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桔子蔷薇魔男的诱胁 第十章

蔷薇魔男的诱胁 第十章

作者:桔子书名:蔷薇魔男的诱胁类别:言情小说
    【第九章】

    一字排开的媒体阵仗,照相机、摄影机、各家记者虎视眈眈的表情,桌上摆了一堆麦克风,这临时借来的记者会场地,气氛显得有些凝重吓人。

    只见经纪人和记者会的主角神情严肃的坐在长桌前。

    由经纪人首先发言,“各位记者朋友,今天召开这场记者会,是针对周刊不实报导而做出不得已的举动,为了维护自身名誉,我们决定把话说清楚,也迫切希望谣言到此为止。各位有什么问题,都可以提出来。”经纪人以眼神示意,将发言权交给贾沁歆。

    他身子向前,靠近桌上的麦克风,开门见山道:“首先在这里与各位澄清,本人和那位女星一点关系都没有。”

    “周刊明明拍到你们俩一起走进饭店……”一名记者马上追问。

    “老招数的看图说故事,拍到一前一后进饭店又如何?当天饭店内还有很多工作人员在场。”

    “真的什么都没有吗?”还是有人满心疑惑。

    “你们认为我应该符合你们期望有什么吗?”

    “你现在的心情怎样?!”

    “你觉得呢?”他很不客气反问。

    “请你回答好吗?”女记者白目的追问。

    “超、级、不、爽!”贾沁歆不加修饰的口吻,引来许多记者的交头接耳。

    “但是根据女方说法,她承认你们两人正在交往。”

    “我说,你收了对方唱片公司多少钱?”贾沁歆按捺不住,以尖酸刻薄的口吻反问回去。

    “你凭什么说……”女记者有些恼羞成怒。

    “换个新招数吧!在这个时间点,对方刚好要发片,就连三岁小孩也知道这不过是宣传的花招,你们以为现在的读者都这么无知吗?连我都觉得好老套。”他毫不留情揭穿一贯炒作的伎俩。

    “可是明明就被拍到……”

    “你有看到我和她做了什么吗?”贾沁歆质问的语气愈加火大。

    “可是读者很想知道,大众有知的权利……”提问的女记者振振有词道。

    “放屁!这不能作为无限上纲的挡箭牌!”老是用这种理由剥削他,不觉太无耻了吗?

    “是你们主动召开记者会的!”一名摄影记者呛声反驳道。

    “既然如此,请你们听清楚。”贾沁歆完全豁出去了。

    “此生此世,我只拥有一个女人,就算有做了什么也不需要跟你们交代,可我还是开口了,只为了你们这些无聊的质疑。”

    “请问那个人是谁?”

    “她也是圈内人吗?”

    闪光灯四起,众家记者猛追问那个能让他这么说的女人到底是何方神圣。

    “这不关你们的事。”终于不需要再压抑了,他垂眸说出真心话。

    “这是什么态度呀……”众家记者你看我、我看你,开始鼓噪起来。

    “月季,冷静点。”经纪人连忙在他耳边安抚劝道。

    贾沁歆抬起头,目光凌厉的直视冰冷的摄影机。

    “大众都是透过你们的报导来了解我,只要一句话就可以左右我的命运,你们自以为掌握着我的生与死,还沾沾自喜要我感谢你们,别开玩笑了!我根本不在乎别人对我的看法。你们的确可以随便写写不用负任何责任,我也从来没有在乎过,只是我却不知道,你们竟可以轻而易举毁了我的幸福……”

    太过天真,以为无中生有的事情不能影响什么,也太小看绯闻对他的杀伤力,当然,他可以气她对他的不信任,但是他忘了,人心是脆弱的,再轻微的闲言杂语都能轻易毁掉辛苦建立起来的信任。

    更遑论他与如意之间的信任基础,是那么的薄弱。

    “她根本不知道我为什么要走上这条路,只是为了让她不管走到哪里都摆脱不了我的身影,我毅然决然进入这个世界,可是已经没有意义了,她不想再看我一眼了……”僵硬嘴角所能挤出的只剩悔恨。

