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艾思就爱小迷糊 第四章

就爱小迷糊 第四章

作者:艾思书名:就爱小迷糊类别:言情小说
    “陶芯洁,你可以再笨一点!连一杯红茶也拿不好,你到底还能干嘛?!”

    裴映军一走出洗手间,就听见等在前方的陶芯洁懊恼地喃喃自语。

    他微笑,停住擦拭着大腿湿印子的动作,目光带着几分专注的考究意味,端详起那个正对自己生闷气的小女人。

    老实说,会注意到她这个人,完全起因于半个月前的那场园游会。

    从小到大,无论是生长环境,还是求学阶段或踏出社会后他所接触的异性,多是精明干练的,印象中还真的不曾接触过像她这样……迷糊的女人。

    大概是因为这个缘故,她留在他脑海的印象反而异常深刻,又十分凑巧地,这半个月里,他正好有些行政上的事务必须处理,经常出入行政单位,而陶芯洁这个名字也透过许多人的嘴,屡次擦过耳边。

    陶芯洁因为迷糊而惹出来的笑话,传遍了整个医院。虽然他不在工作时聊自己的私事,但常常听见身边的护士谈论陶芯洁的事。

    毕竟有办公室的地方,不意外地就会人多嘴杂,八卦流言满天飞。这是人的天性,到哪儿都改不掉。

    “齁,陶芯洁很夸张欸,她又把我要的东西搞混了!”

    “为什么我一点也不讶异?行政室要是少了这个迷糊蛋,一定会无聊死。”

    “陶芯洁超好笑的啊,她的糗事都可以编成一本书了。”

    “我国小时跟她同班,每一次期末老师的评语都是期勉她快点改掉迷糊的个性。哈哈哈。”

    行政体系之间本来就是互动密切,他人在总务室,关于其他单位的各种笑闹传闻,却是一件也没放过。

    他的记性一向很好,差不多是过目、过耳不忘,陶芯洁留给他的印象太深,想忘也忘不掉。

    透过那些闲言碎语,再加上那一次的接触,他才晓得原来她的迷糊是出了名的,有正字标记的那一种。

    好有趣。

    并非他想自吹自擂,而是从小到大,他一直是走在所有人的最前端,除了坚持己见,从商学院转入医学院,人生蓝图彻底大转弯之外,事不分大小,他从不曾犯过任何错误。

    所以,像陶芯洁这种三天两头都在犯错的迷糊蛋,对他来说真的很新奇。

    比起与他同类型、事事完美的女性,这个迷糊蛋反而让他更上心,也让他动了想多认识她一点的想法。

    眼底晃着一抹兴味,裴映军嘴角含笑的走向陶芯洁。

    他的脚步太轻、她沉浸在自我苛责中,没察觉他的靠近。

    “我的存在让你感到有压力?”听见她不停的懊恼自责,他忍不住扬声笑了。

    陶芯洁僵了一下,立刻大动作转过身,柔润丝滑的黑色长发一甩,轻打过他微笑的俊脸。

    混合着水果香氛与女性幽香的香味钻入了鼻尖,窜进了心底,无意间轻轻拨动了他的心弦。

    裴映军笑容未减,目光略略沉了一些,对上她明亮清澈、透着一丝茫然的大眼,又瞥见她赧红着双颊,笑容娇憨羞涩,心跳在几秒之间错漏了几拍。

    那是从不曾有过的感觉。

    而他,并不讨厌。

    “裴医师……”好丢脸!她连人家就站在身后都没发现。

    “映军。”他声音好温柔的纠正。

    “蛤?”望着他脸上那抹笑,陶芯洁呼吸困难,心跳不规律的暴走。

    “喊我映军。”他说。

    “……可以吗?”她瞪大了双眼,呼吸急促,略带娇羞的惊讶表情看起来单纯又可爱。

    “为什么不可以?”他好笑的反问。

    “映……军。”

    啊啊啊!这是天大的殊荣啊!

    医院里多少女同事盼望着能靠他这么近,又有多少女医师、俏护士虎视眈眈,从没听过他与谁走得比较近,此刻她竟然能大越级直接喊他的名字,简直像是作梦!

