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夏日星空大小姐的花招 番外

大小姐的花招 番外

作者:夏日星空书名:大小姐的花招类别:言情小说
    春神的脚步驱走了冰雪,越后的初春降临大地。

    伊武英嗣是在这一年的春天,第一次来到飞仙温泉旅馆。这年,他十四岁。

    他的父亲是味噌名店“一味庵”的当家—伊武幸夫,一味庵的味噌深受各代高级料亭喜爱,单价虽高,却还是供不应求,而飞仙温泉旅馆便是他们的客户。

    一味庵以独特的味噌征服顾客的胃,而飞仙则以独特的泉源吸引着络绎不绝的汤客。

    飞仙不做十人以上团体的生意,只接一般散客或是家族旅行的客人,而光是这样,就有一整年做不完的生意。

    他是庶出的小孩,母亲是越后知名置屋—三扇屋的艺伎,名叫胜于。

    在父亲原配的首肯下,他得以认祖归宗,而条件是—他不得与原配之子争产,更不可妄图一味庵的继承权。

    因为认祖归宗之故,他在一味庵待了几年,之后才回到三扇屋与母亲同住。

    可即使没住在一起,他的父亲—伊武幸夫还是非常照顾他、关心他。他品学兼优,长得又好看,伊武幸夫以他为荣,很喜欢出门时带着他。

    “伊武先生,欢迎光临。”

    当他们抵达飞仙时,前来迎接他们的是飞仙的老板娘叶山美代。

    她穿着一袭浅葱色,两只袖子上有着孤挺花图案的和服,梳着一丝不苟的头发,脸上带着淡淡的、礼貌的笑意。

    她注意到他,“这位一定就是英嗣少爷吧?”

    “是的,他就是英嗣。”

    “伊武先生果然没骗人,真是位又俊又雅的小少爷呢。”叶山美代笑着,“来,已为两位备好汤屋,你的朋友五轮先生随后到时,我会领他过去。”

    他与父亲在大老板娘的带领下,来到了他们的独立汤屋。不多久,伊武幸夫的朋友五轮也抵达并加入他们。

    泡了一个舒服的澡后,他们的午餐也送到房间里来。

    用过餐,伊武幸夫跟五轮谈起生意上的事情……

    “父亲,我可以先离席吗?”他说,“刚才过来时我看见一个小庭院,想去看看……”

    “好吧。”伊武幸夫提醒着他,“可别闯进叶山家的别院。”

    “我知道。”他礼貌的一欠,退出了房外。

    为了保留几个错落的雅致小庭园,大老板娘叶山美代始终不愿扩建客房,而因为她的坚持,这反倒成了飞仙的特色之一。

    伊武英嗣沿着弯弯曲曲的回廊忽左忽右、忽上忽下的前进,并一路欣赏着几个各有不同景致及风味的日式庭园。

    走着走着,他进到了一座院落里。

    院中有个造景风雅的池子,而池边蹲着一个少女。

    她有着一头乌黑的长发,如瀑般垂落在肩上及背上。她穿着一件米色的洋装,朴实而优雅。

    他看见了她的侧脸,秀眉、星眸、巧鼻,还有如花瓣般的唇……十四岁的他,一颗心,在瞬间被她犹如花神般的容貌攫住了。

    如果说那庭园景致如画,那她一定是画中最美的一部分。

    他看得痴了,久久回不了神,直到她突然转过头来,她发现他的存在,而他也看见她脸上未干的……泪痕。

    秀眉一拧,她迅速的抹去眼泪,羞恼又冷漠的瞪了他一眼。

    站起身来,她快步的朝着另一头而去,消失在回廊的尽头。

    两年后—

    为了抢到连续三天没吃到的炒面面包,伊武英嗣跟几个同学一下课就往贩卖部冲。

    皇天不负苦心人,他们终于买到了数量不多,先抢先赢的炒面面包,心满意足的走出贩卖部。

    他们迫不及待的边走边吃,沿路说说笑笑。

    此时,迎面走来一名长发飘逸,神情淡漠的女孩。她眼中像是看不见任何人般,笔直的走了过来。

    看见她,他们自动的往两边让开好让她通过。

    而当她走过时,伊武英嗣闻到了一阵淡淡的幽香,当然,闻到的人不只有他。

    “欸,你们知道她是谁吗?”