    如意,请你重新再好好看着我,求求你……

    “这长发是为她而留,如今已经没有再留的必要了。”贾沁歆从口袋里拿出一把利剪,抓起长发“喀嚓”一声剪下去,一绺乌黑发丝飘然落地。

    他露出艳丽的笑容,丢下更强大的震撼弹——

    “我月季在此宣布,从今天起退出这个圈子。”话一说完,他转身离去,不理会身后那些乱成一团的媒体和工作人员。

    够了,他没有什么好留恋的了。

    如意,希望你能听见我对你的真心……

    万如意在电视机前完全乱了方寸。

    他刚刚在说什么,为什么她有种听不太真切的感觉?他口中的那个她到底是谁?

    她可以用自己的意思来解读吗?

    放在茶几上的手机响了几声,她打开来,按进那则简讯内容——

    如意,我在夺走你第一次的地方等你。

    笨蛋!他凭什么认为她会乖乖前去?

    凭什么……

    “如意,下午公休吧。”傅绍怀帮她挂上休息中的牌子。

    “对不起。谢谢……”万如意一把抓过钥匙,夺门而出。

    万如意走进公园,来到那个再熟悉不过的地方。

    夕阳余晖落在她身后,拉成一道萧瑟的影子。

    记忆中那棵阿勃勒,鲜黄色的花迎风摇曳,纷落的黄色花瓣像极黄金雨……一切都熟悉得令人心痛。

    那个男人伫立在花雨里,虚幻得像是不真切的人物,仿佛一碰就会消散无踪。

    “如意,你来了。”他浅浅的笑了,朝她伸出手。

    “你在记者会上说的话是什么意思?”她将手藏在身后,不解他那些话背后的意义。

    贾沁歆有些落寞的收回手。

    “你知道吗?这发我为你留了整整十年,我一直在等,等你问我为何而留?是不是很傻?”嘴角带着苦涩笑意。

    “你从来没说过……”她眼神万般复杂道。

    “你也从来没问,不是吗?”贾沁歆深深叹息,话里有种无力感。

    “我突然发现,十六年来,我们两个人都在兜圈子,我真恨为什么要走这么多的冤枉路,如果能够重来一次,不知该有多好?”也许他会用更坦白的方式。

    “可惜,人生没几个十年了……”人是不能往回看的,因为前头的路还很长。现在跟她说这些有什么意义?

    “我知道我很卑鄙,因为我太胆小了,害怕自己会被拒绝,所以一直不敢告诉你。”贾沁歆难得有些不自在。

    “你到底……”万如意突然发现自己没有问下去的勇气。

    他好温柔的捧起她的脸蛋,“如意,我爱你,真的非常非常的爱你,我爱你整整十六年了,爱到连我自己都忘记说,你说我是不是很过分?”他眼中充满不舍。不,不可能的……心痛得几乎无法呼吸!

    万如意只差没有摇头、只差没有推开他、只差没有骂他,这……这么轻易就吐出的话语,虚幻得不像真的。

    是骗人的吧?她不敢置信的捂住唇。

    过往一幕幕的回忆像是走马灯快速闪过她眼前,那紧紧压抑伤心难过的心情再度浮上心头……

    “不要这样!不要骗我!你说过你不要爱情的,怎么可能……又突然……”她无法承受的朝他大吼。

    “因为我配不上你,有那样偏执的基因,我害怕有一天若是失去你,我会疯狂的伤害你,只为了不让你离开我身边……我真的好怕那样的自己……”他痛苦的说出心中的黑暗。

    “怎么会……”从没料到他内心那道伤口还在,万如意红着眼睛,眼泪就这样掉了下来。

    “也许,刚开始是抱着戏弄的态度,坐在我旁边的女孩看起来好可爱,不管做什么事情都好认真,不知道她会不会听我的话去帮我做任何事情呢?我抱着戏论的态度开口,一次又一次,愈来愈习惯,每天一定要跟你说上话才甘心,如果你不理我,我就激你回头,没去想对待你的方式竟是如此恶劣,只想尽办法要你注意我,就怕你不再看我一眼。”

