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叶小岚秘书爱看戏 第二十三章

秘书爱看戏 第二十三章

作者:叶小岚书名:秘书爱看戏类别:言情小说
    “我就偏要打手机。”她拨手机号过去,电话一样只响一声就接通了。

    “干嘛不接Line?”苏宣崴质问。

    “我之前拨Line给你,你也没接过啊。”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你打电话给我,只是要听故事?”

    “对。”

    “你那边现在是上班时间吧?”

    “干嘛,你要开除我吗?”十足十的任性口吻。

    电话那头的苏宣崴,却是笑了。

    这丫头终于想他了。

    想到耍任性了。

    唉唉,他可是等很久了,久到睡觉都不安稳,手机一响立马醒来。

    “我这边现在是凌晨三点半。”法国与台湾时差六个小时。

    “那真是对不起吵到你睡觉了。”哼!

    “所以应该是你讲故事给我听吧?”说个晚安故事让他好睡。

    “我不要,我要听你讲。”

    “为什么要特地打电话来听我讲故事?”

    “因为我想听你的声音。”

    她听到他发出轻笑声。

    他那么聪明,一定知道她要听故事的背后意思了。

    简季珈脸儿整个红了,还是硬着声嚷,“讲不讲?”

    “从前从前有一个任性的公主,叫简季珈。”

    “屁!”

    “还有一个温柔体贴的王子叫苏宣崴。”

    “屁!”为什么她是任性,而他是温柔体贴?

    “他们生了一个孩子叫屁屁。”

    “苏宣崴!”她笑骂着。

    “上班时间应该叫苏先生。”

    “哼。”

    “还生了一个女孩叫哼哼。”

    “你都在胡扯,谁跟你生孩子了?”

    “不然你说喜欢我,我就改孩子的名字。”

    这家伙很喜欢天外飞来一笔耶。

    “不要。”简季珈嘴上强硬的拒绝,嘴角却是开心扬起的。

    “还要听故事吗?”

    “不了,你睡吧。”她也任性够了,可以了。

    “公司那边怎样?助理上手了吗?”

    “已经可以独立作业了。”

    “那好,你也轻松些。”

    “是啊,晚安啰。”

    “订机票明天过来吧。”苏宣崴突然又道。

    “什么?”

    “来法国,明天。”

    “不要。”一会儿要她去,一会儿要她不去,现在又叫她去,她才不要如他意!

    想见她,就回国!

    “哈。晚安。”像是早料定她会拒绝,故他也没啰嗦了。

    挂了电话,没一会儿,Line的提示声响起。

    那我回去。

    他的事情办完了吗?

    他预计去半个月的不是?

    应该没这么快吧……

    犹豫一会儿,她选择已读不回。

    反正他一定睡着了。

    放下脚,简季珈将手机放回短外套口袋内,走出办公室。

    这日,她一整天的脚步都是轻盈的。

    “我到桃园机场了,来接我。”

    简季珈人才到办公室,就接到这样一通电话。

    “你回台湾了?”她打开笔电的手停在原处。

    “我昨天不是告诉过你了?”他不是会乱承诺的人。

    “我没想到是真的……”太让她惊讶了。

    “我刚下飞机,你现在开车过来的话,时间差不多。”过个海关,领个行李,再等一会儿她应该就到了。

    “好。”她迅速合上半开的笔电。

    “不要开太快,这样我会知道你太想我,会想把你拐进旅馆。”

    用这方法刺激她不要开快车吗?

    她一定不晓得她根本不怕被拐进旅馆吧。

    哈哈哈……

    “我至少一小时后才会到,你慢慢等!”

