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夫君如此多娇 第六章

作者:梅贝儿类别:言情小说

“我也要去!我也要去!”七娘在旁边跳脚。“娘……”

“唉!”大夫人被女儿缠到头都痛了,眼角瞥见站在儿子身边的小书僮,似乎有些心不在焉,又上下打量了她几眼,心中一动。“阿满!”

突然被大夫人点名,美满吓了一跳,差点忘了换上书僮阿满的声线,还好及时反应过来,没有穿帮。“呃……大夫人有何吩咐?”

“你觉得该不该让七娘一起跟去给忠勇侯夫人祝寿?”大夫人和蔼地问。

美满顿时呆了好几秒,心想这种事可以问她吗?她不过是个奴才,应该没有资格介入主子的家务事。

“小的……小的……”她怕说错话,不禁求助地看向炎升阳。

炎升阳也认为不该问她。“娘,她不过是个奴才……”

“阿满可不是卖身进府的,只是际遇可怜,令人同情,才会收留他,娘心里并没有当他是奴才。”大夫人温声地说。

这番话让美满感动到差点泪奔。“大夫人……”

“阿满,既然我娘问了,你就老实说没关系,不用怕。”七娘也希望有人能替自己说句公道话。

眼看小厅里的人都在等她的答复,她只好硬着头皮开口了。

“小的认为……就算身为女子,也应该偶尔出去见见世面,增长见闻。”美满说得提心吊胆,就怕这些古人无法认同自己的看法。

七娘先是讶异地看着美满,接着眉开眼笑,要不是男女有别,真的很想冲过去一把抱住他。“你说得对!谁说女子就只能关在家里相夫教子!”

“阿满,你真的这么想?”大夫人唇畔的笑意似乎淡了些,但又不像是恼了,反倒是多了几分深思。

见状,美满误以为她不高兴,毕竟这里是男尊女卑的古代,怎能让个未出嫁的女儿到处趴趴走,可是话都已经说出口,也收不回来了。“小的不该乱说话,还请大夫人原谅。”

“娘也听见了,就答应女儿吧……”七娘非缠到母亲点头不可。

大夫人沉吟一下,语带保留。“让娘考虑考虑。”

“娘……”她不依地嚷着。

炎升阳又坐了好一会儿才起身离开,美满则是把头垂得低低的,连眼眶都整个泛红,跟着他步出小厅。

她真的好后悔,后悔到恨不得揍自己一拳,刚刚真的不应该那么说的,万一大夫人因此讨厌她……想到这个可能性,她的心里就好难过。

美满这辈子最害怕的事就是被人讨厌,从小到大,她习惯去看父母的脸色,努力讨好他们,希望两人不要吵架,更不要离婚,可是最后还是被抛弃了,连至亲都不要她,又怎能期望别人会打从心底接纳自己?

听到身后传来可疑的抽气声,炎升阳不由得转过头看她,有些困惑地问:“哭什么?”方才还好端端的,怎么说哭就哭了?

“我是不是说错话,惹大夫人生气了?”她哽声地问。

他觑了下愁眉苦脸的美满,似乎真的很在意母亲的看法。“你说的话还没有重要到让我娘放在心上,何况是惹她生气。”

靠!这句话有够毒的!虽然美满也知道他说的都是事实,但也不要这么直白,真的很伤人……

“我以后不会这么老实地说出心里话。”美满深刻反省之后说。

炎升阳依旧往前走,彷佛懒得回应,但最后还是开口了。“如果你在她面前撒谎,或者挑好听的话来说,只会让她更不高兴。”

“真的吗?”她被弄糊涂了。

他用警告的口吻说:“炎家人不喜欢被欺骗,这一点你要牢牢记住。”

“……是。”美满心想要是他们知道她根本不是无父无母的孤儿,也没有流落街头,其实是从另一个世界穿越过来的,又会怎么想?看来还是得小心保守这个天大的秘密。

“大哥等等我!”这时,七娘从后头追来了。

主仆俩不约而同地停下脚步。

待七娘跑到他们跟前,只见她满脸笑容,似乎遇到高兴的事。“大哥,我有几句话要跟阿满说,能否把他借我一下?”

见妹妹一脸笑嘻嘻,显然是娘被她磨到不得不答应,虽然不喜欢她这老是想往外跑的毛病,不过这次是去给忠勇侯夫人祝寿,也就算了。

想着,炎升阳便先回小跨院去了。

美满目送他走远,这才看着身高跟自己差不多的七娘,有些纳闷地问:“七小姐要和小的说什么?”

“娘刚刚已经答应让我跟着去忠勇侯府祝寿了,阿满,真是多亏了你方才替我说话,你和其他男子不同,不会迂腐地认定女子就该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七娘终于遇到了知音人。

那是当然了,因为我也是女的。美满在心里吐槽。

“七小姐过奖了。”她谨慎地回道。

说着,七娘面颊有些热热的。“以后府里若有人欺负你,尽管来跟我说,我一定会替你出气,不会让你受半点委屈。”

“府里每个人都待小的很好,请七小姐放心。”美满只希望大夫人没有生她的气就好,可不敢居功。

看着阿满眉清目秀的脸蛋,明明是个男的,却比自己长得还要像个小姑娘,难怪大哥会要他当书僮,因为他们都是男生女相,算是同类人,而自己非但不在意,还想多亲近亲近,这种感觉究竟是什么呢?

