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寄秋掌事嫡妻 尾声 岁月静好

掌事嫡妻 尾声 岁月静好

作者:寄秋书名:掌事嫡妻类别:言情小说
    人在做,天在看,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鸡卵再密也有缝,若是真心要查,天底下没有不透风的墙,再加上九皇子东方浩云派了大内高手前来协助,很快的便水落石出,查到当日拉起绊马索的街头地痞为何人指使——正是崔氏。

    崔氏变卖周府家产一事也爆发开来,她私下存放在银号的钱高达百万两,皆以她娘家兄长之名立户,而周端达名下的财产几乎被搬个精光,仿佛被土匪打劫过一般,空荡荡的,所剩无几。

    崔氏娘家代管的庄子、铺子,各地产业差一点被低价转手卖出,所幸周明寰及时阻止,取回所有的地契、房契,命人将崔家人痛打了一顿,悉数往官衙一送,关进大牢。

    原来他们不只犯了一桩案子,有逼良为娼的,有强买强占却不给银子的,有盗卖粮食与敌国往来,亦有视人命为草芥谋财害命的,甚至将兵器刀刃卖给长年在边境骚扰百姓、屠杀我朝子民的蛮夷。

    条条罪状,条条罪大恶极,条条是以斩首的重罪。

    在短短半年内,崔氏娘家可说是兵败如山倒,家破人亡,被捉奸在床的周玉馨如愿以偿嫁给表哥崔东岳为妻,因此她也受到牵连,镇铛入狱,哭喊着所嫁非人。

    崔氏连月来四处奔波送银子,终于把憔悴不堪、瘦得只剩下一把骨头的女儿弄出大牢,母女一见恍如隔世,抱头痛哭。

    但这不是她面对的最后一件惨事,还有更“刻骨铭心”的报应在后头,教崔氏痛不欲生,后悔招惹了杀人不见血的恶鬼。

    “爹,你看清楚了吧,这样的毒妇你还敢要吗?”充满嘲弄的冷诮从冷冽男子口中发出,冰霜般的面庞透着质问。

    看着长子送到手上种种令人痛心的证据,心里极痛的大老爷周端达满脸的苦涩,既失望又伤怀地看向面容已见皱纹的老妻,那两鬓微白的发丝是这半年才长的,她老了不少。

    他有心维护她,二十几年的夫妻了,难道还能狠心休离吗?多年的恩爱情意可是不假。

    但她的所作所为能饶恕吗?她的心里没有周府,没有他这个丈夫,她要毁了周府祖业呀!她一心为她娘家人扑腾,不把周府放在眼里,甚至想占为己有。

    他可以原谅自己的妻子,却不能做个不孝的子孙,待她再有情有义又如何?不过是徒增他人的笑柄罢了。

    “孟如,我自问这些年待你不薄,该给你的一分也没少过,连带着你的娘家兄弟和侄子我也安排得妥妥当当,就算娘怪我是宠妻过头的无能丈夫我也护着你,为什么你还要这么对我?”对自己的妻子太好也是错吗?

    周端达老泪纵横,不肯相信向来贤良有方的妻子是如此心思恶毒之人。他给了她掌家大权,她是府中的当家主母,谁的权限也越不过她,一人独大掌管家务,还不够吗?

    曾经,他以为她的贤慧善良是他最大的骄傲,在他的面前,她贤淑谦恭,对婆婆敬重,对姨娘宽待,对前头夫人生的嫡长子慈爱,一家和乐融融……

    是吗?和乐融融?

    那为何他的亲娘不愿接近这恭顺的媳妇,美艳动人的巧姨娘一见到她有如惊弓之鸟般不敢抬头,他曾经当命根子宠的长子不屑与继母为伍,总是冷脸以待,视同路人。

    很多事回想起来,现在都有了答案。

    他不得不承认自己也有看走眼的时候,以为是花香四溢的好花朵,却结出恶臭无比的烂果子。

    “你问我为什么,我倒要问你,想将我生的一对儿女置于何地?一嫁进门,你就对我言明族规,周府家产由长子继承,是既定家主,叫我不要多做妄想,做好分内之事即可。”她的分内之事是什么,不就为他生儿育女,当空壳的主母?

