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心宠丫头换心 第十六章

丫头换心 第十六章

作者:心宠书名:丫头换心类别:言情小说
    “帝姬,这等换魂之事贫道一向替人守密,只是听闻我这徒儿近日得罪帝姬,还请帝姬看在贫道这个故事的份上,留我徒儿一条性命。”那道姑上前深深叩首。

    而立在一旁的月媚,倒是满脸迷惑,完全听不懂这番谈话。

    苏巳巳忽然觉得心中释然。贺珩死后,其实她看淡了许多东西,亦深知人命之可贵。

    “月媚,带着你师父退下吧。”她叹息道:“逝者已矣,你若偿命,贺珩泉下有知也不会好受的。”

    毕竟,他们之间曾有过一段主仆之情。就算无关男女之爱,凭着贺珩的善良之心,也不会责怪她吧?

    月媚没有再说话,引着那道姑静静退了出去。这个时候不再来打扰,就是最好的赎罪方式。

    月媚应该懂得。

    苏巳巳躺在卧榻上有些虚脱的感觉。方才那一番对话,消耗了太多心力。

    “帝姬,太医到了。”绿宛通传道。

    她点点头,示意太医进来。

    一阵轻风钻入帘内,她心下一颤微坐了起来。

    不知为何,忽然有种奇怪的预感,让她忐忑。这段时间她心如死灰,已经完全没有半点知觉了,此刻的驿动倒有些复苏之感。

    她瞪大眼睛看见薛太医躬身走进来,身后跟着一个男子。

    那男子戴着药童的青帽头垂得很低,看不见容貌,只是身形修长行动轻缓,颇有儒雅之气。

    “帝姬,这是为臣的徒儿。”薛太医介绍道:“最近俪妃娘娘也有孕了,我这徒儿被派去伺候,先到帝姬这儿学点经验。”

    “好。”苏巳巳领首。

    “那为臣先告退了。”薛太医道:“今日就让我这徒儿为帝姬请脉吧。”

    她有些诧异,要知道太医院的学徒是没资格给主子请脉的,最多打打下手抓抓药,薛太医此举纯属违规,他到底有何用意?

    眼见老臣退出殿外,她倒没有阻止,也想看看这到底唱的是哪一出戏?

    “帝姬,得罪了……”对方倒也不客气,驱步上前,一把握住她的玉腕。

    苏巳巳差点儿惊叫起来,因为这冷不防的动作大为不敬。

    然而她终究没有出声,因为这握着她柔荑的大掌如此熟悉,就连那温度她也还记得……

    “你……”她不由得喉间哽咽,难以置信。

    “帝姬这胎很稳,母子平安,大可放心。”对方微微笑道,抬头间呈现她日思夜想的俊颜。

    她觉得自己已然变成了僵石,连指尖都不能动弹。

    “才几个月啊,连自己的夫君都不认识了?”贺珩挥了挥她的右颊笑道。

    她瞪着他,一把抓住他的大掌,狠狠地抽在自己脸上。

    “玉惑,你这是干什么?”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倒把贺珩吓着了。

    “打我……让我知道这是真的……”多少次在梦中,她看到他就像现在这样坐在她的榻前,对她微笑……她害怕从梦中醒来……

    “傻瓜!”他揽住她的腰,俊颜贴至她的耳际,“你说说,是不是真的?”

    他的体温,熟悉的味道,暖人的鼻息,同时围绕着她。仿佛冰山遇见春光,她的眼泪轰然决堤。

    她抡起拳头,一下又一下打在他坚实的胸膛上,像在撒娇,又像在撒气。

    “你骗人……骗人……”

    是呵,骗得她好苦,以为他已经死了,让她自责愧疚,夜夜煎熬。这几月他却不知在哪里逍遥。

    “我总要打理好一切,再来接你。”贺珩笑着,一点也不感到疼似的任由她撒气。

    她抬起泪眸,怯怯地问。“你……不怪我了?”

    “又犯傻了,我哪里有怪过你?”他宠溺地刮刮她的鼻尖。

    “不是我……真的不是我出卖你,我从没告诉任何人那条秘道的事……”虽然解释已经毫无用处,但她还是想澄清,“是赵阕宇他冤枉我……”

    急到直呼睦帝名讳,可见她有多急迫。

    “我知道,是月媚。”他点住她的唇,不让她太过激动。

    “你知道?”她意外。

    “呵,不是说过吗?宫里我有许多朋友,重金之下必有人助。”他笑了又笑,“比如,方才的薛太医。”

    原来如此。他其实远比自己想象的聪明强势,她怎么又忘了?

