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风流情夫求正名 第一章

作者:七巧类别:言情小说

下午四点,马路上开始出现塞车潮,车子不时停停走走。

绿灯一亮,前方数辆车子再度行驶,一辆高级黑色房车紧跟在后,但见号志灯闪为黄灯,怕又被下一个红灯困住,忙向右转进支道。

支道旁,一个老妇推着堆满回收资源的推车,推车左前方还接了一小台拖车篮,行动缓慢地准备越过斑马线。

蚌地,小拖车篮被一股外力擦过,牵连到相连的推车,一个重心不稳,推车向外倾斜,老妇跟着往旁歪倒,翻倒的推车洒落一地的纸张和瓶瓶罐罐。

一台豪迈一二五机车在后方目睹一切经过,见那肇事的黑色房车丝毫没停下,隐藏在安全帽面罩下的眉一拢,驾驶手催油门,急冲上前。

倏地,机车超过那辆车头前方,猛将龙头一转,横挡在高级房车前。

司机见状,吓了一跳,急踩煞车。

虽是支道,因前方仍有车辆,他的车速一时无法加快,否则肯定来不及煞车,岂不酿成事故。

“小姐,妳这样做太危险了!”无端被惊吓,司机降下车窗,语气不快。

“撞到人想逃?”年轻女人停妥机车,脱下全罩式安全帽,大声嚷道。

司机一诧。他几时撞到人了?

“从后照镜往后看看!”她一张丽容带怒,最不能原谅肇事逃逸的车辆。

方才,老妇应是被擦到的拖车篮给绊住才摔倒,她见没有立即的危险,赶忙先追欲逃离的车辆。

司机从后照镜看去,见几公尺远的斑马线前,倒卧一妇人及推车,神情一惊。

“撞到人了?”后座的男人俊眉一拢,开口问道。

“不,我确定没直接撞到人。”司机澄清。

方才刚转过支道,他便看见那推着推车还挂着拖车篮、行动缓慢的老妇人在斑马线前,要过不过的,怕撞到对方,他还刻意让车身避开一点距离。

“抱歉,耽误几分钟,我下去看看。”既被人拦阻,他也不敢完全否认真没出差池,或许是车尾不小心擦到对方的拖车篮也不一定。

将车往路旁停靠,司机下车往回走,想探看对方状况。

黎芃妍见驾驶肯下车察看,这才放心地将机车牵往路旁停放,小跑步地跑向倒地的老妇。

“婆婆,您没受伤吧?”她先将正试图起身的老妇搀扶起。

“嗳……”老妇低吟,被吓到的成分居多。她弯身摸摸右膝盖,只轻微擦破皮。

“可以走吗?”司机见人应只是跌倒,边问了下受伤程度,边将倾倒的推车拉起。

“嗳。”老妇缓缓点头,抬脚走了一小步,见地上散落辛苦收集的回收资源,非常苦恼,赶忙捡拾。

“没事就好。”司机见老妇弯身,缓慢地捡拾地上瓶罐,他松了口气,认为并无大碍。“对不起,刚刚可能没注意到,才擦到您的拖车篮,这点费用给您包扎伤口。”他从皮夹中掏出一张千元钞,表示歉意。虽不确定是否真是自己造成,但他的老板赶时间,他想息事宁人,便直接道歉。

“嗳。”老妇接过钞票,点点头。膝盖擦伤买条药膏抹抹就好,也花不了一两百元。

“等等,除了医药费要赔,也得帮忙把这些东西捡起来。”见司机赔完钱后转身就要走人,黎芃妍忙唤住对方。

司机看她一眼,见她已捧着捡拾的瓶瓶罐罐往推车里放,神情怔愕。

“我赶时间。”司机认为她强人所难,无意帮忙。

“你赶时间,我也赶时间!”黎芃妍挡在司机身前,不准他就这样走人。

司机眉头一拢,视线越过她的肩头看向前方不远处,房车后方车窗降下,老板正探头望向这里。

黎芃妍注意到司机有些困扰地盯望自己车子那方向,她也转头看过去。

蓦地,美眸一瞇。

原来后座还有人!

