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季荭赖上少爷 第二章

赖上少爷 第二章

作者:季荭书名:赖上少爷类别:言情小说
    “晓年,总编回来了。”隔壁的同事敲了敲OA隔板。“你不是有事要找总编,还不快去。”

    “谢了,我马上去。”收回游离的思绪,她蓦地跳起来。

    忙不迭套上被踢到一旁的鞋子,冲出办公桌,在窄小的走道闪来扭去,一路进到总编办公室。

    总编忙碌的程度是她这个小记者的N倍,总是来去匆匆。

    这会儿总编才回公司,下一分钟又可能马上离开。

    不把握机会不行,今天非问到结果,好回复失去耐心的穆子軡。

    反正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

    总编若不准假,穆子軡要砍她的头,她也不会逃避,脖子伸长长乖乖领罚。

    “学姊,拜托给我一分钟,我有件事必须确定,你今天一定要给我答案,拜托——”闵晓年立即发动温情攻势。

    “等下再谈,你进来正好,这份采访稿你看一下,后天整理出来给我。”卢俐燕转头,把采访稿和录音笔顺势朝闵晓年塞去。

    社里人力不足,她这个总编也得下海跑新闻。

    唉,歹命哪!

    “啊?我、我自己的工作都做不完了……”现在又塞新工作给她。

    “工作很多,社里人手又不够,你就多担待点,等我找到人,你就可以轻松一点了。”摆摆手,卢俐燕实在没空跟学妹多聊,要她共体时艰。

    “好啦,这份稿子我尽快整理给你,那我月底要请假的事——”

    “我再想想,如果那天来应征的那个什么梁什么洛的确定要来上班,我会考虑让你休假。好了,去忙吧,现在谈这个没用,我保证三天之内给你答复。”

    见学妹还想说什么,卢俐燕只好给予安抚。

    不是她不肯给假,实在是人手严重不足呀。

    闵晓年苦着脸瘪着嘴,想说的话全都往肚子里吞。

    学姊都这么说了,她也不好再说什么。

    摸摸鼻子,她抱着采访稿,垂头丧气地走出办公室。

    “什、什么?咳咳,妈,你有没有说错,还是我听错了?”

    吃过丰盛晚餐的闵晓年,满足的坐在后院藤编长椅上,她手里拿着一碗冰凉的银耳莲子汤。

    才喝两口就差点呛到,因为母亲竟然要她去美国一趟。

    “喝慢点,又没人跟你抢。”陈秀枝伸手温柔地拍拍女儿的背。

    她把甜汤放到一旁的白色玻璃圆桌上,一手将鬈翘的发丝顺到耳后。

    “真的是穆太太的意思吗?她要我请假去美国照顾少爷?美国那边不是有管家负责少爷的生活起居吗?为什么突然要我去?”

    “少爷上星期得了重感冒,住院住了两天,直到前天才出院回家,可不巧张管家家中出了点事,才不得已在这节骨眼上辞职……晓年,你也知道少爷向来不爱用新来的人,但太太又不放心他一个人生活,原本太太打算自己飞去美国照料少爷,但被拒绝了,太太金枝玉叶,怎么可能做得来繁琐的家务呢?我又不懂英文,去了也没用,反而还会给少爷带来麻烦呢,想想唯有你最适合,太太才会开口要我找你去美国一趟。”

    穆太太就穆子軡这个独生子,自然宠爱担心。但她也不会过于溺爱,无理地使唤别人。穆太太跟她提这件事时一脸歉然,特别吩咐千万别勉强晓年,让晓年好好考虑,毕竟她还得工作,更强调去美国这几天的薪水不会少给。

    “晓年,你可以请假吗?”

    从十多年前就深受穆太太恩情的陈秀枝,绝不会拒绝太太的请托,排除万难也要女儿去一趟纽约。

    穆子軡感冒住院一事,闵晓年也知情,不过不是已无大碍了吗?

    这该不会是他的诡计吧?

