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甜蜜女伶 尾声

作者:七巧类别:言情小说

“Honey,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齐格非笑容粲粲,一进家门便给心爱妻子一个热吻。

“当然知道,结婚一周年纪念日。”钱韦伶因他一记热吻,双颊嫣红笑说。

原本对任何节日都不会特别记忆或庆祝的她,如今因为有个浪漫多情的老公,一年中要庆祝的日子简直不胜枚举。

除了生日、情人节、圣诞节等大节日外,两人的初见面纪念日,初牵手纪念日、初接吻纪念日、初体验纪念日等等,举凡两人共度的第一次,他全数订为纪念日,更违论结婚纪念日这种对他而言毕生最重大的节日,他肯定早就在筹划如何庆祝了。

一年前两人在双方父母祝福下,他们在台湾及法国各办了一场婚宴,齐格非原以为准岳父岳母会给他更长时间做考验。他虽没在一开始预订的半年内将命定伴侣娶回家,却也幸运地在两人相识一年后,顺利得到钱韦伶父母的认同,欣然将她交给他了。

婚后她便和他到法国定居,大部分时间两人住在他位在巴黎的独栋木屋别墅,也常会回亚尔城堡住上几日,一年之中则带她回台湾两次度假及探亲。

两人婚后甜甜蜜蜜,几近形影不离,他将她安插在他身边当秘书特助,没让她为他费神工作,如此安排只是为在上班时和她时刻相伴,也能随时照顾着她。

但钱韦伶也不想当无所事事的少奶奶,多少会替他处理一些能力所及的事务,一方面也积极学法文并了解他的家族事业,更对研究葡萄酒充满热诚。

“Honey,那你能不能猜到我今天要给你什么特别礼物?”他眨了下蓝眸,故作神秘。

“一定有葡萄酒吧!”她笑道,这是不可缺少的重要角色。

每次的节日庆祝,他总会挑一款特别的葡萄酒,不一定是亚尔酒庄酿制的酒,可能来自任何国家的任何葡萄酒产区,而那款酒多半有个动人的背景故事,他会边和她分享故事,边教她品酒。

她喜欢听他说葡萄酒的故事,崇拜他拥有的葡萄酒世界的丰富知识与极至热诚。

“是葡萄酒没锚,不过这次要送你的是我亲自酿制的葡萄酒,刚拿到品酒大赏金牌,可以自信满满地送给你。”齐格非转身将预藏的葡萄酒给捧了出来。

“以你为命名的气泡甜酒——甜蜜女伶,拥有贵腐甜酒的甜美气味,充满蜂蜜、杏桃、水果干等香气,献给我最尊贵的女王。”他单脚曲膝跪下,双手高举葡萄酒,恭谨且慎重地献上珍贵贡品。

早在两人结婚前,他便一直想酿制一款属于她的葡萄酒,几经尝试才酿出令他满意又足以代表她的酒,如今这支新酒顺利赢得殊荣,他也才能在这重要日子,献上他对她的满满爱恋心意。

他取了她中文名字“伶”为命名发想,而她确实是他的“甜蜜女伶”。

钱韦伶霎时无比惊喜,伸手将“她的”葡萄酒给接捧过来,她跟着他喝过许许多多葡萄酒,没想到会有一支是属于她的故事,他特地为她酿制的甜蜜葡萄酒。

“平身吧!我的骑士。”她甜甜一笑,赐他入座。她亲爱的老公除爱唤她Honey,在家也常喊她女王,很喜欢伺候她呢!

“我真想尝尝你为我酿的琼浆玉液,遗憾的是,医生交代我现在不能饮酒……”她坐在沙发,将葡萄酒抱在胸前,无奈地叹口气。

“不能饮酒?”才在她对面落坐的齐格非,愣了下。“你什么时候去看医生?哪里不舒服?”他顿时担忧起来。

前两日他去义大利出差,她于是独留在家里,他早上飞回来巴黎,先去公司处理一些事才返家,打算带她去度假庆祝结婚周年纪念。

“目前是没有什么不舒服啦!之后就不清楚了。”她一手轻抚平坦的腹部,丽容柔柔一笑,明示道:“你能猜到我要给你的特别礼物吗?”

她是两天前才得知,原想马上打电话告诉他,想了想又觉得当面告诉他比较合适,把这消息当礼物送他,他一定会很惊喜吧!

齐格非又是一怔,视线落在她抚摸着的腹部上,下一瞬,他自沙发惊跳起来。

“你的意思是……你怀孕了?!不会吧?!MyGod!真的吗?怎么这么快?Unbelievable!”他用力拍打额头,接着双手抱着头,神色惶惶,来回踱步地怪叫起来,话语夹杂英语跟法语。

他显得激动又怪异的反应,教钱韦伶顿时困惑不解。

“你……不想要孩子吗?”她其实也没打算那么快有孩子,可谁教他天天热情如火,偶尔还是会遗漏做避孕揞施,会中奖也不需太意外。

“怎么可能不想!老天!我以为娶你那天是我今生最大最大的快乐,再没有事情能超越!”他再度拍额头,难以置信,此刻心口更满溢欢愉兴奋感。

“噗!”钱韦伶不禁轻笑出声,这才了解他的怪举动,是因太过惊喜而无法言语的极度喜悦。“所以,你很高兴听到这个消息。”他刚才看似紧张焦虑的反应,还让她担心了下。

“当然!我怎么可能不高兴?我要当爹地了耶!”他咧嘴开怀大笑,宛如大孩子般兴奋,接着就将沙发上的她一把给高抱起。

“别转圈圈,我会头晕。”她先出言提醒,瞧他这异常兴奋的样子,肯定要转她个几十圈,她可不喜欢这种表现方式。

“Honey。我现在就头晕了,你生产时我一定会昏倒。”齐格非难掩激动亢奋:心口急速怦跳不停。

“放心,我到时一定不准你进产房。”她轻拍他脸庞笑说。

“女孩或男孩?我得开始来研究酿制女儿红或状元红了。”齐格非苦恼起来,能不能用葡萄酒替代?“完了,如果是儿子就算了,若是女儿,等她出嫁那天,我一定会哭死……”他浓眉一拢,神情哀怨起来。

“喂!”钱韦伶不禁敲了下他额头,感到好笑,连胎儿性别都还未知,亏他已能想得那么遥远。“我怎么觉得若生个女儿,我就会失宠了。”她故作担心道。他看来就是重女轻男,肯定会是极度溺爱女儿的爸爸。

“Honey!我对你的爱绝不会改变,只可能增加到满溢再满溢,绝不可能减少一丁点。”他又一次信誓旦旦地承诺永恒真爱。

“Honey,你是我的半颗心,而Baby是我们共同制造的另一颗心。”他将她抱起与他齐高,贴靠向她脸蛋,以高挺鼻尖宠溺地磨蹭她鼻尖。

“好恶心。”她故意撇开脸,嗔笑他肉麻,可丽容上却染上两抹嫣红,粉唇漾出幸福甜笑。

他一手扳过她脸蛋,神情温柔地在她唇瓣落下一吻,她深情地回应,一双手臂圈住他颈项,恣意地汲取彼此的甜蜜气息。

其实,他才是她的“甜蜜男伶”呵!

有了他的相伴,她的生命再无苦涩,全化作缤纷浪漫又甜美的气泡,令她天天都沉醉其中。

当她与他相遇的刹那,便注定了她与他是最完美、最幸福的组合——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