她踩着大步伐,往那部黑色轿车走去。

“喂!先生,你也下来帮忙。”她直接命令道。

矮哲亚长眸微瞇,被个陌生女人命令倒颇为稀奇的。

方才没注意看,意外竟是个艳丽的女人,她前一刻骑车横挡在他座车前,完全不顾危险的气魄,令他惊诧连连,没想到这会儿竟还来赶他下车。

“抱歉,先生,我来处理就好。”司机忙追上前,先对老板歉然地鞠躬,转而对盛气凌人的黎芃妍道:“我帮忙捡就是。”

若是平常,遇到这样强悍的女人,他也许付完医药费就走人,现在因怕对方找老板麻烦,只好选择妥协。

“你当然得帮忙捡,他也要一起帮忙。”黎芃妍说得理所当然,伸手指着坐在车内冷眼旁观的男人。

看对方穿着打扮,加上又有司机随行,肯定身分不凡,但她最看不惯有钱就是老大的阶级观念,即使肇事的是司机,坐在同一部车里的人也不该置身事外。

方才见他探出车窗向后看,拢着眉头状似不耐的神情,令她颇为不满,于是坚持要他下车帮忙。

她挺直腰杆,一双美眸瞪视车里的男人,逼他下车。

矮哲亚略仰脸,一双深眸和车窗外的女人对视,她美丽的眼睛盈满怒气,令他不觉玩味。

从来没有一个女人会这样瞪他。

他习惯接收到的女人眼神,不是含情脉脉,便是媚态尽现。

两人对视几秒,他轻挑了下眉,在她再度开口前,伸手推开车门,长腿跨出车外。

他并非受她厉言和怒目威吓而妥协,是对她的作为感到钦佩,也许态度强烈了些,但却是为拾荒妇人仗义直言、打抱不平,实在难得。

他也不是冷眼旁观,觉得完全事不关己,方才回望是想确认有无他下车的必要,见那妇人能行走,他便认为没大碍,但纳闷于司机为何被她绊住,才想着先按兵不动观察状况。

见他肯下车,黎芃妍这才敛去怒意,却在他下车后怔了下。

罢才虽隔着车窗看他身穿西装,样貌贵气,可当他下车后更惊异于他高挺拔的身材,配上那张俊逸有型的面貌,十足像拍西装广告的model。

幸好她对帅哥免疫。没多望一眼,黎芃妍忙转身走回不远的事故地点,继续为老妇人捡拾地上的回收资源,而韩哲亚与司机也跟着参与捡拾工作。

想想不免可笑,生来是个大少爷的他还是第一次捡拾回收资源,且是在大马路上。

一开始他还有些顾忌,动作显得迟疑,抬头却见那女人动作利落地捡拾一地破铜烂铁,一再捧回推车放置,甚至跑到马路对面,追逐滚落至排水沟边的塑料罐及飘飞的纸张。

他不过弯身捡起几张废纸,她已来回数趟,相较动作也很迟缓的拾荒老妇,散落满地的回收资源几乎全是由她和司机给拾了回来。

发怔之际,他手中的纸张倏地被抽离。

“好了,你们可以走了。”黎芃妍抽过他慢吞吞捡拾的一小迭废纸,转而放回推车内。

他的动作缓慢至极,也许根本不需强要他下车帮忙,不过帮多帮少无所谓,她只是不能容忍他冷眼旁观。

“婆婆,东西都捡回来了,过马路小心一点,膝盖的擦伤要记得消毒搽药。”她将推车交给老妇,温柔地叮嘱。

“谢谢,谢谢。”老妇朝她不断点头致谢,这才推起糊口工具,缓缓离去。

黎芃妍放心地走往机车停放处,戴上安全帽、跨上机车,扬长而去。

身后,韩哲亚伫立路旁,怔怔然望着那抹远去的身影。

“先生,很抱歉,耽误你的时间。”一旁的司机再度开口致歉。害高高在上的老板被迫弯身捡回收资源,他歉疚又担心,怕因而失去工作。

“本来就迟到了,不差这十分钟。”韩哲亚轻耸肩,一脸无所谓。

他跨出长腿,从容地走往座车处,心里对那女人印象深刻。

他第一次遇到这样的女人,美丽带刺,充满强悍的正义,却又能温柔婉约、轻声细语。

唇角微微一勾,没因这突来的小事故气闷,反倒觉得兴味盎然。

***

“欢迎光临。”门楣上的风铃轻响,万紫千红的花卉中传来轻柔问候。

傍晚时分,韩哲亚踏进不曾来过的花坊,想亲自挑束花送今晚的约会对象。

他走进去的同时观望了下花坊摆设,小小的店面却非常温馨甜美,一如花坊名称“CANDY”。

敞开的玻璃门外,两侧摆放各色花卉盆栽,里面虽也被花卉、盆景充斥,却不显凌乱,映入眼帘的色彩很和谐。

他去过不少花店,只因他喜欢送花给女性,一般花店他不觉有特别之处,但甫一踏入这花坊,便令他不自觉多注目。

“请问需要什么?”甜美的声音再度传来,迎向进门的客人。

矮哲亚正欣赏一幅挂在交叉木条上的油画,淡应道:“花束。”这才回头看向店员。

倏地,他一怔。

眼前的女性,身着桃红色无袖恤,搭深蓝色牛仔裤,微卷长发扎成一束马尾,平凡的打扮却掩不住她天生丽质,那张明艳如花的脸蛋令他印象深刻。

置身百花丛中的她宛如带刺的玫瑰,美丽却不易摘取。

黎芃妍一见到眼前的客人,不觉怔了下。

尽避每日接触许多客人,但她向来容易记住人们的面孔,何况是他——

那个昨天下午被她逼下车、帮忙捡拾回收资源的男人。

此刻的他穿着依旧正式,深灰色细条纹手工西服,衬得他挺拔俊逸、卓尔不凡。

“我们真有缘。”无预警再见到她,他心情愉快,不免对彼此的缘分感到难得,还对她升起一抹兴趣。“妳在这里工作?”