    她一直无法确认能否请假,那没耐性的家伙狗急跳墙了。

    真是好样的,竟然暗中从穆太太那边下手。

    只要把穆太太请出来跟老妈说几句,一切都搞得定。

    看来今晚根本就是鸿门宴,老妈无论如何要她飞到美国照顾他。

    这家伙,真是诡计多端!

    不过想想,他这么做也是因为思念泛滥吧,闵晓年心里腹诽他的同时,心坎也泛起一丝甜意。

    “这……也不是不能请假,但公司现在人手不足。也得给我几天的时间处理手边工作。”

    “等不及了,你尽快请好假马上飞去美国,张管家后天就不上班了,少爷生病没人照顾不行。”陈秀枝很坚持。

    “妈……”闵晓年有点头痛的瞪着母亲,她知道母亲一心只想报恩,毕竟穆家对她母女俩恩重如山。“请假不是说请就能请,何况公司人手不足,我硬要请假实在说不过去……”

    “晓年,别忘了穆家对我们的恩情,这是穆太太头一次提出要求,我们不能拒绝,绝对不能。”

    “我……我知道啦,我明天就跟学姊说说看,我想学姊会体谅的。”卢俐燕知道她和母亲的情况,她们受穆家很大的照顾,没有穆家就没有她们母女俩。现在穆家需要她帮点小忙,她的确没有立场拒绝。

    “好。”陈秀枝得到答案后,终于放下心来。她起身走进屋内,临进屋前回头温柔叮咛道:“甜汤先喝掉吧。”

    “好。”闵晓年乖乖点头,拿起甜汤一口一口慢慢喝着。

    喝着甜汤,想着过往。

    提起穆家对她们的恩情,要从她十二岁那年说起。

    原本她也有个幸福和乐的家庭。

    母亲年纪轻轻就嫁给父亲,不曾外出工作过,是个平凡的家庭主妇,而她父亲则是务实的公务员。

    某年夏天,父亲受友人的邀约去海钓,却在海上意外身亡,从此她们家里顿失经济支柱和依靠。

    虽然父亲身后有留下一间房子给她们安身立命,但房子还有四百万元的房贷,而父亲留下的存款也才二十几万元。

    办完父亲的丧礼后,存款便所剩无几。

    虽然她们的生活没有立即出现问题,但毕竟有房贷要还,生活还得继续下去,因此没有工作经验,只懂整理家务的母亲便开始帮佣的日子。

    一开始并不好过,第一个雇主很严厉又恶劣,要求很多,对薪水又很计较,母亲常常忙到翻,却被雇主东嫌西嫌,扣得只剩半薪。

    于是母亲不到三个月就累出病来,在家休养一个多月,没能外出赚钱。

    好不容易母亲身体养壮了些,可以再外出工作,中介公司这回帮母亲找了另一个雇主,也就是穆家。

    自从老妈到穆家帮佣后,闵晓年发现老妈笑容多了,工作很起劲,而且最令人开心的是,穆太太很倚重老妈,也同情她独力抚养女儿的辛劳,因此决定正式聘老妈担任管家。

    担任管家后,薪水多了一倍,且为了能让老妈随时待命,协助穆太太掌管家务,穆家提供房间让她们住下,另外穆家还大方地帮她支付学费,交换条件是,她在空闲之余得在穆家帮忙家务。

    穆太太虽提了交换条件,但她们母女都知道这是穆太太的好意,老妈虽是二十四小时待命的管家,但是穆家人鲜少在深夜时间提出要求,除非是宴客或特殊的节庆。而她帮忙的家务其实少之又少,穆家的厨师和佣人们都很疼她,只会指定一些轻松的工作给她做。

