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黑王子客户 第十七章

作者:喜格格类别:言情小说

【第十章】

已经离他们说好的八点前一定要下班的约定又足足多了三十分钟,白乐沫看一眼桌钟,一手抓着话筒,另一手还在操控鼠标拼命改图。

黑曜熙父母的设计图终于敲定,装潢工程已经完成四分之三,剩下他的设计图还在做部分微调。

昨天他发现浴室里头的按摩浴白是单人的后,立刻严正要求她马上改过来,坚持一定要比照国外King size的规格。

她跟他抗议,他起先不说话,只静静盯着她看,直到她脸红转开视线,才故意贴近她耳边低喃了一句让她当场腿软的爱语。

这个男人!

“乐沫,你早该下班了,我们约好的。”黑曜熙的嗓音传达出十足的压迫能量。

白乐沫忙得昏头转向,随口搪塞了句,“好,好,好,再给我五分钟。”

“可以,五分钟后见。”

什么五分钟后见?她脑中快速闪过这句话,还来不及问他,电话就被他切断。

干扰消失,她正好可以专心完成最后的修改,脑袋却不自觉转到他这阵子最热衷跟她提起的一件事——要她也在“皇宝”、他楼上买下一户。

不过这件事不是她想就可以的,钱的问题要怎么解决?

没想到他彷佛有读心术似的,接着开口表示他父母的银行可以提供还不错的贷款利率,还说“皇宝”的营造商跟他家的关系不错,可以拿到比较好的价钱。

她想都没想马上拒绝,哪知过没两天,黑妈妈……她到现在还是很不习惯喊她黑妈妈,总觉得不够尊重长辈。

黑妈妈亲自打电话给她,询问她愿不愿意买下“皇宝”二十四楼,听说原本付了订金的人突然抽手,她还跟营造商乔到原本价钱扣掉已进口袋的订金价,买到赚到,而且房价本身还会再涨。

她超级心动,但还是听见自己很有理智地说想再考虑看看,毕竟那还是一笔不小的支出。

“乐沫姊,黑曜熙先生来访。”

听见总机小妹透过内线电话的通报,白乐沫直接从椅子上跳起身,冲出办公室时刚好看见黑曜熙正把一袋咖啡和香喷喷的食物请总机小妹分送给大家。

“你、你来了?”她快速瞄一眼时钟,刚过五分钟,这男人会不会太准时了点?

虽然包括好像开始和黑曜熙表妹约会的奥斯汀,几个还没下班的同事开始假装接电话、打电脑各忙各的。但她感觉的出来,同事们正密切注意他们的一举一动。

黑曜熙朝她大步走来,一掌自然地贴上她腰际,倾身贴近她耳边低喃,“我们进去说。”一举一动好像这里是他的办公室一样自在。

“好,我们的确需要讨论一下,主卧房的浴室正在打掉墙壁,重新……”白乐沫故意扬高音量把话说给别人听。

在他霸道掌控下,两人走进她的办公室,门一关上,她立刻转身面对他。

“你居然跑来?”她口气没有很好。

他不以为意的瞅她一眼,没提自己其实早就想来晃晃,奥斯汀以前的那番话时常跳出来刺激他,要不是考虑到她的感受,早在他们交往之初他就想来了。

所以,今天他是来宣示主权的。

“为什么我不能来?”他直率提问,危险黑眸直勾勾盯着她,看着她的呼吸瞬间急促起来。

他嘴边扬起轻笑,知道她抵抗不了自己魅力的感觉真不赖!

看着他一步一步逼近自己,白乐沫困难地吞咽一下口水,那双黑眸里的侵略意味她再清楚不过。

她下意识往后退,直到臀部撞到办公桌桌缘才停下。

“这是我工作的地方。”她伸手挡住他想直接欺上的伟岸身躯,心头纷乱。

黑曜熙眉头没皱一下,以单掌扣住她双手,把她一双手拉向她身后,迫她柔软的身子更贴近自己。

他嘴角带笑的提醒,“你不也去过我的办公室?”

