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镀金玩咖 第十三章

作者:喜格格类别:言情小说

仿佛早就料到他会这样说,欧凡歆也冷下脸,说出口的话充满挑衅,“等到我也去吻别的男人时,你就不会这么坚持了。”

语音一落,阎宸愤恨的炯亮黑眸直勾勾锁牢她,咬牙低吼,“你就是想惹火我,对吧?”

她恐怕永远都不会知道,她刚才那些话伤他有多深。

尤其在听到她要负气吻其他男人时,胸口顿时涌起的愤恨与疯狂的嫉妒,令他差点喘不过气。

“因为这样你才会答应跟我分手。”

听见她说的话,闾宸短暂地丧失所有理智,拿不定主意是要狠狠地吻住她不断说出残忍话语的双唇,还是干脆跳下床,拿房里所有东西出气,好舒缓胸口奔腾的狂焰怒火。

她怎么可以对他这么残忍?怎么能轻易说分手?

他是这么的爱她……更别提那是不实的指控……

阎宸心痛无比地想着,突然,一丝理智挟带着一个念头溜进他脑子里。

“凡歆,你这是在……嫉妒?”才会气到想分手?他带着一丝希冀的问。

她转开视线,言不由衷地赌气开口,“当然不是,我很高兴看见你跟别的女人接吻。”

“凡歆,全世界的人都知道我对莫妮卡没兴趣。”他叹气。

直到这时候,阎宸才完全从无止境的心痛与愤怒中回过神。

“是啊,没兴趣但可以接吻。”她轻哼。

“如果你刚才留在那里够久。就会看到我推开莫妮卡,直接跟她把话说清楚,再说,我没让她碰到我的嘴,她只是勉强擦到我脸颊。”

他感觉她的语气虽然仍带着刺,但已不再冷酷,而抢先一步察觉这场暴风雨快要过去。可他还是放心不下地急急解释。

阎宸叹了一口气,加深放在她腰背上的手劲,让她紧紧贴住他绷紧的男性躯体,激烈而深入的吻着她。

败快的,欧凡歆察觉自己全身开始变得酥软,思绪却运转着。

是她误会他了?

随即她想起从第一次见面起,他就一直在闪避莫妮卡,如果他对她有意思也不会等到今天……

“我不可能留在那里看你们亲到完。”如果真的那样,她的心会痛死。“因为我正赶着去听Eric告白。”

闻言。他在心底无声地叹口气。

“我知道你现在是故意说这些话来气我。”

听见她的气话,他却不再生气,相反的,他甚至感到有些高兴。

事实证明她正在吃醋。

阎宸现在终于弄清楚问题的症结点,举起她的手,在她戴着钻戒的手指头上落下深情一吻。

“说到这个,我就连带想起另外一件事。”欧凡歆用力抽回手,却不再坚持要把戒指取下。“你不应该打Eric!”

“生气了?”听出她的担忧,他终于能够稍微松口气。

“没有生气,事实是,我高兴极了,居然有男人肯为我打得死去活来,做为一个女人,就算现在就死掉,也值得了!”她瞪他,她那么担心他,他却无所谓似的。

“你在担心我。”阎宸眉眼净是笑意。

“我在担心你?”她心中的结已解,现在正拚命抗拒他源源不绝的男性魅力。

“被打的人可不是你。”

“我知道,你怕他告我。”这就是让他可以全然放松的主要原因。

被打的人是Eric,但在她心里,她担心的人却是他。

惫有什么事情比这更明白的显示,他想要的女人,正深深地爱着自己。

他更加贴近她,手指抚过她凌乱却更显风情的黑发。

“我爱你,爱到连我自己也吃惊的地步,以后再遇到这种事,我不准你跟我呕气,你可以直接走到我面前质问我,但我绝不准你私下因此自苦,甚至……离我远去,听懂了吗?”

