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冷板凳女友 尾声

作者:七巧类别:言情小说

惊爆!国际巨星严钧惊传早己跟秘恋四年的女友登记结婚?!严钧秘恋对象,从未露面的女友温家绮,于十二日在南投一偏远小镇妇产科诊所为他生下一女儿。

严钧坦承两人早在去年便于美国登记结婚,将在女儿满月时,于台湾补办婚宴……

斗大标题、详尽内文,附上照片佐证,连日来各大报章的八卦头条,皆是严钧已婚、刚生女儿的大事。

那一夜他陪着她生产直到天亮,她被推往病房休息,他亦紧跟在一旁,完全忘了自己是公众人物的顾虑。

虽是山脚下的偏远小镇,但他终究被认了出来。翌日下午,己有媒体纷纷大老远跑来采访。

面对媒体,他态度从容,神情愉悦,直接坦诚他秘婚的老婆刚替他生了个可爱的宝贝女儿,甚至大方提供温家绮抱着初生女儿躺在病床上的照片,让媒体去大肆报道。

当记者离去,她不禁诧异他的说词,质问道:“我什么时候跟你在美国登记结婚,为什么我都不晓得?你会不会记错对象了?”

“早上我打电话先向你爸妈告知你的状况,也打电话对我爸妈交代他们升格当爷爷奶奶了,我爸在惊喜过后臭骂我一顿,说我若没对你好好负责,让你吃亏受委屈,他会不惜再次跟我断绝父子关系。”严钧看她一眼,神情故作委屈道:“看来我爸疼你,重视你,更甚于我这个亲生儿子。”

跟父亲赌气离家多年未返家的他,在三年前才第一次重返家门,那是在他首度接拍第一部电影之后。那时的他还不算家喻户晓的明星,若非先前对温家绮的承诺,他也许还会拖延返家期限。

当他一进家门,母亲就热泪盈眶地搂抱着他,而父亲只是默然无语地看着他。看见脸上增添岁月痕迹的父母,他心里非常愧疚,想开口道歉,却一时无从说起,还是温家绮笑盈盈地拉起他跟父亲的手,继而开启话题,跟母亲一起热络拉拢他与父亲的关系,才能让固执的父子两人,很快便化解多年来的隔阂。

之后这三年,他因持续拍片而忙碌,仅跟温家绮一起返家三、四回,每次皆因她的缘故,让他跟父亲之间的关系愈来愈和谐,且她每隔两三个月便回家一趟,除了探望自己父母,也会去隔壁代他探望他父母,并报告他的近况让他们知晓。

他知道,父母其实已将她当准媳妇看待了,只是他仍专注在演艺事业,尚无心结婚,才没将父母的想法让她知道。

“我不想再被断绝父子关系。”严钧强调。当年为梦想跟父母争执而离家出走,他其实心里一直不好受。

“若要表示负责且不让你受到委屈,最好的方式就是我们已有结婚之实。”如果被媒体爆料她未婚生子,对她及孩子都是一种伤害。

“我都不知道阿钧原来会撒谎。”她忍不住吐槽。

也许以他的能力,要弄个两人曾在美国办过结婚登记的文件并不难,但她没想到他会为保护她而对媒体及广大影迷撒谎。

“在现实人生中我不撒谎,尤其对你。但唯有这件事例外,因为,这是要保护你跟我们的宝贝女儿。”他薄唇淡扬,温柔地笑说。

“你是因孩子跟严伯伯的威胁,才要跟我结婚的吗?”即使确信了他对她的爱,她仍想再问问他的想法。

“这个答案,我三分钟后回来告诉你。”坐在病床旁跟她说话的严钧忽地起身,匆匆转出病房。

温家绮纳闷地愣望他离去。不多久,便又听到他匆匆返回的脚步声。

推开病房门,他走近病床,拉起她右手,在她柔白掌心放上一朵小小的粉紫色小花。

她抬眼,满是疑问。

她低头再细看了下,好像曾见过,却又想不起来,只能轻摇脑袋。

“幸运草之花。”严钧直接公布答案。再度往病床旁的椅子落坐,打算对她解释这朵野花的含意。

“记得我们第一次谈论的舞台剧《双面桃花源》吗?”

