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骗嫁当贵妇 第二章

作者:七巧类别:言情小说

傍晚的学生会办公室里,杨筱央正在倒垃圾。

除中午时间,她常被叫来这里帮准备开会的干部买便当饮料兼打杂外,下午下课后也可能要来报到一回,做清理工作。

“干么一直找我麻烦,难道只因我不小心目睹他滴到鸟大便就迁怒?又不是我叫鸟大便在他头上跟衣服上的,而且我不是都发誓保证不会泄密了,还这么担心我大嘴巴?每次奴役我就要再警告一回……”杨筱央弯身在垃圾桶前,一张嘴巴低声碎碎念。“垃圾中午才倒过,就这么一点点纸屑,又要浪费一个新垃圾袋……还规定垃圾袋套好,一定要拉平绑紧,不能有皱折……对档案收纳规定一大堆就算了,就连桌上笔筒的笔头也不能摆错……厚~真是生眼睛也没见过这么龟毛的男生!肯定是处女座的……”

她继续碎念着,边将新垃圾袋套妥,一一抚平皱折,再用橡皮筋绑紧。

她浑然不觉身后已站立一个人,将她从头至尾的碎念尽收耳里。

绑妥垃圾袋,她站起身,一转身,倏地被吓一大跳。

“哇~你……干么不声不响站在人家身后?要吓死人啊!”她连忙拍拍胸脯,安抚自己被吓到的魂魄。

尹继行双臂盘胸,俊容铁青,一双利眸瞅着她。“妳活得不耐烦了?”他略倾身逼向她。

她倍觉压迫,忙后退一大步。

“我……我又没做错事!垃圾袋有绑得很完美了。”她眨眨大眼,怯怯地说。

入学半个月,她才听闻他无比闪亮名气,他家势显赫,身为大集团公子哥,说是王子也不为过。

他是全校风云人物,不少女生的偶像,他斯文尔雅、亲切亲民,俊容总挂着一抹淡雅笑意。虽然贵气逼人,却从不仗势欺人,成绩优异,品味高超,对自身要求完美,也确实是个完美无瑕的人……这些,是别人口中谈论的他,跟她眼中所见截然不同。

或者该说,他对她特别不同。面对他人,他笑脸相迎,看似温和没脾气,可一转头,只要两人独处,他马上对她厉色相待。

而她还无法把他这两面人、仅对她严苛的事向他人诉苦抱怨,他不只威吓她不准说出他滴到鸟大便的秘密,也不许她破坏他的优雅形象。

“垃圾袋是有绑好,可是妳刚才说了什么?把我一再的警告当耳边风”他跨前一步,脸色更难看,再度弯身逼近她。

“我……我没有跟别人说你的秘密,我发誓……真的没有。”她不禁又退后一步,背部贴着墙面,边扬起右手保证,感觉眼前的他很恐怖。

“妳刚才碎碎念什么?如果换作别人走进来,岂不全听光了!”尹继行气恼道,她竟清楚抖出他极力想遗忘的糗事。

这学妹不仅憨直,根本是傻里傻气。他真该查查她的入学成绩是否算错了,否则怎可能进得了这所学校?

“我……有时候是会不觉自言自语,不过很小声的……这习惯很难控制啊……”她一脸无辜辩道。

“所以,妳还是随时可能泄露我的秘密?”他闷声质问。

原本只打算刁难她几日,让她心生警惕与压力,便不敢向人泄露他的糗事。现下一得知她这状况,太令他不放心,决定拉长“留校察看”时间,且要给她更多压力才行。

“本来是打算让妳特赦,现下不得不改变决定,我要盯妳两年!”他愤而撂下话。在他高中毕业、离开这所学校前,她皆须谨言慎行,否则便得自求多福。

“呃?啊?”她仰脸看他,瞠目结舌。心口不由得急跳,不是因他逼近的俊容魅力,而是被他出口的话狠狠惊吓。

就这样,她比先前更密集被他传唤,三不五时就向老师递公假单。

班上女同学只要是学生会会长粉丝者,不是对她嫉妒排挤,就是刻意讨好,要她代送情书礼物给心仪的校园王子。

杨筱央想拒绝,又不好意思说不,只能照单全收,热心地当信差。

开学两个月后,不仅班上女同学,甚至隔壁班或二年级学姊都纷纷找她代送礼物。

这天早上,才踏进教室,杨筱央便惊见她桌上被成堆包装精美的大小礼物给占据。

然后,她才知道今天是尹继行生日。

“我以为学生会会长是处女座的……”她不免咕哝疑惑。印象中处女座不是这个月分。

“尹学长是天蝎座。”李婉婷澄清道,手上拿了份精美礼物走来她座位,也准备要她代送。

“天蝎座?”杨筱央先是愣了下,想到对几个星座的粗略认知,倏地一诧,“吓!听说天蝎座超可怕的!控制欲强、占有欲强,爱憎分明……”她不禁瑟缩一下。那些特点,完完全全印证在尹继行身上!

一听杨筱央脱口而出的负面评价,李婉婷更能确认她对尹继行确实没遐想,也不禁放下内心对她的妒意。

“才不是这样。天蝎座男生是聪明型,天生的王者、谋略家,做事独立果决,将来事业会非常有成就。”李婉婷笑盈盈,对心仪对象大表赞赏,接着纳闷问道:“妳不是常跟尹学长有交谈机会,怎会不知道他的优点?”

“我……”

杨筱央差点脱口说出她所认识、接触的尹学长,跟李婉婷幻想的完美王子相差十万八千里,幸好脑中警铃及时响起,教她想到尹继行再三的叮咛威吓,便不敢再说他半句坏话。

“我其实没什么机会跟尹学长交谈,我只是小小的书记兼跑腿打杂工而已。”她自谦说道。事实也是如此,一堆人羡慕她能轻易接近众人的偶像,却没人知道真正的个中滋味。

“筱央,妳能不能特别把我的礼物放在显眼的地方?最好能单独给尹学长,拜托妳了。”李婉婷将礼物交给她,向她央求特殊待遇。

尽避她说跟尹学长不熟,但她是一年级中唯一能正大光明接近他的人,还是只能找她巴结。

“中午请妳吃饭。”李婉婷笑说。

“呃,不用啦!只是举手之劳。”杨筱央有些尴尬。“我会跟尹学长说这是妳送的生日礼物。”既然好同学拜托,她只能尽力而为。

“谢谢妳,筱央,妳人真好。”李婉婷笑咪咪向她道谢。

自此,李婉婷与她交情愈来愈热络,时不时便向她问及尹继行的消息。

只不过她所见与对方幻想的大相径庭,但又不能揭穿尹继行的真面目,只能顺应李婉婷对他的赞美,令她不免心虚,也觉得对好同学隐瞒有些过意不去。

这日下课后,尹继行独自前往学生会办公室。

今天并没有课后活动,只是前一刻司机联络他,告知要先去接做完SPA的大姊返家,稍晚才能来学校接他,他于是选择来学生会办公室耗时间。

他一推开门,怔了下。

没料到里面有人,且还是被他使唤将近一学期的杨筱央。

他以为没他传唤,她应该不会主动想来这个要做苦力的地方。

“呃?尹学长,还没回去啊?这里待会要用吗?”杨筱央也很意外他的出现。

他虽会因课后活动或临时开会在下课后过来,但周三下午的学生会办公室几乎没有人出入,何况是放学后的这个时间。

“妳怎么跑来了?没被使唤反而不习惯?”尹继行扬了下眉,唇角淡勾,笑问。自星期一中午开完会,他之后两日都没刻意找她来做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