报店工作跟她的性格颇难搭在一起,但回想她方才的招呼,温柔得像百合,而非带刺玫瑰,也就能理解了。

“请问先生需要怎样的花束?有配合什么特殊节日吗?”黎芃妍对彼此的巧遇没什么感受,只制式地问道。

他虽外表出色,感觉身分不凡,但那张脸、那双眼,一看就是犯桃花,专来迷惑女人的。

并非她主观的偏见,光见他笑容满面、开口便装熟的模样,她已能确信自己的判断十之八九是无误的,对这种人完全不想热络招呼。

“像妳这样的女性,适合哪种花?”感觉到她避开他问话的冷淡,韩哲亚故意问。

黎芃妍看他一眼,细眉微蹙。这明显的搭讪令她心里有些不快,但来者是客,她只能应付。

“我适合剑兰跟菊花。先生若送这适合祭拜用的花束给女友,恐怕马上要闹分手了。”她声音轻柔,笑咪咪地回道。

矮哲亚先是一怔,蓦地朗笑出声。

她果然是玫瑰,即使轻声细语,也能暗藏针刺。

他主动搭讪却被一口回绝的,她恐怕是第一人。

“我想送花的女性是天蝎座型,没有特别节日,就请妳搭束合适的花。”不再刻意搭讪,他说出需求。

黎芃妍闻言,心一跳。那正是她的星座、血型。

这只是巧合,他不可能知道她的数据。她转身,动手选择花材搭配。

“请问先生预算多少?”方才那一惊诧,让她差点忘了问重点。

“嗯,一千元。”韩哲亚想都没想便道。

黎芃妍心里不禁泛嘀咕。不是特别节日,轻易就送女友千元花束,还真是出手阔绰。

不多久,她将包装妥当的精美大花束交给他,彼此银货两讫。

她礼貌地对只是客人的他道声再见,转身继续忙碌。

捧着花束步出花坊的韩哲亚却忍不住必头,再看花坊一眼,唇角轻勾。

矮哲亚跟女伴在五星级饭店吃了顿烛光晚餐,餐后理所当然相偕步入房间,缠绵厮磨一番。

“嗯……啊……哲亚……”身下娇媚的女子吟哦不断,一双玉腿紧紧缠住他腰际。

“哲亚……你好强……”她香汗淋漓娇喘着,一双藕臂攀着他,索求更多给予。

他凝望身下妩媚性感的女人,唇角一勾,邪魅一笑。

他缓缓抽离欲望,再猛地冲刺,展开另一波强悍攻势,惹得女伴娇吟不断,开口求饶。

他跟她一起享受欢愉**,但在激情狂野中,他脑海里竟闪现一抹影像——稍早在花店见到的那张丽颜。

此时此刻,想到那几近陌生、不知姓名的女人,竟令他心生一抹炙热。

他没因抱着一个女人却想着另一个女人而感到歉疚,只因床上女伴不过是他众多女伴之一,彼此只是各取所需,没有真心真情。

他,韩哲亚,希饔邴集团少东,目前虽担任总经理职位,却是集团第三代的准接班人。

