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娇夫 第九章

作者:艾佟书名:娇夫类别:言情小说

“是啊,本王想做什么,从来不是旁人可以左右得了。”不可讳言,他确实因为顾尹儿迟迟没有上朝。为了逮住礼王爷,利用了顾尹儿,为此,她对他恨得牙痒痒的,如果想教她淡忘此事,还要洗刷“诚王爷”过去那些乱七八糟的形象,他怎能不费点心思,耍点手段?

“王爷与德和果然是双生子。”祈儒风对心爱的女人真的很无奈。德和不是刁钻难缠,只是任性直率,最大的问题是她喜欢女扮男装。

虽然知道她们不安分,是皇城列居第一第二的麻烦人物,但是,她们怎么有办法将自个儿搞得如此惨白?

为了找回自个儿的身分,他不惜让“诚王爷是个姑娘家”的传言闹得满城风雨,接着将“诚王爷与左相大人有断袖之情”的消息传遍皇城每个角落,这些不可能不付出代价,皇上赐婚,原本就在他的预料当中,可万万没算计到,皇上赐婚的对象竟然是她——

很早以前他就认识她了,只是当时不知道她的名字,后来知道了,却只知她叫“小点儿”。

第一次遇见小点儿,大约在两年半前的中秋佳节,德和—— 也就是当时的诚王爷带他去泛江赏月。每逢中秋,德和总是坚持这么做,说是月圆人团圆,他们是一家人,当然要一起共度佳节。

泛江赏月之后,德和会带他去临湖的酒馆吃饭,还大手笔包下酒馆二楼,不只是为了方便他取下面纱,也是因为他喜欢清静,四周吵吵闹闹会坏了他的胃口。

那天,酒馆来了一对卖艺的父女,小姑娘的曲儿唱得婉转动人,偏偏有个自称宗氏子弟的人坏了大伙的兴致,不给赏银,还调戏小姑娘。对他来说,这种事少管为妙,毕竟德和跟他不宜在这种场合露面,不过教德和置身事外,这是不可能的,正当他快要拦不住德和之时,有个人跳出来,此人就是顾尹儿。

娇小柔弱的身子挡在卖艺小姑娘前面,看起来真令人担心,可是单凭着一股蛮勇,气势就教在场冷眼旁观的人们震慑住了。

真正教人瞠目结舌的是她接下来的机敏—— 先拿皇上最痛恨宗氏子弟欺负善良百姓吓唬他,接着拿丹凤王朝的律法压制他,最后再拿神医义父威胁他。谁也不敢保证将来没有求助神医的一天,那位自称宗氏子弟的恶霸终于灰头土脸的走了。

这是他第一次对一个姑娘刮目相看,她不但有勇,还有智!

再一次见到她,相隔一个月,是在梅树林。

她见过他无数次,可是他从来没有以真面目见她,他想过,有一天一定要以真面目见她,却没想到见了,却不能坦白。

“那个……王爷觉得味道不对吗?还是不好吃?”顾尹儿被他看得心慌意乱,不知道是她做的点心有问题,还是她身上哪儿不对劲……今日她应该没有将自个儿弄成小面人。

端正曜故弄玄虚的顿了一下,很慎重的问:“这真的是娘子亲手做的糕点吗?”

“当然,虽然是厨房的婆子手把手教导臣妾,却是臣妾亲手做出来的。”

“看起来不像是第一次做糕点的人做的。”

“真的吗?”可是厨房的婆子好像很不满意,一直皱着眉,若不是她脸色都变了,厨房的婆子可能会坚持重来。

“昨儿个德和做的糕点丑得见不得人。”

“臣妾的手比德和巧多了。”

德和当了近十五年的诚王爷,她的手怎么会巧呢?但也因为如此,祈儒风吃着德和做的丑糕点,感动得嘴角、眼角都沾了蜜……怎能不感动呢?她对祈儒风的那份情意连他都羡慕了。

“王爷还没有说味道如何。”

他终于点头赞赏道:“好吃,不过,这真的是娘子第一次做糕点吗?”

“娘嫌我笨手笨脚,从来不让我做这些,若非昨日德和什么都不会还吵着亲自为左相大人做点心,我也没有勇气为王爷小试一下身手。”母亲出身官宦之家,嫁的也是官宦之家,可是娘喜欢亲自为夫君孩子洗手做羹汤,而她总爱跟在一旁,说好听,充当帮手,事实上是闻香凑热闹。娘说她不帮不忙,越帮越忙,将来只能嫁个会掌勺的夫君。

这表示她打心底将自个儿视为他的妻子吗?端正曜的唇角微微翘起。

“本王会做糕点。”

“王爷会做糕点?”

