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二手妻(上):恩恩相报 第二十九章

作者:梅贝儿类别:言情小说

“哇……”没过多久,阿贵猛地惊醒过来,连忙甩了甩脑袋,赶紧找一些事来做,于是提起茶壶,朝睿仙比划两下,意思是要去烧水泡茶。

睿仙原本觉得有些不妥,因为这么一来,舱房内就只剩下她和炎承霄,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总是不太好,可是又想只要坦坦荡荡,别人又能说什么,于是轻颔了下首,表示知道了。

待阿贵一走,她很自然地睇向坐在对面的男人,不知何时,炎承霄已经换了姿势,把头趴在桌上,用手当枕,就这么睡着了。

“怎么连他也睡着了?”睿仙失笑地说。

看着趴在桌上熟睡的男人,睿仙又想起要回华亭县探亲和扫墓的事,既然他早晚都会知道真相,还是该由自己亲口来说。

她合上看了一半的书,不禁考虑,是在到江临府之前提比较好,还是等办完正事之后再说。

“呃……嗯……”突然之间,炎承霄发出一连串断断续续的梦呓。“不……不要……唔……走开……”

“四爷?”她唤了一声,对方并没有醒来。

在睡梦当中,炎承霄看到好几道强烈的白光出现在眼前,冰冷、刺眼,让他全身打颤,不禁害怕地闭上眼皮,以为这样就看不到了。

“不……不要……唔……杀她……”他口中不住地喃道。

睿仙见他似乎作了恶梦,不禁起身,走到炎承霄身旁,接着伸出小手,轻拍两下肩头,试图叫醒他。

“四爷!四爷!”

眼看叫不醒,睿仙索性多用点力气来推。“四爷……”

“喝!”炎承霄倒抽一口凉气,猛地坐直身躯,也下意识地抓住她的手腕,彷佛是溺水的人,总算抓到浮木,终于得救了。

见他额头布满冷汗,俊脸上还残留一丝惧意,睿仙连忙安抚。“只不过是梦,已经没事了……”

炎承霄喘了好几口气,也回到现实。“我睡着了?”

“是。”她轻问。“是作了什么样的梦?”

他想了一下。“我不记得了。”

睿仙还是第一次见他脸上露出惊惶之色。“可惜我听不清楚四爷方才说了些什么,不过那个梦应该很吓人。”

“阿贵也说自从我受伤之后,夜里就常作恶梦,不过一醒来就不记得了。”他的呼吸总算渐渐平稳下来,不再那么急促,不过余悸犹存,连自己都不禁要问,究竟是什么梦,把自己吓成这样?

她心中一动。“那真是梦吗?”

“什么意思?”炎承霄心想梦不就是梦,还会是什么?

“因为表姨父曾经说过四爷的双眼之所以突然失明,又找不出原因,应是心理创伤所致,会不会跟所作的梦有关?”睿仙不禁把两者联想在一起。

炎承霄失笑一声。“那不过是梦,又岂能伤得了我。”

“若是曾经发生过的事呢?”就好像她经常作重生之前的梦,那些都是曾经发生过的事实。

他认真地想了一下。“就算如此,我也不记得梦的内容。”

“下回四爷再作同样的梦,可得要记住才行。”睿仙打趣地说。

“我尽力。”这个建议让他不禁笑了。

睿仙这时才注意到自己的右手腕还被他抓着,想把它抽回去,可炎承霄偏偏不肯松开。“四爷……该放手了!”

“要是我不放呢?”炎承霄话中有话。

她又使了点力,还是抽不回来。“要是让人看见……”

“我娶你!”他脱口而出,不过等到真的说出口,也更加确信自己的心意。

“不是纳来当妾,而是娶为正室。”

“四爷……”睿仙顿时有些慌了,因为还没说出有关自己的过去,好让他有时间考虑清楚,将来要面对多大的阻力和困难。

炎承霄以为她还是不愿意。“我是真心的,也相信你死去的相公,他会希望有个男人来照顾你下半辈子。”

“四爷先放手……”这样她没办法说话。

他索性从椅上起来。“还是你嫌弃我是个瞎子?”