    贾沁歆将她落到额前的发丝塞到耳后,像是看待珍藏许久的宝物一般,感慨回忆起当初的心情。

    只因太过年轻,太过直接,那从没修饰过的情感反而成为如今的羁绊。

    “直到我心里受了伤、万念倶灰之际,你不由分说拉我一把,我才真正把你放进心里。那时的我不敢相信爱情,却好想跟你在一起,才会用朋友这个名义将你绑住,因为这样我才有借口跟你见面,跟你说话,甚至有机会跟你索讨对我的爱……好希望好希望如意可以喜欢上我,甚至能爱我那该多好,这样我就不用这么苦恼……

    “只是我却说不出口,只能很自私、很坏的,赶跑所有对你有兴趣的男人,只为了把你留在我目光所及之处,可是你表现得那么讨厌我,每次看到我就生气,我必须费劲猜测你内心的想法。但是你的话好少好少,我根本猜不出来——”

    于是,他只好用自己可以想到的方法。

    “我用最任性的方式,告诉我需要你,用很差劲的方式让你在意我这个包袱的存在,我真的很坏不是吗?可是我太害怕了,害怕从你口中听到讨厌,所以我用自欺欺人的方式拥有你,以为强硬留住你的人,我也能拥有一切,只要能时时看到你,就算你不喜欢我,那又怎样?”他就是这么无理霸道的男人,从不认为自己得不到。

    “结果证明,我用的方法很烂对不对?!”轻抚她娇嫩的脸蛋,他如此问着她。

    “没错,烂透了。”这世上哪有人像他这么恶劣,还像他一样讨人厌。

    “可是我早已万劫不复了。不懂得说好听话的如意,对我发脾气的如意,总是接受我无理要求的如意,甚至还乖乖让我抱的如意,实在好得让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我这才知道,原来我不只爱如意而已,我已经爱到害怕如意会不理我,甚至从我身边逃走……”

    贾沁歆颤抖的双手悄悄环上她的肩,万般叹息的偎在她温暖的颈项。

    “我真的逃了……”那一夜改变了他们的关系,也让她不知该如何面对,于是心灰意冷选择离开。

    “如意,你知道吗?你不在的那半年我过得好惨,傻傻的在半夜思念你,一次又一次不死心按下电话,只盼能听见你的回应,我好想跟你说,真的好想你,想到心都痛了……”他将她抱得更紧。

    “求你,再给我一次机会。”他在她耳边轻轻喃道。

    “我……”万如意有些晕眩,他能不能先放开她呀?

    “还是不行吗?我知道自己不够好,欺负你是年轻不懂事,后来赖着你,纯粹是我太坏了,外面有那么多臭男人,难保你不会被他们追走,我得霸着你才行。不管用什么手段,我只想让你只看我一个人……”他紧张的抓起她的双手,拼命解释。

    “等等……”他到底在说什么?她哪来的追求者,被他缠成这样,她怎有空闲去看别的男人?

    “拜托,不要拒绝我,我们可以重新来过,我发誓一定对你好!好不好?如果这样还不够,我可以把心掏出来给你看。”他以前定是坏事做太多了,现在得了报应。

    “笨蛋!你想死呀!”他到底要不要让她说话?瞧他慌张成这副德行,害她好难想象之前那个对她好坏的男人跟眼前是同一个。

    “如果你不要我,那我还不如死了好……”贾沁歆根本没有勇气去面对被拒绝的可能,他到底还能怎么做……

    想起心里的怀疑,她轻声开口:“我从来都不敢奢望你会喜欢我,甚至……爱上我。”

    “如意……”贾沁歆还想开口,却被她的手给捂住唇。

    她继续剖析自己的心情,仿佛看到过往的自己。

    “我一直以为自己在追逐的只是一场梦,得不到任何真心回应……好气好气他,总是不懂得善待自己,用最苛刻的方式让我难受,让我的心痛得快要死掉了,他还是不肯放过我……”所以怨,所以气,但依然在乎。

