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客串保母 第四章

作者:喜格格类别:言情小说

完成“差点来不及做完”的美术作业后,老管家立刻接手照顾小德的工作。

而霍至威用眼神示意要安率薇留下稍待,等佣人为他们送来两杯红酒后,他才不疾不徐地打开话题。

他想说些什么,却苦思不出适合的话,最后,他只能略微焦虑地看着她的眼睛低喃,“你喝太快了。”

“我以为那是红莓汁。”

她很少喝酒,就连啤酒的酒味都会让她受不了,刚才并未留意,才直接喝下,没想到色泽漂亮的液体,可能会是红酒。

“这是一瓶好酒,年份跟酝酿过程都属极品。”他细心地解释,持续温柔地轻拍她的背。

这是他第一次做这种事,尤其对象还是个女人,可这感觉出乎他意料之外的好,甚至隐约还透出一丝淡淡的甜蜜。

“我不太会喝酒。”她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解释,等那阵不舒服的感觉渐渐过去后,她才察觉他居然坐在她身边!

这本来没什么大不了的,但他竟还温柔地轻拍她的背部,那属于纯男性的体温隔着薄薄衣料,渐渐蔓延到她身上,令她心悸。

如果他丑一点或是坏一点、蠢一点,她也许还可以不当一回事,但偏偏他通通都不是。

这男人不仅长得很英俊,还一改平日一副威严的模样,温柔地对她,而且最重要的一点是——他爱自己的弟弟,有颗温暖的心。

尽管他表达兄弟爱的方式很蹩脚,但正因为这样,更显现出他的真心与努力想把这件事做好的可爱态度。

每当他望着她跟小德亲密互动时,黑眸里总透露出淡淡的渴望与欣慰,都让她心里顿时一软。

像他这样兼具刚强与温柔、精悍与内敛的英俊男人,一定常被识货的女人倒追。

想着想着,她不禁偷偷羡慕起他将来的老婆,能幸运地拥有这么棒的男人。

闻言,他缓缓拉开一道浅笑,“我看出来了。”

佣人很快送来茶水跟柔软的手帕。

好不容易,她终于停止狂咳,不过一双眼睛依旧红红的,模样有些无辜跟惹人怜。

见状,他的胸腔顿时涌起一股温热悸动,望着她的漆黑眼睛像两潭深泉,变得深邃复杂。

“抱歉,我以为你会喜欢这瓶酒。”

他从没有跟别人道歉的纪录,而她成了接受他歉意的第一人。

跟她相处时,很多他以为这辈子绝不可能表现出的情绪与行为都一一破例浮现,连他自己都感到惊讶。

她把小德照顾得这么好,他却害她不适,心里除了过意不去之外,还有更多难以言喻的心疼与怜惜。

“没关系,你也是出于好意。”她善解人意地说。

“小德在这三个月来改变很大。”他突然有感而发。

她爱小德,彷佛永远都有用不完的点子,可以拿来帮助他跟小德增进关系,对此,他很是感激。

“那是因为你跟他的关系变好了。”

“有吗?”他挑眉问。

“像今晚你建议他可以把不同素材画在同一张画时,小德脸上充满了钦佩。”

见她情况已好转,可以正常对话了,霍至威收回手,却惊觉两人过分靠近的身躯正同时发散出热力。

坐在她身边,鼻息间尽是她馨甜的香味,瞬间,胸口异样的情愫再度悄悄骚动起来。

“那只是基本的美术概念。”

霍至威含蓄地表态,巧妙闪掉她由衷的赞美,但那些话却像烧得正炽热的小石头,落进他向来平静无波的心湖里,撼动了他。

“但对小孩来说这就够了,在他心中,你是他的全世界,只要你愿意开口跟他说句话,就可以让他开心很久。”安率薇紧张地咽了咽口水。

平常跟他碰面时,身边都有个小德当作他们的缓冲,现在小德回房准备睡觉了,原本一直被压抑跟忽视的强大张力,突然汹涌地向她袭来。

“这听起来有点夸张。”尽管他体内情绪翻覆,但表面依旧维持云淡风轻的模样。

这是在职场多年训练出的不动声色,光凭这点,就常让他在商场上轻松获得最大程度的胜利。

“但这是事实。”

“你好像很了解孩子?”

“我不是了解孩子,我只是喜欢他们,会注意他们的一举一动,所以有时可以藉此推测他们的想法而已。”

“光这点就很不容易了。”他意有所指,精明黑眸同时观察出她神色局促不安,嗓音不自觉低沉微哑起来。

瞬间,霍至威满意地笑了。他很清楚地知道,自己并不是唯一受此刻暧昧气氛影响的人。

但安率薇就没他这么惬意了,抬眼瞄看他跟平常没有两样的淡漠容颜,她突然觉得自己好像想太多了。

人家只把她当成小德的朋友而已。她在心底一次又一次不断提醒自己。

而且她现在最应该努力的是——找到一份自己真心想要的工作,而不是冲向一个根本对自己没意思的男人怀里!