她深深倒抽一口冷气,微喘着喊道:“那、那不一样!”

“哪里不一样?”他以自己的身躯压制住她想溜掉的身子,将她牢牢困在办公桌与自己之间动弹不得。

“我去你办公室时可没想过要……”

她被强压下来的唇深深吻住,话语瞬间消音。

……

“我知道你去医院照顾叔叔的事……”她伸出手,牢牢抓住他作怪的双手,娇喘着直接道出。

“你什么?”黑曜熙扬眸紧盯着她娇喘连连的酡颜,脸上闪过一丝错愕,收回手,协助她坐直身子,打量她红艳艳的小脸。

“在我们发生关系那晚,我就知道了。”她边坦白,边推开他,并跳下桌子迅速整理自己的仪容。

他眯细眸子,恍然大悟。“所以那晚你才会那么热情?”

他一直以为单纯是喝过酒的缘故,虽然曾经有点怀疑,毕竟他是在医院接到她,但她后来没提,他也就没有特别把这件事提出来讲。

白乐沫没说话,但她的表情已经给了他答案。

他想起先前她不愿意接受资助的事,心一凛,唯恐她的自尊会因此感到受伤,连忙开口消毒,“我不是故意要瞒你。”

见他满脸紧张,她反倒笑出来。“我没生气,只是想谢谢你帮我照顾叔叔。”

她一直很好奇,如果自己忍住不说,他打算继续瞒着她帮忙照顾叔叔多久。

“你叔叔就是我叔叔。”他理所当然的回答。

这话让她胸口霎时涌起一股澎湃的感动。

见她没生气,他放松心情地浅笑着,强健的身子斜倚着她的办公桌,伸手将她揽入怀中,自背后紧紧搂着她。

“你这么做我很感动也很高兴,但经过这段日子考虑后,我坚持一定要把那张床的钱还给你。”她舒适地倚靠着他,态度颇为坚定。

“为什么要这样?”这回换他不高兴了。他动手转过她的身子,一手捏着那纤弱的肩,炯亮的目光直接对上她的眼,与她面对面。

“这是两码子事。”听出他的不高兴,她也直视他的眼睛,语气轻柔地强调。

“是我自己想买床给叔叔,不关你的事,为什么你要付钱给我?”他不满地怒哼。

在他看来,这摆明就是同一件事,如果她能接受他到医院照顾叔叔,为什么不能接受他买东西给叔叔?再说,那也不是奢侈品,而是必需品!

他搞不懂,为什么不能由他出钱买?她为什么又要为了几个臭钱在这里跟他斤斤计较,让他宠她有那么难吗?

“我不想欠你更多!”她垂下目光。

这些日子以来,他始终无微不至地照顾她,除了基本配备上下班接送之外,假日也尽量带她出去玩,知道她忙起来就顾不上吃饭,常会出其不意给她送吃的喝的。

有一次他从电话里听出她有感冒前的征兆,半小时后立刻给她送来姜茶,让她从心暖到四肢,整天都觉得飘飘然。

他为她付出这么多,她却……拼命埋头赚钱,什么事也没为他做过。

“白乐沫,你给我听着,你欠我的远远比我付出的钱更多,你知道吗?”黑曜熙痛恨她老爱跟他计较钱的事。

他有钱,而且很乐意花在她身上,她一定就要那么死脑筋?非得跟他分得一清二楚不可?

她听了,反射地问:“你又买了什么东西给谁?”

“不是钱的问题!”他简直哭笑不得,一团火气直冲而上。“拜托,我正在跟你谈正经事,你可不可以认真点?”

“我很认真啊。”她嘟起红唇,为自己叫屈。

见状他的眉头皱在一起,不悦黑眸瞪得她双脚慢慢发软,只是突然他的嘴角又缓缓翘起,抛给她一个老奸巨猾的微笑,害得她当下狠狠打了个寒颤。

他想干么?