    “后来你生了溪儿,我不是给你一大笔银子,还有庄子、铺子做为你劳苦的补偿,我也说过不会亏待你们母子,等分家时多给你一些私房吗?”那是一般百姓几辈子都赚不到的财富呀!

    崔氏冷笑撇嘴。“就那么一点点残羹剩肴当施舍乞丐吗?和周府偌大的产业一比,那点小钱算什么!凭什么我儿子只能端走一碗汤,而死得只剩一堆白骨的夏氏之子却能整锅拿走。”

    “人死为大,你为什么一定要跟贞娘比较,她有的你难道没有吗?你还活着,她却死了,往后的日子你还能过得比她差不成!”和死人争什么争,简直可笑至极。

    “就是人死为大我才吃亏,她生的儿子是嫡长子,把我生的嫡次子压在底下,每到逢年过节开祠堂祭拜时,我还是个主母吗?在死人牌位前得行妾礼,从没一回是正妻身分,我还能不憋屈?我压根跟巧姨娘没两样!”

    崔氏心里的怨气堆积了二十年,她恨极了明明是以明媒正娶、大红花轿从正门进周府的自己,每逢族中重大节庆,她这受人仰望的嫡妻就得退位,把主位让给元配。

    她忘不了孟清华入门头一天敬茶时,半点敬意也无的周明寰拉着媳妇不让她下跪奉茶,反而要她先向陈旧的木牌子一敬媳妇茶,对她这继室婆婆只行了半礼,一福身便算礼成。

    连继子都敢无礼地打她脸面了,她不先为自己设想,日后嫡长子当家,她岂有好日子过!

    “你嫁给我的时候,就已经说了是继室,你要不想嫁可以拒绝,我不是非你不可,但你崔家人喜孜孜地收了聘礼,迫不及待地让我花轿上门迎娶,两相情愿的婚嫁你有何好怨。”

    根本是无理取闹,拿个死人当借口。

    一被揭开事实,崔氏恼羞成怒地朝周端达鼻头一指。“就贪你那点聘金吗?要不是我爹刚好欠人一笔赌债,我也不会嫁人为继室,谁不想当嫡妻,要当续弦,让个死人压我头上。”

    崔氏不说看上周府的财产,当初她也是乐意得很,当年的周端达也是翩翩俊儿郎,她一见了就欢喜,还是有钱丧妻的世家老爷,她想办法攀也要攀上这门亲,当个富家夫人。

    算是你情我愿,一个中意、一个满意,一拍而合,当下你侬我侬往被窝里滚,哪管得着还有继子碍事。

    “你……你居然这般嘴巴不厚道,连死去的贞娘也要糟蹋一番,我……我……”周端达气得脸色涨红,一口气差点上不来,憋得快要断气似的。

    “爹,对于这种心思恶毒的妇人多说无益,她永远认为错的绝对不是她,而是我们周府对不起她,她把周府的一切全部拿走了是她应得的,我们其他人是靠她施舍的可怜虫。”崔氏向来目中无人,只想着自己好,把旁人当草。

    “寰儿,爹错了,爹这些年太忽略你了,爹……很是羞愧。”周端达缓了口气后,面上尽是愧对长子的羞色。

    周明寰很想说无妨,爹的一时胡涂也是受崔氏蒙蔽,人生在世谁能无过,从错误中再站起来便好。

    可是一想到妻子受的罪,他的心结无法解开,错了就是错了,还能若无其事的揭过吗?那他们所受的苦又算什么。

    “谁说有错,我没错!我拿的是我应该拿的,这些年全是我一手操劳府里大小事,你们有什么贡献吗?我是当家主母……”崔氏的声音忽地被遏止。

    再也忍不住的周明寰大掌一伸掐住她咽喉。“你对周府有怨与我妻子何关?她不过是我孩子的娘亲而已,你在送给珍姨娘的衣料上浸染致人滑胎的香料,又在她的饮食中下了慢性毒药……”

    “放、放开,你松手,我、我不能喘气……”她两手直抓,想扳开掐住脖子的手,一张脸涨成霜打的茄子,紫得要命。

    他冷笑。“一计不成又生一计,手段狠厉得欲连同他们母子一并害死,竟花了一百两银子让几个地痞埋伏在半路上,一看到左侧挂起六角宫灯的马车通过便拉起绊马索,让马受惊失控,马车上的人也无路可逃,尤其是有了身孕的孕妇,她一受惊,见了红也等于去掉半条命,一条腿踩进鬼门关。”