    挂了电话,简季珈转头对着坐在她办公桌斜对角的助理喊道:“我去接苏宣……苏先生回来,有什么事电话联络。”交代完毕,拿起包包便走。

    “主任?”助理才反应过来,门口的俏丽人影已一溜烟消失不见。

    简季珈来到机场时,苏宣崴已经出了海关领了行李,靠在入境大厅的墙上等待,拿着从法国买回来的书籍阅读。

    她蹑手蹑脚走过去,想吓他个措手不及,没想到她才刚抬起手来,状似埋首在书本里的苏宣崴就抬头,直接抓下她抬到半空中的手,将人拉了过去,扶稳踉跄的身子,低头就是一吻。

    他过去突袭的记录有太多次,几乎都是简季珈还没有感觉到什么就离开,但这次他吻得可久了,而她在双唇相触的刹那,背脊莫名窜起一阵战栗,身躯不由自主贴向了他,双臂环上粗颈。

    他轻含着上唇,啄吻下唇,四片唇瓣相贴时,将火舌喂了进去。

    等待着他的是热切的纠缠,他因而更为放肆,托稳她的后脑勺,尝尽香甜的蜜津。

    松开投入的女人,端凝迷蒙而娇媚的眸,他轻缓地说出思念。

    “我想你。”

    轻轻的三个字,似醇酒滑入喉,她轻喘了口气,莫名的酥软。

    她回视,水眸眨了眨,粉唇蠕动,欲言又止,他耐心的等待。

    “嗯。”

    “你想我吗?”

    她抿了下唇,明眸微垂。

    “嗯。”双颊娇红,终于坦率,“想你。”

    他开心的将她搂紧。

    好紧好紧。

    简季珈是开自己的车去载苏宣崴的,车厢空间与他的休旅车无法比,让长腿的苏宣崴一路上坐得很憋屈,车子一停妥立马下车来伸懒腰。

    下车后的简季珈按了防盗锁,绕过车**,看到苏宣崴扭腰抬腿做伸展操,真是要笑坏了。

    “才半个多小时,你也别这么夸张。”

    “你以后来接我一定要开我的车!”拜托体贴一下他的腿比一般人长。

    “我又没有你的车钥匙。”

    “我明天就拿备份的给你。”他爽快应承。

    “好啦好啦!”她忽尔想起他的行李箱还没拿下来,连忙解开防盗锁,开启后车箱门。

    “我来就好。”苏宣崴挤开她,拉起行李箱的提把。

    他的眼角余光闯入一个疾速的身影,被他身子挡住视线的简季珈没瞧见,他迅速抬头,看到有个女人手里拿着个桶子,快步冲过来。

    楚咏凤?

    他迅速扬臂挡住简季珈,但楚咏凤却有意思绕过他,他立刻明白她是为伤害简季珈而来。

    他不假思索,转身将简季珈护在怀中,下一瞬,一桶白漆泼了他一身。

    “你让开!”楚咏凤对苏宣崴大吼。

    苏宣崴咬牙回头,一脚踢飞楚咏凤手上尚有白漆残余的桶子,扣住她的手腕,毫不怜香惜玉的将人压制在车身上。

    “报警!”苏宣崴大吼。

    简季珈望着一身白漆的苏宣崴,震惊得说不出话来。

    “报警呀!”苏宣崴再次大吼。

    “她不是中部杂货商的老板娘吗?”简季珈总算看清楚楚咏凤的样子,勾起了回忆。

    “你不可以报警,你不能这样子对我!”楚咏凤挣扎着。“我那么喜欢你,对你那么好,你不可以这样对我!不可以!”

    楚咏凤是公司的重要客户,这样直接报警好吗?

    简季珈很挣扎。

    “那贱人!是那贱人勾引你的!你是我的!”楚咏凤瞪着简季珈大吼。

    苏宣崴拆下颈上的领带,将楚咏凤的两手抓到身后绑起来。

    “放开我!”楚咏凤气得大哭。

    苏宣崴单手强压挣扎的楚咏凤贴着车子,另一手抢走简季珈握在手中的手机,拨打一一0。

    “你不可以报警,你报警就不给你生意做!”楚咏凤威胁。

    “随便!”苏宣崴毫不在乎的回斥。

    苏宣崴对已经接通的电话说明状况与地址,一旁的楚咏凤大吼大叫,苏家两老从监视器发现停车场的异状,急急忙忙跑出来。

    “这是怎么一回事?”两人吃惊看着一身狼狈的儿子。

    “烂桃花。”苏宣崴简短三字就说明一切。

    因苏宣崴保护,仅肩头的衣服跟部分发尾沾上白漆的简季珈这才深刻的明白,为什么他对“花痴”这么的憎恨。

    苏菲亚的纠缠不休跟这个女人比起来,根本是小巫见大巫。

    瞧他将人压制、捆绑的手势那么利落,该不会他在这方面老早就经验丰富吧?

