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姐沾夫运 第二十四章

作者:七巧类别:言情小说

老人望着因冬雪覆盖已无生气的花园,因被刻意摆出的几盆美丽花卉,而显得娇颜灿烂,生气勃勃,一如身旁美丽娇贵的女子。

她是他的孙媳妇,台湾名扬集团的千金女。

当初,孙子愿意回来认祖归宗,他虽然对孙子的血统不纯,心生芥蒂,却仍一步步交出伊藤集团的主导权,就因孙子的资质才能,令他折服与惊叹。

他为了说服孙子回来,一再放宽要求,给予他有选择妻子的自主,但心里仍筹算着要为他安排最合适的对象。

万万没料到,当一年后,孙子在他确实交棒,坐上伊藤集团的总裁之位时,竟向外界宣布,将与台湾的名扬集团联姻,娶名扬总裁的独生女为妻。

他当下无比震愕,怒声强烈反对,要孙子无论如何必须选择日本妻子,且不能让伊藤集团被外资渗入,合并经营权。

卸下所有实权的他,一夕间成为一个无用老头,孙子对他的话置若罔闻,独断而为,甚至有本事让家族其他人都支持孙子的联姻决策。

他这才惊觉,孙子打一开始就没真的听从他,在他逐步交权的同时,孙子亦暗中在旁系亲属、集团干部间,拉拢自己的人脉与收买人心。

他在气怒之际,却也只能输得无话可说。

孙子果真一如他当年初见时,就没看走眼。从一个九岁孩子眼中,看到那难得一见的刚毅炯亮神采,印证了在成年后,在他仅仅花了一年时间,便一跃成为伊藤家族与集团的真正王者,而非他的棋子。

当孙子带着准未婚妻来见他,他绷着脸,没好脸色,甚至打算要看护将坐轮椅的他推离开。

他不愿见外来者,不承认台湾来的准孙媳妇,非常介意伊藤本家的血统,将在下一代,变得比分家更淡、更薄弱。他对纯正血统,有严重的偏执和洁癖。

下一刻,因对方一声标准日语,轻唤“爷爷”,教他不禁转脸,定睛看向她。

不可讳言,她是美丽娇贵的千金女,气质高雅,就可惜不是日本人。

“我大学是副修日语,以后可以跟您沟通无碍。”面对初见面没好脸色的伊藤信雄,齐舒妤笑咪咪,庆幸她懂日语,不需要透过翻译帮忙。

原本,她因对方曾伤害范翼和他母亲,连带对对方心生怨怼,但在与范翼分开的一年时间,她成长不少。

不仅在珠宝设计上获得不少成就,在处事为人方面,也学习很多,尤其母亲一再对她谆谆教诲,要她将来成为范翼和他祖父和好的桥梁。

她一开始不能认同,更没打算日后对对方和颜悦色尊重,母亲却表示,就算长辈再有不是,终究是长辈,没有他们,就没有后来的晚辈。即使父不慈,子仍需要尽孝,那是为人子女的本分。

她虽懂这道理,却心有不服。但细想是因有他的存在,才有范翼的父亲,才有范翼——她所爱的男人。

追本溯源,她似乎不再一味厌恶还未谋面的伊藤信雄,愿意改变既定想法,将来等到见面那日,她会试着先主动对他亲近、示好。

一开始,阿翼的祖父对她仍很冷淡,偶尔见面,她主动嘘寒问暖,他通常面无表情,没多少回应。而阿翼要她不需要特地去讨好他,她并不觉得受委屈,也没特别去伺候对方,就只是笑脸相迎而已。几次过后,她隐隐感觉,祖父其实对她的态度慢慢在改变。

“阿翼没来?”伊藤信雄缓缓开口,奇怪至今不见孙子现身。

孙子跟她常是形影不离,对她非常呵护疼宠,但与他的关系,一直仍是僵冷状态,若非她主动要求来探望在这里独居养老的自己,他恐怕很难见到孙子一面。

自他交出实权,且被孙子反将一军后,他一夕之间彷佛老了很多。

刚开始,他内心充斥不甘和愤怒,渐渐地,因远离商场、远离人群,他的心开始平静沉淀,也逐渐回顾起自己的一生。

他心生许多感慨、怅然,甚至亏欠和懊悔。

就因他的偏见、执拗、刚愎自用,他亲手斩断跟儿子、孙子的亲情,他成为除了钱财,什么都没有的孤单老人。

他开始感激孙媳妇。从一开始的排斥,渐生好感与喜欢,因有她的缘故,他与孙子的关系不再是隔着厚厚的冰层,虽表面上两人都无话可说,可各自心里明白,那长年结成的厚冰层,正慢慢地、一点一滴地在消融。