“当然不是!”睿仙立刻加以驳斥。

“既然不是,那么又是为什么?”他向来自恃甚高,认为没有一个女子会拒绝自己的求亲,可是面对姚氏,却有相当大的不确定,只因她口口声声说忘不了死去的相公,要为他守寡,跟一个死掉的男人争,是很难赢得了的。“你对我……就真的一点都不动心?”

睿仙眼圈一热,心跟着软了,自然也松了口。“若真是一点都不动心,那事情就好办多了。”

“你是说……”听她亲口承认对自己的心意,炎承霄俊脸不禁透出浓浓的喜色,简直快要飞上天了,另一只手则握住她的肩头,非得到一个答案不可。“那么你在担心什么?担心别人指责你无法为死去的丈夫守节?”

她摇了下螓首。“不是。”

“那么究竟为什么?”他非问个清楚不可。

“因为我对四爷,还有其他的人都说了谎,其实我并非是个寡妇……”睿仙喉头一梗,向他坦白。“而是被休离的弃妇。”

闻言,炎承霄当场愣住。“你说什么?”

“因为表姨母顾虑到我的名节,才跟所有人说我是个寡妇,其实我是个犯了七出之罪,被夫家嫌弃、相公休离的女子,怎么配得上四爷。”她终于亲口道出实情,对于女子来说,这个污点是一辈子也洗不掉。

炎承霄本能地松开了手,再确认一次。“你真的不是寡妇,而是……”

“而是弃妇。”她主动接下他说不出的字眼。

寡妇可以再嫁,不过若能一生守节,更会受人敬重,可是弃妇就不同了,不管是和离或休离,都会让人瞧不起,两者有很大的差别。

他嘴巴一开一合。“为何不早点告诉我?”

“既然不打算再嫁,说不说出来都无关紧要,就算真的对四爷动了心,也只想放在心里,不敢奢望有开花结果的一天……”睿仙强忍泪水地说。“可是四爷却开口求亲了,那么我就不得不说实话。”

闻言,炎承霄不禁跌坐回椅上,俊脸有些苍白。“……你该早点说的。”语气中带着几分指责的意味。

睿仙心口一阵紧缩,眼泪登时滚落下来,不过唇畔还是噙了抹微颤的笑意。

“四爷尽避放心,舱房里就只有咱们两个人,你不说、我不说,便不会有人知道,就当作这件事不曾发生过,把它忘了吧。”

说完,她便强迫自己移动脚步,然后开门出去,回到隔壁舱房之后,当门扉关上那一瞬间,便扶着门板,跪倒在地。

“呜……呜……”围堵不了的哭声顿时从睿仙口中倾泻而出。

天底下有哪一个女子想当弃妇,可是她不这么做,接下来的命运只会更加悲惨,又有谁能够理解自己的苦衷,凭什么责怪她?

不过这样也好,四爷可以不必再左右为难,也不必煞费苦心,一一去说服皇上和家人同意娶她为正室,更不必因为娶了个弃妇而遭人在背后耻笑,睿仙更不必觉得亏欠。

无论是四郎哥,还是四爷,她都不能嫁。

就算五娘说过自己将来会嫁给四爷,成为她的四婶,可若老天爷又从中作梗,或者他们之中有人退缩、反悔了,命运随时都有可能出现不一样的变化,不可能再照着原本的人生走。

当她哭到眼泪都干了,只剩下微弱的抽噎,才慢慢地站起身,先去洗了把脸,免得眼皮红肿,无法见人。

“不是都决定这辈子不再嫁人了吗?又为何哭成这样?”睿仙不禁骂自己没用。“比起重生之前,带着遗憾死去,这又算得了什么……”

老天爷已经待她不薄,不该奢求太多,那是会遭天谴的。

只不过是一点小事,她可以熬过去的。

“……小姐,你在里头吗?小姐快开门……”春梅终于把瞌睡虫赶跑,却不见主子的身影,问四爷,四爷不说话,脸色也不太对,赶忙回舱房来。

睿仙做了几个深呼吸,才把门闩拉开。

“小姐怎么哭了?”她惊问。

“没有,只不过是书看太久,眼睛很不舒服。”她随便编了个借口。

春梅半信半疑,因为怎么看都像哭过了。“那小姐就别看了。”

“嗯。”低落的心情,让睿仙连说话都失去力气。

请看橘子说1085《二手妻下:不离不弃》。

【上部完,请看下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