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艾思我的不服输恋人 第四章

我的不服输恋人 第四章

作者:艾思书名:我的不服输恋人类别:言情小说
    顶级的法式餐厅里,一名肥胖的中年男子不停拿纸巾擦拭额上的冷汗,不时偷觑对座的年轻男人。

    年轻男人的脸孔十分深邃,发色略浅,眼窝极深,一看便知身上有着异国血统。

    关予澔交叠起一双修长的大手,抵着弧度完美的下颚,指尖轻触着形状极薄的唇。

    他一身高级订制的黑色西装,烘托出贵族似的优雅气质,似笑非笑的神情令人捉摸不定。

    察觉到那双像玻璃珠一样冰冷的褐色眼眸看过来,正喝着顶级红酒的中年男子冷不防地呛了一口。

    咳了几声,中年男子赶紧放下高脚杯,强装镇定的说︰“予澔,你也知道我已经金盆洗手很久了,很多事情我已经没在管。”

    “培叔,你大概误解了我的意思,我今天之所以会请你出来吃这顿饭,是希望你能帮我注意一下,上回孟家千金夜归时遭人绑架那件事,究竟是谁干的。”

    关予澔端起高脚杯,轻轻晃动一下,放近嘴边低啜,极其自然的举动,在王培南看起来,却充满了各种暗示。

    关家是北部的地方望族,势力遍布黑白两道,政商两界不管什么党派,都要卖关家面子,毕竟没人会跟自己的口袋过不去。

    关家的投资多到数不清,只要是有赚头的生意,几乎样样都有涉足,科技业、生技业、食品业……等等。

    王培南以前是道上的一个角色,帮着关家处理某些“台面下”的事。

    “予澔,你应该也晓得你爸的脾气,万一被他知道,我帮你调查孟家的事,他连半点面子也不会留给我。”王培南苦笑。

    “培叔,有些事情,只要我们彼此知道便好,没必要让我爸知道。”关予澔微挑高眉头,拿起刀叉,举止雍容的切着白色瓷盘里五分熟的顶级沙朗牛排。

    王培南说︰“我不懂,为什么你会想插手孟家的事?你明知道你爸跟孟汉杰是死对头,两人从年轻斗到老,到现在还是透过各种方式互相角力,你为什么非要管孟家的事?”

    只要提起北部关家,那就一定会提起南部的地方望族孟家,这两大家族一北一南,早年原本有意一起联盟合作事业,却因为某些缘由,两家结下梁子。

    关孟两家的角力,一路从商场竞争,再到栽培子女这种无聊小事,样样都要比较。

    于是,关家出了一个青出于蓝更胜于蓝的关予澔,孟家也出了一个优秀的女儿,孟璇。

    两人年纪相差一岁,从小到大在双方父母的压力下,互相竞争比较。

    “我不是想管孟家的事,对方动的是孟璇。”关予澔的口气很淡,听不出情绪是喜还是怒。

    王培南一瞬间恍然大悟。

    此时,包厢的门突然开启,关予澔的特助走进来,弯下身,在他耳边不知说了什么。

    王培南瞧见关予澔停下切牛排的动作,嘴角跟着上扬,似乎有什么开心的事。

    “培叔,方才那件事就拜托你了,你只要帮我查出对方是什么来历,剩下的交给我就行。”

    从座位上起身的同时,关予澔带着微笑的说,那与生俱来的气势,让人不敢回驳,王培南只能苦笑点头。

    看着身高一百九的高大身影离开包厢,王培南松了口气,又拿起纸巾擦擦汗。

    真奇怪,关予澔明明是个留美的高材生,母亲又是中英混血的名门淑女,照理说他应该文质彬彬才对,怎么气势比起他那个火爆老子,更要来得慑人?