听见他霸道却充满柔情的话,欧凡歆正要后退,他却猛然收紧手指,以一个令她销魂的深吻做为开头。

“阎宸?”她被他狂放的yu望吓住。

“别说话……”

他不断加深热吻,攻势从颈项一路往下蔓延,沿途洒下一连串麻烫欲火……

夜,还很长,一室旖旎的序幕就此展开。

一年后

饭店里的韩国客大增,就连政商名流也老爱往这里举办宴会,在业界,更有人封他们的饭店是权贵们的御用饭店。

名声响亮,业绩也跟着水涨船高。

阎宸接手饭店不过短短一年,业绩便大幅成长,赚钱就像打开水龙头一样容易。

莫妮卡跟Eric自从知道他们订婚后,便不再出现在他们面前,不过有流言传出,在他们订婚不久后,莫妮卡跟Eric便在一起了。

而他们依照计划暂时抛开工作,两人一起到南海度假饭店好好放松一下。

现在,他们就坐在装潢华丽的饭店餐厅里,一面欣赏整片海景,一面品尝昂贵的松露与鱼子酱。

这里的一切都顶级到令她咋舌。

先前,一进入总统套房里,她就先看到插在冰桶里的两瓶香槟,拿起来一看,才赫然发现居然是香槟王。

就连盥洗用品都是爱马士品牌的产品,更不用说那些琳琅满目的气泡式矿泉、水、顶级巧克力、名牌的沙滩包……

欧凡歆刚跟叶清枫通完手机,走回餐桌前,人还没走到自己位子上,就被他伸手一揽,瞬间跌进他怀里。

“阎宸,会有人看到。”她挣扎着想站起身。

闻言,阎宸倏地扬高双眉。

“看到又怎样?”

“我会觉得尴尬。”

“你难道没发现吗?这里到处都有停下脚步、互相拥吻的情侣。”他的视线暗示地往身边转了一圈。

“他们是外国人,作风比较开放。”

欧凡歆脸红从他宽大温暖的怀里挣脱开来,就在她正要站起来的那一秒,他只稍微施力,她便又跌回他怀里。

这次,他什么话也不说,直接压上来,放纵地深深吻住她,直到她全身无力地瘫在他怀中。

他嘴唇贴着她耳珠,嗓音粗嘎的低喃,“我不介意入境随俗一次。”

她抬眼没好气的瞅他一眼。

这哪是入境随俗?根本就是他想恣意妄为。

“刚才是谁打来?”他将她整个人抱起,让她面向自己,跨坐在他身上,身体亲密地相互依偎。

“清枫。”她的脸颊更红。“她又升职了?”他看出来了,心中正得意地浅笑着,也不点破。

她点点头,开心地宣布,“副主厨!”

在他们有意的撮合下,那对小俩口已经在一个月前正式步入礼堂,婚礼还是由她一手包办。

他们浪漫唯美的婚礼让阎宸也开始密集逼婚,尤其在她好死不死刚好接到新娘捧花后,一切仿佛已成定局。

他们的婚礼就定在一个月后。

他把她拉来度假的用意很明显,除了想让她婚前放松一下,更重要的是要让双方家长展开婚礼筹划。

“真是恭喜她。”

阎宸阖上眼,悠闲地感受两人之间的亲密时刻。

什么事情也不必做,仅仅彼此相拥便心生满足,他很清楚,这一刻便是幸福。

“可是她怀孕了,清枫说,蒋主厨这几天一直在想办法劝她暂时请假在家待产。”她轻声叹口气。

听见她叹气,他才缓缓睁眼看她,“怎么了?”

“清枫想继续工作。”

“怀孕在厨房工作很危险。”他皱起眉。

“但清枫说也没那么危险,不让她做菜,她会疯掉。”欧凡歆若有所思地开口。

“可怜的英准,他最近一定是天天提心吊胆。”阎宸好笑地摇摇头,暗自庆幸未婚妻的工作地点不在厨房里头。

“听说他们今晚要‘谈判’。”

“那英准输定了。”他笑。

“可是我希望蒋主厨赢。”欧凡歆苦恼地皱紧眉头。

他听了,俊颜马上露出大大的放心笑容。

比起工作,她是那种会以孩子为重的女人,谢天谢地。

“我应该告诉清枫,等她生完孩子,再回到职场也不迟,你说对不对?”