    在穆家这么多年来,因为穆家的大力帮助,她们母女不再有经济上的负担,有房贷的公寓也能出租,减轻房贷压力。

    也是从十二岁那年起,她跟老妈搬进穆家,认识了小她两岁,孤傲霸道、脾气又差的穆子軡。

    他们一起长大,有过许多美好的青春回忆,他们之间的牵绊很深很深……

    细白的手指抚着曾被穆子軡吻过的唇瓣。老天!她好想念他的吻,还有他拥抱时的体温,她多希望能快点见到他。

    逮回游离的思绪,她放下碗,决定马上打电话给学姊,无论如何她都要去纽约一趟,再也不迟疑了。

    “晓年,甜汤还很多,要不要再来一碗?”身后传来张叔的唤声,一生未娶的光棍张五泰,和陈秀枝交往多年。

    两人感情很稳定,张五泰也一直将晓年视为亲生女儿,每次只要晓年回来,张五泰都会大展身手,煮一堆晓年爱吃的菜和甜品。

    “好!我还要再喝一碗,张叔煮的银耳莲子汤最好喝了。”拿着手机欲拨号的闵晓年,不忍拒绝张叔的好意,只好把手机塞回口袋,打算等一下再打。

    她拿起空碗回头走进厨房里。

    “晓年,银耳莲子汤真的好喝吗?你不要骗张叔喔,不好喝的话要跟张叔讲,张叔下次会努力改进。”

    “真的好喝啊,我没骗张叔啦!而且不只甜汤好喝,张叔做的菜都很赞,我超爱吃的。”竖大拇指呢!今天她吃了两碗饭呢。

    “你这小妮子就爱灌张叔甜汤。”张叔揉了揉她柔软微翘的及肩发丝,对她十分宠溺。

    “不灌张叔甜汤,张叔就不疼我喽。”她眨眨灵动清澈的圆眸,还说不灌迷汤,简直快把张叔给迷昏了。

    “不疼你要疼谁?张叔身边都没有亲人,这辈子唯一想疼的人只有你跟你妈……晓年啊,张叔虽然没跟你妈结婚,但我已经把你们视为自己的老婆、孩子了,以后张叔的财产都会留给你,你其实不必太辛苦工作,张叔虽然只是个厨子,但我省吃俭用也存了不少——”

    “张叔,我知道你最疼我跟我妈了。”她放下碗,给矮胖老实的张叔一个拥抱。“我也想要有个爸爸,我得赶快说服我妈跟张叔结婚,这样我才能光明正大喊你一声爸爸。”

    “晓年、晓年你刚刚说——你同意我跟你妈结婚?”张叔好激动,他以为闵晓年不太能接受他,毕竟他只是个厨子,不像她的父亲是个公务员。

    “我从来没反对过啊!一直都举双手双脚赞成呢!”她想不透,自己什么时候有表现出反对的立场,才会惹得张叔如此激动?“张叔,你一直没跟我妈登记,是因为顾虑到我吗?”

    “我、我们是顾虑到你的感受,才没提结婚的事,不过现在既然知道你的立场,我跟你妈会尽快结婚。”张五泰眼眶泛泪,一想到终于拥有家人,他感动得快哭了。“谢谢你,晓年。”

    “我才要谢谢张叔呢。”害她也红了眼眶,开心到想哭。

    一大一小靶动的面对面站着低头拭泪,这时陈秀枝走进厨房,看到这诡异的景象,忙不迭走过来关心。

    “你们两个是怎么了,怎么都哭啦?”陈秀枝担心地看着这两个人,她最在乎的一大一小。

    “妈……我爱你!”闵晓年激动的拥抱一脸忧心忡忡又带着疑惑的老妈。

    “阿秀,我、我也爱你。”张五泰害羞地学闵晓年吐露爱意。

    “嗳呀,你们两个到底在演什么戏?”陈秀枝脸蛋尴尬的红了起来,女儿说爱她也就算了,连这老番颠也厚脸皮的说爱她,还当着女儿面。

    “妈,我跟张叔都是真心爱你的。”闵晓年古灵精怪地转头看着脸红到爆的张叔。

    “我是真心的,我发誓!”张五泰也回以一脸憨笑。

    三人相视而笑,幸福又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