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七季床债欠不得 第八章

床债欠不得 第八章

作者:七季书名:床债欠不得类别:言情小说
    因为看这片子的人本就很少,四人坐在中间,四周的座位也几乎全是空的。

    苏玮清和蓝欣语坐在一起,两人身边分别是他们的约会对象。

    本来还有些交流的几个人,在电影开始后全都收了声,本来就空荡荡的播放厅静得出奇,只有电影配乐那诡异的声效带动着气氛,但这种安静没能维持半小时,就被蓝欣语打破了。

    “就是那个女二在装鬼啦,你看,每次鬼出现她都不在场。”她抓过一把苏玮清手里的爆米花,在他耳边低声说。

    “也许是欲盖弥彰,故意引导人这么认为。”苏墙清很自觉地把爆米花推向她那边。

    “不会不会,你这么想才是中了圈套。”

    十五分钟后,影院中爆出狂笑,蓝欣语推着苏玮清,对着萤幕眼泪都要笑出来了,“你看到没?刚才那个镜头好假哦,那个人就躲在那里,竟然没被发现,怎么可能?”

    苏纬清旁边,本来是他约会对象的人已经怕到缩成一团,想找苏纬清说话,但他的注意力完全不在这边,想拿点爆米花,可是爆米花离她好远……

    过了一会,蓝欣语的同伴,那个肌肉男借口去洗手间,蓝欣语忙让开地方让他过去,生怕再错过什么穿帮镜头,眼睛盯着大萤幕一眨也不眨。

    没错,蓝欣语超爱看恐怖片,最爱的就是挑恐怖片里的瑕疵,那能逗得她哈哈大笑,简直比看搞笑片还开心。

    蓝欣语看得过于专注,连那个肌肉男回来后没有坐回原来的位子,而是坐到最靠外面,她同事的旁边都没发现,苏玮清倒是注意到了,但是关他什么事?

    影片结束,随着影院的灯亮起来,蓝欣语拉着苏玮清兴奋地说:“你看吧,我没说错吧?这种小制作的影片就是这种模式,没什么新鲜的。”

    “真的,还是你厉害。”苏玮清笑得好诚恳。

    蓝欣语很得意,“好了,那接下来我们去吃什么?”

    “听你的。”

    “那让我想想。”她就站在那想了起来。

    越想越觉得自己是不是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事情……咦?她回头,本来应该坐在自己身边的人呢?再一回头,咦?为什么他会跟她的同事坐在一起,两人还抱在一起,拿着爆米花抖成一团?

    蓝欣语的眼里满是不解,和“天啊,我该不会是搞砸了什么”的懊悔神情。

    “我们、我们就不一起去了。”那个娇小的同事显然还没从电影的恐惧中回过神来,她看了眼旁边的肌肉男,询问道:“是吧?”

    “嗯。”肌肉男也点头,“刚想起来之后还有些别的事,你们两个去吃吧。”

    什么“你们我们”的,这两个人是什么时候成为一个团体啊?蓝欣语有点发楞,半天回不过神来,那两人互相搀扶着站起来,手拉着手离开了电影院。

    蓝欣语也被动地被苏玮清拉了出去。

    是她的错吗?对哦,明明是看恐怖片,她干嘛表现得那么兴奋啊?应该像她的同事那样,娇柔地依偎在男人肩上才对啊,这种事她本不是该驾轻就熟的吗,她怎么会忘了,还真的看起电影来了?

    “苏玮清,你算计我!”出了电影院,后知后觉的蓝欣语给了苏玮清一记重拳,“我就说你没事非要看什么恐怖片,绝对没安好心。”

    “什么没安好心,你不是最开心的那个?”苏境清早有准备。

    蓝欣语无法反驳,只能恶狠狠地瞪着他。

    “真是遗憾,看来你精心安排的约会,倒成了打破失恋纪录的纪念了。”他看她,意有所指的一笑,“不过从某方面来说,倒是圆了你想给人当月老的初衷。”

    阴阳怪气的,一点也不了解她的苦心,她还不是想帮助两人快点走出那件事情的影响,他还嫌她多管闲事,好像她多爱管他的闲事一样,如果不是那件事跟自己也脱不了关系,她才懒得在他的感情问题上花这么多心思呢。

    就是他这种一点也不积极的态度才让她着急,不是说好了,大家都要快点找到固定的恋人吗?那样的话,他身边有了别人,她也就不会一见到他就忍不住地盯着他猛看,恨不得看透他的衣服,看到那天记忆里他还算结实的胸膛,然后顺势想到在他怀里时,她有多舒服、多安逸,足以教她放弃底线的沉醉其中……

    哎呀,又在想那些有的没的了,那都是错觉,是酒后的错觉而已,她怎么能当真呢?