“那孩子谁带?”他隐约嗅出一丝不对劲。

“当然由夫妻两个轮流带,绝对不能全部交给别人,孩子的童年一生只有一次。”欧凡歆对他露出狡黠的微笑。

他就知道。

凡歆绝不是那种传统“温良恭俭让”型的女人,这点,早在他们正式碰面前,他就知道了。

“可是英准的工作很忙……”阎宸垂死挣扎一下。

“如果他以这个为藉口,哪天清枫要跟他闹离婚,我会站到清枫那边。”欧凡歆笃定地说道,双眼别有深意地看着他。“不缺钱的好处应该是有更多时间与家人相处。”

“好,我知道了。”阎宸认命地点点头。

他很清楚,聪慧的她,不会无缘无故单纯对他抒发自己的看法,她现在在做的事不是分享,而是警告。

狡诈的女人。

偏偏他奈何不了她,而且他喜欢她的想法。

家庭,是他首要珍视的。

“我们要一直窝在这里?”欧凡歆撒娇似的软下身子,像婴儿般窝进他颈项间,全身放松地享受这一刻。

“我把沙滩袋带出来了,要去海边走走吗?”阎宸一手放在她背部,一手托住她臀部,以免她往下滑。

“好啊。”她应允。

“好?”他轻笑,显然很清楚她为什么会答应得这么快。

她坐直身子,不太服气地盯着他看,“总比跟你单独待在房间里好,我可不要大肚子穿礼服。”

“那也没什么大不了,我会找最好的设计师为你设计礼服,绝对不会让人察觉我们先有后婚。”阎宸爱怜地轻捏她的鼻尖。

他想得美咧!

欧凡歆皱了一下鼻子,跳下他的怀抱,率先往闪亮亮的海边前进。

阎宸抓起沙滩袋,几个大步便追上她,长臂一揽,再度轻易将她搂进自己怀里。

就像两个不知忧愁的高中生情侣般,他们之间只有满满的甜蜜,他亲自为她铺好沙滩袋里的所有东西,她则请服务生送来他爱喝的饮品。

“我觉得好幸福,一切好得不像真的,如果幸福可以分享,也许我会觉得踏实一点。”她突然有感而发。

“分享幸福?”

“对呀!”她轻轻打个哈欠。

倏地,一个计划在他脑子里慢慢成形。

在身边欢畅的笑声里,他们有一句、没一句地闲聊着,渐渐的,她觉得困了,便沉沉睡去。

阎宸虽累,但没有睡意。

他贪婪地望着她甜美的睡脸,仿佛知道他在身边,她便可以高枕无忧。

他提供给她满心的安全感,可望着她安睡的模样,得到最大满足的人却也是他,她让他觉得自己是个百分百的男人。

就为了她一句话,阎宸特地举办了一场别开生面的慈善音乐晚会,所有捐款将以守护台湾所有孩子的名义全数捐给台湾孤儿协会。

他对外宣称,举办慈善音乐晚会是为了“回馈社会”,但欧凡歆心里很清楚,他最初的动机是什么。

这个男人,竟是这么全心全意爱着自己!

为了回应他的用心,也为了让这场晚会成功帮助更多孩子,想把慈善音乐晚会办得尽善尽美的她,已经整整两天没有阖眼。

这两天,阎宸始终寸步不离在她身边,生怕她的身体会吃不消。

蒋英准跟叶清枫自愿负责所有餐点,为了这点,他们甚至起了一点小争执,最后还是阎宸出面规劝,才折衷由叶清枫设计菜单,蒋英准操刀。

这一夜,政商名流们齐聚一堂。

欧凡歆先请他们享用叶清枫精心设计的美味餐点,接着,在轻松优雅的乐声中,展开义卖。

许多明星、名人共襄盛举,纷纷开出共享晚餐、体验名主播一日的竞标项目……等等,另外还有饭店总统套房一年使用权,让宾客们互相竞标。

宾客们竞标情况踊跃,尤其在最后一项“饭店总统套房一年使用权”时,更达到今晚晚会高峰。

只因平常即使有钱也一房难求的总统套房,如今只要付上一大笔钱,就能全年任意入住,而且这项尊荣只有一人能享有,所以更吸引人。

慈善晚会结束时,他们手中已经有总数约一亿两千万台币的募款,阎宸登高一呼,直接将捐款凑成整数两亿捐出。

等送走最后一名客人时,已经半夜两点,阎宸将她带回饭店里他的专属套房。

“累吗?”沭浴饼后,阎宸滑进被窝里,自身后将她牢牢拥进怀里。

“超级累。”欧凡歆转过身,面对他。

“可是心里觉得很踏实。”

