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俏丫头的落难夫婿 第三章

作者:月岚类别:言情小说

第二章

唐家客栈的后院,便是唐家人自个儿的居所。

本以为这样亲近的关系能够永远维持下去,没想到……

在唐桂华年纪渐长之后,她竟开始躲避他。

本来嘛,姑娘家在长大后,对男女之别有了感觉,会刻意拉开两人的距离也是自然,尤其他与唐家人关系虽亲,却不是她们真正的大哥。

所以一开始,对于唐桂华不再缠着他的事,他并不是很介意的。

可是渐渐地,他觉得不对劲了。

因为唐桂华的态度虽然像在回避他,却又会主动找他说话,这实在不太像是为了男女有别而在排斥他。

不过,他们谈话的内容不再像从前那样,唐桂华从缠着他聊天,变成了针对他的数落。

不管是大事、小事,甚至鸡毛蒜皮的杂事,她无一不念。

他对此自然感到有些困扰,可他也很清楚,事出必有因。

也许他真的在无意间得罪了唐桂华吧!

正因为抱着这种想法,所以他从来不与她正面冲突,他自觉理亏,所以总想着别再惹她就好。

但他万万没想到,这么讨厌他、记恨他许多年的唐桂华,竟然会说他就跟唐老爹的儿子没两样的话,还要他把这里当家。

她脑袋没撞坏吧?

这意味着他可能会住进唐家,天天跟她碰面啊!

城燕南实在是摸不透小姑娘心思,想来想去,只能猜她是想尽孝道,为了让唐老爹高兴。

可这种乐了唐老爹,却苦了唐桂华得忍耐跟他共处一个屋檐下的事,他做不到,也不想这么做。

“放心,我会跟唐老爹好好说明,婉拒让我住下来的这件事,所以你不用担心得跟我朝夕相处。”

他原是好意,不希望唐桂华委屈自己,可没想到话一出口,却惹来唐桂华更大的反应。

“你说什么!”唐桂华无意识地迸出高声。

啊——果然!她就知道事情没这么好!城燕南还是很介意她老是骂人的事……

脾气再好的男人也是有底限的,她这样有事没事就数落他,会被误会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呜呜呜……可是她没这意思啊!

怎么办?她该怎么说才能解开这误会,而不是让误会加深?

她不希望城燕南讨厌她……一想到他有可能觉得她很烦人、很讨厌,唐桂华就忍不住着急又心慌。

无法处理的情绪让唐桂华只能呆呆地愣在原地,但城燕南也没多说什么,因为这已是他们惯常的相处模式了。

只有他们俩独处时,唐桂华若不是骂人,就是不吭声。

唉……到底是什么事惹着她了呢?若有机会的话,他还真想问个清楚,也好过像这样不干不脆的相处……

一边想着,城燕南一边绕到屏风后,将湿衣换下。

穿上干爽的衣裳,利落地将腰带束妥后,他走出屏风,见唐桂华还在发愣,索性出声唤她:“桂华,我换好了。”

“换好就把湿衣服给我啊,我好洗一洗晾干……”

唐桂华做惯了家务,听见他的声音,只是自然而然地朝他伸出手去,想拿衣裳回去洗,毕竟她就是不会说话,用行动表示善意应该还好。

只是,她万万没料到,当她这不经意的回眸一对上了城燕南,却突然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了……

等等!这个站在她面前的家伙是谁呀!

刚才那个猎人城燕南呢?

为什么他突然变成一个看来气势十足的俊男了?

平时爹亲穿这些衣服的时候,明明就没这样的感觉呀!

这些又不是什么太精致的衣料,应该没有那种普通人一套上衣服就变美变帅的效果吧?

就算城燕南平时总是把兽皮什么的往身上披,以便在山中活动时能够保暖,所以外表看来真的就是一副粗犷中带点邋遢的样子,但是……

不过就换了套衣裳,他人又没什么梳理,怎么会前后判若两人呀!

