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风光富贵憨夫 第二十四章

富贵憨夫 第二十四章

作者:风光书名:富贵憨夫类别:言情小说
    费府经过一场激战,大厅可说是满目疮痍,因此余悸犹存的一家人便移到了花厅之中,尽诉离情。

    月初先服侍费天稍作歇息,接着亲自下蔚煮了碗人蔘与石莲等珍贵药材组成的安神汤,奉给了费天,再用几碗甜汤安抚住费云升及费瑾后,才有机会喘口气。

    回想今日发生的一切,即使一切都在她运筹帷幄之下顺利解决,但她毕竟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见到血溅三尺的场面仍是胆战心惊。

    她略显憔悴苍白的神色没有逃过费天的眼,而她望向费云升父子那温柔的眼神也让费天感触良多。

    至少,他就没有看过左忆娘这么看自己儿子与孙子。

    “月初……唉,我真是对不起你,受不起你这般厚待啊!”他喝了一口安神汤后,心绪安定,也更加感慨了。“幸好有你在,不过你怎么会回来呢?”连康王的兵都能搞到府里帮衬,非月初这机智过人的女子才有办法。

    月初正在替费云升擦去嘴角的汤渍,听到公公说话了,连忙放下手巾,慢慢地转过身来,正对着费天,似乎也想趁这个动作整理一下纷乱的思绪。

    但这动作却让费云升有些不高兴,他索性甜汤也不喝了,一把抓住月初的手,像是怕她又跑了似的。

    月初没办法,只好一手让他抓着,一边幽幽地解释道:“其实当初媳妇虽然心灰意冷地离开了府里,心里却是放不下相公和小瑾,怕左忆娘对他们不好,于是便住进了别院里,日日遣人打听府里的消息。”

    当然,她也有消失一阵子给费云升一个教训的想法,没料到费府一连串的异变差点让她措手不及,还好她人在外头,能好好布下反制之法。

    “媳妇听说日日外出视察产业的人换成了左忆娘,公公则镇日关在府里,当时就觉得不对劲了。因此联络了那些铺子的负责人,还有佃户们,要他们与府里金钱上的往来务必要坚持当初我拟定的方法,不要轻易妥协。”

    “幸好你这么做了,否则府里的产业不知有多少会被左忆娘恐吓了去。”费天长叹口气。他虽然知道按府里的规矩,左忆娘自作主张也拿不到多少好处,但若是有些店家或佃户屈服了,积少成多也是一笔损失。

    月初笑了笑,“至于康王爷那儿,则是我对左忆娘的突然出现觉得古怪,找人去打听了一下,意外发现她与费地有着勾结,而费地又与杀手组织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我知道那杀手组织的领袖是朝廷通缉之人,便以此说服了康王爷,请他派官兵协助。

    “我请托探查之人都是些贫民乞丐,多次受到费府布施的恩惠,都认识云升与瑾儿,也幸亏公公让阿六带着他们两父子到别府,否则,我还真不知到哪里去找他们呢。”

    费天这才恍然大悟,当初月初大肆施粥,他心想这些支出对府里只是小钱,又能做好事,便未多置喙,想不到好处到现在才显现出来。

    这个媳妇真的娶对了啊!幸好她自己回来了,让这个家又团聚,否则他这一生绝对后悔莫及-

    费天面露尴尬,清咳了两声才道:“唉,是我对不起你,当初不该听左忆娘的话,一念之差——”

    然而,他道歉的话还没说完,月初却双膝一弯,突然跪在他面前,而硬要牵着她的费云升不愿放手又怕自己伤到了她,只好莫名其妙地随她一起跪下。

    “你这是……”费天一头雾水。

    “公公,媳妇有一事相禀,希望公公听了之后能原谅我。”月初鼓足了勇气,缓缓道:“其实媳妇不是凌心兰,月初是媳妇真正的名字,根本不是什么小名,身分其实是凌家的一个小丫鬟。”

    这就是为什么她要抢在费天道歉前说完这番话,否则她一个冒牌货欺瞒在先,哪担得起长辈的歉意呢?

    听到这番话,费天表情竟没有露出一丝讶异,反而沈稳地道:“为什么会是你和云升拜堂呢?”

    “因为……”月初先望了一眼费云升,咬牙道……“因为心兰小姐当时对那些相公的传闻有疑虑,所以抗拒嫁进来,而凌家又需要费府的资金援助,因此小姐便要我扮成新娘代嫁。”

    “你嫁进来后,也知云升是个傻子,为何不逃走?”费天倒好奇了。

    “媳妇确实有想过逃走,也准备好了细软,却被相公拿走了,不得已只好留下来。”

    月初握紧了费云升的手,低落地道:“可是日渐相处以来,媳妇被相公的热情及真诚打动了,也非常喜欢瑾儿,要我离开他们父子却是舍不得了。”

    “我明白了。”费天叹了口气,定定地望着她,“其实在你嫁过来第二日,向我奉敬茶那天,我就知道你不是凌心兰了。因为我至凌府提亲的时候,曾无意间见过真正的凌心兰。”

    月初闻言十分惊讶,特别的是,费云升竟也纳闷地看了一眼费天。

    费天深沈一笑,接着道:“但是你对云升和瑾儿都很好,无可挑剔,对府中之事也一心一意,真正的凌心兰可能都没办法像你做的那么多。何况,我发现云升与瑾儿非常喜欢你,既然如此,我为什么要揭穿呢?”