他风流多情,喜爱美女,不曾为哪个女人丢心,也没有固定且单一的女友,身边女伴来来去去,让他的花名众所皆知。

他不明白,自己为何会对个仅见过两次面的女人产生欲念,但他却无意抹除那抹遐思,对于异性关系,他原就是用下半身思考的男人。

几番激情过后,一脸满足的女伴趴在他胸膛上,纤纤玉指勾弄他的胸毛。

“还要吗?”他声音慵懒地问。

“不行了。”女人嗔笑道:“你是第一个让我吃不消的男人。”

“我的荣幸。”他微笑地用大掌拍了下她的**。

没有一个女人会对他的表现不满足,他却不曾从哪个女人身上得到完全的满足。

尽避身体欲望已平息,他心里总觉得少了些什么……

蚌地一怔,诧异内心浮现一抹落寞的愁绪。

他可不是要找什么心灵相契的伴侣,也没那种细腻感性的灵魂跟女人相交。

女人之于他,只是一种生活调剂,他会对事业认真,却从不想对一份感情认真,而他将来的婚姻对象,早有人安排好了。

将来的妻子之于他,也只会是一种装饰。

***

矮哲亚今晚又有约会,照例要送束花给女伴,顺路经过一间花店,才要下车,他忽地起了个念头,将车调转,往与约会地点相反的CANDY花坊而去。

“欢迎光临。”见门外有客人,小薇立刻招呼道:“请问需要什——”一见五官深邃如混血儿的俊帅男人,工读生小薇霎时心震了下。

矮哲亚见招呼的人并非想见的女人,内心不免失望,亏他还特地绕路过来。

“一束一千元花束,对象是处女座AB型的年轻女性。”他懒得自己挑花,直接交代花店人员搭配。

今晚约会对象是认识两个礼拜的模特儿,先前她总是欲拒还迎、故作矜持,相信今晚的第三次约会,她肯定会乐于跟他共度春宵。

“呃?”小薇愣了下。她可不懂用星座配花束,忙转身朝里头喊,“芃妍姊,有客人!要送给处女座AB型女友的一千元花束!”

正走出来的黎芃妍看见客人,内心微诧。

矮哲亚原以为见不到她了,不免意外她的现身,内心更有一分惊喜。

“Hi!”他性感薄唇淡勾,温和微笑地对她打招呼。

“芃妍姊认识这位先生”小薇大惊。她怎么不知道老板娘居然认识这种媲美影星的帅哥?

虽说美丽单身的老板娘常有艳遇,但她对追求者向来冷淡,身边也没什么关系亲密的异性朋友。

“不认识。”黎芃妍淡应,随后提醒该离开的工读生。“妳不是要去上课了?”

“嗯,那我先走了。芃妍姊明天见。”小薇拎起背包,朝她挥挥手,离开前还忍不住又多瞧了那混血帅哥一眼。

黎芃妍转而抽起几把花材,专注地修剪、搭配。

矮哲亚伫立一旁,观看她利落的动作。

见她显然不想搭理他,他径自开口问:“这花坊负责人是妳?”