“刚到时,阿翼接到一通电话,他说会谈很久,让我先进来看您。我想他一会进房间没看到人,问佣人后会来这里会合的。”齐舒妤轻声说。

“身体……还好吗?”伊藤信雄将视线落在她微微拢起的腹部。她一来,他便想关心询问,又怕被误以为只在意她腹中的继承者,是以直到这时,才有些不自在地问起。

“昨天去产检,已经知道性别了。今天要阿翼一起来看您,是要向您报告的。而且,阿翼说要请您为孩子命名。”齐舒妤温柔一笑。

这段时间,她已懂得观察祖父脸上的神情变化,以及他的心情。

每每来探望他,他其实很高兴,却不太会形于色;他关心曾孙,也真的关心她的身体,却不善表达,也顾虑多说什么被误解,引来阿翼不高兴。

“真是……阿翼的意思?”伊藤信雄难掩惊愕的探问,就怕是孙媳妇说来安慰他的。

“嗯,是阿翼自己提的喔。”齐舒妤强调。

在伊藤家的传统,孩子皆由最年长的长辈命名,但因阿翼和祖父有心结,她原也担心他会连命名权都不给。

当他主动提起,她感到很欣慰,但以他的个性,不会直接向祖父告知,还是得由她来传话。

闻言,伊藤信雄心口一热,非常欣慰。

当初,他没能替孙子命名,而今孙子愿意让他为自己的孩子命名,那代表与他之间的鸿沟缩短了一大步。

“啊!他在踢了。”齐舒妤忽地一惊,直接就捉起坐轮椅覆在膝上的祖父的右手,拉向她腹部。“爷爷,您摸摸看,他很皮喔!”

伊藤信雄先是因她的动作,怔愕不已。他爬满皱纹的大掌被拉向她腹部,令他一阵尴尬,想缩回手掌,却见她低头对他笑咪咪,于是将大掌轻贴她拢起的腹部,掌心果真感受到里面传来的胎动。

轻微的震动,透过他粗糙的掌心,传递进心口,深深震荡。

他心口热烫,眼眶泛红,沧桑的眼眸不由得泛出泪水。

这方,前一刻来到花园,因见妻子正与祖父谈话,伊藤翼站在一旁,暂时没出声打断的静默窥视。

当他听到妻子提及胎动,差点就想大步上前亲手感受,却见祖父被拉起了手,贴上妻子微拢的腹部。

他看见了,祖父竟泪光闪闪!

他惊愕得一度以为眼花了。

那个冷血无情、不可一世,眼中只有自己的老头子,怎么可能流出眼泪?如今的祖父,竟羸弱得像孤单老人。

这一霎,他不禁心生一抹愧疚。那个一辈子孤傲站在最高处的祖父,其实才是真正最可怜、最孤单的人。

原以为,他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他,要他为自己的自私与无情付上代价,但其实就算不用他报复,祖父也早已自尝苦果。

只不过妻子选择主动亲近祖父,他的心也被妻子逐渐软化。

而当他以母亲的名字在日本及台湾分别成立血癌基金会,也让伊藤集团投资医院,成立骨髓库,在将来能帮助与母亲同样病症的患者,那才让他内心对母亲长久的亏欠、愧疚,得以被移转与释怀。

那之后,他对祖父的怨恨,也才能慢慢地,一点一滴试着冲淡。

尽避这段日子对祖父的怨恨慢慢转淡,但两人长年冰封的关系,还是难以完全消融,和颜悦色相待。

但他相信,透过下一代,他们将很快得到改善和修补。

他看见妻子转脸望向这方,似早已察觉他在偷窥,朝他扬唇,露出无比灿烂温暖的笑容。

他迈步上前,迎向娇妻,还有那尚无法温暖相对的至亲祖父。

微风徐徐,拨开云层,太阳渐露,金色光束洒落,映照一地白雪,闪闪发亮。

下雪的冬日,这一刻,暖烘烘。

【全书完】

*欲知二哥齐优人和秘书金于俐的相恋过程,请看花园系列1865改造骄夫之《钱奴金秘书》

*欲知大哥齐旭已和日威金控千金杜伊苹的甜蜜恋情,请看花园系列1962《人妻养成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