    “这几个月,我已替咱们寻到一处好地方,贺家的人马也准备安置在那里。”他详细解释道。

    “可公公他老人家……”忆起贺世勋临死前的惨状,她就打一个哆嗦。

    “好在父亲的遗体已经风光大葬了。”他的眼中亦满是悲痛,但明显坚强了许多,“即便贺家自此家势式微,不若以往风光,但从今往后,我会代替爹爹好好打理贺家,不致让我们这一族灭亡。”

    那日父丧时他固然一脸悲痛,但他当下对帝姬的冷绝,其实也是他演出的一出大戏,为的是能在他打理好一切将帝姬接回他身边的期间,别让睦帝为难他们母子俩。

    “贺珩……”她心疼的看着他一脸神伤。

    “父亲不从我劝执意谋反,这也是他选的路,身为人子的我,已尽力保老父周全,但他却执迷不悟;有这样的结果虽令我心悲痛,但至少贺家没因此被冠上叛国大罪,也算不幸中的大幸。”他娓娓道来,这阵子他已想开了,不再为过去缅怀,重要的是他和她的将来。

    如此艰辛沉痛的事情,在他嘴里却轻松而淡然。

    她知道,他若出此言必会实现。

    苏巳巳依在他的胸膛,终于可以放心微笑。倏忽间小肮再度胎动,这一次除了喜悦,再无其他。

    他们终于可以在一起,执子之手,白头偕老,仿佛上苍对这数月艰辛的补偿。

    她此生再无其他奢求,如此她已心满意足。

    苏巳巳走进养心殿的时候,赵阕宇像在榻上睡着了。

    这位所谓的皇兄,她得亲自向他道别,顺便谈一笔交易。

    此行她瞒着贺珩,否则他不会让她冒险前来。不过,她有把握能达到目的。

    “你来了……”他睁开双眸,似对她的脚步声万般熟悉,“太医请过脉了?”

    “请过了。”苏巳巳道。

    “听说,薛太医带了个学徒去?怪了,以前薛老从不干这种事的。”他笑道:“太医院招了什么得意的学徒吗?朕如何不知?”

    呵,果然一切都瞒不过他。

    他毕竟是皇上,可以只手遮天。

    “听说俪妃娘娘有喜了,”苏巳巳却道:“皇上不是因为周丞相谋反之事迁怒俪妃,还将她打入了冷宫?这会如何是好?”

    “俪妃是俪妃,她娘家是她娘家。”赵阕宇神色不悦,很少见他为一个女子如此。

    “贺世勋是贺世勋,贺珩是贺珩。”苏巳巳趁势道:“假如,贺珩还活着,皇上会放过他吗?”

    “朕知道今天去给你请脉的到底是谁了。”他语带双关,“贺世勋虽然亡了,但死忠贺家的将士余党却仍有不小势力,光听凭他们调动的兵马,就够让朕头疼的了,你说朕该如何是好?”

    “臣妹可以保证,贺家兵马不会动我夏楚江山一分一毫。”

    “你如何保证?”

    “南国主。”她微笑,轻轻吐露。

    这三个字让赵阕宇变了颜色。

    苏巳巳低眸,从袖中掏出一枚琥珀戒指递到他面前,看到对方眼中一闪。

    “这个,是皇上一直想要的吧?南国主的指环,可调动江南十一省季涟氏的兵马。贺家果真谋反,皇上大可应对。”

    “你要把它给朕?”赵阕宇难以置信。

    “不错,这枚指环是母后生前留给我的,‘南国主’并非什么乱党头目,只是季涟一族的族长。母后希望我替她守护族人,亦希望我更能在国家有难时,以助兄长。”苏巳巳背诵先前帝姬传授她的话语,“可惜皇兄却误会了这指环的意思,以为臣妹故意与你为难。”

    “你真舍得把它给朕?”赵阕宇眼底泛着怀疑,“你不担心朕反过来对付母后的族人?”

    南国主势力之大,对朝堂本就是不小的威胁,万一不从他睦帝的命令,也休怪他无情。

    “臣妹虽没了这指环,但若皇兄真敢对母后族人不利,臣妹亦会借贺家兵马,全力以助。”苏巳巳微笑,“皇兄应该不敢犯险的。”

    这,就是贺珩所说的制衡吧?

