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温柔悍夫 第二章

作者:喜格格类别:言情小说

“小心—”

那只猛兽—不对,是跑来挑衅她的男人,警告才说到一半,她整个人就被重重甩出跑步机外。

砰的一声,刘雅享**重重跌坐在深蓝色的高级地毯上,左手的英文字卡早就不翼而飞。

待回神发现自己的处境,她整个人顺势瘫倒在地上。天啊,她居然在这个男人面前出了大糗,跌了个四脚朝天?

她紧紧闭上眼睛,不敢相信自己的运气这么背。

“妳有没有受伤?”低沉嗓音由上方传来,轻轻地问。

有!她在心里大声回答。我的自尊心整个粉碎了。

“看来需要来点人工呼吸……”这次嗓音带了一点戏谑调侃。

人工呼吸?

她是跑到腿软,又不是溺水,人工呼吸个头啦!

刘雅享倏地睁开眼,直勾勾瞪向眼前正俯视着自己的男人,见他性感嘴角,带着一抹饶富趣味的讽笑。

“怎么?听到我要对妳人工呼吸,立刻兴奋到醒过来了?”

噢!呼气……吐气……很好,再来一次。

这个男人投胎前,到底去哪里受过训练啊?阿修罗地狱吗?气死人的本事好得让人嫉妒!

经过一番自我冷静的疗程后,她硬挤出一抹微笑,佯装出一脸天真无邪,看着眼前的男人。

“我叫刘雅享,请问先生贵姓大名?”

她的眼神不小心流转出一丝较劲意味。通常她不会躺着向男人丢战帖,但现在是非常时刻。

彷佛没料到她会突然来这一招,男人嘴边笑意更浓了,看着她满头大汗且红艳艳的脸,大方回答,“刑爵烨。”

她心头飞快掠过一丝困惑。

奇怪,这个名字怎么有点耳熟?会不会是警察要民众协寻的通缉犯名字?等一下一定要记得Google一下。

“刑爵烨?”她默念一次,最后像是确认似的点头道:“刑爵烨,我不喜欢你。”

刑爵烨不动声色,只是挑了下眉,第一次有人当着他的面,表明不喜欢他。

这个偷窥的女人正在玩欲擒故纵的把戏吗?如果是,他不介意奉陪。

他眼里迅速掠过属于男性的侵略神色,朝她伸出一只手。“需要吗?”

刘雅享看也不看他的手一眼,自己侧过身,双手按压在地上,让自己慢慢坐起身。

她人都还没坐稳,他又凉凉补来一句—

“我知道。”

他知道什么?她皱着眉头,一脸不解。

“妳只喜欢我**上的痣。”看出她的疑惑,刑爵烨挑高双眉,朝她露出猫捉到老鼠的神气表情。

刘雅享听得当场掉下巴。他哪来这股自信

“我没有喜欢你**上的痣。”她双眼喷火地盯着他,一字一字的郑重澄清。

她怎么可能喜欢上自己连看都没看过的东西?尤其那样东西还是一个自大狂**上的一、一颗痣?杀了她吧!

“我懂了,妳不喜欢,却觉得它很性感。”被她刻意忽略的手突然轻轻捏起她的下巴,将她扯向他,让两人四片唇瓣只剩两公分的距离。

他嘴角得意一扬。“那妳知不知道『觉得性感』这件事,背后通常只代表一件事—妳对它有欲望。”

闻言,刘雅享超想吐血。

要有也是阿嬷对他**上那颗痣有欲望,不是她,OK!她不懂,阿嬷都死了怎么还有这么多欲望,甚至强烈到想要掌控晚辈的人生?

她偏不如阿嬷的意!

“刑爵烨先生。”她深深吸了口气。的一声挥开他的手。

刑爵烨以为她会往后撤退,未料,她居然主动缩短两人之间的距离,让原本的两公分,硬是又缩短到只剩下半公分不到的距离。

他在内心摇头失笑。这女人还真是出乎人意料之外啊。

他一脸镇定的待在她面前一动也不动,但她没有错过他眼底快速掠过的一丝惊讶。

刘雅享嘴边扯出一道假笑,双眼笃定地看着他。

“不管你相不相信,但我真的没有看过『您的尊臀』,而且我对它一点欲望也没有。”

如果她把阿嬷的事告诉他,情况会不会比较好一点?她想了一下。算了,精神异常听起来没有比偷窥狂好到哪里去。

“我没道理相信妳。”刑爵烨眉心快速皱了一下。

她明明当着自己的面精准说出他隐蔽的身体特征,应该是偷窥过他,可是他心里居然兴起一股奇怪的感觉—

他相信她说的话。只是,如果她说的是真的,那么那天又该怎么解释?

“真是谢谢你,现在我知道人类对彼此的信任有多珍贵了。”刘雅享推开他,左右张望了下,一把抓起掉在左边不远处的英文字卡,接着双手撑在地上,靠自己的力量站起身。

他跟着站起身,看着她头也不回地掉头离开。这个女人已经彻底勾起他的好奇心,了不起!

刑爵烨抬起左手,看了眼上头的手表,八点。

可以再运动半个小时,九点准时进公司,今天会有几组人马要来“奥烨”,争取为公司新车做产品品牌设计。

刘雅享……他们一定还会再碰面的。

刑爵烨骑着重型机车迅速飙往公司,在一条市郊的大马路上刚好看见一辆自家公司生产的车撞到正前方的安全岛,车前凹了一小块,左右两边的前轮疑似爆胎。

怎么可能?

他感到纳闷。公司轮胎一向很耐操,是通过上千次测试的顶级轮胎,而对工作一向要求完美的他,看见自家生产的车子爆胎,而且还是一次爆两个轮胎,当然要管。

别家公司的车子怎样他懒得管,但他绝对无法忍受自家产品有瑕疵,而且还满街跑的可能。

脑子才刚这样想,他已经停好车。

爆胎车子旁,一位发长及肩的女人正拿着智能型手机猛戳。

身高不高,但全身线条很不赖,应该是个常常运动的女人,再搭配上一身铁灰色套装、贴身长裤,更将她柔美的女性曲线勾勒无遗。

她显得很不耐,甚至有点濒临抓狂边缘,跟他这两天在健身中心遇到的那个疯女人有点像。

察觉自己用“疯女人”这个词形容早上那个女人,刑爵烨嘴角不自觉微微笑开来,期待下次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