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秘密家政妇 尾声

作者:喜格格类别:言情小说

两年后,巴黎时装秀——

“董先生来了,快去通知向阳小姐。”

展场外,一个眼尖的助手一看见董令皇的身影出现,立刻通知里头的人注意。

时装秀的后台,一堆人忙得手忙脚乱,向阳刚上台致谢,一下台,法籍助理立刻塞了一罐还温着的牛奶到她手里。

向阳摘掉头顶上的帽子,赶紧接过牛奶喝下一大口,还故意把鲜白的牛奶渍留一点在上唇处。

“他来啦?”她问。

助理对她使了个“你要自己小心”的眼色,贴在她耳边说:“听说脸色不太好。”

贬好才有鬼!

向阳在心里偷偷吐了一下舌头,知道该来的躲不掉,不过,她不怕,现在最大的王牌在她微微隆起的肚子里。

她轻轻笑开,仰头喝下第二口牛奶时,他出现了。

董令皇简直不敢相信,这么大的事情,她居然整整瞒了三个月才通知他?一想到他就忍不住大为光火。

“老公,你来啦。”向阳放下手中的牛奶,甜甜地叫唤。

身旁所有人纷纷走避,眼睛却都紧紧盯着他们。

“我还不是你的老公。”董令皇板着一张黑脸,一只手霸道地护在她腰部,强行将她带离这里。

“我的牛奶还没喝完。”她赶紧强调。

借故回头时,向阳眼睛没看,向搁在桌上的牛奶瓶,反而朝助理使了个眼色,请她帮忙收拾残局。

“安分点,”他贴在她耳边低声警告。“我帮你准备了吃的放在车上。”

“喔。”她乖乖地点点头。

匆匆上了车,董令皇立刻吩咐司机直奔机场。

“去哪?”

“拉斯维加斯。”他冷冷回应。

突然像想起什么,董令皇不看她,却从身边的小瘪子里拿出一杯温牛奶、一小兵还冒着热气的排骨炖萝卜莲藕,还有海鲜香菇热妙、清蒸桂鱼、蔬菜做牛肉,最后搭配一碗糙米饭。

成堆佳肴,顿时把加长型礼车里的小桌子占得满满。

“干么?”接过他递过来的筷子,她也不多间,张嘴就吃。

“给你肚子里的小宝宝签一个法定父亲。”他回答。

向阳一听,没说什么,只淡淡应了一句,“喔。”

看着她乖乖进食,董令皇胸口原本差点爆炸的怒气,仿佛被她一张一合的嘴一口接一口吃掉了。

“我现在非常生气。”但他还是这么说。

“我看得出来。”她对他笑,嘴巴还有点鼓鼓的。

董令皇冷眼看着她嘴角沾了一滴亮晶晶的汁液,没辙地轻声叹口气,从怀里拿出丝质手帕,亲自替她抹掉。

“沾到了?”她睁着困惑的水眸。

“早知道怀孕能让你乖乖吃饭,我会更卖力。”他不回答她的问题,反而喃喃自语起来。

闻言,她开心地笑出来,“你已经够卖力了。”边说边吃,她一双筷子没停下过。

“吃慢点。”他担忧地皱起眉。

“我才不要,要多吃点,我的宝宝才有足够的营养。”向阳幸福的嘴角向上弯起。

卑一说完,就看见他顿时沉下面孔,她立刻知道自己已经一脚踩中他的地雷。

“你的宝宝?”他冷冷地问。

“你也提供了另一半,所以也是你的宝宝。”她把碗端到面前,遮住自己憋不住上扬的嘴角。

万一被他看见自己笑得这么开心,他一定会气到爆炸!

“真亏你还记得这点,可如果你记得在前几个月就通知我,我会更感激。”他没好气地抱怨。

接到她传过来的简讯时,他正站在伦敦奥运主会馆的工地前发飙。

原本以为自己设计的大门被做成四不像已经够荒谬,没想到她更荒唐,居然把这么重要的事瞒了他三个月之久。

整整三个月!

