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一吻得妻 第三章

作者:七巧类别:言情小说

早上九点五十分,童可星来按岛津家的电铃。

岛津是欧士德母亲的姓氏,而他的姓氏是亚尔,他其实是法国人。

自前天早上意外闯进这里,经过两天相处,她对他已有大略认识。

他向她介绍亚尔家族是在法国拥有近两百年历史的葡萄酒世家,这对不曾喝过葡萄酒的她来说,完全是陌生世界,不过能肯定的是他确实是有钱的公子哥,他来母亲的旧居,完全是来渡假的。

虽说她也是来渡假,但境遇完全不能比拟,她是因被裁员,拿出所有家当来实现梦想,而他却是每年至少有一个月的长假,选择来这里无所事事地放松心情。

而他们会认识,是因她不小心打破他家的古董花器,被他要求当他的模特儿抵债,可她觉这工作其实很怪异。

前天她在那间和室里陪他聊天一个小时后,不知何时回来的管家贞嫂,准备妥午餐便要来唤他用餐,看见她这个陌生人不免意外,在他简单介绍后,贞嫂笑咪咪地邀她一起用午餐。

她虽然觉得不好意思,可也不知如何推拒,只因欧士德强调午餐后,还要继续作画,不能离开的她也只好在那里吃饭了。

餐后,她又待在那间他作画的和室,继续陪他聊天一个多小时,他才总算放她回去。

昨日,她依照他的交代在早上十一点来报到,跟前一天情况相仿,她边喝咖啡边等他吃完早餐,接着在画室陪他聊天,约莫下午一点半,贞嫂来唤两人用餐,她再度在他家白吃午餐,餐后又陪他待在画室,直到下午三点多他才准她离开。

回想起来,这所谓“劳力抵债”的工作,未免太轻松也太怪异。

不过他既是有钱人,应该不会真正在意损失一只古董花器,她也就不再多想,接受他这另类的求偿方式。

昨天下午离开前,她向他提到来这里两、三天了,连一处景点都还没参观过,也只逛过超市而已,他竟开口说要带她去参观,要她今天提早一小时来找他。

她虽满心狐疑,还是提早来按他家电铃。

不一会,对讲机被接起。

“亚尔先生,早安,我是童可星。”她精神奕奕对着门柱上的对讲机说道。

“嗯。”对讲机那头只含糊轻应一声,接着便挂断了对讲机,镂空大铁门被开启。

童可星踏进前院,将身后的铁门阖上,她踩着铺着鹅卵石的蜿蜒小径,朝前方建筑物匆匆走去。

“噢!”一个不小心,脚尖踢到庭院摆设的石灯笼,令她痛呼一声。

她抬起左脚甩了下,好像没什么大碍,也就不予理会,才要再迈步,忽地看见从后院奔来的大狗。

“停、停止。”她忙扬起手,用日文朝快速飞奔过来的大狗喊道。欧士德提过安特涅鲁能听懂日文及法文指令。

她虽没那么怕狗了,不过仍不敢太接近,担心牠会一下飞扑到她身上。

听到指令,大狗立时止住脚步,站立于她面前几步距离之处,朝她开心地微笑摇尾巴。

“安特涅鲁,很乖喔!”她走近狗儿,伸手轻轻抚摸牠的大头,再揉揉牠的下巴,然后进一步要牠坐下、握手。

“乖,好棒!”她右手与狗儿伸出的左前脚相握,微笑着称赞。“好了,去,自己玩,等我勇敢一点,再抱你、跟你玩。”以简单的日文说道,边用手指了指后院方向。

安特涅鲁似能听懂她的话,也不再缠着她,径自站起身便转往后院跑去了。

“好聪明的狗儿。”童可星看着牠离去的身影,再度微微一笑,相信自己很快就能完全排除对狗的恐惧,说不定也能陪这只大狗玩耍。

稍后,她打开未上锁的大门,踏进玄关,脱下鞋子。

“打扰了。”礼貌地喊了声,边朝屋内张望了下。

没多久,年过五十的贞嫂匆匆来到玄关。

“童小姐,早安。”贞嫂笑容可掬,朝她鞠躬问候。

“贞嫂,早安。”童可星也笑着弯身回礼。

“不好意思,刚才童小姐按电铃,我还来不及开门,是少爷先替妳开门吗?”尽管少爷房间的电话有对讲机功能,能直接开启庭院的大门,但按理说,这时间他应该还没醒来,令她不免意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