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萝丝小姐跨越时空的前妻 第二十四章

跨越时空的前妻 第二十四章

作者:萝丝小姐书名:跨越时空的前妻类别:言情小说
    “所以不生气了?”京岷轻声问,看她摇了摇头,脸上总算漾起真心的笑容,他紧绷的心弦也终于放松。

    什么时候起,他的情绪竟然被她深深牵绊,她难过,他就心痛;她开心,他比她更高兴?他在心中暗暗苦笑,没想到自己也会有这一天。

    “你真的不记得昨晚说了什么?”他瞅着她,忍不住问。想到她依偎在高柏怀中的那一幕,他的瞳眸蓦地冷下,英俊的脸庞不由自主的绷紧了。

    “怎么了?我真的做了什么很离谱的事情吗?除了要你跪下,我还做了什么?说吧,我可以承受。”见他面色不善,楚婧紧张的追问。

    “没有,不过以后不许你再喝酒,就算要喝,也只能跟我喝。”

    他语气中的霸道让她微微怔愣了下,但并不讨厌,反而涌上一丝甜蜜。她轻轻点了头,噘着唇道:“那个鸡尾酒喝起来像果汁一样,我也不知道怎么后劲会这么强,害我到现在头都还在痛。”

    “头还在痛吗?”京岷眉头一皱,身体往前微倾,举起手就往她额边探去,温柔地轻揉她的太阳穴。

    一阵电流彷佛从他指尖窜入了体内,让楚婧整个身子瞬间酥麻无力。

    “还不舒服?”感觉指尖下的肌肤忽然热烫起来,他担心的问。

    “不……不是。”她艰困的自喉咙挤出声音,暗暗庆幸自己是坐在椅子上,否则肯定早已腿软不支。

    发现了她的羞赧,京岷心神一荡,指下如凝脂般细腻光滑的触感如羽毛轻搔着他的心,让他想要触碰更多。他的手指彷佛有自己的意识,悄悄离开了她的额际,逐渐滑到她的下巴,轻轻勾起她羞红的脸颊,望进她那双似水瞳眸中。

    时间似乎在他们之间静止,一股无法抗拒的魔力拉近了彼此的距离,她的唇瓣水嫩欲滴,宛若鲜美的果实般邀请他的品尝。

    四周静谧无声,唯有撩拨着两人心弦的微喘声。楚婧的身子微微轻颤,在京岷唇瓣覆上她的时,情不自禁的娇喘出声。

    他的吻是如此温柔,好像怕碰坏了她,轻轻掠过她的唇瓣,可就在她以为他要抽身离开时,第二个吻却又突然重重的压上来,比起方才的轻柔,这回多了霸气的占有,让她连灵魂都颤动了起来。

    他的气息随着他侵略的举动充满了她的唇齿之间。

    她不曾跟男人这般亲密接触过,一时只觉得天旋地转,灵魂都要出窍了,再也分不清今夕是何夕,只能随着他而浮沉,飘荡在云雾间。

    让她不知所措,慌乱了情绪,不禁轻泣出声。

    唇上的辗转掠夺骤然停止,随即一声低咒扬起。

    “楚楚,对不起,我是情不自禁,我——该死!”看她红着眼眶,一脸娇羞。

    楚婧摇摇头,哽咽的道:“不是的,不关你的事,我只是……只是有点害怕。”

    “害怕?”他蹲在她面前,温柔的看着她,“你不喜欢?”

    她一张俏脸霎时更通红,嗫嚅着怎样都无法开口。

    “如果你不喜欢,我以后都不会再这么做。”他保证,心中却有种无法言喻的挫败。

    “不是。”她连忙否认,但随即又因自己急切的口气而羞窘不已,脑袋害臊的垂到了胸前。

    不是?京岷觉得自己又复活了,勾起她的下巴问:“那是为什么?”

    楚婧羞赧不已,好不容易才挤出话来,万分羞涩的道:“就是因为太喜欢了,所以我才害怕……”这可是她第一次跟男人接吻耶,而且还是在婚前……若在大楚,她今生已是非他不嫁了。

    京岷愣了下,脸上接着涌起一阵狂喜,屏息问:“所以你不是讨厌我碰你?”看她娇羞地垂下长睫,再次摇头,他情绪激动的上前拥住了她,将她圈在怀中,“楚楚。”

    听着他胸膛传来的沉稳心跳声,楚婧的心同样喜悦,但没一会眉头又微微拧起,“京岷。”她轻轻推开他,认真的凝视他那双发亮的俊眸,“你……也会对其他女人这样吗?”毕竟他没说爱她,他们也不是在交往。

    京岷脸色微沉,神情严肃的道:“我不是随便的男人。”

    “可是,那你为什么对我……”难道她就是随便的女人?

    “因为……你这傻瓜,自己想。”他揉乱了她的发,又在她唇上偷亲了一下,随即转身走开。

    小气,干么不告诉她!不过,这是不是代表他也喜欢上她了?看着他的背影,楚婧胸口暖烘烘的一片,心脏还不由自主的怦怦直跳。

    唇齿间还残留着他的气息,那甜蜜的滋味,她想这辈子她永远都不会忘记。

    自从那天两人跨越了某条界线后,京岷对楚婧的态度就越来越不同,不但常去茶坊找她,三不五时的牵手跟偷香更是不可少,连带原本一向冷峻的脸庞也多了不少笑容,让其他人都暗自讶异。

    就连京波也感受到父亲的改变,小脸上神色同样轻松不少,看得出每天心情都挺不错的。

    这时楚婧不免庆幸自己不是生活在大楚,否则被个男人没名没分的东摸西碰的,她还要不要做人啊?

