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金囍娇妻不是御史料 尾声 这对夫妻太犯规!

娇妻不是御史料 尾声 这对夫妻太犯规!

作者:金囍书名:娇妻不是御史料类别:言情小说
    聂席郎回城后马上官复原职,又回到御史台,与杜月香携手在朝廷里掀起一阵改革的风浪。

    一本卖宫名册果然令朝廷出现大地震,因为一查下去,就发现牵连其中分杯羹的官员还真不少,一个连着一个,最终果然连到吏部尚书范敬得身上,一口气将这些恶势力尽数拔起,全都抓下狱待审,霎时震惊朝野内外。

    众官员本以为这件事会雷声大、雨点水,风头过去就算了,没想到却是来真的,顿时之间人人自危,言行都谨慎了起来,就怕做什么不法的事遭受弹劾,朝廷腐败的风气因此逐渐改善。

    杜月香顺利靠着这一案在御史台立下威信,得到众僚属的敬重,李德三也从监察御史升到侍御史,御史台里的气氛跟着大转变,大家重燃斗志,想要有一番作为,不再像以前那样得过且过。

    婉儿因为提供名册的线索有功,因此在杜月香的帮忙下拿回押在雷府的卖身契,恢复自由之身。不过她丫鬟当久了,恢复自由后一时之间也不知自己到底该做什么,杜月香还是把她留在自己的府里当丫鬟,签工作契约,只要她想,她随时都可以结束契约离开。

    朝局震荡,起起伏伏,不知不觉间半年就过去了——

    一大清早,聂席郎一个人骑马离府,准备前往御史台,路上行人还不多,街道上显得有些冷清。

    半路上,另一个骑马的身影从对头迎面而来,引起聂席郎的注意,那是一名姑娘,身穿裙装,头上戴着纱帐帽,只不过那纱帐帽半掀,露出里头经过精心妆点的容貌。

    姑娘抬头挺胸的从他身旁经过,似乎是对自己如此不合礼教规范的打扮很有自信,也不在乎别人怎么看。

    聂席郎挑了挑眉,他最近听闻,在芙蓉湖畔“野餐”的人多了起来,成为一种新风尚,而像阳才那样掀起纱帐帽的姑娘家也陆陆续续出现,似乎杜月香与夏纯纯所做过的事,开始成为京里某些姑娘的仿效目标。

    改变的风慢慢吹起了,他淡淡一笑,他所看上的女人,果然不简单呀。

    聂席郎来到了御史台,一群下属正围在一起讨论事情,见到他前来,马上有志一同的冲到他面前将他团团包围,忍不住吐起苦水。

    “聂中丞,您私下也好好管管妻子吧……”

    “就足说呀,再让她胡搞下去,咱们做丈夫的脸面都没了……”

    他们口中所说的聂席郎的“妻子”,当然就是杜月香,他们已经在一个月前成亲,正是新婚燕尔的时候。

    “发生什么事了?”聂席郎不解的蹙眉。

    “还不就是……”

    大家抢着说,真是又气又怨,因为杜月香及夏纯纯已经逐渐变成京里女子崇拜仰慕的对象,她们都很羡慕杜月香等人有勇气对抗礼教、活得自在的言行,一些比较大胆的女子便开始仿效她们。

    而御史台僚属的妻子们,受杜月香直接的影响最深,毕竟杜月香一有空就会邀她们到府里喝茶聊天,在耳濡目染之下,这些夫人们个个都开始有了自己的主见。

    有人的情况是妻子一直是个小绵羊,过到委屈也只敢默默吞忍,结果最近居然开始敢跟相公顶嘴,让他很讶异。

    另一个人的情况是和妻子吵架吵到一半,妻子竟然就闹出走,还说女人不一定非得依靠男人才能活。

    身为相公的权威受到挑战,让他们的面子很挂不住,追根究柢,他们的妻子之所以变得“不乖”,完全是被杜月香给带坏了,所以他们才希望聂席郎能够管管自己的妻子,别再让他们间接受害了。

    只不过聂席郎听完他们的投诉后表情没什么变化,只是淡淡的开口。“你们说完了没?”

    原本义愤填膺的一群人惊觉气氛不太对劲,气焰也消了。“……说完了。”

    “说完了?很好,那就换我说了。”聂席郎毫不客气的冷扫他们一眼。“你们把这里当成什么了?自家闺房吗?连处理不好的家务事都敢拿出来说嘴,是嫌不够多人知道你们丢脸吗?”

    他们尴尬地面面相观,想想也对,他们这样抱怨,就等于把家丑外传了,他们不但在家里面子挂不住,连在外头也很没面子。

    “你们与其频发牢骚,说妻子不听话、被带坏,倒不如好好的思考反省为何会与妻子产生磨擦,重新调整与妻子的相处之道,互相尊重才能解决问题。”

    这一番大道理说得他们很汗颜,没人再敢吭一声。他说的话挺有道理的,之前他们为何就没有如此想过?

    “但愿你们以后不会再把御史台当成自家闺房,大家还是认真办事吧。”盯嘱完之后,聂席郎就离开人群,朝自己的书房走去。

    不过还是有人又聚在一起小声谈论了一会儿,对于聂席郎没有站在身为相公的他们这一边,多多少少还是有些怨言。

    另外还有一个问题,他和杜月香都已经成亲了,怎么今早却只见他独自来到御史台,而不是与杜月香一块儿?

    难道他们……吵架了?众人瞬间眼睛一亮,对这不寻常的现象非常好奇,就盼能挖出什么秘密!

    就在这时,杜月香急急地走进御史台,脸色不是很好看,不过还是不忘向同僚们打声招呼。“早、早,大家旱。”

    “台主……”

    但她根本不管其他人要说什么,一进御史台就一股脑儿地往聂席郎的书房闯去,气势惊人,像是要去解决什么恩怨一样。

    大家见猎心喜,知道有好戏可看了,即刻聚集到聂席郎的书房外,耳朵紧贴门板,完全不想错过这难得一听的好戏。

    果然,杜月香一进到屋里就火大的质问:“聂席郎,你明知我再睡下去就会迟到,为什么不叫我起来?你是故意要让我丢脸吗?”

    “我瞧你睡得那么沉,干脆就让你多睡一会儿。”聂席郎的语气不带任何火气,反倒是安抚柔哄。

    在外偷听的众人不禁僵住,他们哪时听过聂席郎说话如此“和蔼可亲”了?这真的是那个不苟言笑的聂中丞吗?

    “我会这么累是谁害的?要不是你……唔!”

    原本还想继续抱怨的杜月香突然没了声音……也不能说真的没了声音,而是被某种隐约暧昧的嘤咛声所取代,久久不绝。

    在外偷听的众人再度脸色一僵,大概都猜得出来现在屋里正在上演哪出戏,就算没到香艳刺激的程度,脸红心跳肯定少不了的。

    过了好一阵子,暧昧的屋里才又传出聂席郎的声音,温柔得简直要逼人起鸡皮疙瘩。“月香,别气了,好吗?”

    “讨厌……”杜月香的语气明显的有些酥软,撒娇意味十足。

    不行,听不下去了!偷听的众人终于被里头的浓情密意打败,赶紧鸟兽散,不想再听什么八卦了。

    搞了半天,将御史台当成自家闺房的,这对夫妻才是个中翘楚呀!——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