安率薇在心中呐喊,要自己头脑清楚点,她不想在魅力十足的他面前表现得像个花痴一样。

“没你想得那么难,你也可以办得到。”她卯足全力鼓励他。

她没忘记,小德的幸福还掌握在她手里。

他感到好笑地摇摇头,突然语重心长地轻声叹口气道:“小德的情况比较复杂。”

“复杂?”她有些诧异,同时隐约察觉到现在的他是全然的放松与坦诚,不免困惑起来。

“我们的父母在他三岁时出车祸过世,他因此很没安全感。”

“所以他才会那么想讨好你?”她直言不讳。就她这阵子以来的观察,似乎是这样没错。

霍至威扯动嘴角,露出苦涩且无奈的表情,“你也察觉到了?”

“嗯。”她轻声附和。

“我知道,他不像一般小孩那样敢于吵闹,藉此来得到他们想要的东西,所以今晚当小德提出要求时,我完全不想拒绝他。”他抱歉地看她一眼,“结果就把你拖下水了。”

闻言,她连忙摇头。“这才不是拖下水,事实上我也一直很想去迪斯尼玩,只是没想到机会会如此突然地出现。”

霍至威表面上接受她的说法,但心里很清楚,她可能只是基于善解人意的温柔才这么说,并非真心话。

“不管怎么说,我还是想慎重跟你道谢,谢谢你包容我的私心跟完成小德的愿望。请你放心,出游也算在工作时间内,我会请会计算加班费给你。”

他提出自认为很合理的条件,却被她马上否决。

“请不要这样。”

“嗯?”他不解地挑高眉。

“我希望这趟旅行是以小德朋友的身分,和小德一起聚会出游,而不是当成工作看待,可以吗?”她顾虑到小德的感受。

“当然可以。”霍至威绅士地笑了一下,心脏却微微一缩,为她不经意脱口而出“以小德朋友的身分”的话,感到有些惆怅。

他不乐意见到她极力撇清关系,更不乐意她心中只有小德,他知道自己这样很可笑,居然在吃自己弟弟的醋,可他就是控制不了。

此时,安率薇看了眼手表,仓卒地站起身,“时间不早了,我差不多该回……”

她的话还来不及说完,因为猛然起身,后果就是突然一阵头晕目眩,身子虚弱地晃了两下。

见状,霍至威立刻跟着起身,也没多想,双手已反射性扣紧她肩膀,稳稳地扶住她,更将她一把揽进怀里,让她能靠着自己的胸膛熬过晕眩。

而在察觉她正偎在自己胸口时,一股前所未有的满足感缓缓溢满他全身,从她身上传来的清香,瞬间蛊惑了他,令他不由得有些痴怔。

而安率薇原本只是有些头昏,但从他身上传来的热度让她烫红了脸,反而因这突来的亲密状态更昏眩了。

几秒钟之后,他率先回过神,打破两人之间存在的迷乱氛围。

“还好吗?”他柔声问。

闻言,安率薇回神,一仰首,立刻跌进一对黑亮的担忧眸子里——

他在为她担心?

这个念头一闪过脑中,她的心跳瞬间飙快,但她马上命令自己不应该多想,因为想太多只会让她的工作状况变得更加复杂而已。

“我没事。”她微笑着从他牢固的掌控中缓缓撤离。

她退回原位的举动令霍至威黑眸瞬间黯下。

她就这么讨厌他的碰触?

“我让司机送你回家。”他直定定望着她,如果不是怕她拒绝,他原本想提议由自己开车送她回去。

安率薇原想婉拒,但视线一触及那坚定又不容人说不的强势眼神后,只能微笑着道谢。“谢谢,麻烦你了。”

他说的是让司机送她回家,又不是他亲自送,如果她拒绝,反倒显得有些小家子气,于是她才答应。

“应该的。”霍至威苦涩地轻扯一下嘴角,心里想着,至少她没有再次拒绝他的好意,不是吗?

见司机驾着高级房车停在门口,安率薇赶紧下楼,在甫出霍家大门时,她好像看见一名漂亮的妇人,可对方一察觉到灯光,立刻闪身躲进了树丛里。

她回头仔细看了看,却什么都没看见。

“安小姐,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

安率薇想了一下,摇摇头,“没什么,应该是我看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