“嗯……我可没把你当做奴才,你也别再叫我七小姐了。”七娘难得露出一抹小女儿娇态。“只有咱们两个人的时候,就叫我七娘吧。”

她愣了一下。“小的不敢。”

七娘愈说脸愈红。“总而言之,就这么说定了。”

见七娘说完就跑,美满不禁觉得怪怪的,可是要说哪里怪,又说不上来。“大概是我想太多了……”

她搔了搔头,往小跨院的方向走。

三日后,终于到了忠勇侯夫人五十大寿这一天了。

炎府的三位夫人和七小姐同时乘轿出门,虽然不想太过高调,但是为了安全起见,护卫和奴仆可不能少。

而炎升阳则是徒步跟在母亲的轿旁,他那天生俊丽飘逸的风采和身姿,马上吸引众多围观百姓的注意,所经之处,全都挤得水泄不通,谁都想亲眼目睹“我朝第一美男子”的庐山真面目。

美满见炎升阳面无表情,像是早就习以为常,不过她可不习惯成为众人注目的焦点,心想还是退后一点,别跟得太近。

打从她穿越过来,都还没仔细地看看这个世界,直到今天才有闲情逸致,当一行人再次经过一座高高的楼台,下方还有屋子,屋外则有穿着类似“制服”的官兵在看守,不免有些好奇。

“顾大哥,那是什么?”美满悄悄地问着走在轿子另一侧的顾十九。

顾十九看了那间特别的屋子一眼,反倒对她的问题感到疑惑。

“你没见过望火楼吗?一天十二个时辰都有熸火军兵在上头了望,万一有火灾发生,便可以马上发现,然后派人尽速赶往灭火救人,下头则是熸火铺屋,也就是熸火军兵驻守的官屋。”

原来就是古代的消防队,没想到挺先进的,她真是长了见识。

“因为我待的地方根本没有望火楼……”美满干笑一声,连忙转移话题。“少爷每回出门,都会引起这么大的骚动吗?”

他苦笑一下。“当然不是,主子向来不爱惹人注意,总是在傍晚过后,或是天色未亮之前出门,今天算是例外。”

“我想也是。”像这样被人围观,她也会浑身不舒服。

当他们抵达终点,也就是忠勇侯府时,所有人都不禁松了口气,身为主人之一,也就是忠勇侯的长子与次子已经在大门外头等候。

很快的,炎府的三位夫人被迎进府内,妹妹七娘跟在母亲身边,炎升阳便走在后头,漂亮秀丽的眸光一扫,已经认出几个比他们早一步进去、或是拜完寿正要告辞的达官显贵,对方见到炎家人到来,便让身边的女眷趋前寒暄问候,无论是攀附或结交,都是必要的手段,也因为这样,又耽搁了不少时间。

美满这才真正见识到炎府的厉害,有多少人抢着拍马屁,果然有皇上当靠山就是不一样,不过更可贵的是他们一家人行事低调谦虚,从来不倚仗权势或是目中无人,所以更加令人尊敬。

直到一行人终于得以踏进正厅,也见到了今天的寿星,是个长相敦厚圆润的贵妇人,双方更是热络,可见得两家交情匪浅。

身为书僮,美满自然要跟在主子身边,不过她很不习惯应付这种大场面,脸上净是局促不安的表情,连手脚都不知该怎么摆,想把这份荣幸让给顾十九,不过顾十九却反过来要她多锻链一下胆子,好加强应变能力,不然以后怎么替皇上和朝廷做大事、立大功。

她不禁后悔答应留在炎府,就怕这个大功没立成,人已经一命呜呼了,最后依然被顾十九赶鸭子上架,一把推进厅里,只能缩着脖子,希望把自己缩小几号,不要被任何人注意到。

而在炎家人之后是骠骑将军兼熸火军指挥使秦凤戈偕同夫人前来祝寿,忠勇侯夫人见将军夫人大腹便便,连忙赐坐,还眯着笑眼,嘘寒问暖一番,接着前来祝寿的女眷全都留下来陪今天的寿星闲话家常,男人则是退了出去。

就在炎升阳跟着其他人踏出正厅,又见到有人前来祝寿,看对方是名年约二十来岁的贵气少妇,排场很大,光是左右簇拥就有好几名婢女和丫鬟,可见来头不小,暗自揣测着对方的身分,双脚也跟着往左侧移动,可是身后的美满心不在焉,正想着怎么跟炎升阳说她要去上洗手间,但实在不太好意思开口,所以反应慢了半拍,人还堵在门口。

“这是哪一家的奴才,竟敢挡住靖远侯夫人的路?”只见对方随侍的婢女之一开口斥喝。

美满心脏一缩,赶紧让开。

那名婢女用鼻孔看人。“问你话没听见吗?”

