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金童的游戏 第十章

作者:喜格格类别:言情小说

三个月后台湾“彩星姐,这几个月公司有没有发生什么事?”中午时分,乐乐坐在常和彩星姐一起去的店里,享用着午餐。

“除了业绩越来越漂亮之外,能有什么事?”彩星姐说,突然朝她抛出一个暧昧的眼神。“还有你要结婚的事。看来你也不是平凡人,一个冷硬又难搞的金童就这样被你吃掉了。”

“我是平凡人啊,不过他说……在我面前,他也是平凡人。”乐乐不自觉摸摸肚子,幸福浅笑微扬在唇边。

她怀孕的事很保密,至今没有对外宣告,不过也有恶毒的媒体早猜说她是因为怀了孕,罗家金童才会被迫娶她。

看到那则报导时,她只觉得荒谬,正在哈哈大笑,罗博克突然一脸惊慌地冲进房间,紧张兮兮的问她看报纸了没?

她永远忘不了,当自己对他扬了扬手中的报纸时,他俊酷脸庞马上垮下来的样子有多经典,她爱死了他那生怕她受伤害的表情,因为他的眼中清清楚楚写着:我爱你,比爱我自己多更多。

知道她看完报纸的反应是大笑后,他的响应也超夸张,不仅用爽朗微笑对着她猛放电,黑眸中居然还有可疑的水光闪动……

是太感动还是太担心了啊?她真是服了他了。

不过,他唯一需要改进、也被她不停抱怨的一点就是

自从法国回来后,他们已经进入同居状态,但他对她还是那么小心翼翼,时常精神紧绷地黏在她身边,害她有时觉得快要喘不过气来。

“我知道。”彩星姐挥了挥手,羡慕地哀嚎。“好闪的感觉哪……”

“谁教你要问?我也很担心身边的人统统在我面前戴起墨镜呢。”乐乐开心地吐舌一笑。

“乐乐。”一道低沉的男音无预警插入她们的对话。

“大智?”乐乐循声转头一看,惊讶地低呼。

“喔,我还来不及跟你提,大智今天回台北参加餐饮协会的聚会。”彩星姐见大智来了,索性邀他一起用餐。“坐下吧大智,一起吃。”

“听说你要结婚了。”大智一坐下来就说,点了一客火腿吉士局烤面。

“嗯。”乐乐微笑点头。“到时公司会统一发喜帖,统统不准包红包,大家好好玩它一整个晚上。”

“乐乐……你快乐吗?”大智忽然严肃地看着她。

“为什么这么问?”乐乐不急着回答,悠哉反问。

“前一阵子跟关小姐在餐饮协会遇到时,她说你过得其实并不好,连报章杂志也写得那样,我有点担心……”大智露出担忧的眼神看向她,“乐乐,你真的是因为孩子,才不得不答应嫁给他吗?听说你还被他家的长辈为难?”

“唔……如果我说是呢?”乐乐笑着反问。

罗博克刚结束一场商业餐叙,心想反正乐乐也在附近用餐,便顺道绕路过来接她,没想到一走近却刚好听见这段对话。

他赶紧躲回暗处,眉头皱紧,听她说话的语调就知道她八成又想恶作剧。

“那我就带你走。”大智笃定的语气,让在场两位女性同时吓了一跳。

“谢谢,这段话要是让博克听见就好了。”乐乐貌似惋惜地猛叹气,眼里满是笑意。

我听到了。

罗博克没好气地瞥了眼未来的老婆,很清楚她心里在想些什么。

丙然,乐乐接着说:“大智,谢谢你,如果以后他敢欺负我或对我不忠,而那时你身边也没有人,我一定马上甩掉他,跑去投靠你。”

永远没有那一天!