    “我家的生意不给你们做了!你背叛我!”楚咏凤还在哭叫着。

    “像你这样的客户我们宁愿不要。”苏董绷着脸,毫不留情面的冷声道。

    “我打电话给楚老板。”董娘摇了摇头,回到办公室打电话。

    听到要通知她的丈夫,楚咏凤神色,转为紧张。

    “不可以!不可以打电话给他!”她声色倶厉的大吼。

    “录像。”苏宣崴开启手机的录像键,再交给简季珈,“把我跟她都录进去,免得她胡说八道,让我百口莫辩。”

    “好。”简季珈立刻将镜头面向两人,将苏宣崴的一身狼狈还有楚咏凤的歇斯底里统统录起来。

    十分钟后,警察带走了楚咏凤,跟做案工具的油漆桶。

    “我先把身上的油漆处理掉,再过去录口供。”苏宣崴如此对警察说道。

    当停车场恢复安静时,简季珈拿出了车钥匙。“我载你回去洗澡。”

    “开我的吧,别弄脏你的椅子。”

    “你是嫌我车太小吧?”

    苏宣崴不语,静静端凝着她,手指捏着她沾漆的发尾。

    她脸色苍白,看上去惊魂未定。

    过去有什么事都是冲着他而来,但他现在有了她,花痴的矛头就转到她身上。

    “怎了?”干嘛这样看她?

    “会怕吗?”带给她惊吓,他很愧疚。

    “怕你的烂桃花?”

    “不然还有什么?”

    “这比惊悚恐怖片还可怕。”她跑掉的三魂七魄不知道完整回来了没。

    “现实往往比戏剧还要让你意想不到。”

    “以后还会有类似的情况出现吗?”吓这样一次,人都要变胆小了。

    “我不能保证,但是我一定会保护你。”他握住她的手,漂亮的黑眸充满祈求,“不要退缩。”

    她低头看着沾满白漆的手。

    “季珈?”他有些害怕她的沉默。

    “我听说龙山寺的月老庙可以帮忙砍烂桃花。”这种烂桃花太可怕了。

    “又是龙山寺?”龙山寺的业务真是包山包海啊。

    “要不要一起去?”

    “但会不会把我们两个的桃花给斩掉?”

    “如果我们是正缘的话,就不会。如果你不是我注定的人,早点分开也好。”

    “那还是不要去好了。”他才不想与她分开。

    “你怕我们不是正缘?”

    “我怕死了。”他抚着胸口,活像痛苦的捧心。“我好不容易才遇见一个你,可不想你不见了。”

    她笑着上前,双手环上他的腰,小脸贴上他的胸口。

    “我背后都是油漆。”这下连她的手都要沾上了。

    “了不起一起洗。”有难同当嘛。

    “你这是在诱惑我吗?”

    她抬起头来,朝他吐舌做鬼脸,“我们还要去警察局的。”

    “你起来。”苏宣崴推直她的身子,将沾了油漆的衬衫脱掉,上半身仅剩一件背心的他,两条手臂结实,胸肌贲起,猜得出腹肌必定也是块垒分明。

    简季珈吹了声口哨,“你这是在诱惑我吗?”

    “有用吗?”他笑弯起双眼。

    “说不定喔。”太秀色可餐了。

    苏宣崴用衬衫的干净部分抹掉她头发上的一块油漆,语重心长道:“我们去龙山寺吧,把烂桃花砍掉。”就算是求一个心安也好。

    如果他不在的话,这漆可是泼到她身上,万一泼到眼睛,或是桶子里装的不是油漆而是汽油或盐酸的话……

    他完全不敢去想象。

    “万一我也被砍掉呢?”

    “那我会用三秒胶把你黏回来。”绝对不放手。

    “哈哈。”简季珈轻笑,踮起脚尖,主动亲吻他的唇。“我有说过我喜欢你了吗?”

    “还没。”这四个字,他等很久了。

    “我喜欢你。”

    “我爱你。”

    “那,我也爱你。”

    他将她紧拥入怀,深深的、深深的唇舌缠绵……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