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心宠夜寝嫩妻 第二章

夜寝嫩妻 第二章

作者:心宠书名:夜寝嫩妻类别:言情小说
    翟无双抬起头,就见一株参天古木的枝干上,逍遥半躺着一抹人影,对方身着一袭青袍,像菟丝一般与树枝垂绺缠绕,如同画影,果然是慕容沉雁。

    笛声渐止,他亦看见了她。

    “慕容大人好雅兴,”翟无双轻嘲道:“不在馆内忙公务,倒跑到这里逍遥。”

    “参见公主。”慕容沉雁轻轻一跃,落到她面前,微微笑道。

    她本以为从那么高的地方跳下来,他会栽个大跟头呢,看来他从小就是个爱爬树胡闹的孩子,传闻真没错。

    “公主也知道,司媒一职闲时真闲,忙时紧忙,下官今日实在是无事可做,才想着出来透透气。”

    “宫里一定很闷吧?比不得慕容大人平时出入的地方热闹。”翟无双暗讽道。

    “平时出入的地方?”慕容沉雁笑意更浓,“是指风月之所吗?”

    这小子倒是坦白爽快,说话一点也不拐弯抹角。

    “本公主颇感好奇,大人既是名门之后,为何不学先祖刻苦读书,求取宝名?”她又笑道:“白白浪费了大好前程。”

    “就是从小看腻了父亲用功刻苦,深觉为官不易……”慕容沉雁道:“不想走他的老路。”

    这样的回答倒是新鲜,她生平还是第一次听闻。

    “可是身为男儿,总该有所作为才是。”翟无双辩道。

    “现在下官便是开始作为了,”他道:“这司媒一职还算有趣,若换了别的职位,或许在下也不会领太皇太后的恩典。”

    呵,好狂妄的口气,还不如说司媒一职也算美差,能让他偷懒取巧。

    “司媒一职,责任重大,这媒若作得不好,不但会惹来怨恨,还会惹祸上身,”翟无双眨眨眼,“慕容大人,你可得小心哟。”

    “实不相瞒,下官在家中闲来无事,也曾作过几桩媒。”他忽然道。

    “哦?”她被挑起了兴趣,“说来听听。”

    “比如,把我的丫鬟嫁给了隔壁尚书家的表亲为妾,还让将军府的管家娶了我那守寡的奶娘。”慕容沉雁得意扬扬地道。

    “这也算作媒吗?”翟无双满脸不屑。

    “公主不要看这媒虽小,里边的学问跟皇室宗亲结亲可是一样的,”他轻啧一声,摇摇头道:“说来很复杂,下官就不一一赘述了。”

    “既然大人如此本事,眼下便有一桩极为难办的姻缘,要请大人操心了。”她不怀好意地笑道:“本公主刚打皇祖母那儿过来,皇祖母颁了一道口谕。”

    “下官领旨。”慕容沉雁当即跪下道。

    “靖江侯家的公子翟思策已至婚配年纪,特令司媒替他挑选朝中五品以上官员之女为妻。”翟无双转达道。

    “翟思策……”他的眉心似乎凝了凝,呢喃道。

    “怎么,大人认识?”她好奇道。

    “数面之缘,一起喝过几杯酒。”慕容沉雁简要的说。

    “既然认识,想必大人知道我那堂兄的喜好,”翟无双道:“方才听皇祖母数了数,朝中与之匹配的官员之女共有五人,其中又以工部侍郎闵大人的千金相貌最为出众。”

    “闵家千金?”他的表情更加微妙,“哦,的确……相貌是匹配的。”

    “我这堂兄眼光可高着呢,大人替他作媒,须得当心。”她目光贼兮兮地直打转,“我与堂兄也算熟络,他的婚事,我这个做堂妹的可不能不管,这样吧,这几日我便与大人一同为堂兄张罗,如何?”

    “怎么这种小事也要劳烦公主?”慕容沉雁一怔。

    “反正闲着无聊。”翟无双努努嘴,“从前瞧着别人作媒好玩,本公主也想当一回红娘。”

    她的确无聊,自从曹承风拒绝了与她的婚事之后,她简直无聊透了。从前还可以找个借口与曹承风饮茶对弈,现下对方为了避她到铁槛寺清修去了,连一面都见不上。

    听闻慕容沉雁与曹承风表兄弟手足之情深厚,每月必有几天会聚在一起,翟无双私心想着,这样跟着慕容沉雁,或许她还能碰到朝思暮想的人……

    “公主之命,微臣不敢不听。”慕容沉雁笑道,一双眸子阒黑深邃,似能一眼看进她的内心,“不过,公主放心。”

    “放什么心?”翟无双一怔。

    “就算公主不帮著作媒,微臣闲来也可以带公主到铁槛寺转转。”

    “什么?”她霎时双颊绯红,竭力装傻,“本公主……为什么要去铁槛寺……转转?”

    “微臣的表哥在那里清修,公主不想见他吗?”慕容沉雁挑眉问道。

    “本公主哪里、哪里想见他了?”翟无双又羞又急,“你哪只眼晴瞧见本公主想见他了?你造谣!”

    “哦,那是微臣误会了,还请公主恕罪。”他一脸坏笑,俯身施礼道。

    “慕容司媒,本公主好心帮你,也是为了我堂兄的终身大事,”翟无双清咳两声,故作镇定,“你少跟我扯那些有的没的,小心我砍掉你的脑袋!”