他应该寸步不离,紧紧守在她身边的,可恶。

“如果让你知道,你一定会马上飞来巴黎监视我。”她的眼神很无辜。

“是照顾。”他冷着脸纠正。

她不管,继续接着说:“……然后不管我做什么,你一定会在我身边碍手碍脚的,什么都不让我做。”

他危险地挑挑眉,“是你自己欺瞒在先,现在居然敢嫌我碍手碍脚?”

糟糕,又踩到地雷。

“我也不算百分之百欺骗,你每个星期飞来巴黎找我时,我都穿很宽松的衣服。”那个应该勉强可以算是晴示吧?

“你本来就偏爱纯棉的宽大衣服。”他会猜得出来才有鬼。

“我还故意吃很多。”她又举证。

“你说那是因为在展场都没时间吃东西……等等……”他黑眸一眯,突然冷冷地看向她。

“嗯?”她艰难地咽了咽口水。

“你该不会因为忙着工作,连饭都随便吃吧?”他问得咬牙切齿。

“才不会呢,你刚刚没看见吗?我可是抓紧每一分钟,不断补充营养的食物。”向阳连忙抬出他刚刚亲眼目睹的证据。

董令皇哼了哼,没有完全相信她。

痹乖吃完一碗饭,捧起热汤时,她试探性地问:“你还在生气吗?”

“你做了什么足以让我消气的事吗?”他依旧板着脸。

“我做了喔。”她神秘兮兮地瞅他一眼。“只是还没跟你说而已。”

“那还不快说来听听。”他催促。

其实他哪能真的硬下心肠生她的气,如果真生她的气,怎可能会为她准备这些了还亲自到这里逮人?

“遵命,老公。”她笑得一脸幸福。“我刚刚跟时装界告了假,正式宣布要专心生孩子了。”

“真的?”董令皇有些谊异地挑眉。

“就在你臭着脸走进来的前一分钟。”向阳取笑。

他深深叹口气,小心地将她轻轻揽入怀里拥着,“我没想过你的事业心会这么重。”重到知道他一定会插手管她这次的发表会,居然干脆把心一横,瞒他瞒个彻底。

“我只是想把事情做到最好。”

“我知道,满脑子都是责任的女人。”他拥着她,暗自由庆幸她就在自己怀里。

向阳喝光最后一口汤,狐疑地看向他,“你刚说我们要去哪?”

“拉斯维加斯。”他又叹口气。

为了这件事,他已经提过八百多遍了,无奈她总说不急,如果不是她怀孕,他还真想不出更强而有力的理由成功说服她。

现在的女人都像她这样吗?

把孩子看得比丈夫重要……想到这里,他又忍不住叹气。

“我以为自己会马上被你绑回伦敦住家,没想到你居然要带我去玩?”这一点她本人倒是有点意外。

“谁说我要带你去玩?”他懒洋洋的觑她一眼。

“不然呢?”她不解地问。

“我们也该结婚了吧。”这种事居然也要他来提醒?突然,他又有了想叹气的冲动。

“原来是为了抓我去结婚,我还以为是要带我去度蜜月。”向阳笑咪咪地抱怨,笑眯的眸子里闪耀幸福光芒。

“你乖乖结婚后,我们就去度蜜月。”他承诺。想度蜜月有什么难的?

“真的?”她眸底的笑意更浓。

“真的,不过得等你安全生下小宝宝之后。”董令皇订下日期。

他不想她发生任何意外,她要的蜜月,他会给,时间多长都没问题,但他必须以她的安全为最优先考量。

“可是我好想趁着怀孕时,来一趟悠悠闲闲的假期……”她轻咬着下唇,眼神期待地望向他。

于是,两个星期后,有人在世界着名的度假胜地,看见世界首席建筑大师搂着时装界的东方之后,在雪白的沙滩上悠闲散步,两人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