罗博克对着他们的背影挑起眉,最后撇了下嘴,决定把空间留给他们,打算自己先散步回公司。但才走了两步,他就接到哥儿们打来的电话,约他今晚去夜店喝两杯。

大智静静看着乐乐好半晌,倏地笑开来,笑容里有丝苦涩,也有祝福的味道,“看来你是嫁定他了。”

“差不多喽!”乐乐幸福地笑了。“谁教他是我宝贝孩子的爹地。对了,我怀孕这件事我们知道就好,不用特地帮我跟媒体解释什么。”发现自己说溜嘴证实有孕,她连忙交代道。

“为什么?”彩星姐问。

“有些事我们心里清楚就好,没必要跟每个人说明,除非是真心关心我们的人。”乐乐将餐桌上最后一口鲜奶喝净,缓缓地说。

“你变成熟了。”大智有感而发。

“说不定不是变成熟,而是太幸福了。”说完,她马上亮出大大的笑脸。

“太阳眼镜……”彩星姐似真似假地哀嚎。“我需要你……”

见状,乐乐跟大智全都笑了。

这一餐,他们三人吃得开心极了,尤其是乐乐,感觉就像捡回一个珍贵又体贴的朋友。

台北某知名夜店。

“没想到你还是结婚了。”风度翩翩的凌普臣说着绅士一笑,夜店里不断偷瞄他的美眉们立刻露出倾慕的眼神。

“听说你们第一次碰面是一夜情?”黑曜伦也摇头失笑。“我一直以为你对女人没兴趣。”

三位俊男雅痞、尊贵、冷傲的组合,一进夜店马上吸引在场所有女人的注意,包括关小姐在内。

“你从哪得来的错误消息?”罗博克冷哼一声。

想到中午大智对乐乐的告白,他心里还是有些不痛快,连喝两杯酒后,他才庆幸乐乐再过一星期就是他罗家金童的老婆,心情总算好一点。

“以前在学校的时候,只要有女同学不小心碰到你,你就凶神恶煞地瞪人家,好像冰清玉洁的姑娘被调戏了。”凌普臣幽默的说法让两人都跟着笑了,气氛好不轻松。

“最可恶的是校花搭讪你那次,她可是金发大美人呢。”黑曜伦不让凌普臣专美于前,悠闲地提起老掉牙旧事。

“对啊,人家父亲可是美国议员,这种帐你都敢不买,带种。”凌普臣拍拍罗博克的肩,表示欣赏。

“继续亏吧你们。”罗博克冷冷一笑。“如果不想我跟两位嫂子聊聊她们丈夫的风流史,建议你们最好适可而止。”

此话一出,凌普臣立刻举手投降,作势用拉链关起自己的嘴巴。

摆曜伦也一样不说话,尴尬地笑了笑。

“一夜情不完全是坏的,看你怎么看待这件事。”罗博克说,他当初就是被乐乐哭得淅历哗啦的可怜模样吸引,才会忍不住跳出来照顾她。

其实早在那时他就对她心动了,尝过她的美好后更是不肯放手,那一夜对他而言只是个开始,绝不是结束,事实也证明了他的执着没有错。

他勾起唇角,目光闲散地扫视全场,却突然看见乐乐劈腿已婚前男友竟抱着两名辣妹,泡在这里大胆调情。

“看什么?”凌普臣率先注意到他的视线。

罗博克撇了下嘴,简略描述乐乐跟那个男人之间的关联。

“你说他已婚?”黑曜伦冷锐的眸光淡淡扫过那个男人一眼。

“对象还是某大集团企业千金。”罗博克收回目光,冷冷道。

“要不要我送份贺礼给嫂子?”凌普臣脑袋灵光一闪,突然建议。

“嫂子……”罗博克反复咀嚼这两个字,一股前所未有的归属感顿时贯穿罗博克全身,令他愉快地笑了出来。

“你知道的,我认识这里的保镳。”凌普臣征询同意的眼神瞟向他。

摆曜伦最先反应过来,低下头浅笑。

罗博克仍是面无表情,黑阵中仔细看却有几分感兴趣的光芒,“这份大礼你送就好,千万别让你嫂子知道我有分。”

“包在我身上。”凌普臣保证道。他个人偏好血债血还那一套,既然这家伙曾令小嫂子难过,那让他请保镳朋友用拳头“问候”他一下,应该不为过吧?

