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一夜情债 第二章

作者:喜格格类别:言情小说

席致葆匆匆赶到公司。婚宴办在平日的晚上,就是这点不好,尤其是星期二晚上。

星期三,是“爱薇肤化妆品”公司内部每周例行的高级干部会议,纪董事长一定都会准时出席,连带的秘书室也跟着人仰马翻。

大型会议室在公司大楼的二十四楼,而董事长、总经理,还有虚位以待很久的总裁办公室都集中在二十五楼。

二十五楼整体设计为圆形,分割成三大间办公室及一间小型会客室,中心部分空出一个圆,没有隔间,只有三张办公大桌,是三位秘书的座位,目前只坐了两位。

另外,在公司二十楼有一间秘书室,里头约有十多位秘书,是负责公司经理级以上高阶主管的助手。

平常大家互相协调出勤,由于机动性颇高,接触的主管层级广,虽是秘书,却对公司内部了解颇深。

有传言指出,二十楼的秘书室是董事长为了总裁一位所设计的,目的在于可随时挑出能立即走马上任、协助新总裁了解公司大小事务的秘书人选。

已经在二十楼窝了六年的席致葆,是秘书室里年资第二的资深秘书,最资深的陈秘书多她一年。

每个星期三,秘书室必定大举兴兵总动员,一早就钻进二十四楼会议室场布、影印数据、放置文件。

接着,依照年资、从主位开始一路分配下来坐上座位,打开笔电,协助身边主管进行“当场决策,当场发布命令”的执行工作。

九点五十分,所有秘书同仁就定位。

“席秘书,妳中乐透了吗?”陈秘书坐在她身边的位子,突然侧过头,视线在她身上转了两圈后,轻轻酸了她一下。

“我不太买彩券,中发票还比较有可能。”席致葆满脸认真地回答,同时发现所有同事的视线突然集中在自己身上。

他们为什么这样看着她?

她心底一颤,表面维持不动声色,内心却开始忐忑不安、胡乱猜想起来。

该不会是她今天走路姿势怪怪的,大家以为她跟陈秘书一样,昨晚上夜店来个纵情的一夜狂欢吧?其实,她只是代替老哥去喝个喜酒而已……

“那妳怎么舍得买这套衣服?”陈秘书又问,其余秘书全都瞪大眼睛看着她,等着听听看她怎么说。

席致葆心底的疑惑越来越深,低头看了看自己这身衣物。

这套衣服怎么了?很贵吗?

“就刚好有打折……”她胡乱搪塞了一个借口。

“香奈儿当季的新款服饰不可能打折吧?”陈秘书见缝插针,斜睨她一眼,表情好像在对她说“这是常识”。

面对陈秘书带有敌意的追问,她满脑子只有一个念头在打转:自己身上这套鬼东东居然是久仰大名的香奈儿,而且还是当季服饰?

“席秘书,老实招来,是不是男人买给妳的?该不会妳偷偷交了男朋友,不让我们知道吧?”另外一名秘书偷笑着,语气暧昧地糗着她。

“是不是公司里的人?”

“应该不是,席秘书说过她绝不谈办公室恋情。”

见大家热烈地讨论起来,席致葆表面笑着,心里却开始大冒冷汗,脑袋飞快运转,企图马上挤出一个漂亮的说法。

突然,摆在她面前桌上的手机震动起来。

她在心里刷亮双眼,表面却露出略微抱歉的微笑,接起电话,一手捂着手机,尽量压低音量说话。

“喂?”

“老妹,昨晚谢喽。我未来丈母娘情况稳定多了,等她能回家后,我打算马上求婚,到时候妳可不可以陪我去饭店餐厅?”

“做什么?”

“求婚预演。”

“好啦,到时候再说,我现在正要开会。”

“对了,还有一件事,新郎刚打电话给我,说有男人向他打听妳的消息。”席天宝向来平板的音调,突然冒出兴味浓厚的好奇。

“什么”席致葆一听到有人打听自己,脑中马上闪过昨晚跟自己发生一夜情的男人。

他干么打听她的消息?他们不是单纯的一夜情吗?就像陈秘书每周都会去夜店报到那样,各取所需,轻松无负担。

“妳昨晚发生了什么事?”电话那头的声音转为严肃。

“我发生了什么事?”连她都想这样问自己吶,一直都知道喝酒会误事,可是她从没想过自己也会有这一天。“那不是重点,你快点打电话给新郎,叫新郎什么都不能告诉对方!”

“来不及了。”席天宝又恢复平板音调。

“不要跟我说……”席致葆暗中狠狠倒抽一口冷气。

“新郎把他知道的全说了,包括妳是我妹,还有我平常跟他闲聊的那些跟妳有关的事。”

听见老哥的话,她只觉得自己猛然一阵头重脚轻。

“天、天啊……”她不敢想象,万一对方真的跑来找她,她要跟他说些什么?

从片段记忆里,她依稀记得自己喝醉酒、说了一堆话,最可怕的是她还主动要求对方抱她……

不行,她不想再看见对方,她不想再想起自己昨晚有多……有多积极主动,天啊……

结束通讯后,九点五十五分,所有高阶主管就定位。

她在心中哀叹,她还真是没有做坏事的本钱。

十点整,董事长、总经理按照惯例准时出席,唯一不同的是,他们身后似乎还多了一位高大的男士。

所有人见董事长莅临,立刻起身恭迎。

“大家都坐下吧,今天我要为大家介绍公司新任总裁。”董事长看向自己右手边的高大身影。

所有人顺着董事长的目光看过去,席致葆感觉呼吸突然变得好困难,从头到脚一寸一寸石化当中。

她是不是出现幻觉啦?昨天跟她躺在床上的男人,不但穿了一身深色合身西装出现在眼前,还是公司的——新任总裁

不!

“这是我长年在国外各大化妆品牌累积经验的儿子,纪穆奎。”董事长满脸欣慰地介绍着。

自从把儿子送出国念书后,他就一直期盼这天的到来,只是儿子从哈佛硕士毕业后,很享受自己只身在外单打独斗的刺激感,不管他明示或暗示过多少次,想要将公司交棒给他,他始终不愿正面响应。

面对宛如脱缰野马似的儿子,好不容易终于力劝到他回国,这一次,他由衷希望儿子能在台湾就此定居下来,好让他能够颐养天年,当然,如果可以含饴弄孙,那一切就更加完美了。

董事长中气十足宣布完,众人立即掌声如雷。

席致葆当场耳鸣,一颗心彷佛被人一脚狠狠踹进深不见底的万丈悬崖里,整个人在心里凄厉哀嚎。

天要亡我也——

她双手被动的跟着鼓掌,已完全石化的身体,僵硬到动弹不得。

“好了,大家先坐下、坐下。”董事长一开口,众人终于停止鼓掌,纷纷坐下。

就在这一刻,纪穆奎冷静扫向众人的视线,竟精准无比地一眼射进她眼底深处,与她深深对望。

席致葆猛然屏住呼吸,瞪大的双眼慢慢收敛,身体倏地一抖,浑身打了一个结实的冷颤。

见纪穆奎从她身上移开视线的同时,嘴角微微上扬了几度,她顿时彷佛看见荒唐的一夜情,正朝自己露出邪恶的捉弄微笑。

会议如常举行,每一位高阶主管报告完后,董事长皆立刻做出简短指示,每一次董事长都会特地转头询问纪穆奎。

纪穆奎大多时候只淡淡点头,只在与董事长持不同意见时,才会开金口说上几个字。

不赘述、不赞扬、不附和、不花俏、不刻意讨好谁,他话不多,却字字都是精准指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