“好,你要还我钱就让你还。”

面对他的妥协,白乐沫打从心底不断发毛起来。

“但在这之前,你得先赔我另一样更重要的东西。”

“更重要的东西?”她缓慢地重复他的话。

看她困惑的深深皱眉,大眼微微瞠大,一如从前的可爱表情令他不由得心生怜爱,俯身在她唇上偷得一枚香吻。

被他偷袭的举动小小吓了一跳,她倏地轻瞪他一眼。

“我要你还我从高中到我们相爱的这段时间。”黑曜熙笑睨着她羞恼的神情,心念一动又兴起想吻她的冲动。

听见他的话,白乐沫完全愣住。“时间要怎么还?”

“这是你的问题,不是我的。”他眉眼带笑地说。

一时间她竟分辨不出他是不是在跟自己开玩笑。

“谁教你当初不出面求证,只会傻傻跑掉,要不是念在那时你还是个青涩的高中生,我出手抢回你的手段说不定会更激烈喔。”

白乐沫再次狠狠愣住。

望着她不知如何反应的表情,他抬起她的脸,逐寸贴近,直到呼出的热气直逼她的脸颊,嘴角一勾,似真似假地开口,“等你还完欠我的这段时间,我就接受你还我那些钱,如何?”

她依然愣在原地,开始绞尽脑汁,苦思着该怎么还他那段……时间?

白乐沫想破脑袋,终于想到可以怎么还那段被他指证历历、还对她摆出痛心疾首表情的时间。

关键就在——三明治。

手机铃声响起,她下意识想伸手抓起被自己丢在餐桌上的包包,后来想想不对,听这铃响应该是他的手机响了。

动手推推正专注割开纸箱的黑曜熙,见他困惑地看着自己,她比了比被他丢在桌上的手机。“你的手机响了。”

“喔,谢谢。”他起身走向两步之外的餐桌接起电话。“……嗯,嗯,可以,这样摆很好,管家,你可以全权帮我整理归位,反正我从小到大住在家里时,都是你帮我把东西分门别类放好……可以,这样很好。”

挂断电话,黑曜熙走回她身边,蹲下来继续陪她一起整理。

今天是“皇宝”豪宅二十二、二十三、二十四楼共同搬进入住的日子。

黑氏夫妇早已将搬家事宜完全交由管家打点完毕,两人一身轻的走进屋子就算搬家完成。

黑曜熙跟白乐沫这阵子则忙得不可开交,直到昨天他还特地跑去她家帮忙打包,自己的东西反倒全部交给家里的老管家帮忙打点。

为了不让母亲劳累到,她特地安排她老人家在搬家这段期间出国玩几天,刚好遇上泰国行程大减价,最后就真的敲定去泰国。

等母亲回来就可以直接住进新买的大房子里,虽然这房子是黑曜熙用尽镑种手段,最后才让她点头答应买下,过程一波三折,但能以便宜价格买到这么好的房子真的很棒!

尤其是母亲第一次来看屋的时候,脸上露出的开心表情让她感动很久很久,要不是他在一旁紧紧握住她的手,说不定她会当场哭出来。

白乐沫见他专注的为自己拆箱整理,放着自己的家不顾,反而跑来这里帮她,感动在心里像涟漪般一圈圈漫开。

“你要不要回去看一下?我可以自己整理。”

“放心,管家知道我希望怎么摆放那些东西,我一出生他就在我们家帮忙了,有时候我觉得他比我还了解我的生活习惯。”他想也不想的马上回绝。

“可是……”

“不准可是!”黑曜熙抬起头,见她还有话要说,抓着她的身子站起来。“乐沫,我不可能放你一个弱女子独自整理这满屋子的东西。”

“我才不是什么弱女子。”她扬眸,轻瞪他一眼。

他又不是没看过她工作时的样子,好歹也可以称得上是半个女强人吧?说她弱女子……干么这样污蔑她啊?