“不相信吗?”

“不是,只是王爷何其娇……尊贵,怎么会厨房的勾当?”撇开身分,君子远庖厨,王爷踏进厨房就要不得了,怎么可能穿上围裙揉面团?

“先皇格外宠爱本王,本王想做什么就想什么。”按例,皇子十六岁选妃,成亲之前就会出宫建府。虽然他的情况无法成亲,先皇还是在他十六岁那一年,准了他和德和搬出皇宫。因为他的委屈,除了武艺方面,先皇不曾约束他。

到了诚王府,待在几乎与世隔绝的德和居,他更是随心所欲。他不能光明正大上酒馆茶楼,德和又老爱从外面带回一道又一道的糕点,索性自个儿下厨,反正有两个能干的大丫头,他不会的,她们也会想办法让他学到通。

“府里的奴才怎敢由着王爷乱来?”

“这儿本王说了算数,本王想做什么,谁敢说一个『不』?”

是啊,他是诚王府的天,谁能高过他?不过,怎么没听欣儿提起这些?欣儿还保证府里奴才们都知道的事,她也全知道—— 原来这个丫头那么会吹牛!

“本王今日就教你见识一下。”他起身伸手将她拉起,来到小厨房。

王爷王妃到来,小厨房的人顿时忙成一团,可是不待大伙搞清楚怎么回事,王爷轻轻扫了一眼,便将所有的人都赶出去,还教赵士英和周大郎守在外面,不准任何人踏进来一步。

“你可要看仔细哦。”

这若不是在作梦,就是哪儿搞错了,王爷怎么可能会做糕点?顾尹儿抱着看好戏的心态待在一旁。瞧端正曜很有架式的净手,拿了一条围裙穿上,晶亮的双眸不由得瞪得好大,他玩真的吗?

她开始专心看着他的每一个动作,无论是揉面团,还是将面团捏成大小一致的块状,熟稔利落,不像个新手……

他总是一再的给她意外,不禁想问,他真的是诚王爷吗?他究竟还藏了多少不为人知的事?真奇怪,越是认识他越觉得他像一个“谜”,怎么也看不清摸不透。

见他一道程序接着一道程序,她还没吃进嘴里就快流口水,终于,炸得金黄酥脆麻花式的点心起锅了。

“我从来没见过这种点心。”她忍不住舔着唇瓣。

“因为临时起意,只能做出这种简单的点心,改日请厨房事先备料,本王还可以做出更精致的点心。”端正曜将点心两面沾了糖霜,递给她。

顾尹儿接过点心,咬一口……虽然没有内馅,可是外酥内软,再搭配外层的糖霜,竟有种说不出的美味。

“味道如何?”

“……好吃。”她一口接着一口,两三下就将手上的点心吃掉了,忍不住又拿一块,点心两面沾上糖霜,转眼之间又祭了五脏庙……

这会她终于可以体会王爷所言,甜食会让心情变好。

唇角微微翘起,他的眼神转为深沉。“真像个孩子似的。”

“嗄?”

他俯下身靠过去,亲吻她左边唇角的糖霜,呢喃般的道:“甜的。”

彷佛被点了穴道,她全身僵硬无法动弹。出了什么事?

“这里也有。”这一次他亲吻她的上唇,还是同一句话。“甜的。”

甜的……糖霜不是甜的,难道是酸的?慢点儿,这会她应该计较的并非甜的还是酸的,而是他……白皙的娇颜终于有反应的红了,她不知所措只能瞪着他。

“娘子脸红了。”端正曜开心得只差没拍手叫好。

她全身都在发热。还用得着他告诉她脸红了吗?顾尹儿娇嗔的一瞪,羞恼的转身走出小厨房。

“娘子,等等夫君。”他连忙丢下手上的点心和围裙追出去。

一前一后,王爷讨好的在后面追着闹别扭的王妃,这是什么情况?

众人你看我、我看你,眼神交流着各种可能性,可是没有人敢多嘴,然后很有默契的进入小厨房,准备收拾残局。

出乎意料,小厨房虽有使用过的痕迹,并未见满目疮痍,唯一令人不解的是那盘看起来奇怪,却也知道是点心的食物。

诚王府最严厉的规矩只有一条—— 宁可当哑巴,绝对不能当三姑六婆。关于吃食,主子对奴才可是很大方,所以,众人不客气的各拿一块点心,沾了一旁的糖霜,同时放到嘴边咬一口……嗯,好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