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有容败犬的一夜婚 第七章

败犬的一夜婚 第七章

作者:有容书名:败犬的一夜婚类别:言情小说
    【第四章】

    乐欣乔看着眼前的女人,心想,原来那肥水就是指自己。

    他很无力又很恼火,京德居然骗他,说要提前帮他庆生,结果他人到了餐厅,才发现竟是相亲!

    “我叫孙瑶瑶,今年三十岁……”

    瑶瑶?这名字好像在哪里听过,是不是有个娃娃脸的巨乳妹就叫这名字?不对,现在不是讨论这名字的时候,而是他该不该起身马上走人?

    孙瑶瑶当然不知道乐欣乔心中的不快,她像个有效率的业务,在最短的时间内想把关于自己的一切都告诉对方。

    “我是家中独生女……目前是一个上市公司的小主管……”中途口渴的啜了口柠檬水,继续推销,“……我知道三十岁不算年轻了,所以,如果要找男朋友,对方必须以结婚为前提来交往。”

    他敷衍的点点头,“……这样啊。”

    “乐先生,你不认同吗?”

    压抑下不耐烦,毕竟没必要把火气发作在对面这个“外人”上,冤有头债有主。“认同,我当然认同,年纪到了,是不能再浪费时间。只不过……”

    这位熟女敏感的打岔问:“乐先生是嫌我年纪过大吗?”

    “不不,我还虚长你几岁呢。”

    “我的外表不是你喜欢的?”这男人体格好,一双眼会电人,唯一让她不满意的是他那胡子,就算是韩国的裴大帅哥,在古装里蓄了把大胡子的模样,一样叫人退避三舍。没关系,交往后就由不得他讨价还价了。

    乐欣乔暗自苦笑,京德还真是听进了他的“喜好”,这女人的确很强势。“那个……当然不是,孙小姐长得有几分像林志玲小姐,想必追求者众。”不过是像发胖的林志玲。

    “那你对我有什么不满意?”

    越来越强势了!终于知道这位孙小姐有份高薪职,也懂得打扮,为什么没有男友了。“事实上,是我的问题。”

    “你?你有什么问题?”打量了他一番,最后很不客气的把视线落在被桌面挡住的“某处”。“你……不会是……是……”

    他顺势回答道:“是,我只爱男人。”

    “那你为什么还来这里?”她不满的质问道。

    他故作为难的叹口气,“你知道的,周遭总会有一些热心的人……有些人情很难抗拒得了。”

    “你实在是……过份!我最痛恨你这种欺骗人感情的人了!”抄起桌上的水杯,将满满一杯水往乐欣乔脸上泼,她拿起皮包就转身走人。

    现在的女人,感情都给得这么快吗?欺骗感情他骗她什么感情了?乐欣乔抹了一把脸,再把这笔帐往京德那女人身上算!

    起身付帐,他忍着怒火,回到了咖啡馆。

    推门而入,门上的铃铛发出好听的声音。重新装潢后的“收容所”,散发着一股装潢后淡淡的松木屑味道。

    “欢迎光临。”这时间是冷门时段,正检查着咖啡豆用量的京德抬起头来,看到他微微一讶,“咦,这么快啊?”她迎上去的同时,还不忘瞄了瞄在角落里,背对着自己的女子一眼。

    “一定是失败了。”正在把蛋糕放入冰箱的遐龄说。

    “何以见得?”送来蛋糕后留在店里蘑菇的于晓璐好奇的问。

    “第一,阿乔的脸色不好看;第二,他看老板的眼神很……『香蕉你个芭乐』!”

    “他在生气吗?为什么?”

    “我打个比方给你听,就好像有个人,很想吃樱桃蛋糕,可是樱桃蛋糕却一直介绍那个人说咖啡慕司不错、芒果蛋糕也很赞、提拉米苏有水准……”

    “要是我,也会这样大力推荐啊,我的蛋糕可是每一样都值得试试的。你到底在说什么?我们聊的是阿乔的脸色和眼神,为什么会说到要吃哪一款蛋糕?还有,为什么樱桃蛋糕会说话?”

    遐龄翻了个白眼,“那你的海绵宝宝为什么会说话?”那叫比喻、拟人法好不好!

    “因为它是海绵宝宝。”

    “它可以说话,为什么樱桃蛋糕不能说话?”

    “因为我没做过会说话的樱桃蛋糕啊!”

    一阵无语后,遐龄叹了口气,“晓璐,你的脑袋大概只知道如何制作出好吃的蛋糕,其他的容量,大概都只装大……大豆渣。”米田共合体不能轻易出口,有人会暴走。

    “啊,这一句你在骂我,我知道!”

