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花总裁的专一 第二十章

作者:七巧类别:言情小说

依依不舍地向一群孩子及院长再次道别,泪水在眼眶打转,她转身踏出育幼院大门,走往停在路旁等候的计程车。

她探手要开后车门,手腕倏地被身后突如其来的一只大掌扣住。

她惊愕,转过头,心口猛地一震。

他,怎么可能出现在这里他一双布满血丝的黑眸瞅着她,眼里有愤怒、有焦虑,还藏有一分放心。

只差一步,他就错过她了。

“你、你怎么……”她声音颤抖,难以置信伫立眼前的他是真实的。可她手腕被他握得发疼,又说明这并非梦境。

程子翔紧扣住她皓腕,先向前座司机告知不用车了,边替她付完先前车资。

接着,他将她拽往另一边他的房车。

打开副驾驶座车门,将她塞进车座,他转而匆匆从另一侧上车,按上车内锁。

她感觉他愤怒异常,面对他一连串强势行为,她没有一丝挣扎,只默默坐进车里,心因他出现,怦跳异常。

“我这辈子从没这么生气过!”他侧过身,一双怒眸紧锁身旁的她。

她抬眼,怯生生地看着他,“我……对不起……”她抿唇,心口酸楚,眼眶湿濡。

“为什么道歉?过去这一个半月相处,你对我全是虚情假意在作戏吗”他忍不住厉声质问。

她会趁着他出国出差,选择悄然离开他的缘由只有一个可能,就是她已知道自己不孕的真相。

可她是何时得知的?又是什么时候就开始计划要远离他?她虽匆匆递辞呈,却早已找妥安身的新住所,这绝不是一两日内的计划。

她不顾他的感受,没将他当可依赖的伴侣,表面伪装和他甜蜜相处,却早想着分手离开他,她单方面做下这样的决定,令他无法不气怒。

若非耿宇呈从中帮忙,他恐怕在出差回国后,就从此与她失联。

当他人才到美国甘乃迪机场,一开机就看到耿宇呈的紧急留言。他忙拨电话回台湾给他,竟听到她递辞呈且离开的消息!

好友向他告知,已暗中找征信社的人追踪她的去向,也如实掌握其后续行踪,要他先别慌,就算他出差数日回来,也能清楚她最后去处。因为征信社的人已从她在租屋处所寄送的几箱行李,得知她未来的落脚地点。

即使耿宇呈这么说,可他哪有心思工作?就算会因失约而造成公司损失,他也务必要先赶回来,把逃脱的未来老婆给捉回来!

“我……不是作戏,我对子翔哥的感情是真实无伪的。”她泪盈于睫,望着他的怒容,颤声问:“你看过我留在你房间的信吗?”

“我还没回住处。”

前一刻,他抵达桃园机场,便接手开走要来接机的司机房车,边再向耿宇呈问清她确切的去向,匆匆驶来这里要逮人。

“如果……你看了信,就不会来追我……”她心痛说道,莹莹泪珠潸然滑落。

“我不用看也知道你要说什么。不能怀孕又如何?你因为这样就认为自己有残缺,配不上我,不想我为难,选择离开,打算从此让我找不到人”他目光恼怒地瞅着她。

她瞠眸一诧。“你……已经知道了?”若他已知她的苦衷,为何还会急匆匆来找她?两人明明不可能继续交往,继而共结连理。

“当初是我请求医护人员瞒着你,我不知你是怎么知情的,但那不重要,对我来说,这完全不影响我想跟你在一起的决心。”他目光炯炯,说得笃定。

原本,他打算永远瞒着她她不孕的事,就算将来结婚没孩子,也会归咎到自己身上。

她心口因他的话撼动了下,却又拧眉,摇摇螓首。“不,我们若继续交往,迟早还是要分手,我不可能嫁给你,害你失去做父亲的权利,害你家断了香火。”

比起她曾对出身心存一抹自卑,不孕问题更为严重。就算他真能不介意,包容这样的她,她也不能让他牺牲委屈,何况他父母怎么可能不反对?

“你是古人吗我家没那种传宗接代的死脑筋!”她古板的想法令他怒驳。

他双手握住她纤臂,凝睇她泪眸,对她真情承诺,“你想当母亲,婚后我们去领养,就来这所你成长的育幼院,领个孩子一起疼爱。若一个太少,两个、三个,甚至五个,我都养得起。

“如茵,你听好,你可以有一百个理由拒绝我,就是不能用不孕当借口。妻子不是只娶来生孩子,我想跟你共度的未来生活,长长久久,就是只有两个人,那也是圆满。”

他的一番话,教她撼动不已,霎时又泪如雨下。她想拥抱他给的幸福,却又害怕自己不够格。

“我……我不……”

“如茵,嫁给我。若你对我跟你交往的最终目的还存疑,那我们就直接结婚,现在就结婚。”

