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追夫用一招 第二章

作者:喜格格类别:言情小说

两个月前——

“姊~我来喽!”

钟巧恩大剌剌地喳呼,人未到,充满朝气的声音已率先传遍整间病房。

躺在病床上的钟思恩,一听到声音,急着想将已看过上百遍的单子迅速压入枕头底下,不料,因为太过紧张急促,清单居然失手飘到地上。

她霍然瞪大双眼,想翻身下病床,捡回那张列有自己不敢让人知道的心愿的清单。

身着简单白上衣、牛仔裤,头发绑成马尾的钟巧恩,手里拿着清粥,正巧走进病房,便看见自家二姊的危险举动。

“二姊!”她惊呼一声,立刻抛下手中的东西,冲到二姊面前,双手及时稳住她虚弱摇晃的身子,适时阻止她想下床的举动。“二姊,大哥说妳不能下床!”她边七手八脚地让二姊躺回病床上,边叮咛道。

但脸色苍白、身形瘦弱的钟思恩不听,眉头紧皱,还试着推开妹妹,执意下床。

那张纸上有她最私密的想法,不能被人瞧见,就算是自己的亲妹妹,她也还没有办法和对方一起分享这些自己渴望达成的愿望……

钟思恩轻咬着下唇,一想到自己恐怕完成不了这些渴望已久的愿望,原本苍白的脸色顿时又僵硬了几分。

“二姊,妳要做什么,告诉我,我帮妳。”钟巧恩讶异的劝说,向来温柔的二姊,很少像现在这样坚持。

到底是为了什么事?钟巧恩心里画了一个大大的问号。

“我想捡那张纸。”钟思恩还在挣扎,眼神掠过妹妹,专注地盯着飘落地面的纸张。

钟巧恩心头轻轻一震。看来这张纸对二姊来说别具意义,上头究竟写了些什么?

“原来只是捡个东西,这个简单,妳乖乖坐好,我来。”她协助二姊坐好后,转身,顺着二姊忧郁的眼神看去,朝那张纸走过去时,嘴里还不忘碎碎念,“二姊,我最爱捡东西了,以后有这种小事,交给我来做就好啦!”

她捡起纸,匆匆一瞥,上头几个写得工整的字词,顿时跳入眼帘,落在她脑海里——

楚大哥、骑到、冷漠、旅行。

这是什么东西?

骑到……楚大哥……她愣愣一怔,心底开始狐疑,自己刚刚是不是有看错什么东西?

“不要看!”

钟思恩倏地瞪大双眼,激动的喊道。因情绪波动突然过于剧烈,病弱多时的身子猛烈地咳嗽起来。

闻言,钟巧恩马上冲回病床旁,将纸张递给二姊,一手连忙轻拍她的背,轻声安抚道:“我没看到,我什么都没看到,真的!二姊,妳不要生气,万一被大哥看到,我一定会被他骂到臭头!”

钟思恩双手立刻捧着那张纸紧紧压在胸口上,失去光泽的双眼流露出深深遗憾,恍然出神。

钟巧恩看了,胸口陡然一紧,鼻子一酸,可她连忙深吸口气,强压下想哭的冲动,再度开口,声音仍是活力充沛,“二姊,我们去旅行好不好?”

闻言,病床上憔悴的人儿一愣,接着双眼变得亮晶晶。

钟巧恩看了,心口又是一紧。

那张纸,对二姊一定有很重大的意义!

否则她不会急着跳下床去捡、不会宝贝到嚷着要她别看,更不会在听到她的随口试探时马上刷亮眼睛。

向来温柔的二姊,自从证实得了胸腺癌第三期后,这是她第一次眼中流露出深切的渴望。

胸腺癌最可怕的是检查不易,等有咳嗽或其他症状出现时,癌肿瘤通常已扩散到旁边器官。

钟思恩就是属于这种情况,被检验出来时,她的病情已无开刀机会,只能且战且走,先以放射及化学治疗控制病情。

“妳说什么?”钟思恩眼眶泛红,不敢置信地问。

“二姊,对不起啦!我刚刚有不小心看到一点,不过只有几个字,真的!只有几个字而已,然后刚好看到了旅行……”

“原来妳是逗我玩的……”不是真的去旅行,钟思恩忍不住叹口气,落寞瞬间浮上双眸。

见二姊一脸失望,钟巧恩鬼脑筋一转,马上想到一个好主意。

“不是喔,我是不知道那纸上写了要去哪里啦,我没有偷看到那么多……”她还不忘先强调一下。“我是觉得呀,旅行其实并不一定要到很远的地方。妳现在生病,我们就先到医院旁边的便利商店小小旅行一下,买点便利商店里头的名产回来,旅行最重要的是心态,又不是地点,像很多人出国旅行,心里挂念着家里的大大小小,感觉好像只是身体去旅行,但心根本没去……”

生怕二姊会生气,她越说越小声。

未料,她尚未说完,就听见二姊轻轻一笑,她顿时一愣。

“不用紧张。”钟思恩想了一下,脸上居然露出久违的微笑,苍白小脸满是坚定神情,“好,那我们就去便利商店旅行。”

“OK!我举双手赞成。”钟巧恩当真举起双手欢呼。

对她来说,自从二姊生病后,这世界上再也没有比看见二姊笑容更棒的事了!

可惜的是,二姊自住院后,每天接触的人很少,生活里的新刺激也不多,渐渐的就很少微笑了。

是不是只要照着那张纸上写的事情去做,二姊就会很开心……

“可是,万一被大哥知道,怎么办?”想到这个可能性,钟思恩担心地皱起眉头。

“那就要偷偷摸摸、神不知鬼不觉到让他不知道啊!炳哈,光想就觉得好刺激喔!说到我们那个医生大哥,真的管很严耶。”她一面碎碎念,一面准备轮椅、外套、紧急药丸。

“那是因为爸妈过世得早,大哥总觉得必须扛起照顾我们的责任。”钟思恩忍不住为大哥说话,想起自己念大学时,因为车祸一同过世的双亲,心头依然隐隐作痛。

事实上,她很庆幸自己有一个这么优秀又有担当的大哥,自生病以来,大哥已经为了她的病心力交瘁,她实在不该再给大哥添麻烦,但住院一年多以来,她不曾走出医院,她真的好想、好想出去走走,就算只是看看人群都好。

闻言,钟巧恩吐了吐舌头,她明白大哥是因为疼爱她们才事事关心。

替二姊加件外套、小心翼翼扶她坐上轮椅后,她精神百倍的朗声宣布,“走吧,我们旅行去喽!”

“嗯!”钟思恩露出大大的笑容,同时意识到——只要能让她开心,妹妹什么事都会愿意为自己去做。

有这么一个贴心的妹妹,她身为姊姊,却什么都不能为她做……

突然,一个令她兴奋的念头窜进脑海,钟思恩看着面前傻乎乎笑着的妹妹,心里暗自下了一个重大的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