    幸好马车奔驰的方向靠近千佛寺,寺中有医术甚佳的了缘大师,否则等到城里的林大夫等人赶来,只怕妻子早就断了气。

    越想越恨的周明寰真想下狠手扭断崔氏的颈子。心思阴毒作恶多端的她活着何用,死了倒教人称心,世上少了一个祸害人的恶人。

    “寰儿,留她一命吧!看在她也生了溪儿、馨儿的分上,让她多活些时日。”看重子嗣的周端达还是顾念一双儿女的感受,不想他们面对失母之痛。

    “哼!”因为老父的求情,周明寰嫌脏手似的将崔氏甩开,她没站稳摔倒在地,抚着喉头大口喘气。

    “你、你这个畜生,居然想手弑嫡母,你、你会不得好死……”不知悔改的崔氏纳自谩骂。

    她心想,自己还有儿子溪儿,不怕百年后无人祭祠,她永远都是周府主母,她的子子孙孙会吸光周府所有的产业,届时她就是高高在上的老太君。

    都到了人尽厌弃的地步,她还惦记着周府的财产,盼着儿子孙子有出息,把周府百年基业夺吃下来。

    “你说谁是畜生,要让我帮你提早入了畜生道,投胎转世吗?”他乐于效劳。周明寰手指成扣,欲了结她一生。

    怕死的崔氏直往后躲,蜷缩着身子。“你竟敢……呃!逆上,你不孝,大不孝,我以嫡母身分逐你出……”

    “逐你出府”的话还未落,一阵刺耳的哀嚎声由远而近传来,周明溪神情痛苦地抱着下身,跌跌撞撞跑来。

    “娘!快救我呀,我不行了,断了断了,快找那林大夫来呀,我……我这辈子完了……”

    “什么断了?”一时没发觉儿子的异状,崔氏一脸纳闷。

    满脸通红的周明溪都快哭了,颤抖的指指裤裆。“娘——儿子那话儿断了,快想办法帮我……”

    “哪话儿呀!断了再接……啊!什么?!你指的是传宗接代的……谁!是谁干的?!”

    崔氏大怒。

    “是我干的怎样,谁教他色心不改地想把我往树丛一压,掀起我的裙子就想做不要脸的事。”越发泼辣的凝暮随后跑进正厅,手上还抡着臂粗的擀面棍子,准备打破色胚的头。

    “一个下贱丫头也胆敢犯上,是谁给你撑腰的,主子要你是你的福气,居然反了敢追打主子!”崔氏忘了自己都处境堪忧,直想唤锺嬷嬷叫几个丫头将凝暮重打残了丢出去。

    但是锺嬷嬷早就死了,在孟清华昏迷不醒的第七日被一匹发了狂的马活活踩死,死时的骨头都碎了,肚破肠流。

    没人出面为她收殓,最后丢到乱葬岗喂野狗,知晓内情的人知道是周明寰派人下的手,不过没人揭破。

    “再下贱也不是你家的丫头,你管不到我,我们大少奶奶说了,谁敢欺负她的人就用棒子打出去,打死她负责。”凝暮的左腿走路时有点不太自然,但不细察不会发现她跛了一足。

    还不晓得收敛的崔氏大声怒骂,“大少奶奶半生不死的躺在床上,能不能醒过来还是个问题,你要一个活死人为你做主……”

    啪!一巴掌落下。

    大家都以为出手的会是怒不可遏的周明寰,没想到竟是痛心疾首的周端达,他一掌打得崔氏爬不起来。

    “孽畜、孽畜!你没了子孙根还能做什么,我周端达没有你这个败坏德性的儿子,给我滚出去!”

