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为你耍心机 第十三章

作者:伍薇类别:言情小说

第六章

一大清早,桃园机场出现一位行色匆匆的身影,她素颜,戴着黑框眼镜,长发斜拢在左肩上,合身的牛仔裤、纯白棉T,颈上缠绕着波西米亚风的羊毛围巾,衣着虽简单,但搭配着修长身形,时尚又有型,她提着一只随身行李,直直往航空公司柜台冲。

温柔的地勤人员接过她的护照,确认道:“夏小姐,一张到成田机场的机票,请问是单程还是来回呢?”

“单程。”

夏昕娉脸色凝肃,一夜没睡,她想了很多,昕婷那边迟迟没有消息,与其在台北被雷聂玩弄在手掌心,倒不如回日本避风头——

这事早就由不得你说“不能”了,我的昕娉。

她不是他的未婚妻,哪怕是几个吻、几个拥抱,他都是受益者,不像她是无辜的受害者,实在不懂雷聂为何要紧紧相逼?

再者,她不知道雷聂是怎么知道的?又是何时知道她是假的楚昕婷?以常理判断,真相揭晓后,他应该生气,更该愤怒地向楚家讨回公道,而不是向她宣告“由不得你说不能”!

事情好乱,情势好糟糕,她不想也没必要揣测雷聂的想法,那么,唯一只剩一个方法——“逃”就对了。

“不好意思,我要最快的班机机位,谢谢!”

短时间内她都不会再回台北,工作的事,设计可以在日本完成,再以email联系,提案的话就要麻烦大清了,至于熟客,或许可以和客人协调,以SKYPE视讯提案。

“现在班机都在满位状态,请稍等,我帮您查询。”

就在地勤人员查询之际,放在行李袋外层的手机热闹作响,她吓了一跳,迟疑了三秒,掏出手机,见是妈妈打来的,才放心按下通话键。

“妈?什么事?”妈妈很少这个时候打给她啊?

“昕娉你没事吧?”

夏昕娉被问得一头雾水。“没事啊,对了,妈妈,我在机场,今天回日本哦。”

“哦,这样很好……”

听到她要回日本,妈妈居然一点也不惊讶?

由于大清太会接CASE了,案子如雪花般进帐,她已经有一年半没回日本了,在这之间,妈妈还自己回台北探望女儿两次。

夏昕娉想开口询问,夏母却接着感伤地说——

“小娉,这段时间我们要对昕婷好一些,多关心一些,发生这种事,任何女孩子都受不了,仓田爸爸刚刚还在说,北海道的枫叶红了,我们可以带昕婷去层云峡玩个几天……”

昕婷?

“妈,我不懂你的意思?”

“耶?你不是要带昕婷一起回日本吗?”

夏昕娉更听不懂了。“妈,我是一个人回去啊,昕婷去巴黎看秀,这两天我根本找不到她。”

夏母大惊。“什么?!难道昕婷还不知道这件事?!噢,老天啊,我可怜的孩子……”

夏昕娉急了。“妈,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我刚刚听你说今天回日本,还以为你是要带昕婷来日本散心,”夏母叹了口气。“小娉,早上妈看台湾的新闻,雷、楚两家解除婚约了。”

夏昕娉大惊。

一个小时后,一辆出租车停在“雷风建设”总部大楼前。

一个气急败坏的女子下了车,直直往大门口冲进去。

机票后来有买成吗?

当然没有!

雷聂干了这种事,她不可能**拍拍躲回日本!

她不信楚家会开口解除婚约,始作俑者肯定是雷聂!

这个男人怎么可以这样?

他到底想怎样?!

欺负她不够,还想辜负昕婷?!

昨晚他吻了她之后,她痛快地甩了他一巴掌,随即将他锁在门外,本以为可以暂时远离他,没想到、没想到……

是不是雷聂不谅解被她们姊妹耍弄,才解除婚约?

