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夏日星空大小姐的花招 第十六章

大小姐的花招 第十六章

作者:夏日星空书名:大小姐的花招类别:言情小说
    由希随便拿了几块蛋糕搁在盘子上,便找了张椅子坐下来。

    大姊?对啦,已经二十九岁的她在那个年轻女孩的眼里,确实是大姊。

    比起她这样的大姊,伊武英嗣那家伙应该比较喜欢那种幼齿妹吧?

    他拒绝她的求婚,是不是因为她已经不是他记忆中的样子?

    对了,他答应祖母说要入赘之时,还没见过十二年后的她呢,他该不会是在见到她之后,觉得失望、觉得后悔了吧?

    可恶,人哪有不老的啊

    “要不要我帮你拿杯饮料?”一个梳着油头、穿着三件式西装的挺拔男子来到她面前。

    她微怔,抬起眼睑看着陌生男人,而他,正对着她笑。

    “你很眼生,可以问一下你是……”

    “在问女士的姓名前,你应该先报上自己的名字吧?”她有点冷淡的回应。

    他长得很体面,穿着也极富品味,应该是谁家的少爷吧。

    “真抱歉,失礼了。”他从容的一笑,“我是伊武胜彦。”

    由希微怔。伊武?他也姓伊武,难道是……不会吧?

    “我是味噌老店一味庵的经理。”他笑视着她,“请问你是?”

    “我是飞仙的叶山由希。”她说。

    闻言,伊武胜彦微微瞪大了眼睛,惊讶的看着她。

    “原来你是……真是幸会。”他眼神飘了一下,似乎想起了什么。

    由希猜想……喔不,她几乎可以确定他就是伊武英嗣同父异母的兄长,也就是一味庵的第一顺位继承人。

    “我可以坐下来跟叶山小姐聊两句吗?”他有礼的问。

    她犹豫了一下,而就在她迟疑的同时,伊武英嗣找到了她—

    “原来你在这里……”远远地,他就看见了她。

    她身上穿着叶山美代年轻时请和服名师特别缝制的京友禅和服,花色华丽鲜艳,只需微微振袖,就彷佛一只色彩斑斓的蝴蝶般。

    有个男人在跟她说话,而他只一眼就认出对方的身分。

    他上前一步,主动打招呼,“胜彦哥,好久不见。”

    伊武胜彦面带微笑,眼神却十分冷漠,“是好久不见了,最近好吗?”

    “托你的福。”伊武英嗣态度谦逊地说。

    虽然得到正室的首肯而能入籍伊武家,但其实伊武英嗣待在伊武家的时间并不长。

    他五岁时被父亲带回伊武家,到了上小学时就回到母亲身边。

    “你陪叶山小姐来的吗?”

    “是的。”伊武英嗣关心问道:“父亲没来吗?”

    “他得了重感冒,正在休养。”说完,伊武胜彦转而看向由希,直白的问:“叶山小姐,听说你拒绝了招赘之事?”

    “咦?”这种事,是怎么传到他耳里去的?

    “也是,”伊武胜彦挑眉一笑,“这对叶山小姐实在太失礼了,你跟令堂可是因为艺伎志津的介入才被迫离开叶山家的,现在却要你招一个艺伎所生的私生子为婿,简直不可思议……”

    听见他这番话,由希不知怎地,觉得有些生气。

    神经再怎么大条的人,也听得出他这些话是在羞辱伊武英嗣,而伊武他……她发现他脸上没有太多的情绪。

    她不知道他是逆来顺受?还是不以为意?

    “英嗣,我看你还是乖乖的、认分的当你的厨师,别妄想入籍叶山家了。”

    这些话听在她这个不相干的人耳里都觉得生气,更别说是当事人了。

    可是,他为什么不反击呢?他可以告诉伊武胜彦她对他求婚的事啊。

    这个笨蛋,他再不出声,她可要替他出这口鸟气了。

    “伊武先生,其实我……”

    “由希小姐。”伊武英嗣打断了她,“糕饼老店自慢味的老板想跟你认识一下。”

    她还没反应过来,伊武英嗣已向伊武胜彦弯腰欠身。

    “胜彦哥,失陪了。”语罢,他不着痕迹的拉住她的袖子将人带走开。

    “为什么?”由希激动的跟在伊武英嗣后面,“你为什么不让我跟他说清楚?”

    他停下脚步,“说什么?”

    “说我向你求婚,但你拒绝了我。”

    他唇角一勾,“何必跟他说那些?”

    看着他心平气和、若无其事的样子,由希反倒皱起眉头,“这一点都不像你,你……你不是这种会乖乖站着挨打的人。”

    “不然你要我怎样?”

    “你应该反击啊。”

    “他并没说错。”他十分平静坦然地说:“我确实是他父亲的外遇对象生下来的小孩。”

    他如此坦率承认,教她愣了一下。

    “可是……”

    “如果你问我想不想反击,我会诚实的告诉你,我想。”他淡淡的说,“但是一旦我任性的那么做了,只会让我母亲更站不住脚。”

    他这么一说,她似乎有些明白他的意思了。

    “胜彦哥对我说那些话能让他心里好过些,而我不反抗,我父亲跟母亲就不感到为难,何乐而不为?”