唐桂华惊讶地将城燕南仔细的打量了下,她发现城燕南比爹亲个头高些,身材也比较壮,因此那宽松的袍子在他身上,就变得相当合身,服贴着他的身形,使他的胸膛看来非常厚实,宽肩更显突出,男人味十足。

而且由于城燕南的脸庞生得算是俊朗、帅气,配着一身猎人打扮自然不显眼,可一衬上充满斯文味的长袍,便显得相当搭衬,甚至是变得有气质了。

这种前后落差太大的转变,让唐桂华实在是很不适应,而且……

不知道是怎么了,面对这样的城燕南,她居然更慌乱、更不晓得该怎么应对了。

原本她是想说,他的衣服有些破洞,她洗好会顺手补补,这样应该可以让他觉得她是个体贴的姑娘,就能进一步弥补两人间的距离感,形成良好的互动。

可这些话如今完全梗住了,甚至……她的脸颊还跟着烧红起来。

“桂华?你没事吧?生病了还是发烧了?”城燕南见她的脸庞变红,于是惯性地将手往她头上搭去。

温热感与手掌上略微粗糙的皮肤触感,轻轻地碰触着唐桂华的前额,一瞬间,唐桂华只觉得方才的心慌意乱都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种从来没有过的安心感。

虽然她觉得这种感觉很美好,但是相对的,她觉得脸也更红更烫了。

而且她的心越跳越急,最后甚至让她有些不知所措。

要命!她该不是真的病了吧?不然为什么会无缘无故的浑身躁热呢?

不行了!城燕南再这样碰着她,她可能会死掉啊!

啪的一声,为了保命,唐桂华拍掉了他的手,而且还下意识地迸出了惯常的数落声。

“别随便碰我啦!老爱拍我头当我小孩子就算了,但我是大姑娘了,男女授受不亲耶!”

话一出口,唐桂华就后悔了。

老天爷啊!她活了十几年以来,今天真是她最懊悔自己活在世上的一天!

在意识到自己又严重地违逆心情说话后,唐桂华突然像泄了气似地,整个人蹲在地上。

“桂华?你果然病了吧!”城燕南不由得紧张起来。

不行,就算惹她讨厌,他也得带她去看大夫才是!

城燕南连忙伸手往她扶去,但没想到她又挥开他的手臂。

“我没有不舒服……真要说起来,我会变成这样,都是你害我的!”闷声迸发,唐桂华低垂着头,觉得自己真的无法再忍耐下去了。

“咦……因为我?”城燕南捺着性子问道:“到底怎么了?”

“我哪知道啊!我只晓得,你这人也不知道是怎么了,让我一看就想数落,明明我要说的不是那些话,可一见到你的脸,很多话就忍不住会一直倒出来,所以你这人一定有讨骂挨的坏面相啦!”

要命,她真想哭,可是哭也没用,倒不如一口气把积压多年的埋怨说出来。

“桂华……”嗯,看来他果然得罪过唐桂华,不管是为什么,先道个歉应该没错……

城燕南正想开口,没想到唐桂华却抢先了。

“但是说你面相差也不对啊,你长得既高又结实,面孔也生得很帅气,完全没得挑剔嘛,你就不知道有多少姑娘其实很爱打量你,尤其你稍微梳理一下后,一定是人见人爱啦,所以问题绝对不是出在你的面相上!”

唐桂华一边抱怨,一边整理着自己的心情。她知道爹老叫她嫁人,她都不愿意,是因为没碰上个喜欢的,尤其来提亲、追求的,都是口花花的年轻小伙子,实在靠不住,还是像城燕南这种又踏实、又稳重,而且值得依靠的男人,她才喜欢。

可偏偏……明明他完全符合她的喜好,她却是一见他就骂。

呜……她该不是给山精野怪附身了吧?

“桂华……你先起来吧,有话好好说。”叹了口气,城燕南想拉她站起来,却见她突然抬头望向他。

清亮的瞳眸里透着矛盾而复杂的情绪,唐桂华看了看城燕南,决定豁出去了。

好,她认了,讲话难听,那就一鼓作气难听到底好了!

总之不管怎么样,她都要把握一个重点,就是别让城燕南再误会她了,她今天一定要告诉他,说她完全不讨厌他,更非为了讨好爹,才讲出要他当唐家干儿子的话来。

“我告诉你,总之呢……你别再找我说话了,因为你一找我说话,我就会想骂你,可我一点都不想骂人,我那些话都是言不由衷、身不由己。还有啊,你这傻脑袋别胡思乱想了,爹说了他拿你当儿子看,我也就拿你当大哥看,你少婆婆妈妈的耍婉拒那一套!”

一连串宛如挑衅的话语倾倒而出后,唐桂华感觉自己的心情似乎稍微轻松了点。

“总之从现在开始,你就是唐家人了!”

补上最后一句心声后,为免自己的嘴巴又不听话,唐桂华索性抓了湿衣就跑。

至于城燕南,他听着她那一大串的解释后,只是愣在原地看着她跑掉的背影,但脑袋里依然一头雾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