摆曜伦举起酒杯,笑着说:“敬以牙还牙。”

凌普臣跟罗博克也举起酒杯,三人一齐轻击杯缘后,一口饮尽杯中物,然后痛快大笑。

“嗨,Rober。”关小姐走到他们身边,假装穿着高跟鞋的步伐不稳,无预警就往罗博克身上倒。

其余两位好友见状,立即熟练地伸出手臂架开这女人的纠缠,避免她把自己处境弄得太难看。

“关小姐?”罗博克冷着脸,表现出不欢迎她的态度。“有事吗?”

必小姐进公司当年跟公司主考官有染的事,他老早就查出来了,不公开只要求她自动请辞已经很给她面子,没想到她居然还主动跑来跟他打招呼!

“没有,我只是过来打声招呼。”关小姐脸上的笑容有些僵,偷偷往暗处看了一眼,彷佛确认什么后才满意地笑开。

罢才在夜店门口她见到有狗仔队,用了点技巧问出对方是来拍方氏集团二千金老公外遇的照片,马上灵机一动,想到一个破坏陶乐乐恋情的好方法。

“抱歉,我还有朋友。”罗博克瞪着她,毫不留情地说。

听见他直接下逐客令,关小姐努力撑起假笑,悻悻然离开。

进入女厕所,她先打了通电话给八卦杂志,然后又拨给陶乐乐,打算把眼前的一切好好加油添醋一番。

色难戒!方氏集团二千金嫁错人?

二千金的丈夫先是搭上台丰银行女强人周芳于,日前又在知名夜店热拥两位辣妹,动作亲昵煽情。而据可靠消息表示,该男走出夜店时还被人痛打一顿,有人指出,这可能是方氏集团二千金为一吐怨气,所设下的局

以上是周刊报导的内容。同一张照片角落,另有一则令人心碎的消息,那就是——罗氏集团金童罗博克先生,趁未婚妻怀孕之际在夜店大拥美艳女人,乐不思蜀。

“鬼话连篇!”一看到周刊报导,罗博克立刻愤怒地打电话回家。

眼看婚礼在即,乐乐提前一星期开始休假准备相关事宜。为什么周刊偏偏挑在今天她不用上班的第一天出刊?

想起早上出门时,她还跟他炫耀自己可以休息、不像他仍要辛苦上班,那时她露出的可爱表情,如今一想他的胸口依然感到一阵温暖。

但是……他不敢想象万一被她看到这份报纸,她会做出什么激烈的反应?

懊死!

摔上始终无人接听的电话,罗博克抓起车钥匙就往门外冲,一路高速由公司飙回天母的别墅。

一进家门,空荡荡的气息,立即令他的心猛地一沉。

“乐乐。”他一面大声急呼,一面冲上卧室找她。

然而,一切同样空荡得让人心惧。

罗博克僵着脸,最后在拉开空无一物的衣橱后,听见自己被她判了死刑的声立日。

她走了……甚至不听他解释,就这样潇洒又残忍地离开。

此时,他脑子里开始不受控制地想起她曾跟大智说过的话——

如果以后他敢欺负我或对我不忠,而那时你身边也没有人,我一定马上甩掉他,跑去投靠你。

罗博克深深吸口气,胸腔里涨满难以言喻的痛楚。

不会的,乐乐不会宁可相信那些可笑的传言,问都不问一声就直接抛下他,他爱她啊,这是全世界都知道的事。

所以,不管她躲到天涯海角,他都要把她追回来!

就在全世界找乐乐找得快疯掉时,她正把行李丢给托运公司,打了通报平安的电话回老家。

电话里,她只说自己很快就会回去,请在垦丁的父母不用担心,也不要告诉罗博克,因为她想一个人静一静。

于是,现在的她坐在河岸边,把脚泡进水里,冰凉的舒适感令她昏昏欲睡,呆了半晌后才拿起手机查看,有两通留言。

第一通毫不意外,传来的是罗博克疲累又焦急的声音。

“乐乐,你在哪里?报章杂志讲的都不是真的,让我当面跟你解释。你父母说你很平安,只是暂时不想回家,我已经汇了笔钱到你的薪资户头,我不在你身边照顾,不要舍不得花钱,请给你自己最好的一切,记得对自己好一点。我只希望你做到这一点,我也会一直在这里等你,永远不会走开。”

听完后,她感觉有股幸福的暖流充斥全身,感动的眼泪也跟着缓缓往下坠,没想到骄傲又以自我为中心的他,居然没有逼她与他联络,没有要求她立刻回去,反而弄了钱给她,只要求她记得对自己好一点?