他立即果断做下决定。

她眨眨模糊泪眼,因他的话惊愕不已。

他大掌抹去她满面泪珠,捧起她脸蛋,在她粉唇印下一个深吻。

她双颊嫣红,怔然与他深浓的眸光对望。

“如茵,我们结婚,今天就办登记。”他说得笃定,因她一次逃跑而狠狠惊吓到,现下不由得想尽快将她套住。

“你……是开玩笑吗?”她难以置信他接连开口提结婚,一颗心怦然撼动。

“不是玩笑话,我也不给你选择权了。”他态度霸道地说。若询问她意愿,怕她又以不孕推拒,他决定对她强势这一回,只因清楚她对他的感情。

嫁给他,绝非勉强,那亦是她心底不敢言明的心愿。

他掏出手机,拨电话回家,开门见山就说:“爸,我要结婚。当然是跟先前向你们提过正交往的如茵。”

他在跟如茵交往后不久,便向父母暗示已找到想结婚的对象。那也是第一次,他透过电话向父母慎重介绍交往女友,原是打算过阵子便要带她一起去探望他父母。

“我们待会过去土城的户政事务所先做登记,你跟妈要到场当证人。”他选择自己户籍所在地,也方便父母在短时间内到场。

他又说:“今天只先做登记,婚礼仪式我之后会慎重补办,一件都不会少。还有,结婚后我们不生孩子,不过会考虑领养。”

他三两句话便向父母交代完自己的婚姻大事,甚至生育问题,教戴如茵瞠眸哑口,难以置信。

他父母怎可能这样就同意他的婚事?轻易接纳尚未见过面的她?

“子翔哥,你别太乱来,这种事要想清楚,否则你会后悔的。”见他在替她系上安全带后已发动引擎,准备上路,她不由得心慌,想制止他的冲动。

“我想得很清楚了。只是提早付诸行动。”不容她拒绝,他势在必行,免得夜长梦多。

一路上,戴如茵仍试图说服他冷静,改变主意。她苦口婆心,叨叨絮絮,他始终没回应。

忽地,他将急驶的车切换至慢车道,驶向路边停靠。

他侧过身,看着她。

她因他突然停车怔愕了下,轻声问:“你想通了?是不是要取消刚才的冲动决定?”

以为他总算听她的劝,改变主意,可她心口竟莫名一阵失落。

“如果,你坚持不想跟我结婚,现在可以下车,我替你付计程车钱,你可以去你想去的任何地方。”他绷着俊容,闷声说。

他不满她一再低贬自己、依然觉得自己配不上他,还要他深思熟虑,不可儿戏。他对她,怎可能有半句戏言“我……”一见他又对她发怒,她顿觉委屈莫名,心口酸楚。

“我没有别的地方想去,我只想……只想跟子翔哥在一起……”她不由得将内心那最大心愿,坦然道出。

“子翔哥不要生气好吗?”她泪水轻易又溃堤,他的怒容令她非常难受。

他叹息,敛去脸上愠色,大掌揉揉她的头,语带宠溺,“你这小妮子,对自己的感情就不能早点老老实实吗?”

“好了,不哭了。”他柔声安慰。自见到她之后,她一连串的泪水,敲打得他心头难受。

“你不想仓卒做登记就不去了。给你另一个选择,你现在陪我去机场,前往美国完成原本的出差行程。回国后,我们就筹办婚礼,好吗?”他原先坚持一意孤行,现下不免觉得有些不妥,还是该考虑她的心情。

只不过,他不给她拒婚的选择。他娶她,绝对势在必行。

她抿抿唇,很轻很轻地颔首。

“好吗?”她的回应太不明确,他握住她肩头,再问一次。

她眼眶湿润,抬眼看他,他浓热的眸光映着她。她微笑,这才肯定地颔首。

她不再自卑、不再胆怯逃避,他的爱会让她自信勇敢,她将倾尽一生,全心全意回应他的感情。

他又一次深深吻住她唇瓣,张臂将她紧拥。

接着,他驱车前往机场。

车上他先向耿宇呈报告状况,现在他已处理完私事,将继续未完的公事,并请耿宇呈将因故延误的行程,再往后排定。另一方面当然也打电话跟父母说一声,让他们不用匆匆见证他的婚事,他会好好做安排。

结束出差行程,程子翔又在美国多滞留两天,带着戴如茵在纽约市逛街血拚,前往第五大道珠宝名店挑选钻戒,还半强迫地要她购买一堆衣饰、鞋子。

待两人返回台湾,程子翔立即着手两人的婚礼。

他花了一个月用心筹办隆重的婚宴,席开百桌,除他这方亲戚、商场往来人士外,也邀请她成长的育幼院长辈及小孩共襄盛举。

披上白纱的戴如茵丽容漾着柔美笑靥,与心爱的男人十指相扣,在众人见证下,相互许下不离不弃的爱的誓言。

结婚两年后,他们领养一个两岁小男孩,两人将孩子视如己出,她更是给予满满的母爱,一家三口,和乐融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