    “当然知道,她是叶山学姊,她真的好漂亮喔。”

    “而且还很香,哈哈哈……”

    “听说山崎学长几天前跟她告白,惨遭拒绝,是真的吗?”

    “是真的,我在现场。”

    “山崎学长可是很多女生心目中的白马王子耶,连他都把不到叶山学姊吗?”

    “呵,你不知道她是有名的冰山美人吗?”

    “她该不会是喜欢女生吧?”

    “不可能,她跟女生好像也不太往来。我姊国中时跟她同班,说她个性很孤僻,从不跟别人来往……”

    “是喔……欸?伊武,你干么不说话啊?”

    伊武英嗣微顿,“没有啊……”

    “怎么?你不知道叶山学姊这号人物吗?”

    他知道,他比他们都更早知道她的存在。两年前,当他第一次在飞仙见到她,他就知道世界上有一个看起来冰冷又寂寞的女孩。

    他经常跟父亲一起到飞仙泡汤吃饭,虽然不是每次都能见到她,但十次之中总也幸运的能见上她一、两面。

    尽避他是客人,但她从没正眼瞧过他一眼,更别说是一记礼貌、客套的微笑。

    在她的周围彷佛有着一个无形的结界,隔离了她及她以外的所有人,而设下结界的人,正是她自己。

    在学校里,常能听到关于她的传闻,而大多都是一些带着批判的字眼。

    男生觉得她难搞,女生觉得她高傲,她的冷淡及拒人于千里之外,让许多人对她不满,而她,彷佛也乐于如此。

    每当听见别人说她不可一世、高傲冷漠时,他总会想起那天蹲在池边掉泪的她。

    当时的她,是那么的脆弱、那么的孤独无依、那么的……令人生怜。

    她是个彷佛没有温度的人,既不渴望别人的接纳,也拒绝别人靠近。她的目光总是望向远方,好像她随时都想飞向远方……喔不,他感觉她想逃。

    但为什么呢?又是什么困住了她吗?

    放学时,外面下起了雨,没有带伞的他,一派潇洒的漫步在雨中。

    他猜想回到家时,一定会惹来母亲几句叨念,例如“早上不是提醒过你要带伞吗”,或是“别以为你年轻就不会生病”之类的话。

    正忖着,不远处的前方有个熟悉的身影攫住了他的目光—

    是叶山由希,她打着伞蹲在路边的矮树丛前,两只眼睛专注的往树丛里看。

    她手中的伞几乎往前倾,遮蔽的不是她,而是树丛里的某种东西,她的发、她的背都湿了,但一点都不显得狼狈,反倒像是出水的维纳斯般。

    他的心颤抖着,只为她美得不似人间之物。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站了起来,将伞柄往树丛里一插,伞面就那么搭在树丛之上。

    在原地又停留了约莫一分钟后,她才转身朝着车站的方向走去。

    她离开后,心中满是疑惑的他立刻趋前查看树丛里究竟有什么她在乎的东西。

    当他拨开树丛,看见的是一只纸箱,箱里有只白色的,有着茶色眼窝的幼猫。

    “喵~”瘦巴巴的小猫瞪着两只大眼睛,一点都不怕生的对着他喵喵叫。

    他明白了,这小猫就是她在乎的东西。

    怕小猫淋雨,她将伞留了下来。箱里有猫罐头跟水,他猜想也是她准备的。

    总是拒人于千里之外,冷得像是越后冰封的大地般的她,其实有着一颗温柔又柔软的心。

    她不冷,她的心热得足以融化冰雪。

    “喵~”小猫又对着他叫。

    他伸出手逗弄它一下,“小家伙,被她眷顾着的你真是幸运。”