    话又说回来,看他走得这么急,像是早就等待许久,却又带着一脸笑意,不晓得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

    餐厅角落一隅,孟璇不时摘下脸上的丁小雨式粗框大眼镜,一会儿扯扯头上的黑色假发,古怪的举动引来他桌客人的侧目。

    “主任,你别再扯了啦!等会儿假发要是掉了,小心被关予澔认出来。”被硬拖出来的助理小瞎,脸上同样戴着一副粗框大眼镜,看着上司坐立难安的模样,忍不住想偷笑。

    孟璇狠狠白了小瞎一眼。

    “都怪你,没事干嘛怂恿我扮成这样?”害她全身不自在,觉得自己好像肥皂剧里滑稽的女演员。

    “嘿,这样比较刺激嘛。”小瞎奸笑。

    孟璇还想念上几句,但是目光一飘,瞧见餐厅门口出现一对吸引众人目光的俊男美女组合,呼吸顿时一窒。

    穿着一身黑色订制西服的关予澔,英挺高大,混着异国血统的脸庞,俊美得让餐厅里的女人瞧得目不转睛。

    至于走在他身侧的侨华千金,长相清丽,一身高雅有品味的装扮,有别于一堆只会往身上堆砌名牌,拼命炫富的俗气名媛,她的仪态端庄,一头长发随着走动飘散,望着关予澔的眼神,充满含蓄的仰慕。

    那种眼神并不陌生,孟璇曾在无数的女人脸上见过,女人只要一碰上关予澔,似乎只有投降的份。

    除了她。

    从小到大,她只会用咬牙切齿,要不就是冷眼恶瞪面对关予澔,从未给过他好脸色。

    周明钰曾经一脸羡慕的对她说︰“能跟那么优秀的男人,从小一起斗到大,真是一件超浪漫的事。小璇,放下无谓的抵抗,投入关予澔的怀抱吧!说不定绕了一大圈,他才是你的真命天子。”

    真命天子个鬼!

    关予澔怎么可能会是她的真命天子?!而且,她一度怀疑这个家伙根本不爱女人,否则怎么老是只跟男人混?

    不过,从刚才关予澔一路走进餐厅,亲自替侨华千金拉开椅子,再到一边点餐,一边与她有说有笑的表现看来,关予澔是同性恋的这个猜测便被彻底推翻了。

    心,蓦地缩紧。

    隔着大大的黑色粗框眼镜,孟璇怔怔的看着关予澔对那个女人微笑,修长的手指惬意地交叠,那模样有些慵懒,有些漫不经心,让人移不开眼。

    好熟悉的笑……她似乎也曾经在哪里,见过他那样笑。

    啊,有了!

    每一次她被男人甩掉的时候,宛如诅咒一般,关予澔总会出现在她面前,而且……似乎就是用着那样的神态望着她。

    当他用那种笑容坐在她面前,她只当是嘲笑,是恶劣的讥讽。

    可是,当她以旁观者姿态,看着他用一样的笑容凝视其他女人,却觉得那样的笑容异常温柔,像是要勾走对方的魂魄。

    有一股浓浓的酸液,涌进心头,吞蚀了她的情绪。

    “主任,你还好吗?”小瞎轻拍了一下她的肩。

    孟璇浑身一震,急急回神,发觉自己的眼眶竟然有些湿润。

    她赶紧低下头,端起热拿铁喝着,眼角余光却依然飘向关予澔与侨华千金所坐的方位。

    “啧啧啧,一看就知道侨华的千金栽进去了。”和其他女人一样,小瞎也用着着迷的眼神直盯着关予澔,“不过这两个人外型登对,气质也相配,让人好羡慕喔……”

    呃,有杀气。小瞎转回视线,瞧见上司目光凌厉的瞪着她,她赶紧噤声。

    孟璇别过脸,看着那双登对的男女,心脏莫名被扭得好紧,好紧。

    原来,那种高雅大方,说起话来轻声细语的女人,就是关予澔喜欢的类型?

    原来,他跟一般的男人也没什么两样,喜欢女人温顺不好强,最好在结束一天疲惫的工作后,家中的女人帮他按摩柔哄。

    可恶,凭什么她每次恋爱都失败,死对头却一次相亲就上手?

    一股浓浓的不甘涌上来,孟璇两手往桌面一撑,蓦然起身。

    “主任,你想干什么?”看着上司一脸怒容,小瞎心好惊,“你该不会是真的要去破坏关予澔的相亲吧?不好啦!这真的很缺德耶!万一主任你这辈子都找不到好男人,嫁不出去怎么办?”