    她不可能对苏玮清产生那种感觉的,要是被他知道自己竟然会有这么荒唐的想法,想要再被他抱一次回味一下什么的……一定会被他笑死。

    “你自己在那摇头晃脑地做什么?”苏玮清只见蓝语欣一下陷入什么情绪里,脸颊红一阵、白一阵,又是摇头、又是跺脚,像是在跟空气发脾气。

    “当然是气你了。”蓝欣语急忙把思绪拉回来,“我警告你,如果你下次再这样破坏我的安排,我就跟你绝交。”

    “这么严重?”苏玮清耸了耸肩,“不过我不接受强买强卖,如果你下次再擅自安排这种事,我也不会让事情就这样轻易地结束。”

    “喂,你脾气最近真的很坏耶。”怎么好像总在跟她针锋相对,连个台阶都不给她下。

    苏玮清不以为然,是他脾气坏,还是她太没大脑把人逼成这样?如果可以的话,他也想单纯地潜伏在她身边,做个男闺蜜,慢慢等待机会啊,但如果她连等待的机会都不给他,还想逼他去找别人的话,那就又要另当别论了。

    “我最近可是在敏感时期,不要逼我做出疯狂的事,会吓到你的。”他带着笑,不过那阴阳怪气的语调已经充分说明,他的话可不全是在开玩笑。

    蓝欣语真的有点被他震住了,可以她的思维,怎么也想不明白其中的意思,最后只能理解为“他是为了吓她而吓她”罢了,又在使坏心眼了。

    “别以为这样我就怕了。”她表现得不甘示弱。

    她其实根本不明白他在说什么看她那填义愤填膺的表情就知道了,冯玮清叹了口气,决定不再理她,以免自己内伤。

    那之后,因为苏玮清要做一套广告方案,整天忙得不可开交,蓝欣语工作又是昼伏夜出,因此他们很长时间都没有见面。

    这没什么,照以前来说也是很平常的事,但不知是她多心了,还是出于他们目前关系比较微妙的情况考虑,蓝欣语总觉得怪怪的,不太适应。

    只是区区半个月没见面而已,她怎么就觉得心里空荡荡的,在她冥思苦想了好几天后,终于得出了结论,这都是苏玮清的错。

    平时就算他们不见面,也会发个简讯联系一下,说些无关痛痒的话,或者发些低俗的小笑话之类,但这次不同,苏玮清是完全消失,她手机里,跟他的通讯记录都被新记录挤到了很后面的位置,这在她手机里是不可能发生的事。

    他是接了什么大生意吗?忙到连句闲聊的时间都没有了,她想给他发点什么讯息,看他是不是还活着,但是她就是做不到,只是一句普通的问候而已,她就是发不出去。

    以前也不是非得苏玮清主动联系她啊,怎么这个时候她却突然在意起这个了,又不是什么热恋中的少女。

    对,她才不是恋爱中少女,他爱死就让他死一边去好了,她又不是整天没事做,只靠着想他过活,她也是很忙的,随他去吧。

    蓝欣语每天这样给自己洗脑,但最后还是很没志气地跑去了苏玮清的工作室。

    她可不是特地来找他的,是顺便路过,顺便而已,她是放假逛街刚好路过,只是这样罢了,他见到她时最好不要太惊讶。

    但他竟然不在,听工作室的人说,苏玮清正在摄影棚做监督,一个即将出道的小模正在那拍平面写真。

    蓝欣语有一种被泼了冷水的感觉,但工作室里的人都跟她很熟,非常热心地带她去后面的摄影棚找苏玮清,她拒绝不了,也就只好“勉强”被他们硬带过去了。

    摄影棚里,苏玮清正站在修图师的身后,似乎是在看照片的处理效果,而摄影区,那个小模正在那边变换着各种姿势。

    蓝欣语没来过这间摄影棚,本来以为就跟拍写真的地方差不多,这么一看倒还满……像那么回事的,尤其他在修图师身后指点江山的背影,不知是这里太黑还是太久没见到他,总觉得那个背景有点陌生,让她非常怀念。