    也就是因为她通过他的观察,才能一步步接触到费府产业,他虽然老实善良,却也不是那么容易相信人的。

    而月初这时也才明白,费天为什么会中左忆娘的计,因为他太爱儿子,只要对儿子好的事,儿子不反对的事,他就坚持到底。不过这也是父爱的展现,相信过了这么多风波,一家人能更团结在一起。

    “既然你不是凌心兰,那么我们费府也不能委屈你。就让我们再办一次喜事,将你以八人大轿风光迎入费府,就以你真正的身分。”费天一语便决定了这件事,也算是小小弥补一些心里对她的亏欠。

    “公公!”月初突然觉得一股酸意冲上了眼,她以为自己今日的坦承,最糟的结果说不定是被赶出大门,想不到费天却给了她这样的惊喜。

    费云升原本浑浑噩噩地跟着月初跪在那里,一听到父亲的话,他嗖的一声直起身问:“爹,月初可以永远和我在一起了吗?”

    “当然,她以后就是你名正言顺的媳妇了。”费天欣慰地道。

    “太好了!”费云升突然弯下身子,一把抱起月初,开心地转圈,“月初是我的了,月初是我的了!”

    费天看得好气又好笑地说:“还没呢,这几日要准备迎娶的事宜,在还没拜堂以前,你可不能碰你媳妇一下。”

    “不要!”费云升抱得更紧了,让月初又羞又气,却又拿他没办法。

    “少爷,这是习俗啊,你不只不能碰少奶奶,连面都不能见……”阿六也上前劝阻,但还没碰到费云升,突然眼前一花,整个人飞了起来,等他回过神,发现自己被少爷从厅里扔了出来,准确地落在草堆上。

    看来少爷对他还算好的,连他想喊个痛都没办法。

    厅里的费云升才不管别人怎么阻止,执意抱着月初,“月初是我的,要天天和我见面,和我睡一起!”

    “你这孩子,这回不能再让你这么任性了!”费天唤来府里健壮的家丁,“把少爷给我拉开,别让他一直巴着媳妇。”

    一干家丁们死拖活拉,却没办法撼动费云升一步,就在大家无计可施的时候,一旁的费瑾突然传来一声痛呼。

    “哎呀!我肚子痛!”他小脸皱着,双手环抱肚子,整个人都弯下身去,好像真的很痛。

    费天连忙过去查看,却见费瑾调皮地向他眨眨眼。费云升也忍不住松开了抱住月初的手,想过来瞧瞧,此时家丁们把握时机,几人护住了月初,另外几人硬生生将费云升五花大绑抬了出去,动作之利落,看来干过很多次这样的事。

    “终于搞定了。”费天松了口气,“你们护送少奶奶回去吧。”

    交代完毕,费天这才弯下了腰,想看看费瑾的情况,却发现月初仍站在原地不动,一脸苦笑,家丁包是没有一个人敢动她。

    他哭笑不得地望着眼前的场景。“瑾儿!你死巴着你娘的大腿做什么?”

    “娘是我的!我也要和爹一样,天天见到娘,和娘一起睡!”

    一个月后,费府又办起了喜事。

    此事自然引起众人好奇,费府的傻子明明才娶了凌家小姐,怎么又纳妾?但仔细打听之后,得到的结论令众人大吃一惊,原来凌家小姐被休了,新嫁进费府的是一个叫月初的姑娘。

    而针对这场婚事,凌家却没有太大反应,追根究底还是凌心兰欺瞒逃婚在先,之后又和费地合作算计费府,如今费地已是钦犯之身,凌府要敢闹,那么凌心兰就算和罪犯牵扯上,他凌家也别想好过,再加上这其中还有凌心兰曾被卖到怡红院等丑事,着实宣扬不得,因此凌家只能吞下这个闷亏。

    费府的宴席办得风光,桌子一直摆到大街上去,甚至有许多贫民区域也设了宴席,让更多人能共襄盛举,除了增添费府乐善好施的美名外,其中更重要的内情,可就只有上得了宴席的平民百姓们知道了。

    新娘子被送到新房里,这一次不必久等,也没有被人架着,费云升喜孜孜地冲到了喜房,外头的人在之前是推着他进房的,今日却是要阻止他进房,至少要等前厅宾客散去吧!

    不过费云升的任性可没有改变多少,除了月初和费天,甚少人能让他听话,闹腾了一阵子后,阿六传来费天的口信,说让少爷进房,才解决了这次纷争。

    费云升心满意足地踏进新房,而且这次他早就打听好了,一进房就团团转寻找揭盖头的枰杆,因为爹告诉他,揭了盖头才能抱新娘子。

    终于找到了坪杆,他有些笨手笨脚地将之伸了过去,在要揭起来的前一刻,新娘子说话了。

    “等一等!”盖头下的声音被刻意压低,听起来沙哑难听,犹如倒了嗓的鸭子般,和月初的一点都不一样。

    “揭起了盖头,你就又多一个新媳妇了,你可要想清楚。”

    这声音费云升不认识,不由得愣在当场。“你是谁?”

    “我是你新媳妇啊!”新娘子说。

    “我……我不要新媳妇,我只要月初!”费云升有些急了,完全不敢揭开盖头来。他的月初跑哪里去了?

    “唉,当初月初不也是你的新媳妇吗?”那新娘子叹口气,接着开始游说他,“娶新媳妇好处多多,有新的人陪你玩,新的人带你出去,新的人让你抱抱亲亲,更重要的是,有新的人能和你玩游戏,有更多不同的花样,不一样的感觉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