她轻点头。忍不住先提起她之所以会来到这处名为“桃花源”民宿的机缘。

当她离职决定搬离租屋时,其实仍不知该何去何从,是突然想起两人最初谈论的舞台剧中所提的桃花源,于是网上随意查询,意外找到一处在南投山区以“桃花源”命名的民宿,且正巧在应征会计。

她又进一步详查,发现那地方虽偏远,交通不太方便,但离民宿约二十分钟车程的小镇上有一间妇产科诊所,对她的需求而言已算便利,她于是姑且一试,先传真履历并打电话面试,向老板娘坦然告知自己单身有孕,急需工作的难处,没想到顺利便录取,她因此很快确定了安身之所。

当她把去处向方颖婕告知,方颖婕仍不太放心,坚持陪她前往,在看了环境又与年轻老板娘白于珊谈过话后,方颖婕才为她的落脚处感到宽慰。

方颖婕甚至告诉对方是被负心汉所欺骗,却仍想将腹中胎儿平安生下来,拜托白于珊对她特别照顾。闻言,单亲育有一子的白于珊对她格外怜悯与同情,她不仅得到一份供食宿的工作,更受到老板娘及同事们亲切的关照。

“对不起,害你受苦了。”严钧执起她一双手轻握,神情愧疚。一想到她一个人来到这人生地不熟的偏远山区,怀着身孕独自生活数个月,他就无比心疼,更是自责愧疚不已。

她微微一笑,不以为苦。“这里的人很亲切和善,都对我很照顾。”她庆幸来对地方了。

“你知道吗?这两天我有了更深刻的体悟。我就像《双面桃花源》里的男主角,为寻觅理想的桃花源,倾尽毕生心力去追求,渐渐地,我置身在五光十色的绚丽世界,因得到掌声和光芒而自满,然回到却不见你踪影,一瞬间,那个耀眼夺目的世界变突然崩塌,只剩黑白、空洞的色调……”

“早上你刚生产完在休息时,我去附近小商店买些日用品,回途不经意注意到路旁杂草丛中的幸运草,在片片爱心堆叠的嫩绿叶片间,正绽放一株株淡紫色的可爱小花。”

“莫名地,我被那小野花吸引,弯身摘取一朵,静静地欣赏……从那小花中我看见你甜甜的笑颜。”

“那一刻,我真真切切感受到,原来你就是我的『桃花源』。如果没有你,在我筑梦倦累时,将没有地方可以安歇;如果没有你,再大的梦想、再绚烂的舞台,都没有意义了。”他一双深眸深情款款地凝望她,娓娓述说最甜蜜且真切的爱语。

她心口怦然撼动,眼眶热烫,心湖溢满甜蜜暖流。

“小绮,你才是我最重要的至宝,任何名声财富都无可取代。嫁给我好吗?今后我会努力当个负责的好丈夫、好爸爸。”他执起她的手,在她无名指上套进一圈以幸运草简单编织成的指环。

她低凝着两人交叠的手,粉唇扬起笑弧,两颗晶泪滑落粉颊。

“抱歉,手不巧,但心意到了。等回台北,我会给你一颗真真实实的独特钻石。”他低头亲吻下她指间,接着捧起她脸蛋,亲吻她泪颜。

“我已经有最独特无价的钻石了。”她含泪带笑,抬起一双美臂圈住他颈项、

他亦是她最重要的至宝,在她生命中绽放光芒,最耀眼的钻石。

严钧在女儿满月后办了场隆重豪华的婚宴,宴请双方许多亲友,甚至媒体参与。

过去对感情低调的他,这次坦然跟老婆高调晒恩爱,让媒体沸沸扬扬地报导两人的甜蜜恋情与幸福婚姻。

他并对记者表示未来一年内不会拍戏,将好好陪妻子、女儿,带她们游山玩水,而将来,他一年也只会接拍一部戏,要把他的时间更多地留给身边重要的人。

听到他做出的决定,温家绮虽感动却又不太赞同,尤其听到他推拒跟名导演刘聪再度合作的机会,不禁替他感到非常惋惜。

他笑说他并没有放弃演艺事业,但他要追求的大梦也己盈握在手了。

他一手抱着襁褓中的女儿,一手与她十指相扣,俊容洋溢幸福神采。

她一如她的名字,给了他一个温暖的家,一个真正绮丽的人生。

他们都是彼此的桃花源,心中最温暖的依归。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