    接下来的几天,伊武英嗣觉得自己像个可怕的跟踪狂,每天下课,他都刻意的等到她走出校门,才尾随着她离开学校。

    她每天都会到暂时安置小猫的树丛边,为小猫换水跟食物,看着小猫的时候,她脸上总有着温柔的神情,但眼底却是……忧伤。

    一开始,他不明白,但渐渐地,他彷佛能理解她的心情。

    她一定觉得很无奈、很无助,也很歉疚吧?因为她不能把小猫带回家。

    如果飞仙是可以养猫的地方,而她的家人也不反对,他猜想在她发现小猫的第一时间,就可以把它带回家了。

    之所以得把它安置在这里,必然是因为她根本无能为力。

    每回看见小猫那双殷盼着的双眼,她心里一定犹如针扎。

    他不想她难过,尽避他知道除了小猫,一定还有其他、他一无所悉的事情纠缠着她、束缚着她、伤害着她……

    别的事,他无计可施,但这件事,他可以帮她。

    这一天,她离开后,他写了张纸条,用小石头压在箱子里,然后带走了小猫。

    纸条上写着:放心,我会好好照顾它。

    就这样,他将小猫带回三扇屋,并央求三扇屋的豆吉师傅及母亲收留小猫。

    “豆吉奶奶,让它留在三扇屋好吗?”他正跪在豆吉面前,诚心的恳求着她。

    “英嗣,别给豆吉师傅添麻烦……”胜于面露难色。

    豆吉收留她们母子俩,已够教他们感激,他们怎还好意思给她添这种麻烦?

    “豆吉奶奶,我无论如何都得收留它……”

    “为什么?”豆吉脸上没有太多表情,只淡淡的问着。

    “因为……有个人会因为它而难过。”他说着,脸颊有点泛红。

    豆吉跟胜于互觑一眼,疑惑地问:“谁?”

    “就是……就是那个……”他皱着眉头,神情腼腆。

    他那一点点的心思,豆吉跟胜于很快便参透,两人互视一笑,了然的颔首。

    “是飞仙那个不笑的小姐?”胜于笑问。

    他一怔,“母亲……”

    胜于掩唇轻笑,“是她拜托你把小猫带回家的?你们终于说话了?”

    他摇头,“她没跟我说话,也不知道是我把小猫带回家……”

    “咦?”豆吉跟胜于微愣。

    “她不能收留小猫,看起来好悲伤又好歉疚,我、我不想看她难过。”他还带着一点稚气的脸上,竟有着男人般坚定的神情。

    豆吉跟胜于都怔愣了一下,然后沉默了几秒钟。

    “它叫什么名字?”豆吉淡淡的问。

    他摇头,“我还没帮它取名字……欸?豆吉奶奶,您是说可以把它留下来吗?”

    豆吉点头,“豆吉奶奶可不希望你喜欢的女孩难过……”

    “谢谢您,豆吉奶奶!”伊武英嗣喜出望外。

    这时,胜于抱起了小猫,细细的左瞧右瞧了一番,“是只母猫呢,叫它茶茶吧。”

    “茶茶?”

    “是啊,你看它全身雪白,就只有眼窝的地方是茶色,就叫茶茶好了。”胜于说。

    他想了一下,点了点头,“嗯,就叫茶茶。”

    在豆吉的首肯下,茶茶得以在三扇屋留下,而他,总算是帮上了由希的忙。

    翌日,他依旧等着由希离开学校,再随后跟着。

    来到矮树丛边,由希似乎发现小猫已经不见,她先是惊慌担心,但很快地,她便看见纸箱里的纸条。

    取出纸条,她看了一下,然后总是冷漠的脸上有了安心、欣喜的笑意。

    这是英嗣第一次看见她笑,一瞬间,他彷佛看见眼前花火璀璨。

    他有点看痴了,一时忘了该把自己藏在不会被她发现的地方。

    突然,她站起身,然后发现了他。

    她那清澄的眸子望着他,而他也出神、两眼发直的看着她。

    他有点不安,担心她脸上的笑意会消失,也担心她会像两年来每次不期而遇时那样,冷冷的瞥他一眼,然后掉头而去。

    他的心脏像是快被冻结了般,但身体却颤抖得厉害。

    她的唇瓣微微的动了一下,像是要开口说话。可就在他几乎要开口的瞬间,她又抿起了唇片。

    深深的看了他一眼后,她转身离开。

    他一度想追上去告诉她,她关心的小猫就在他家,如果她愿意,可以到他家去看小猫。

    他想告诉她,那只小猫叫茶茶,而他会把它当公主一样照料呵护。

    他还想告诉她……他真的很喜欢她。

    但他终究什么都没做、什么都没说,只是目不转睛的看着她离去的身影。

    没关系的。他在心里对自己说着。

    总有一天,他会让她知道他喜欢她。

    总有一天,他会成为一个能让她绽开笑颜的男人。

    总有一天,他会长大、会成熟。

    总有一天,他能让她不再露出忧伤又寂寞的表情、不再让她流泪。

    总有一天,总会有那么一天……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