    “爹——”周明溪讶然的白了脸。

    “老爷……”崔氏惊骇地想拉住丈夫的裤管。

    “寰儿,以后周府就交给你了,爹老了,管不了事,日后周府的产业全权交由你处理。”他乏了。

    周端达一交权,首当其冲的是妄想掌权的崔氏,她被勒令关在夏荷院中一步也不得出,府里的事一件也不准插手,权力被架空,再也翻不了身。

    而“太监”周明溪被赶出周府,多次想仗着周三少爷的名义回府要钱,但在大总管魏岩的授意下,来一次打一次,打到他怕,后来就渐渐少出现了,后来有人瞧见他在街边逼一名年轻女子卖yin,赚取银两好供他花用。

    听说那名女子形似周府已出阁的四小姐周玉馨……

    ******

    “华儿,春天到了,你看满园的桃花开了,你不是说桃花树下桃花仙,要为我酿坛桃花酒吗?如今花满枝头了,你几时才要开始酿酒呢?”周明寰怀中是深深熟睡着的妻子,他们坐在桃花树下的软榻,一边迎风拂面,一边晒着日头。

    孟清华从产子那日后便再也没有醒来了,从八月中秋到阳春三月已过了半年之久,中间还过了一个人在却不团圆的年,气氛十分低迷,没人能笑得出来,连挂了一府的红色灯笼也喜庆不了。

    不过小小少爷聪慧灵敏,会翻身小爬两步了,咿咿呀呀的似在喊娘,不太闹人,逢人就笑,甚得老夫人和巧姨娘喜爱。

    “华儿,我很想你,没你亲手缝制的衣服我穿得不合身,针线也没你细致,厨房煮的菜难吃死了,跟猪食没两样,以前不觉得自己是有福的人,身在福中不知福,直到吃了变了味的干烧河鳗才知道有你在身边是件多么美好的事……”

    周明寰自顾自的说着,没发觉搁在软榻上的莹润小手动了一下,翦翦蝶睫似掀一掀地轻颤。

    “祈哥儿会翻身了,你拚了命生下来的小崽仔已经很沈手,你不想牵着他小胖子,看他迈开生平第一步吗?华儿,你错过了儿子的成长……”她会后悔吗?

    周明寰清楚妻子不后悔生下祈哥儿,因为她脸上始终带着笑。

    “……想……”轻如柳絮,随风而逝。

    “不要再睡了好不好,祈哥儿快要会喊娘了,你若没听见会非常可惜……嗯?”刚才有人说话吗?忽地一顿,他竖直耳朵聆听,久久未再有任何声响,他失望地当是听错了。

    就在他又想唠叨日常琐事时,小尾指忽然被轻轻一握。

    “我……我们的祈哥儿长多大了?”有气无力的软腻,却是人世间最美妙的仙乐,美如轻弦。

    “华儿?”他声轻如风。

    如蝶翼的睫羽轻拍了两下,美目缓缓睁开,瞬间光采生辉。“我觉得好累,我睡了很久吗?”

    笑着,却落泪,周明寰头一低,轻吻妻子的唇。“不久,还足够我们厮守一生,我的小懒虫妻子。”

    “谢谢你……无怨无悔的守候,你是我心中唯一的烙印。”看他哭,她心很酸,想告诉他,此生她只愿与他在一起,要他别哭了。

    两人四目凝望,眼中都起了水雾,同时又欢喜地笑了。

    ******

    “愿从此沈睡不起,与天地同眠。”

    功德圆满的了缘大师在圆寂前说了一句禅语。

    一年之始在于春。

    禅意一解是春天一到百花开,万物再沈睡中苏醒,天地都再现生机了,沈眠半年的人儿也该醒了。

    孟清华于八月十五陷入昏迷,却在阳春三月迎来新生,她的命运已经改变了,重新面对新的开始,她有爱她的深情丈夫,有个老爱腻着她的儿子,还有关心她的家人。

    在昏迷的那段时日,她又回到重生前那个地方,以一缕芳魂之姿看她死后发生的事情。她刚一死,巧姨娘也死了,是溺毙,锺嬷嬷将她的头按入池塘,活生生溺死她。

    不久后老夫人也死了,在佛堂里念经时突然昏厥,她礼佛的清香有毒,长期嗅闻中毒已深,回天乏术。

    眉姨娘有孕了,但不是周明寰的孩子,是她和周明溪私通怀上的,珍姨娘继续当耳报神,是个不受宠的妾室,周玉馨先嫁南柳张家,而后和离嫁给崔东岳,一生无子。

    周明泽和周玉湘的婚姻都不顺遂,在嫡母的打压下过得极苦,只有在分出去另过后才好一些。

    而周明寰他……

    “别睡了,小懒虫,小心把女儿晒黑了,我找你这当娘的算账。”笑声很近,近在耳旁。

    水眸一睁,看到丈夫的俊朗笑颜,孟清华朱唇微弯。“我刚梦见你娶了婆婆的表侄女,她脸大如盘,腰粗似缸,声音大得像熊吼,她大脚踩在你背上,泰山压顶打算霸王硬上弓……啊!你咬人……”