    “别忘了呼吸。”见她憋着气,娇俏的脸蛋涨成猪肝红,裴映军笑出声的提醒。

    陶芯洁闻言一窘,赶紧大口大口的换气。

    呜,丢脸死了!

    裴映军又笑笑的说︰“以后会经常碰面,希望我不会造成你的困扰。”她脸红的模样好可爱。

    “不会不会!欢迎裴医师常来『陶家』。”陶芯洁猛摇着头,就怕心目中的完美天神误会。

    “老师,你好慢喔,二伯的特制排骨都要凉了啦。”杀风景的陶雅君飞奔过来,一脸吃味的拉住裴映军。

    “陶雅君,你别这么没礼貌。”就怕小恶魔毁了裴映军对陶家人的印象,陶芯洁偷偷瞪了堂妹一眼。

    “雅君很活泼。”裴映军倒是不以为意。自从远离步调急促的北部,来到南部这个靠海的小乡镇,他才逐渐感受到过去听说的南部人情味,以及令人无法抵挡的热情。

    “听见没有,老师喜欢我这么活泼。”陶雅君撇过头,对她吐了吐舌。

    这个小恶魔!陶芯洁在心中暗斥。

    “老师,我帮你重新倒了一杯冰红茶,好让你消消气。谁教我姊这么带赛。”陶雅君故意又戳中她的痛处。

    “陶雅君,你给我安静一点!”陶芯洁红着脸加重语气。

    “雅君,不能这样说姊姊,芯洁是不小心的。”裴映军摸了摸陶雅君的头,后者立即眯起眼睛,笑得像是被主人揉了肚皮的猫儿。

    在裴映军面前,小恶魔居然还会卖乖?见状,陶芯洁真的好气又好笑。

    “老师,走啦,我们快出去吃饭。”陶雅君挽着裴映军的手臂往外走。

    “芯洁。”裴映军忽然身体一侧,回头笑睐她。

    听见那轻柔又迷人的嗓音喊出自己的名字,陶芯洁心都乱了,身体僵硬不能自如,只能很蠢很笨的大声喊︰“有!”

    “往后请多多指教。”裴映军脸上高悬着别有深意的笑。

    被那抹笑迷得晕头转向,陶芯洁傻傻的愣在原地,一颗心扑通扑通跳得好快,几乎淹没了耳边所有的声音。

    “……请多多指教。”良久,她才傻呼呼的对着裴映军的背影低语。

    星期五下午的医务行政室,眼看再过几个钟头就可以放假,大伙儿的心早就已经野放,坐在位置上闲扯着八卦。

    “听说心脏外科的王医师下个月要退休了,人事室那边好像又要准备招聘新的医师。”叶嘉宜一向最八卦,放送天后的称号非她莫属。

    “唉,我们这种偏乡小镇,一定又要缺上个大半年才有人来。”陶芯洁叹了口气。

    “那可不一定喔。”有人摇摇手指。

    “怎么说?”叶嘉宜伸长了脖子。

    “笨喔!心脏外科有谁?”

    “我们汪综合医院的第一男神——裴映军。”有人捧着颊,一脸陶醉的说。

    “他真的好神喔!一堆老医生不敢动的刀全都推给他了,可见他的能力早就超越那些两光的医生。”叶嘉宜同为后援会粉丝之一,平时也是裴映军不离口。

    “听说前两天有人看到他跟汪老董在王品牛排馆吃饭,他该不会是汪老董未来的女婿吧?”讨论间,有人放送最新八卦。

    办公室里登时哀叹声四起。

    “不会吧?那就太天怒人怨了啦!谁都不能抢走我们的男神,他是属于大家的!”

    叩叩。办公室的门陡然被敲响,门被推开,一道修长的人影走进来,一室起哄的女人登时全愣住了。

    哇,活生生的裴映军!