“我……”她下意识地躲到炎升阳身后,不知该如何应对。

原来是靖远侯夫人,难怪派头这么大,连身边婢女的眼睛都生在头顶上,炎升阳冷冷地横了一眼。“她是新来的书僮,不懂规矩,还请夫人见谅。”

婢女有眼不识泰山,以为有主子撑腰,声音就可以大一点,正要开口,靖远侯夫人已经说话了。

“碧玉!”她向自家婢女使了个眼色。

那名叫碧玉的婢女这才闭上嘴巴。

“不知者无罪,下回注意些就好。”赵氏一见对方身为男子,却生得如此秀丽绝色,也只有被称为“我朝第一美男子”的炎府大房嫡长子炎升阳了,果然名不虚传,便把姿态放低,在这节骨眼上,身段更要柔软,不要跟对方发生冲突。

炎升阳拱了下手,目送靖远侯夫人进入厅内。

而就在这当口,他脑子也飞快地转动着,心想这位靖远侯夫人不就是赵德洸的掌上明珠,既是嫁出去的女儿,又身为靖远侯之妻,自然能够在这次事件中幸免于难,并没有被牵扯在其中,只不过她真的什么都不会做吗?

赵家这次倒下,是万万不可能再让他们爬起来,太皇太后目前有皇上压着,只能以凤体微恙当做借口,关在寝宫中,也不见任何人,他们必定会做垂死的挣扎,不会甘心就这么结束。

虽然靖远侯在这次赵家的事件中已经向皇上表态,绝不会徇私,更不曾替岳父求情,不过私底下呢?若是他的夫人以泪相求,恳求他出面搭救父兄,又真能袖手旁观吗?看来还是得多注意一下。

“多谢少爷!”美满方才真的吓出一身冷汗。

他轻哼一声。“以后机灵一点。”

“是。”就当做是挨老板的骂好了,她自我安慰地想着。

炎升阳和其他人一起走向位在不远处的花厅喝茶,聊的也是应酬话,没有几个能够交心,但又不得不参与。

他还没走进花厅,就被在外头说笑的几个同辈拦了下来,他们的年纪与炎升阳相当,仗着有父辈的庇荫,平日在外头作威作福,说话口气恁是大,就连美满听了都觉得刺耳。

“……那些随处可见的女人只要玩玩就好,不必当真,要娶当然要娶对自己有帮助的……”某位颜姓大官的少爷大言不惭地说。

另一位大官的次子接腔。“还要长得漂亮才行。”

“说得没错!”说着,他不禁望向炎升阳,眼光露骨,言语龌龊。“要是她和升阳兄一样有张花容月貌,我二话不说,马上娶回家。”

这番话引起哄堂大笑,不过以嘲笑居多。

美满不禁恼怒地瞪着那个男人,也不看看自己生得像头猪……不对!这样太侮辱猪了,应该说长得脑满肠肥,年纪轻轻的,肚子就已经套了两个游泳圈,不必担心溺水,一看就知道是三高一族,哪个女人嫁给他才是倒霉,不是提早当寡妇,就是等着当看护。

对方这番侮辱意味浓厚的话语并没有真的把炎升阳惹恼,光用寒冰似的美目一瞟,就已经令他们一个个收起笑容。

“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容貌亦是父母所恩赐,无论美丑都该心存感激,相信少华兄也是做如是想。”他不疾不徐地反击回去。

众人看向生得小眼睛、蒜头鼻,只会故作潇洒的颜姓少爷,忍不住别开脸孔,暗暗笑着,连美满都忍不住在心里大声叫好。

“你……”这位颜姓少爷没有笨到听不出来是在讽刺自己,气得直发抖,口不择言地说:“听说升阳兄向来不近女色,连皇上赐婚都拒绝了,该不会真有龙阳之癖吧?你可是大房独子,负有传宗接代的使命,可要三思。”

闻言,炎升阳淡淡一哂,那抹笑却像冰。“多谢少华兄关心。”

若他因而动怒,双方对峙起来才有好戏可看,众人也很期待,偏偏炎升阳就是不承认也不否认,反而无趣。

此刻正在花厅内陪忠勇侯谈天说地的一位年长官员,与炎家长辈向来交好,便出来将他唤了进去,那位颜姓少爷似乎心有不甘,打算回敬几句,旁边的人怕事情闹大,不得不赶紧安抚。

美满心情放松,尿意再度涌上,听着炎升阳和忠勇侯他们说话,也不知要聊多久,真的快忍不住了,便悄悄地问道:“少爷,我可不可以暂时离开一下?”

“要上哪儿去?”他清冷地问。

她不禁有些尴尬。“当然是去找茅房……”

炎升阳这才摆了下手,意思是要她快去快回。

“多谢少爷。”美满马上往外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