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瓮中妻 第十九章

作者:喜格格类别:言情小说

两年多后,桃园国际机场——

王竞奥捧着一大束鲜花,站在机场里,翘首盼望她的身影。

这两年多以来,他每隔几个礼拜就飞去巴黎一趟,每次去,都会帮芢妃买一大束鲜花,装饰她的租屋处。

每次离开回台,他都会承诺在花完全枯萎前,自己一定又会来巴黎,从未食言。

直到这半年,她在巴黎忙得昏天暗地,他也在台湾同步培养新特助,怕他蠛烛两头烧,她禁止他去巴黎。

上个礼拜新特助飞去巴黎跟她交接时,王竞奥原本想跟着一块儿过去,未料,公司突然接到一笔来自阿拉伯的大订单,绊住他。

订单数量不多,但每一件家具都是超高单价精品,加上时间很赶,他必须亲自监工,仔细控管品质跟出货时间。

渴望与她碰面的他,迫于无奈,只好羡慕地看着特助飞向巴黎,自己苦留台湾,调度工厂进度,好如期交货。

“先生,请问计程车要到哪乘坐?”一名身材高躭、金发碧眼的外国女人,用英文问他。

王竞奥迅速用英文回答完后,视线紧盯着出关的人。

身穿露臂U领上衣、展露性感**的外国女人,对他放电,见他无动于衷,突然发出一声“哎哟”,丰软胸脯轻轻压上他胸膛。

他连忙把花束往身旁一挪,以免被人压坏,一掌紧抓着对方手臂,试图将她拉离自己身前。

要是被芢妃看到,天晓得又会惹出什么事情来,凡事小心为上。

这就是芢妃出关后,看到的景象。

“我的脚好像扭到了。”外国女人贴上他,娇滴滴轻喊,精明双眼用几秒钟时间扫描他全身行头。

全身名牌,完全符合高富帅标准,虽然气质有点难以亲近,但他看起来俨然就是事业有成的大老板。

正当外国妙龄女子缠着他时,一抹曼妙身影,像蝴蝶般翩翩振翅,轻巧滑过机场里的人群,来到王竞奥身边。

她双手主动挽住他的手,略跳脚尖,他皱眉侧头,一见是她,眉头松开,微笑自动挂上他嘴角。

他还来不及有所反应,她飞快在他唇上落下一吻,瞬间掌握主导权。“老公,谢谢你送的花,我很喜欢。”

芢妃藉由接过花束与亲吻的动作,轻巧挤掉还靠在他胸前的外国女人,睁着水亮明眸,故意用英文问:“她是谁?”

“不认识。”王竞奥一手绕到她身后,紧紧搂着她,冷冷丢出这句话后,低头,狠狠吻上把自己冷冻半年的狠心女人。

等他们结束一记浓吻,刚刚还表示脚好像扭到的外国女人,早已经不见踪影。

芢妃满意笑开,双眼直定定看着他,出言调侃,“艳福不浅嘛,说,这段时间我不在台湾,你有没有偷吃啊?”

“我想你都来不及,哪有时间偷吃?老婆。”他伸手拿起她的行李,引领她往自己跟小李相约的地点。

“我又还没嫁给你,少在那边乱认老婆。”她双手捧着花,沉重行李乐得丢给他。

“你刚刚自己亲口承认,别想耍赖。”

“你敢跟我提刚刚?”她眯细双眼,抬起手,往他胸前重捶一下。“要不是有不干净的东西缠上你,我干么造谣生事?”

想谋杀亲夫啊?王竞奥闷哼一声,决定抛开这个问题,挑他比较介意的那一点发作。“造谣生事?”

她说自己是他老婆,算哪门子造谣生事?

这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前几天她两位姊夫已经把他约出去吃饭,共商三对新人一起举行婚礼的地点该选在哪里?

