心,话都还没说完,已经来不及了。

    唐论瞪大了眼睛,瞪着……林大荷的脸。

    骗子……这个骗子——

    林大荷趁她卸下心防,趁她两手都是泡泡,拿着干净的咖啡晃进来,等她接过去时,一把将她抱上流理台顺势压住,单手一扯就抓下她的口罩,整个动作一气呵成,让她挡都来不及挡!

    唐论倒抽了口气,吸了一口凉气,没了口罩她像没了衣服面对他——

    她紧紧闭上眼睛,不敢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