    她身体虽然是任楚楚,内心可是十足的楚婧灵魂,若不是自己芳心暗许,再加上这身子反正跟京岷再亲密的事都做过了——想到这,她竟还微微吃起醋来——这才不再矜持,偷偷享受着跟他暧昧的甜蜜。

    即便他或许并不爱她,但应该多少对她有好感吧?就算只是这样一点微小的可能,也够让她开心的了。

    “在想什么?”此刻,京岷开着车,斜睨了她一眼问。

    “没事。”楚婧彷佛做亏心事被抓到,白皙的脸颊马上绯红了。

    京岷的目光充满宠溺,微微勾起唇角道︰“不是在想我?”

    “欸,少胡说。”楚婧害臊的用眼尾瞥了下在后座睡着的京波,小声道:“儿子在呢。”羞不羞人啊!

    “我是在问你,有想到答案了吗?”

    见他眼中闪过促狭的笑意,她懊恼的噘起唇,将视线转向窗外,“我不知道。”

    “不知道?”他的右掌突然伸过来,握住了她的小手。

    一道热流从他掌心传给了她,让她霎时甜上心头,勾起了唇角。

    他深情的侧头看了看她,英俊脸庞有相同的笑容,两人就这样一路手牵着手,没人再开口说话,享受着弥漫在车中的甜蜜氛围。

    “到了,准备下车吧。”

    车子缓缓驶进日式建筑的大门内,修整精致的日式庭园旁,停车场已经停了另两辆刚熄火的房车。

    楚婧看了看窗外,京峰夫妻跟京峭还有京岚同时自那两辆车走下来,她好奇的问京岷,“为什么每年爷爷都要大家来这边住一个月?怎么不干脆跟你们住在一起就好?”

    京岷的眸光一黯,苦笑道:“当我爸妈还健在时,我们确实是同住的,但自从我爸妈车祸意外身亡后,爷爷就认定是自己的错,所以坚持一人搬回老宅独居,只愿意我们一年回来住上一个月陪他。”

    “原来是这样。难道他不寂寞吗?”楚婧喃喃道。

    “寂寞?京家男人是不能感到脆弱的,爷爷更是个中翘楚。以往每年的这个月就是你最难熬的时候,不过你放心,今年有我,我不会再让你孤军奋战了。”他握着她的大掌微微收紧,传递着他坚定的意志。

    楚婧扬起唇道:“别忘了,我已经不是昔日的任楚楚。”她可是公主楚婧。

    京岷微笑点头,依依不舍的松开她的手,而后熄火下车,打开后座车门,将睡得迷迷糊糊的京波给抱下车。

    楚婧走到他们身边,一起迎向出来接待他们的佣人,她挺直了背脊,准备迎接另一场战争。

    在老宅工作的佣人都是老经验了,很快就安顿好几位孙少爷及孙小姐的住处,唯独京岷跟楚婧的房间是问过京磊才敢决定的。

    楚婧站在房内,怔怔的看着被并排放置在床边的行李箱,正要转身找人问清楚时就撞进一堵厚实的肉墙中。

    “去哪里这么急?”京岷扶住她的肩,眸底隐隐跃动着某种炽热的火光。

    “我要去通知他们,他们搞错了。”她羞红了脸道。

    “老宅的佣人都是爷爷精心挑选训练的,做事特别仔细小心,不会搞错任何事。”他欣赏的看着她脸上的酡红。真的很奇妙,以前的她面对他有这么容易害羞吗?怎么现在就像情窦初开的少女,总是羞涩可人,让他情不自禁的涌起无限爱怜。

    “可是……他们把我们的行李都放在同一个房间……”她的声音在看到他脸上满意的笑容后逐渐消失,“你很开心喔?”

    “有吗?”京岷收起笑容,佯装严肃的道:“他们也真是的,不过你不能怪他们,毕竟以前就是这样安排的,这次当然也不例外。”

    “但以前我们还是夫妻,现在却……这样一点都不合体统。”想到要跟他同床共枕,她就觉得自己的心脏狂跳,几乎要冲出胸口了。

    看她羞得几乎要抬不起头,他眼神柔和,轻轻揉了揉她的头顶道:“放心,我睡地上。”

    “你睡地上?”这怎么可以,哪有男人睡地上的道理“不行!这样不好。”

    “爷爷决定的事是不会改变的,况且对他来说,既然我们要复合,就不应排斥这样的安排,若我们任何一人去抗议,都会让他对我们的关系起疑。”他理所当然的道。

    “那……”楚婧的眼睛飘向面前加大尺寸的双人床,红着脸,彷佛用尽了这辈子最大的力气才吐得出这句话,“我们一起睡床上吧。”

    “楚楚?”京岷的俊眸闪过喜色。

    “我的意思是,床这么大,我们各睡一边,中间隔个枕头棉被的应该没问题。”她连忙解释。

    “喔……”原来如此,京岷暗嘲自己多想了,脸上难掩失望。

    看到他的表情,楚婧唇瓣微微勾起,还没来得及说话,一阵震天价响的尖叫声就几乎要将屋顶给掀翻了。

    两人互觑了眼,脑中同时响起一个名字——京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