蓝克丞正巧在一楼等电梯,就见夏昕娉像失控的火车头般愤怒地冲进雷风建设,被雷风没人情味的守卫拦下来盘问。

哎呀,事情好玩了。

“夏小姐,真早啊。”

夏昕娉完全不震惊雷聂的好友会这么称呼她。

守卫见到蓝克丞,礼貌地招呼。“蓝律师。”

蓝克丞噙着帅气迷人的浅笑。“不用盘问她,你们反而要记清楚她的长相,人家夏小姐可是你们未来的总经理夫人呢!”

守卫大惊,连忙更正之前的不礼貌。“失礼失礼,请夫人不要见怪。”

夏昕娉哀莫大于心死,现在就算看到“猪在天上飞”都不能让她有更大的情绪变化,还有什么事比雷、楚两家取消婚约更让她绝望呢?况且她很清楚蓝大律师的语气是反讽,讥讽她假扮昕婷。

“蓝律师此言差矣,楚昕婷才是未来的总经理夫人,我是雷聂的大姨子,请您记清楚。”

蓝克水一大笑。“唷??原来前天的小猫咪是假的啊?哎呀,夏小姐脾气很不好喔?”

夏昕娉冷哼,跨进电梯里,守卫已帮忙按好楼层。

蓝克丞之所以来雷风,也是要找雷聂的,能为什么?当然是找他签字,签什么字?还不就是那纸割地赔款的合约!合约正热腾腾地躺在他的公文包里,然而合约的始作俑者就站在前面不鸟他!

他拿了手机直拨给可怜的当事人。“我说老雷啊,你家女人来了。”

夏昕娉对于蓝律师的通风报信,冷冷一瞥,清楚表明她的怒气。

“你皮绷紧点,自己要小心。”

蓝克丞结束通话,打量着站在电梯门前,等着冲出去和雷聂拚死活的夏姊姊,哎呀呀,这下雷聂惹到母老虎了,还是只价值三千万外加良地无数的母老虎。

“我不是他的女人!”夏昕娉冷冷警告。

“牙尖嘴利。”

他真想把合约亮出来给母老虎欣赏欣赏,挫挫她的锐气,让她知道唯利是图的老雷为了她破了多少例。

十八楼到,夏昕娉冲出电梯,她气势凌人,没人敢阻挡,于是她直直杀进雷聂大器、时尚感兼具的办公室。

他正坐在办公桌前批阅文件,西装笔挺,高大帅气,自信霸气,后头是一大片落地窗,耀眼的阳光投进室内,在他身上形成一圈璀灿的光芒。

见到面,原本凌厉的怒气,先自动减三分。

夏昕娉双手紧紧握拳,怒瞪着人家,却一句话也吐不出来。

“这舌头给猫叼走了是吧?”

蓝克丞悠哉悠哉晃到一旁,往沙发上一坐,等着看好戏。

雷聂厉光一扫,她手中的行李很碍他的眼。“去日本度假?”

为什么夏昕娉一点都不惊讶他掌握了她的行踪呢?

她牙一咬,不在乎他威胁人的语气。“是,我就是要回日本,明天就回去,不,如果和你的事情处理完,说不定等会就去机场!”

小蓝摇头,母老虎疯了吗?敢刺激雷聂?但这场戏好好看??

雷聂放下笔,双手交握。“你这么急着想解决『我们的事』?没问题,律师在这里,我们等会走趟户政事务所登记结婚。”

这男人目光沉稳,所蕴含的气势,不容异议和抵抗。

他是认真的,他自己清楚,小蓝也清楚,但夏昕娉早气疯了,不把他的“结婚说”当成正经事,因为从小只要扯到妹妹的事,她永远冲第一。

她嗤笑。“可以啊,反正雷先生神通广大,要找到在巴黎玩耍的昕婷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您可以找到昕婷后,爱怎么登记结婚都可以,我是夏昕娉,你的新娘不会是我!”