    听见他这番话,由希觉得好难过。

    他就是在这种待遇下长大的吗?他又不能选择父母。

    “你是无辜的……”她难掩懊恼地说:“你哥哥他不应该拿你出气。”

    闻言,他撇唇一笑。

    “谢谢你替我抱不平,不过我并不在意。”似想起什么,他顿了一下,才又说:“其实志津阿姨当年就是看见我跟母亲在伊武家的处境困难,才会想尽办法让自己扶正的。”

    提及志津,由希沉默了。

    如果当年她父母没离异,那么志津跟她的孩子就像现在的胜于跟伊武英嗣一样。

    他在伊武家受的委屈,志津一定全看在眼里吧?

    人都有私心,尤其是一个母亲,为了保护自己的孩子,志津明知会伤到另一对母女也毫不犹豫。

    “话说回来,胜彦哥的动作还真快……”他话锋一转,笑睇着她,“他在跟你搭讪吧?”

    她蹙眉轻哼,“他才不是我的菜呢。”

    “哈哈,想不到我们兄弟俩都被同一个女人打枪。”他爽朗的自嘲。

    “被拒绝的人可是我。”她有点负气地说:“也对,比起刚才那位绘里香小姐,我年纪是大了一点。”

    伊武英嗣微顿,点点头道:“唔,你确实是大她很多很多。”

    由希秀眉一横,懊恼的瞪着他,“男人果然都喜欢年轻的女人吧?”

    “你该不是在吃醋吧?”他笑觑着她。

    “绝对不是。”她把脸一别,不想承认她的确有些不高兴。

    “绘里香未成年耶。”他不禁失笑,“我对那种小表一点兴趣也没有。”

    “未……欸?”她惊讶的看着他,“她未成年”

    怎么可能?她看起来明明有二十出头了。

    “她只是个急着想长大,总是在假装大人的小表。”他深深的注视着她,唇角扬起一抹迷人的笑意,“我喜欢成熟的女人,最好是大我一点点。”

    迎上他彷佛会放电的眸子,她心头一阵悸动。

    别过头,她故作不在意,“我才不信。”

    听见他噗哧一笑,她猛地转头瞪他,“你笑什么?”

    “你闹别扭的时候还真可爱……”他说。

    闻言,她胸口一热,羞恼地瞪着他,“闭嘴。”

    “江岛,鱼浆打好了吗?”

    “好了。”

    “快拿过来。对了,枫之间的客人不吃蟹,记得把蟹换掉。”

    “换成什么?”

    “换成你的头!自己想。”

    “呃……那个……那换成扇贝好吗?”

    厨房里,依旧上演着同样的戏码—菜一道道的出,女服务生们排在厨房外等着取餐并送到客人手上。

    由希因为暂代祖母的大老板娘之职,不必再做客房服务,但只算得上是初级生的她,还是得到场学习。

    厨师们像是飞来飞去的蜜蜂,也像是转来转去的陀螺般忙碌着,教她看得眼花撩乱。

    然而看着看着,不知怎地,她的眼睛里竟只剩下伊武英嗣一个人。

    一个月了……一个月前,她从没想到事情会有这样的发展。

    她怨了十二年,心里也曾有过一些坏念头,但这短短的一个月,一切都改变了。

    她谅解了当年要求母亲与父亲离婚的祖母,原谅了为了维护自己孩子的利益而不惜伤害她们母女俩的志津,也接受了这间位在雪路尽头的……她的家。

    是什么让她转了心念?是患了绝症的祖母衷心忏悔了?还是那个等着她说爱他的男人?

    “这位小姐……”

    突然,一张面孔出现在由希眼前,教她吓了一跳。“嗄”

    是伊武英嗣。不知什么时候,他来到想得出神的她面前。

    “这种时候,你居然能神游太虚?”他语带促狭。

    “我……我只是在想……”

    她还没说完,他弯腰欺近了她,唇角一勾,使坏的一笑,“你在看我吧?”

    “胡说什么!”她涨红了脸,羞恼的瞪着他。

    “我母亲说得没错,你一定会爱上我的。”他说得很有自信。

    “你在说什么梦话?”她秀眉一竖,气呼呼地推开他,“我要去忙了,再见。”说罢,她飞也似的逃开了。

    数日后,三扇屋—

    “相亲?”伊武英嗣刚塞进嘴巴里的糯米丸子差点喷出来。

    胜于合掌向他道歉,“对不起,你父亲一直拜托我,所以我就答应了。”

    “可是……”他简直不敢相信。“我都已经答应大老板娘要入赘叶山家,怎么可以跑去跟别人相亲?”

    “唉~”胜于一叹,“这我也没办法,你父亲不知从哪里听说由希拒绝招你为婿的事情,老实说……他好像有点生气呢。”

    “您没跟他解释吗?”

    “你又不是不知道你父亲的性情,他哪听得了什么解释。”胜于的语气充满无奈,“抱歉,你就走一趟,对方是喜久楼户冢家的三小姐,今年二十五岁。”

    伊武英嗣拧着眉,板着脸,不发一语。

    “英嗣,你……你就去露个脸吧。”胜于央求着他,“拜托了。”

    虽然心里十分不乐意,但见母亲已答应父亲,而父亲又已答应对方,他实在不好拒绝。

    反正不过是吃顿饭,又不是真的要结婚,他就别让母亲为难了。

    “什么时候?”他松口问。

    见状,胜于松了一口气的笑了,“这个星期五七点,在鹤来料亭。”

    “嗯,我会准时到的。”说罢,他语带警告的看着母亲,“下不为例。”

    胜于合掌,一脸感激,“放心,不会有下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