    “感谢神!”她的脑袋只残了大部份,还留下一小块让她能辨别好话与坏话。

    这头的遐龄对于晓璐一阵无语之际,吧台那头的乐欣乔也对京德沉默以对。

    “喂,怎么样?你好歹说句话呗!”

    “……”

    “不满意的话……”

    “以后,请不要再安排这种饭局了。”

    “喂,我可是为你好才做这些事的,奇怪,你家里叫你来跟我培养感情,你连衣服都没带就赶来,一样是相亲,我又是针对你条件去用心找的人,真不明白你在不高兴什么。”见他还是沉着一张脸,她转念将心比心一番,其实也能体会他的心情啦。“别以为去吃这种饭局,你有多委屈似的,也许再过段时日,我也会去参加。”

    举自己为例,可能也会成为相亲一族,他应该比较能平衡了吧?她也不算骗他,她大学死党真的还在说服她。“要是对象不喜欢的话还可以——”

    她的另类安慰,对他而言简直是火上加油,他的脸快黑掉!“不必了!”直接打断她的话。

    相处这段时间以来,他原以为她对他,多少有些感觉了,她说要提前替他庆生,约他两人单独吃饭,他欣然的赴约,结果呢?

    “为什么不必?”

    乐欣乔正视着她,表情严肃而认真,一点都不像平时说什么都好的好好先生。“如果,我待在这里造成你很大的困扰的话,那么请等我找好地方,我会走。”

    “不是这样的……”弄巧成拙了吗?她只是……只是希望能“稳定”两人的朋友关系啊,越是相处,她越觉得乐欣乔是个好人,幽默、可爱、体贴……越来越喜欢他,她是真的把他当朋友看待。

    “那么不要再帮我做介绍女友这种事了。”

    真的生气了。“好啦好啦!”

    乐欣乔走到吧台后,要换上工作围裙时,京德又开口,“对了,店里来了一位客人,她等了你约莫一个小时了。”

    那可是个大美女,冷若冰霜型的OL,身材婀娜曼妙,合身的裙装为她突显出一股专业的知性风。不由得,她又想起了乐欣乔曾说过他喜欢的类型——

    坚强独立,有点强势……唔,那女的看起来好像很符合欸!重要的是,她长得够美,连称得上美女的自己,都不得不承认她的美。

    乐欣乔看向京德指的方向,一眼认出对方。“紫倩!”

    身形微动,要走向美人之前,他感到有人揪住他的袖子,回头看了京德的那只手一眼。“干么?”

    “那个是……你朋友啊?”

    “算是。”

    是就是,不是就不是,什么叫算是?难道是,他们还不太熟?“美人呢!她不会就是你之前告诉我的,那个……你喜欢……不,算是暗恋的女人吧?啧啧,你眼光真不错,有这么漂亮的心仪对象就直接去追啊,干么还浪费时间,跑来台北跟我培养感情……”说到后来,口气中不自觉的沾上了些许酸味。

    乐欣乔的胸口仍有一把火无处宣泄,可她的语气让他不由得探究起来,末了还微眯起眼。

    “你……你干么这样看人?”京德的心一跳。她最受不了和他的眼神对视了,他不知道自己的眼睛很电人吗?她可是要当他朋友的人,万一抗拒不了他的魅力那就不好了。

    这么好的人,她不想要和他一起走上她坎坷的情路,迈向分手的结局,然后老死不相往来,太可惜了。

    乐欣乔故意说:“不愧是京德,一眼就看出来。”

    “你们……不是只有一面之雅?”一股淡淡的失望笼上心来。

    “后来联络上了。”

    联络上了?是他积极联络的吧?原来,他对心动的女子一直没有放弃。对嘛,这就比较符合她对他的印象,感觉上,他不像是那种会轻易放弃自己想要的事物的人。“就……就是她?长得这么漂亮,怪不得你看不上我介绍的对象。”

    深呼吸,她用力的拍了他手臂一下,“哈哈,早说嘛!快点过去吧,女孩子很不喜欢等人的。”门上的铃铛声救了她,她一转身,笑脸立即垮下。

    她的心情怎么忽然变得好低落,身为朋友,她该帮他感到高兴的不是吗?她在闷什么?

    想当他的好友,她不是一直很希望能为他做些什么?现在好了,她什么也不用做,美人不请自来,还是乐欣乔一直期盼的美人,他的春天要到了,可是……为什么他的春天,却让她有种风雪来袭的感觉?