经过这两年多时间,二姊夫贝藤熙设计的三连式木屋已经盖好,芢妃设计的家具也纷纷搬入,万事具备,只等主人们入住。

他们已经达成共识,要一起举行婚礼,然后同一时间入住新家。“难道你以为我是认真的啊?”她小小呛他一下,看他一脸介意的模样,她在心里偷笑。

这几个男人实在很会自作主张,暗地里,偷偷勾结起来,密谋要三对一起结婚。

大姊那边她没话说,想起苦苦等候的大姊夫,虽然公证了,但少了婚礼总感觉少了什么,孩子都生了两个,一男一女,赶快把婚礼办一办才是王道。

二姊那里也有一个孩子,以她的主张,自然也是越快越好。

至于她,那就不急啦!

“观芢妃。”王竞奥见她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一路偷偷笑着,忍不住重重叹口气。

“干么?”她匆匆回神。

两人站在外头,小李很快把车开过来,他拉她上车,小李迅速放妥行李后上车,把车快速驶离机场。

不一会儿,车子已经在高速公路上飞驰起来。“今晚去我那。”他贴在她耳边低喃。“可是……”芢妃正想抗议。

哪来这么多可是?霸道的王竞奥使出杀手锏,双掌捧起她的脸,重重给她吻下去,封住意见一堆的小嘴。

他已经从饭店订了一桌子美食佳肴到住处,就等着女主人回家,等她填饱肚子后,他会身体力行喂饱两人的欲望。

这一夜,没人打电话来打扰他们的造人运动。

他们不知道的是,她两位亲姊姊在自己幸福之余,也希望能把妹妹拉进幸福一族,至于结婚地点,她们早就想好了,就在——新家!

三栋独立却又彼此相连的木屋里,其中一栋里刚开了一场赌局,此时两颗头亲密地靠在一起,双眼注视着电脑萤幕。

在自己跟老公的独栋木屋里,芢妃捧着大肚子,窝在小和室桌前,两人已经各自选定好角色,只等赌金确定,就可以开始玩。

“我一万。”她率先开口,算是抛砖引玉。

“跟进。”王竞奥从背后抱着她,一手放在她肚子上,感觉宝贝女儿似乎动了一下,心窝乍暖。

这就是家,一家三口。

这一年多来,经历结婚、搬家、怀孕,他们终于拥有一个自己的家。

更棒的是,只要走出家门,经过一小段能遮风避雨的走廊,就可以抵达她另外两个姊姊的住所。

大姊那,一家四口,两个孩子,一男一女,二姊那,也是一家四口,也是两个孩子,也是一男一女,唯一不同的是,其中一个还在肚子里,预产期跟她相差不到三天。

“不行。”芢妃不开心地摇摇头。

“怎么了?”见太座满脸不开心,王竞奥连忙追问。

“你出的赌金太低了。”她双手抱胸,轻轻瞪他一眼。“不要这么小气,反正这些钱都要捐出去。”

她对他赚钱的能力很有信心,钱花掉了,他总是有办法可以再赚,而且越赚越狠。

“十万。”王竞奥知道她都把钱捐到育幼院,常常到了月底,或是她又听闻哪个偏僻国小需要钱,就会把他找来玩大富翁,利用她的强项,赚取斑额赌金。“老婆,满意了吗?”

“差强人意喽。”芢妃对他笑了笑,双手摸摸肚子,好像在对宝宝说——宝贝啊,我们联手,来狠狠赢爸爸一场吧!

这晚,芢妃赢了两场,输掉一场,募款金额二十一万,正当家里厨子过来请他们到餐厅用餐时,她肚子猛然一阵抽痛!

她紧紧抓住老公的手,开始深呼吸。

“先吃饭,吃完饭想玩我们再玩。”王竞奥初时以为她认为钱太少,直到转头,看见她一脸不对劲的样子,才恍然大悟她要生了。

他愣了一下,随即扯开喉胧大吼,“小李,快让小李把车备好!”

这厢急匆匆上车时,贝藤熙那家子也十万火急冲出家门,永妃过来把孩子们都带到自己屋里,饶胤泽则驾车跟在他们后头。

经过一夜奋战,致妃跟芢妃两边几乎同时传来响亮的新生儿哭声,两个健康的女宝宝顺利诞生。

分别取名为贝致熙与王奥芢。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