    “打扰了。”瞬间成为众人焦点的裴映军,身上难得未着白袍,而是白色压纹衬衫与质感很好的合身牛仔裤,英挺帅气的菁英气质顿时收服了一票女人心。

    “裴医师。”每个女人的眼睛都浮现大大的爱心。

    唯独陶芯洁全身瞬间僵硬,脸红红的低下头,不敢直视那道醒目的身影。

    孰不知,她这种害羞又单纯的表现,正是让裴映军感到有趣之处。

    迎着众人闪亮亮的关注眼神,裴映军气定神闲,笔直的走向陶芯洁的桌前。

    “芯洁,现在有空吗?”

    “有、有!”她紧张得从椅子上站起身,所有人则是拉长了耳朵,虎视眈眈地盯着。

    “我今天晚上休假,你今天下班有事吗?如果没有的话,可以陪我一起挑选给雅君的礼物吗?”

    裴映军斯文迷人的笑容一亮出,所有人的心都融化了。

    “当然可以,我晚上没事。”连多一秒犹豫的时间都不敢有,陶芯洁立马点头。

    “那我等一下在行政大楼的大厅等你。”裴映军又笑了笑,眼中藏着只有自己才懂的深意。

    裴映军才踏出办公室一秒钟,整个行政室瞬间就炸开了锅!

    “芯洁,你给我从实招来!你跟我们的男神是什么关系?”

    “谁是雅君?买什么礼物?为什么要约在你家见?”

    “我的天我的天啊!你跟裴映军该不会有奸情吧?!”

    面对同事排山倒海而来的质问,陶芯洁只能尴尬的傻笑。

    唉,这下真是误会大了!

    “抱歉,让你久等了。”陶芯洁小跑步的奔向站在行政大楼入口处的裴映军。

    “不会,我才刚到。走吧,我的车在停车场。”

    裴映军和陶芯洁一同走到医院的停车场,在许多同事欣羡的目光之下,她坐上了裴映军车子的副驾驶座。

    多少女性同胞希望能和裴映军说一句话,就算只是和他打招呼也好,只因他帅气的笑容随便都可以电晕人;更何况是受到他的邀约,坐上他的车。

    看来同事一定会将这件事传遍整个医院,她还可能遭受其他处室同仁的严刑拷问,要她交代两人做了哪些事……想到这些她就头痛。

    可是她真的好幸运喔,可以像现在这样近距离地接触裴映军,还坐在他的车上……虽然不想承认,但是这一切都是托恶魔小堂妹陶雅君的福。

    由于裴映军工作繁忙,他只能尽量抽空帮陶雅君补习。其实陶雅君的父母会请家教,倒也不是真要帮女儿恶补功课,而是希望能有个人导正她的学习态度,让她真心喜欢学习。

    因此补习次数的多寡、时间的长短也不是陶雅君的父母在意的。最重要的是,自从裴映军开始无偿教陶雅君功课后,这个小恶魔的野性子确实也收敛了不少。

    陶芯洁心想,她跟裴映军好像有种奇妙的缘分。从那场园游会之后,她就常常见到裴映军。

    以前在医院都很难碰见他了,现在却三天两头“见面”,今天还约了她,难道裴映军对她有什么特殊的感觉?

    “对了,裴医师为什么要买礼物送给雅君?她考了一百分?”陶芯洁疑惑的问。

    裴映军唇角扬起一抹温柔的笑容,“我听陶叔说雅君现在放学回家后都会主动看书,所以想给她一个奖励。”

    “那……裴医师为什么要找我一起去买礼物?”陶芯洁内心忐忑的问出这个问题。

    “我不知道雅君喜欢什么,你跟她比较亲近,应该知道她的喜好,所以希望你可以帮忙挑选礼物,没有其他意思,你不用担心。”

    没有其他意思……陶芯洁脑海里回荡着裴映军这句话。

    “原来是这样。”她原本有点期待的心瞬间落空,虽失落,却还是硬扯出一抹微笑。“我知道她喜欢什么玩具,我们可以去街上那家玩具店看看。”

    “好。我就知道找你一起买礼物是对的。”裴映军笑着说。

    唉,看来她真的是想太多了!陶芯洁露出尴尬的笑,内心的粉红色泡泡全数变成泡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