“还记得你以前曾说过,想来点不一样的Party。”

“对呀,每次举办那些生日Party、婚宴,虽然很浪漫又感动,但又觉得这好像不是人生的全部。”

没想到她能精准无误一语说中他心中所想,阎宸不禁倾身,温存的在她额际印上一吻。

他垂眸,深邃目光像望进她灵魂深处。“凡歆,你现在快乐吗?”

“为什么这么问?”

“因为我现在很快乐,一种很深沉的满足,我希望你跟我一样。”他又爱怜地吻上她。

“我也很快乐,比吃乌鱼子跟贵得要死的松露还要快乐。”他温热的吻落进她心湖,引起一圈圈涟漪。

“你一直都不喜欢吃那些东西。”

“没办法,可能我嘴巴比较笨,吃不出这些东西美味的地方,不过,我很喜欢香槟的味道。”

“那好。”阎宸露出微笑。

“好什么?”她困惑。

“接下来我们还有一件大事要忙。”

“事情总是忙不完。”她无奈地咕哝。

“你可以跟我抱怨任何事,唯有这件事我不准。”

“霸道!”

“凡歆,我说的是我们的婚礼。”

“我知道。”

“你愿意嫁给我吗?”即使事情已成定局,也紧锣密鼓的筹备中,他仍是有些不安,怕她只是受到压力和气氛影响才答应,不是心甘情愿。

“为什么不要?”

闻言,他大喜。

不过,她接下来说的话,可就没这么中听了——

“你四肢健全,头脑正常,会赚钱,也会爱人,整体而言也算及格了。”欧凡歆忍着满肚子笑意,煞有其事地说道。

“只是及格?”阎宸危险地挑眉。

“难道你以为自己的分数落在高分区吗?”

“我可不敢这样想,想想以前,你对我的嫌弃跟歧视,实在有够伤人。”他佯装心痛地叹口气。

“抱歉,我看到的教训实在太多了。”她微笑。

这些过往旧事,已经慢慢变成他们生活中可以轻松谈起的共有回忆。

“不过你朋友也有了好归宿。”

“对呀,这是我感到最欣慰的事,证明当初我的看法没有错。”

“是吗?”他不高兴地挑高眉。

如果她当初的看法没有错,那他又该如何自处?

望着他在意至极的表情,欧凡歆好笑地噗哧一声笑出来,连忙安抚,“好啦,你是例外。”

“其实还有很多例外。”

“你现在是鼓励我去Oscara。”换她挑眉。

“你可以去任何你想去的地方,但我一定要跟。”

他坚定的语气,让她胸口一暖,却忍不住嘟囔,“夫管严。”

“随你怎么说。”他笑哼。

“阎宸。”看着他的俊脸,她心一热,不禁喊道。

“嗯?”

“我当初那样拚了命拒绝你,你是不是感到很受伤。”她小心翼翼的问。

现在才知道要反省?阎宸冷冷瞅她一眼。

“何止受伤,我觉得自己完全被否定了。”

“有吗?我一直都觉得你神采奕奕。”她露出怀疑的表情。

“我不是神采奕奕。”

“那是什么?”

“绝不放弃的毅力。”

“谢谢你的毅力。”她朝他露出甜甜一笑。

“我也谢谢你终于愿意抛开刻板印象,完完全全地接纳我。”

迎上他燃烧着火烫**的眸子,欧凡歆意识到他所谓的“完完全全”指的是什么,顿时,她浑身轻颤起来,脸蛋发热,耳朵跟脖子也跟着发烫。

阎宸嘴角勾出一抹微笑,倾身,深深地吻上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