    心中的酸意作祟,又有不甘心的情绪在发酵,孟璇握紧双拳,毫不犹豫的往那方走去。

    “我可以喊你予澔吗?”侨华千金着迷的望着同桌的男人,一脸梦幻。

    “随你高兴吧,我没意见。”关予澔嘴角一扬,不知又勾走多少女人的芳心。

    “哈尼。”忽然,一道让人抖落浑身鸡皮疙瘩的甜腻嗓音传来。

    转头之前,关予澔掩去眼中一掠而逝的狡狯,然后才看向那个弯下身,趴上他肩头的……丁小雨?

    孟璇是故意的。

    假发没拆,粗框大眼镜没摘,脸上挂着与一身装扮完全不搭的娇媚笑容,柔软的胸脯靠着关予澔的后背。

    唔,他的背好厚实,肩膀宽阔……两朵红霞跃上脸颊,这是她第一次感觉到,男人与女人之间的差别这么大。

    见半途杀出来的“狐狸精”忽然红着脸,指尖轻按住他的肩,嗅得出几分不自在的尴尬气味,关予澔从容地笑睨。

    “哈尼?”他挑高一边的长眉,好笑的质疑。

    面对眼前让人错愕的突发状况,对座的侨华千金已经看傻了眼。

    孟璇赶紧镇住心神,忍下满身的燥热感,两只手臂又将关予澔宽阔的肩膀搂得更紧,努力装出亲密的姿态。

    哼哼,她才不会让关予澔好过!报复他的最好方法,就是破坏他的好姻缘,让他一辈子都娶不到好老婆!

    “澔,你怎么可以骗我?说有工作要忙,结果居然是跑来这里跟别的野女人吃饭,你真的太伤我的心了。”

    “野女人?!”侨华千金气煞的白了脸色,“你说谁是野女人?你自己才是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野女人,居然还敢说我!”

    “澔,你看啦,你的野女人在凶我,你都不心疼吗?”孟璇嗲声嗲气的撒娇,配上她那身很卡通人物的搞笑打扮,突兀得让人发噱。

    但是,关予澔笑不出来。

    他当然明白孟璇不过是想搞破坏,见不得他先一步相亲成功——对,他不必动用脑袋,就猜得出以孟汉杰那样冲动莽撞的性子,肯定吞忍不下这口气,一得知他相亲的消息,绝对会在第一时间向女儿发难。

    他的推算一向不会出错,孟璇果然来了,来阻挠他的相亲宴。

    而他也正等着她这样做。

    只不过……当她像这样主动抱着他,又对他撒娇,他很难无动于衷。

    真的很难。

    “关先生,你真的认识这个没礼貌的怪女人?”侨华千金的声音异常高亢,看起来已经忍耐到极限。

    孟璇早等着看笑话,也不介意关予澔否认。反正她破坏今晚这场相亲宴的目的,早已经达到……

    “是,我认识她。”关予澔笑笑的开口,一句话堵死两个女人。

    关予澔头壳坏了?!孟璇傻掉。

    “所以她真的是你的女朋友?”大概是震惊过度,侨华千金的声音竟然在发抖。

    “不是。”

    孟璇提到半空中的心,像溜滑梯一样,登时掉回原位。呼啊,好险,他头壳没坏。

    “她是我的未婚妻。”关予澔接下来这一句,像丢了颗炸弹在餐桌上,炸得两个女人满头晕。

    “未婚妻?!”侨华千金与孟璇同时跳起来,更异口同声的大喊。

    “是的,这位孟璇小姐,是我的未婚妻,很抱歉浪费你的时间。”关予澔落落大方的承认,附带一个歉然的笑。

    “真是欺人太甚!都已经有未婚妻,竟然还来跟我相亲,关先生,你真的太过分了!”侨华千金愤而离席。

    孟璇摊着两手,一脸呆若木鸡的僵在原地,那模样说有多滑稽,就有多滑稽。

    未婚妻?他不是头壳坏去,就是脑袋进水!

    她什么时候成了他天杀的未婚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