    “对不起。”反握住她的手,他明白自己过往的恶劣。

    “更气自己,为什么会爱上这么自私难捉摸的男人?为什么要爱他爱得那么辛苦?他却永远都不能明白我的心意,也永远不知道自己给我带来多少困扰和麻烦。”

    “如意!”她说了,她也对他有意!贾沁歆开心得咧嘴笑着,兴奋得几乎快飞上天了。

    “好讨厌他,每次都把我耍得团团转,却总是不说清楚,让我傻傻的猜测,认定他只是好玩而已,他只是游戏人间,根本从没认真把我当一回事!”万如意终于说出长久以来心里的不安。

    “不是这样的!”

    “都是他,害我吃尽苦头,害我白白浪费这么多年的青春岁月!”她有些气的甩开他的手,别过脸不看他。

    贾沁歆连忙移到她面前,紧紧箝住她的臂膀。

    “如意,我爱你,求求你不要放弃我,不要再气我,一切都是我不好,我爱面子,任性又自私,完全没顾虑到你的心情,要不然你打我好了,狠狠揍我也好!”他抓着她的手拍向自己胸口。

    “笨蛋,你想害我的手痛吗?”万如意终于忍俊不住笑了出来。

    “你笑了……”贾沁歆简直为之倾倒。

    她抬起手,抿抿唇,有些不悦,“把头发剪成这样,真任性。”忍不住为他的发可惜,毕竟她看惯了他的长发。

    “如意,头发是为你留的,祈愿能藉此让你永远看着我,更许下能与你携手一生的愿望。”贾沁歆沉醉在她的手温柔抚过他发丝的感觉。

    万如意为之屏息,然后重重叹了口气,“留长吧。”

    她从没想过,他留长发的理由竟是为了她,让她也跟着无法自拔了。

    “为什么?”他追问。

    “因为长发的你很好看。”拉起他一撮黑发,柔顺得不可思议。万如意对他嫣然一笑。

    “如意,我不行了——”贾沁歆简直开心到全身无力。

    这一切好得像在作梦。

    如意居然对他笑,还对他这么温柔的说话,那他得快点把头发留长才行。

    可恶!早知道就别那么冲动剪了……

    单单只为了耍帅,还真是不值得。

    “真像个大孩子……”摸摸他的头,万如意满是呵疼语气。

    “我们不要再对彼此有所隐瞒,好不好?”“好。”

    “以后只看着我一个人,好不好?”

    “好。”

    “以后不管什么事情,只要你开口,我一定会做到。”他对她许下无比诚心的保证。

    万如意突然想到,“那你可以先答应我一件事吗?”

    “只有一件够吗?”贾沁歆轻笑,他的如意还真是不贪心哪!

    “以后可以不要喝酒了吗?”

    说到这个,贾沁歆忍不住叹气,“早就戒掉了。”

    “咦?真的吗?”她怎么不知道?

    “真的。”他的声音有些闷闷的。

    她好奇问:“为什么?”

    “那次……不该在我酒醉失控时,太多细节想要记起,却想不起来。”贾沁歆又是惋惜,又是抱怨,一副后悔不已样。

    “贾沁歆,你真的很讨人厌!”

    这家伙未免太超过了,真是好不知羞!

    “对不起,应该更珍惜的。”紧紧拥住这想了就心痛的身躯,他还是觉得好遗憾。

    “算了,让你得到教训也好。”万如意拍拍他的背,不是太在意的口吻。

    这就是他的如意,凡事都不与他计较,让他觉得自己好坏。“如意,不要宠坏我,要是我又惹你生气怎么办?”他感动的抱着她,在她身上直磨蹭。

    “那我就不让你碰我好了。”她俏皮回道。

    “我发誓,绝对不会惹你生气!”贾沁歆闻言马上举手发誓。

    他以后真的不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