    乐欣乔走向张紫倩,她刚好回头看到他,“老板……”她想起身,乐欣乔示意她坐回去。

    “在这里每个人都叫我『阿乔』。”他在她对面的位子坐了下来。

    她立即会意,“是。这里倒是个暂时安身的好地方。”

    “你太显眼了,以后还是我去找你。目前我这模样,安藤副总那班人还不会那么快找上门。”集团分成两派内斗不休,为了接班人人选,争执已有段时间了。

    这几年,他被顶头上司闵总裁看上,打算被培植为接班人,但方式很特别,是把他丢出权力核心去历练。

    原本是跟在总裁身边的红人,突然被外派,这种明为升官、实为夺权的事,向来被视为权力架空,前途无“亮”的风向球,谁也没想到,这是狐狸总裁为了让乐欣乔免于受两派人马相争波及,以及开辟“完美擂台”给两方人马互斗的手段。

    可惜的是,集团内毒瘤尽除前,乐欣乔是接班人的事,提前曝了光,两派人马狼狈为奸,居然联合次要敌人,打击主要敌人,欲除去乐欣乔,手段之难看,还真看不出是大集团高层所为——这是从外人的角度看。

    事实上,只有少数人知道,整件事情不过是再平常不过的“豪门恩怨”,而他不过是倒霉一点,不幸被总裁千金缠上,被卷入其中。

    他是闵总裁的左右手,闵总裁大概以为有自己为靠山,他理应会极乐意成为其女婿,这样也能距离总裁大位更近一些,没想到,他会成为逃兵。

    乐欣乔只能说,闵总裁是只老狐狸,一切安排加入太多的私心,而他不想成为傀儡,更何况,他一向不是太有野心的人,总裁大位之于他,没那么大的吸引力。

    摆明了总裁位置不是他的目标,他亦无意卷入这场他怎么看都觉得无聊又愚蠢的闹剧,于是他请了长假,把是否继续留任集团的问题,丢回闵总裁手中。

    原以为这样的决定对彼此都好,一方面闵总裁可以好好思考,怎么样才能达到两派人马都能皆大欢喜的局面。这问题,他心里绝对有个清楚的答案;一方面他想,如此一来追杀他的人,应该没理由再穷追不舍了吧?

    问题是,这是他打的如意算盘,也不知道哪里出了错,直到现在,还是有人想对他不利。

    阿乔?他可是知名国际集团的顶级精英,这种叫法真的是……令人无言。但张紫倩也只能照做。“……是。”接着她递出一个包装精美,上头还有缎带花的礼盒。

    “这是……我要的东西?”

    “是。里头也有一些紧急联络的暗号。”

    乐欣乔点了点头,不过盯着这东西,不免失笑。

    吧台那头——

    “哇噢!看不出来阿乔那种粗制滥造型的男人,会有人要欸~”于晓璐啧啧称奇。她跟遐龄已经摆好蛋糕了,遂过来讨杯咖啡喝。

    某人拌咖啡的手顿了一下,然后更加用力搅拌。

    粗制滥造?这成语也可以用在形容男人上?这本事大概只有于晓璐小姐有。“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对方还是个大~美人!”遐龄若有所思的瞄了某人一眼。

    “真的欸!”

    塞风壶里的咖啡开始下降,某人的脸也越拉越长,脸上的温度越来越低。

    “气质好、脸蛋漂亮。”

    “真的欸!”

    “身材一流,一看就知道有D cup!”

    “真的欸!”

    于晓璐小姐是跳针吗?某人没好气的拿出一个空杯。

    “而且,美人年纪轻,目测沽计约二十五岁左右。啊,好样的,她好像还主动向阿乔示好了!女人呐,面对喜欢的对象,下手一定要快狠准,就好比抢每日限量的招牌蛋糕,也得要道义放两旁,把无耻摆中间!我之前还看过两个欧巴桑抢最后一块蛋糕的场景,甲欧巴桑还先下手为强的咬了一口,宣示主权,真是人不要脸,天下无敌。”

    “就是呗!”

    将咖啡倒入杯内,端起杯盘往吧台上用力一搁,杯盘撞击,发出铿啷响声,正在应答的两人对话暂歇,同时回过头。

    京德沉着一张脸,“记得给钱!”随即转身到后头去。

    “她怎么了?”于晓璐莫名其妙,不解的说:“而且,我喝她的咖啡从来没付过钱欸……”

    “唔……大概妒火攻心吧。”

    “什么妒火?哪来的妒火?我们做了什么让她嫉妒的事吗?”

    遐龄横了她一眼,摇了摇头。“你赶快咖啡喝一喝,回去干活吧!你太闲了,这就是你让我家老板嫉妒的原因。”

    她拿起咖啡,也不怕烫的一口气喝掉,“那钱付还是不付啊?”

    唉。遐龄叹了口气,晓璐真的严重缺乏脑容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