    见她来了,苏玮清眼中也闪过一丝惊异,但马上就恢复了平常。

    “这就是你最近在忙的大生意?”蓝欣语的语气不怎么好。

    “不是,是朋友临时拜托帮的忙,你怎么过来了?”苏玮清带着笑意,不管怎么说,见到她他都是高兴的。

    “我?”对着他的眼睛,蓝欣语快速回想着自己先前编好的理由,但越想脑袋越是混乱,他眼底下那是黑眼圈吗?眼睛里面那是血丝吗?那张他引以为傲、细皮嫩肉的脸蛋,为什么看起来这么阴沉?

    也不知怎么,苏玮清的笑脸让她的怒气直线飙升,“我当然是来看你的,半个月来连个讯息都没有,谁知道你是不是还活着啊,我我看你真是要钱不要命了,你看你这是什么鬼样子!”她大吼。

    苏玮清下意识地摸摸脸,他看上去有这么这么面目可憎吗,让她生这么大的气?还是说,她是在担心自己?

    蓝欣语一把将手里提的袋子塞给他,“拿去啦,都是你喜欢吃的甜食,好好补补你那难看的脸色。”

    哦,这么看来应该是在担心他了,接过蓝欣语买给自己的东西,他笑得更让人火大了。

    并不是他不想联系她,实际上他每天都在想她,都想跟她说上几句话,但是他不敢那样做,他知道那会让自己分心,更加无心工作。

    只要发了一条讯息,就会期待起她的回信,只要看到了回信,就想快点给她回复,跟她说更多的话,他知道,这样下去一定会一发不可收拾,越是见不到,越是渴望多一点联络,他会满脑子都是她,而没余力去思考工作上的事了,所以这些日子以来,他也忍得很痛苦。

    “好啦好啦,你等我一下,我去交代几句话,今天的工作就可以结束了,我们一起去吃顿饭好好补补?”

    蓝欣语扬着下巴瞪了他一眼,意思是他这次可算说了回人话,这还差不多。

    苏玮清跑去跟修图师交代事情,她在门口等着他,这时有个小女人跑过来跟她打招呼,吓了蓝欣语一跳。

    小女人穿着十分曝露的服装,是刚才在拍照的小模,看样子是拍照暂时结束的样子,但是她为什么跑来找自己,自己又不认识她。

    蓝欣语本能地对这个女人有些排斥,她不是排斥年轻女人,也不排斥娃娃脸女人,更不会排斥胸大、个头又娇小的女人,但当这几个条件全凑在一个人身上时,她就会感到有些不适了。

    是同性相斥吗?但对其他类似的人,她的反应也不会这么大,简直在对方出现时就恨不得跑开的排斥。

    “你好,我叫程琳琳。”对方张着戴着放大片、粘着长长假睫毛的大眼睛看着她,“冒昧地问一句,你该不会是那个电台主持人清清吧?”

    蓝欣语一楞,来不及反应,对方立刻兴奋了起来,“果然是你!我刚才听到你说话,就想说这声音好耳熟,我是你的忠实听众呢,不管当天多累,都一定要听完你的节目才睡得着。”

    蓝欣语的脸颊有些微微发烫,这小女人……挺上道的嘛,这么看起来,她也满可爱的,自己怎么能对人抱有偏见呢,会听她节目的人,一定都是相当有品味的人。

    “哇,能见到本人好激动啊,没想到你给人感觉跟节目里差满多的,听节目的话,会以为你是那种高挑干练的御姐,没想到……”程琳琳上下打量她。

    “多听我节目就会知道,人不可貌相,尤其是女人。”蓝欣语自豪地说,程琳琳马上又露出崇拜的星星眼。

    结果不知怎么,蓝欣语稀里糊涂地就跟程琳琳交换了手机号码,后来跟苏玮清吃饭时,他还问她跟程琳琳谈了什么那么高兴。

    她打了马虎眼不敢告诉他,因为怕他说自己神经大条、对人没防备,被吹捧几句就傻乎乎地把电话给了人家。

    他绝对会这么说的,因为连她自己都这么认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