    睦帝、南国主季涟氏、贺家,一明两暗,三足鼎立,一环牵动一环,任何人也不敢轻举妄动,如此夏楚至少可保数十年的太平。

    从前她从不觉得制衡是什么好事,但如今看来,至少能维护暂时的稳定局面。

    无可奈何之际,也唯有此法可行。

    现在她也终于知道,是谁在挑拨贺家与南国主之间的关系,又是谁让当初的赵玉惑坠河。

    原来幕后元凶一直在身旁,就是这位表面上关爱她的兄长。

    苏巳巳将指环搁在案上,仿佛完成了一桩大任,心头的重石顿时释卸。

    她转身轻快踱出门外,这一次,她知道睦帝不会再阻挡她。

    “玉惑……”她听见赵阕宇低声道:“朕曾经以为你不是真正的赵玉惑,因为真正的赵玉惑是不会爱上贺珩的。”

    但现在看到指环终于还是信了吧?呵,英明的帝王终有失算的时候。

    苏巳巳莞尔而去。

    这是一封信,一封来自离国的信。

    信上的女子向她讲述了最近的幸福生活,犹如此刻的她一样幸福。

    自她离宫后,睦帝果真不再赶尽杀绝,像要安抚睦帝似的,贺家亦举家迁居京郊以安帝心,过着朴实闲适的生活。

    以往荣华盛景虽如过往云烟,但现在平实快意的日子,才真是苏巳巳一心想要的。

    “在看什么呢?”贺珩踱过来,轻轻搂住她的腰。

    她立刻将信纸收好,纳入袖中,不让他看见。

    有些秘密大概一辈子也不会告诉他。既然她已经决定做赵玉惑,此生她就只是赵玉惑。

    “有什么瞒着我吗?”贺珩有些吃味。

    “离国来的信,想看吗?”她故意逗他。

    “慕容佩的?”他果然上当了,轻哼一声,“不看也罢。”

    呵,她就喜欢看他这副模样,再不是精明淡定的他,变成了一个为她喜怒无常的男子。

    “我说,宇儿满两岁了。”她忽然道:“你说过等宇儿满两岁,就带我去庆州玩玩。”

    她还想回庆州娘家去看看,哪怕只偷偷看一眼。从前,觉得家人抛弃了自己,心中满是怨恨,不愿意再跟父母有什么联系,但现在,知道他们仍旧牵挂着她,气也消了一大半,无论如何,也要回去看一眼……哪怕,顾及身份,今生不再相认。

    “你舍得儿子吗?”他却笑睨她,“上回刚出门,你就反悔。”

    “到底是谁反悔啊?”她耍赖,“不管,这一次你要带我去。”

    “好啊,那我想吃沐风阁的开水白菜,”贺珩在她耳边低语,“要你亲手做的……”

    他还记得吗?那道菜,真让他这么难忘?

    “逃亡的日子,我曾经回过庆州。”他忽然道。

    “哦?”这倒让她意外。

    “路过沐风阁,进去小坐了一下。”

    “吃了开水白菜?”

    “遇见了当日我们见过的店小二。”

    她蹙眉,不明白他为何提起这无关紧要之人。

    “店小二说,公子,您夫人呢?”贺珩继续道,似在讲一个温暖的故事,“我说,夫人在家没跟出来。”

    “他还记得咱们?”

    “夫人这般美貌,相公这般英俊,要他如何不记得?咱们给他的打赏又那般高。”贺珩笑嘻嘻的说。

    “后来呢?”她想,这个故事不会草草收尾吧?

    “店小二又说,公子,您夫人手上的伤若留了疤,我这里有上好的金创药。”

    她心下一紧,瞪着他。

    “我说,我夫人何曾受过什么伤?”贺珩亦凝视她。

    她无言,昔日的秘密总算被他发现。

    “店小二说,有啊,那次您夫人替您做开水白菜的时候就被烫伤了,胳膊红了一大片,厨房里的人都被吓了一跳。”他的大掌揉上她的发。

    垂下眸,她仿佛有些不好意思。

    “我说,怎么这事儿没告诉我?店小二说夫人不让声张,草草用凉水冲了冲手,又回到楼上去了。”他勾起她的下巴,让她的目光无可回避,“玉惑,你觉得这样的夫人该不该罚?为了一碗开水白菜弄伤了自己,倘若留了疤,让她家相公如何是好?”

    “我只是……唔……”她刚想答话,就被他的嘴堵住樱唇。

    虽然孩子都这么大了,但他的激情从来不减,甚至远甚当年……她的脸儿渐渐红得像灿透的晚霞,在浓郁的喘息中,意乱情迷。

    她不知道,当初他爱上她,就是因为那一碗开水白菜。

    她更不知道,逃亡的日子里,他听说了她为这碗开水白菜烫伤的故事更加明白了,无论如何她不可能出卖他……

    当时他坐在沐风阁里笑了,又或许是哭了。他只有个念头,要早一点接回她。

    唇吻加深,他用自己的温存,弥补她在等待的日子所受的煎熬。

    太阳渐渐落下去,暮蔼像蓝色的雾气氤氲而起,即使在黑夜中她亦觉得恍如晨曦,每一刻都这么新鲜欲滴。

    她相信,他们可以永远这样相爱一世——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