    “就咬你这个没良心的女人,丈夫在外奔波了数日,一回府没有热菜热汤候着,你不思反省还敢恶心我,简直是胆肥了。”和小舅在外忙了好几日回来却遭这待遇,他佯怒张口一咬,咬着她丹唇。

    她一脸娇媚的眨眨眼,抚着七个月大的肚子。“都说梦和现实是相反的,梦里的娘子越凶悍才显得我越贤慧呀!”

    孟清华已经生了三个儿子,一个比一个还皮,让夫妻俩十分头痛,请了先生来教才乖了点,肚子里这个是第四胎,他们都盼着生女儿,可以省点心,不像儿子那般调皮。这些年发生了不少事,受伤颇重的斜月伤了身子无法有孩子,两年后嫁给已有儿女的土财主为填房,成了地主婆,她心善又和气,与几个继子继女很合得来,日子舒坦。

    凝暮和战场退下来的将士看对眼结成夫妇,一个左腿跛了,一个右腿瘸了,刚好凑成一对,目前在周明寰另辟的马场养马,那是专供朝廷所用的战马。

    惊秋、碧水先后嫁给管庄子和铺子的管事,亦有儿女傍身。

    周玉湘是张家的媳妇,很受公婆疼爱,有两子一女。

    变化比较大的应该是周明泽,因为他当官了,是和铁矿、兵器有关的三品官员,娶妻金氏,夫妻和乐。

    “啧!我量量这脸皮有多厚,整日睡懒觉的主母竟好意思说自己贤慧,你都不觉得臊吗?”真是女儿的坏榜样。

    孟清华笑着挽住丈夫臂膀,将身子一偎。“我肚子沈嘛!老是频频打盹,索性在桃花树下躺一会补眠,省得待会那几个坏小子又来闹我,祈哥儿大到可以带出去见见世面了。”

    她暗示丈夫把带头闯祸的大儿子带走,提早让儿子接触生意好接老子的棒子,丈夫才有空多陪陪她。

    “你哟!就是想偷懒,不是好娘亲。”周明寰没有反对妻子的提议,笑着拧她的鼻头。

    “大哥没再和皇上吵起来吧?他那性子呀,也只有皇上受得了他,没拉去砍头算万幸了。”两个怪胎。

    经过众皇子的争储,九皇子一派果真渔翁得利胜出,册封为太子,两年后,东方浩云登基为帝,周府也因此成为专供应朝廷军需的皇商,每年打造上百万件兵器。

    还有一件让孟观大笑三天三夜而激怒皇上的事,被戏称为妖孽的皇上一登帝位,竟以“崇德”为登基元年,浑身没一丝正气的人用崇德,岂不是让人莞尔?

    但笑归笑,没人敢当着皇上面前笑!除了孟观。所以皇上一怒之下,便封孟观为户部尚书,专管天下钱粮。

    对生性洒脱、放荡不羁的孟观而言,当官跟要了他的命差不多,他不喜欢被拘着,对皇上的报复更是怨声连连,半夜冲进皇宫和皇上争吵,那时皇上正与云妃行翻云覆雨之事,突地好事被打断,不吵才怪。

    “不用管他们,越吵交情越好,皇上能信任的民间友人不多了,人在高位总会高处不胜寒。”那是皇上自个儿选的路。

    孟清华神情恬适地偎在丈夫的怀里。“还是我们好,平凡夫妻平顺一生,不求天边月,不取海角龙珠。”

    “是呀!还是我们好,来世再娶你为妻。”周明寰抚着妻子黑亮的云丝,只觉岁月静好,再无所求。

    轻轻一点头,笑靥如花。“好,只嫁你为妻。”

    人的一生很短。

    却——

    丰富。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