“随你高兴怎么说。”他阔肩一耸,趁她不注意时俯身轻啄她粉唇一下,最后干脆直接耍赖。“反正我今天会一直赖在这里。”

“那你中午想吃什么?”

她不再坚持,这一问,反倒问出他一脸的不知所措跟迟疑。

她今天怎么了,这么好说话?

黑曜熙愣住遍愣住,脑袋依旧很有条理地开口要求。“别忙,搬家已经够累了,『你的黑妈妈』早就交代中午让餐厅给我们送上一桌好菜。”

“喔。”这倒是白乐沫没料想到的,她闷闷回了一声,心里想的是她那些三明治怎么办?

一眼就能看穿她的黑曜熙,见她神色不对,立刻就问:“怎么了?”

“黑妈妈帮我们准备了丰盛的午餐,那就不用吃到『那个』了。”她不想明说,悄悄退开身,想蹲下来继续整理东西。

他不让她逃避,双手扣住她肩膀,立刻敏感追问:“哪个?”

“三明治。”她回答。

“昨晚我回去后,你还做东做西?”黑曜熙第一个闪过脑海的就是怕她会太累,口气不免急了起来。“我不是告诉过你搬家会很累,要你赶快休息。”

“我怕没时间出去吃,就花了十几分钟做了一些三明治。”她连忙强调做那些东西不花什么时间。

“东西在哪?”他口气和缓下来,眼神中有期待。

她转过身,从今早就一直背在身上、现在被她放在餐桌上的包包里,拿出一盒装了六个三角形简单三明治的餐盒。

黑曜熙一掌接过,有些激动地看着盒子里头的食物,先声夺人地开口,“这些都是我的。”

闻言,她噗哧一声笑出来,娇嗔一句,“谁要跟你抢?我要吃黑妈妈热腾腾的爱心午餐。”

她转身想回去整理东西,却被他一把牢牢扣住上臂,略施力,她立即跌入他敞开的怀抱里。

“乐沫。”黑曜熙柔声唤道。

“嗯?”她轻靠在他胸前,忍不住露出微笑。

“我等这个三明治等了好长一段时间。”他说话的口吻像是长长叹了一口气。

“我知道。”

感觉她在自己胸前点点头,他将她稍微拉离怀抱,好让自己能够看清楚她脸上所有的表情。

“我爱你。”他极为温柔地吻上她的唇,然后缓缓放开她。

她红着脸,望着他,轻轻吐道:“我也爱你。”

他抱起她,让她坐上餐桌,投入地深吻着她,直到两人差点擦枪走火,他才低喘着,深情地看着她。

两人相视许久后,不约而同笑出声。

“我最好马上放开你,不然我们可能会直奔你的新卧房。”关于这点,他倒是颇有自知之明。

“说的一点都没错!”她微笑。

“不过,有件事我得在放你下来前先问清楚。”

“嗯?”

“我妈已经把你当媳妇在照顾,你打算什么时候嫁给我?”

“黑先生,我才刚买房,至少让我过个十年八载的单身快乐日子吧!”她伸出手打算推开他,继续整理东西。

“十年八载?!”他听得双眉倒竖,上身更往她贴近,用自己的身体阻止她离开。“这我可不能答应你!”

“不然你想怎样?”她挑衅地问。

“还不就那样。”他丢给她一个自信满满的微笑。

“哪样?”

“文明方法搞不定你,我只好抬出比较野蛮但很好用的那一招。”

“野蛮但很好用?”她困惑地皱起眉。

黑曜熙贴近她耳边低喃, “反正就是先让你的肚子大起来,长辈们自然就会成为我的求婚后援会,慢慢的……慢慢的……让你不赶快嫁给我都不行!”

这次,她终于没办法即时发出抗议……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