秘密揭开了,事实的真相就摊在眼前,要对呛可以很大声,反而好处理。

在夏昕娉努力怒瞪人家的同时,雷聂悠悠地凝视着眼前的可人儿,漆黑深邃的瞳眸看似平静、淡漠,但微勾着嘴角时,却又带着毫不保留的宠溺笑意。

夏昕娉努力扞卫妹妹的权益,这精神是值得他欣赏的,不过对于她妄想像缩头乌龟逃去日本的举动,他仍然觉得不快,当消息人士将她在机场划位买机票的消息传讯给他时,他下一步已打算前往日本逮人。

“昕娉,打一开始和我约会的人是你。”

打一开始?!

夏昕娉全身发毛,还要故作镇定。“原来你这么早就发现了?”还耸耸肩。

“是又如何?昕婷没空,我是她的『职务代理人』。”

小蓝一口热茶差点喷射出来。

“我吻的人是你。”雷聂提醒。

小蓝兴味盎然地坐直身。

她呼吸一顿,随即又放松。“是又如何?”

“我**的人是你,在我怀里的女人也是你,如果不是不想在酒醉的状态完事,前天晚上你早就是我的人了。”

如此露骨的宣告,夏昕娉哪是雷聂的对手?

他像个势在必行的猎手,一步步逼近渴望的猎物。

而她这个无力抵抗的猎物只能节节败退……

蓝克丞倒听得很兴奋,没想到老雷不闹绯闻、不交女友,不是因为冷情无感,他根本是个火辣辣的热情男子啊!

夏昕娉小脸胀得通红。“你、你、你无聊!”

蓝克丞很想挖鼻孔,因为有人的反击很没力。

雷聂慵懒的笑眼勾着她瞧,夏昕娉连正眼对视都不敢。

好!错在她们,她和雷聂对骂也解决不了问题,夏昕娉深呼吸,以就事论事的态度,替雷、楚联姻做努力。

“雷先生,这件事是我们不对,我们很不尊重你,双胞胎就算长得再相似,也还是不同个体,当初您和楚家的协议,要娶的人是楚昕婷,很抱歉这两次约会让您受委屈了,这是我的错,我在这里和您慎重道歉,也希望您能重新考虑恢复原先的约定。”

蓝克丞想拍手,觉得夏姊姊说得真好!恢复约定就能保住三千万以及和楚家合作的机会,噢耶!

雷聂眯着眼,清楚感受到夏昕娉刻意营造的疏离感。

“昕娉,我要的人是你。”

夏昕娉低头,漠视自己加快的心跳,和莫名其妙的悸动。

“我姓夏,当年父母离婚后,家母带着我离开,并和楚家断绝关系。雷先生会和楚家联姻想必也是以利益为考虑,家母只是单纯的家庭主妇,继父则是个庭园造景设计师,雷先生能调查我的底细,必定清楚我的背景没有任何附加价值,说了这么多,也只是冒昧提醒雷先生,您值得拥有更好的选择。”

哎呀,夏姊姊太棒了,思路太清楚了,演说太迷人了,夏姊姊不当律师实在太可惜!蓝克丞都想掬一把感动的泪了。

雷聂冷笑。“你以为你能逃到哪儿?”

夏昕娉耸肩。“绝对够远,不劳雷先生费心;况且我不是用“逃”的,我只要走回原来的路,那么,和雷先生的距离就够远了。”

两个不同阶层、不同领域的人,生命中没有任何交集,就算雷聂有再大的权势,又能奈她如何?

夏听娉握紧行李。“我言尽于此,还望雷先生三思。”

她没看他,没说再见,也不用说再见,转身迈开步伐,毅然离开雷聂的办公室。

雷聂望着娉婷身影离去,低头继续处理手中的文件,彷佛刚刚发生的只是一小段小插曲。

老雷太安静了,安静得太笃定了,别说小蓝全身发毛,刚刚离开的夏姊姊皮才真的要绷紧,老雷绝对不会放手。

“f^有计室”

“嗯。”

“你不怕夏姊姊逃去日本一去不复返?”

“她会回来。”

“雷哥哥看起来好恐怖喔!”

“小蓝。”

“啊?”

“别轻易在乎一个女人,那会让你失去所有理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