她知道这句话本来就是他告诉她的,她后来想起来了,而从那擦枪走火的一晚过后,她也一直反复温习着这句话,从来没有忘记过。

也许,她表面上极力想忘掉那一晚,内心却完全背道而驰,偷偷收藏着他留下的美妙温柔。

第二通留言是大智。

“哈罗,还记得我跟你说过去参加餐饮协会的聚会吗?那天,我在场时,亲眼看到罗博克根本连看都懒得看关小姐一眼,夜店的那一幕看来是有心人刻意设计……刚才罗博克打给我了,你知道吗?向来占尽所有优势的男人,居然肯为了一个女人打电话给情敌,低声下气地询问你去处,我想……他是真的无可救药地爱着你。当然,如果你仍旧想当落跑新娘,别忘了,我的怀抱永远张开欢迎你。”

几天后,乐乐终于回到垦丁老家的消息一传出,罗博克立刻连夜驱车南下,等他人到的时候,已经是清晨六点。

“伯父、伯母您好,她呢?”一进陶家,他马上焦急地问。

原来,短短几天以来他频繁拜访陶家,次数已经让陶家人对他熟悉不少,而他每次一听见风吹草动便立刻赶来的诚意,连陶家两老都被深深感动。

况且,他必须常常台北、垦丁两头跑的原因,是婚礼依然照常筹备中,这份痴心也教人不舍又佩服。

“她去海边了。”一看到准女婿,陶父马上提供女儿的最新动向。

见罗博克点点头转身就要走,陶母追了出来,把手中的早餐递给他。

“乐乐还没吃?”他担忧地皱起眉。

“吃了,这是给你的。”有着胖胖身材的陶母,满脸笑嘻嘻地说。

“伯母,抱歉,我现在完全没胃口。”他礼貌地点了头后,立刻转过身直奔海边。

陶母拎着热腾腾的早餐走回来,瞪着丈夫道:“都是你女儿,这么好的老公她居然还玩落跑那一招?”

“几十年前,这一招你好像也玩过?”端正坐着的陶父一听,马上放下手中的报纸,“但话说回来,这个他妈的夜店是什么鬼地方?女婿不去不就没事了?再说,女儿是你生出来的,完全遗传到你不按牌理出牌的坏习惯。”

“这算什么坏习惯?是夫妻间的生活情趣。”陶妈坐到丈夫身边,双手叉在腰上不满地纠正。

陶父重拾报纸,耸了耸肩,“好吧,你说了算。”

另一头,台湾最南端的海边。

罗博克小跑步靠近一个熟悉的背影身后,轻声喊,“乐乐。”

乐乐不转头,闷闷地出声,“来啦?”

察觉她似乎余怒未消,他焦急地开口,“你听我解释,我跟那位关小姐根本没什么,是她——”

“我不想听这些。”乐乐打断他,双手环抱住自己。

见状,他立即脱下自己的外套盖在她身上,看她没有抗拒,才又直接帮她拉紧盖在身上的衣服,稍微松了一口气。

毕竟她没有拒绝他的好意,不是吗?

“这几天……你还好吗?”他站在她身后,想将她拥入怀里的渴望很深,却丝毫不敢轻举妄动。

即使不知道她的想法,他依旧按照预定的计划筹备婚礼,不知道她人在哪里也无所谓,只要她吃好、睡好,安全、开心就好。

任何她想要的,他都愿意给,包括自由。

以前,他要身边所有人以他为中心,统统围绕着他打转;现在,他却已自然地将她摆进自己世界的中心里,无法克制地只想守护她。

“很好。”乐乐双肩忽地抖动,说话声音也透露着古怪。“为什么这么问?”

“虽然只有短短几天没见你,感觉却像好久不见。”他低柔的嗓音里有股深沉的落寞。

“一日不见,如隔三秋?”