    “微臣再不敢胡言妄语了。”慕容沉雁话虽如此,表情看起来却一点也不害怕,反倒挂着看好戏的浅笑,“公主能帮助微臣处理公务,真是微臣之万幸。”

    “那明儿咱们就先到几位候选千金家里去转转吧,瞧瞧她们的样貌品性。”翟无双道:“本公主很少到别人家里做客,怕吓着她们,不如……暂时扮做你的书僮,如何?”

    “随公主喜欢。”他全无异议,遵命道。

    他这般顺从,她倒有些狐疑起来,总觉得他在暗中打什么主意,或者嘲笑她。其实,她的目的这么明显,谁会不明白呢?她堂堂公主,何曾为了别人的婚事操过心,更别提纡尊降贵冒充什么书僮了。

    她所做的一切,不过是为了那个人。

    而那个人的名字,是此刻她和慕容沉雁心照不宣的秘密。

    翟无双将头发束成一个圆髻,身着青衣,看起来真的就像是个俊俏的小书僮,慕容沉雁对她看了又看,憋着满肚子坏笑,气得她白了他好几眼。

    依昨日约好的,他们去拜访几名候选千金,翟无双对工部侍郎家的闵秋碧最感兴趣,提出头一个去闵家。但慕容沉雁却推三阻四,故意让车夫走错路,绕了一个大弯子,彷佛很不愿意去,这不得不让她起疑。

    直到快到晌午,马车才停在闵府门前,翟无双终于见到了久闻大名的闵千金。

    若说五位千金之中,够格嫁给皇室宗亲的,也只有这位闵小姐了。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暂且不论,单就相貌而言,虽不算倾国之色,也是秀雅端丽,世间少有。

    此刻,闵秋碧正在焚香,她将花果般清甜的香料轻轻置入炉中,微火燃起,再盖上镂金的风罩子,轻雅的动作,让翟无双看了不禁暗自赞叹,原来焚香这么无聊的小事,也能做得这么唯美。

    “慕容大人觉得这香味如何?”闵秋碧转身问道。

    “像是有佛手柑的味道。”慕容沉雁轻嗅道。

    “不错啊,鼻子挺灵。”她微微一笑,“听闻贺兰夫人喜欢这种柑橘类的清香,想来,也会喜欢我这焚香的手艺。”

    “我母亲喜欢蔷薇花香,不过,太皇太后倒中意这佛手柑的味道。闵小姐若成为皇室宗亲的儿媳,将来自然有机会面见太皇太后。”他答道。

    “你就这么希望我成为靖江侯的儿媳?”闵秋碧瞥了他一眼,“沉雁,我若嫁了,咱们就再不能如此品茗谈天了。”

    他们俩……原来认识吗?翟无双一怔。

    难怪他不想到这儿来,若他俩交情匪浅,这倒解释得通了,瞧着闵秋碧那暗送秋波的模样,若说他俩之间有什么暧昧情愫,倒也不稀奇。

    “沉雁,咱们单独说一会儿话吧,”闵秋碧瞧了瞧翟无双,“你这书僮,让他暂时到外面伺候去。”

    “有什么话就大方地说吧,”慕容沉雁却笑道:“把书僮支走,好像真有什么见不得人似的。”

    闵秋碧抿了抿唇,彷佛有些气恼他不解风情,却无可奈何。

    “听闻此次候选千金不少,我未必有此荣幸,就不凑这个热闹了吧。”闵秋碧道。

    “闵小姐何必自谦,论才论貌,其他候选千金哪能与妳相比,”他道:“靖江侯府,对妳也最为中意。”

    “他们中意我,怎么不问问我是否乐意?”闵秋碧傲慢回道:“我爹虽不是什么皇亲国戚,但好歹是朝中重臣,总不能逼我嫁了吧?”

    “靖江侯公子哪里不好?将来世袭了爵位,闵小姐便是堂堂的公侯夫人。”慕容沉雁挑眉。

    “他长得难看。”她却道。

    难看?翟无双一怔,还是生平头一次听人这样形容她堂兄。

    “靖江侯公子就算不是貌比潘安,也算相貌堂堂,闵小姐妳也太挑剔了。”他道。

    “再怎么相貌堂堂,也比不得慕容大人你俊美。”闵秋碧含笑道:“本小姐要挑夫婿,至少要大人这样的。”

    “要嫁给我这样的人,闵小姐就可惜了。”慕容沉雁轻啧摇头,“我嘛,长得还可以,但从小不学无术,托了家里的关系好不容易才做了这闲职,将来没什么出息的。”

    “高官厚禄又如何?人这一辈子吃得了多少、用得了多少呢?若能找到两情相悦之人,对方有没有出息,我倒是不在乎。”她则是这么回道。

    这话说得也太明显了吧?看来,闵秋碧真是喜欢慕容沉雁喜欢得紧了,不知他们是如何相识的?关系到底有多深了……翟无双从旁悄悄打量,心里暗自想着。

    “闵小姐说的不错,”慕容沉雁不疾不徐地道:“不过所谓两情相悦,是指彼此要心意一致,否则只是一厢情愿而已。”

    “今日或许是一厢情愿,可本小姐相信,只要不屈不挠,终究有一天会成为两情相悦,那也未必可知。”闵秋碧亦从容笑道。

    “对啊,终究有一天会与靖江侯的公子两情相悦,那也未必可知。”他的笑意更甚。

    “大人事务繁忙,就不留大人用午膳了。”闵秋碧终于被气得变了脸色,刷地一下站起身道:“来人,送客!”

    这算是被赶出来了吗?翟无双从小到大,还没有过这样糗的经历,一路跟着慕容沉雁出了闵府,心下直埋怨他太不会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