“大概是吧。”他无力地笑了一下。“我不知道你究竟相不相信我,但我只希望你给我们时间,不要……”他顿了一下。“就这样否定一切。”

“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她抿紧嘴角,觉得自己快憋不住了。

他深吸口气后,坚定地宣布,“我不会取消婚礼。”

乐乐突然转过头,诧异地看着他,“我没有要你取消婚礼啊!”罗博克怔住。

“我以为你跑回家,是因为……”他忽地止住卑语,猛然惊觉自己很可能被摆了一道。

“为了待嫁。”她双眼发光,俏皮地对他笑了笑。“奶奶说,结婚前我们不能再住在一起。”

败好,奶奶也插上一脚。

他不敢置信地摇头失笑,又问:“那单独旅游——”

“是为了应付我的婚前恐惧症。”乐乐双手捂住嘴巴,笑眯了眼,怕自己笑得太大声会伤到他自尊。

这一刻,罗博克终于完全放心了,他上前一步将她整个人牢牢锁进怀里,真实地确认她就在自己身边。

许久后,他松开过紧的拥抱,垂眸睨视她笑得开心的小脸。

“有婚前恐惧症的人应该是我吧?”

“怎么说?”她笑着问。

“都快结婚了还被新娘放鸽子,你大概不知道我这几天是怎么熬过来的。”他低头,惩罚地在她唇上轻啄了一下。

“我知道啊。”乐乐又吃吃地笑了。

“你知道?”他不信。

“我都有打电话给奶奶,关心你的近况。”

“关心我怎么不自己打给我?”他不悦地说,打死也不承认自己这几天苦等她电话的惨况。

每次一有电话响起,他就心跳加快,热切期待打来的人是她,只是每一次的期望,最后皆以失望做结。

“奶奶说,结婚前不可以主动联络你,这样结婚那天会没感觉。”她装出无辜的模样撒娇道。

“没那回事。”罗博克冷哼。

因为他有预感,不管经过多少时间,他对她的感觉永远也不会变。

“那……我问你一件事。”乐乐终于敛去笑容,正经地说。

“我真的没碰那个疯女人。”他马上解释。

“我不是要问你这个。”她努力藏住窃笑。“我想问的是……我这几天不见了,你会不会气我?”

“气你什么?”他不解地反问。“现在你已在我身边,什么都比不上这一点重要,还有疑问吗?”

她笑了,身体里头的那颗心热热暖暖的,“跟你说喔,你去夜店和朋友碰面的那一晚,关小姐有打电话给我。”

“那个疯女人!”他眉一皱,不禁咬牙切齿。

“不过我没有上当啦。”她邀功似的看着他。

罗博克见状,他立刻低头吻了下她额头,“不愧是我聪明的老婆。”

“不过还有杂志……”她黯下小脸道。

他连忙澄清,“那是角度问题,我可以找我朋友跟你解——”

乐乐双手紧紧抱住他腰际,令他止住卑声,“我提杂志只是想说,好险一年多前我就发现他劈腿,分手后才能幸运的遇见你。”鼻息间尽是属于他的气味,令她感到好安心。

罗博克自信满满地笑着说:“那是因为……你本来就是我的。”

她嗔怪地睐他一眼。“本来我以为自己死定了,乱搞一夜情,我爸知道后一定会废掉我的双脚,拎我回垦丁。后来因为是在夜店遇见你的,我一度担心染上性病……”

“是你想象力太好,杞人忧天,还是我真的太神秘?”他露出释怀的微笑,看来自己这罗家金童少有绯闻、不常见报,结果倒是有好有坏。

“我那时是真的很担心嘛。”乐乐不满地咕哝。

“那时候我也很担心一件事。”罗博克垂首俯视她的眼,性感唇瓣贴在她嘴边说话。

“怕我给你仙人跳?”她取笑的说。

“不是,怕我再也遇不到你。”

焙缓的,乐乐脸上浮现出一抹温柔的微笑。

金色太阳在闪耀着银白光点的蓝色海洋烘托下,渐渐发出炙热的光芒,男人在一片璀璨的阳光中深情地拥吻着女人,为他们幸福的婚姻拉开序幕……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