“有什么问题吗?”即使对这花心男人没什么好感,但既是客人,她也不能太冷淡。

“没有。只是这花坊布置得很温馨甜美。”他双手插入裤袋,试图和她闲聊。“墙上的油画很美。”抬头看向墙面挂着的几幅花卉油画,由衷赞赏道。

“谢谢。”黎芃妍语气平淡地回应,无意道出那些画是出自她手。

没想多响应,她迅速地包装花束,转身由串在墙柜的数捆缎带中,直接挑选两捆花色各剪下两呎,系在花束下方打成蝴蝶结,并用原子笔将下端缎带卷出自然的波浪。

没多久,她已完成包装,花的种类与包装风格与上次的截然不同,他不由得欣赏起她的手艺。

他从皮夹掏出千元钞付帐,捧过美丽芳香的花束,心情一阵舒坦。

“芃妍……是哪两个字?”他忍不住想问清楚她的芳名。

意外他突然唤她的名字,黎芃妍的心无端一跳。

将钱收进收款机后,她抬眸看他,他那一副又想搭讪的神情令她有些气恼,这男人究竟有多花心,几天前的送花对象跟现在完全不同,还对仅见过两次面的她一再搭讪。

“先生认为是哪两个字就哪两个字。”她完全不想让他知道名字,只怪小薇叫出口时被他听见。“谢谢惠顾,欢迎再来。”她礼貌地致谢,语气中带着赶人意味。

看她无意回答,他也不急于知晓,扬唇淡笑,“我会再来。”转身,步履沉稳地离去。

黎芃妍忍不住瞪视他离去的身影,担心他真会再次上门纠缠。

不过她旋即摇摇头,甩去那一丝多余烦扰。有生意做就好,也不是没遇过难缠的客人,她知道因应之道。

第二章

上午开完会议,决定出几项政策,步出会议室已是中午,韩哲亚径自离开公司,准备开车去餐厅用餐。

掏出手机,搜寻适合陪吃饭的女伴,莫名地,有些意兴阑珊。

将手机往衬衫口袋一放,他转动方向盘,随意在附近找间餐厅吃饭。

虽说公司大楼设有员工餐厅,但他鲜少会在公司用餐,中午的一两个小时亦是他跟女伴们约会的好时机,跟女人吃饭聊天,让他可以纾解工作压力。

即使他是集团未来的接班人,也不能只坐享其成、好逸恶劳,他在工作上要有一番作为,证明自己的能力,才能不被亲戚长辈、集团元老们给轻视。

他对工作是有企图心的,但即使工作繁忙、压力不小,仍懂得利用时间跟女人玩乐,享受生活。

必想起来,几乎天天要跟不同女人约会吃饭的他,竟已有三天没约女人见面了。

那晚和那名模约会时,同样顺利地跟对方开房间、滚床单,原本装矜持的女人,一进房间可是比他还热情,然而在一番激烈缠斗过后,他内心的失落感再度升起,没有预期中征服对方的快感。

此刻,他不禁想起CANDY花坊的女人,他唯一想找来陪同吃饭的对象竟是她。

既然确定对她很感兴趣,他考虑去认识、追求,也许将对方追到手,内心那抹无端的失落感就会消散。

心念一动,他驱车往CANDY花坊而去。

“欢迎光临。”风铃声一响,里面跟着传来问候。“呃,先生你好。”小薇一见韩哲亚这个俊帅的型男上门,惊诧了下。

“老板娘在吗?”韩哲亚对年轻女孩微微一笑,不自觉朝里面探望。

“呃?”突地被迷死人的笑容电到,小薇又失神了下。尽避她已有男友,但她向来对帅哥十分着迷,倒也不是真花心,只是当偶像欣赏罢了。

“芃妍姊去银行,先生要配星座花束吗?那可能要等等。”小薇有些抱歉地说。

她的工作主要是打杂、送货和整理花材,对花束配搭及包装仍显生疏,而花坊虽然尚有一名助理,但也已出门了。

“没关系,我等一下。”午休时间还长,他可以惬意地等她回来。

“那……那要不要在沙发上坐一下?”小薇比比沙发区。

矮哲亚心念一动,突然开口问:“请问妳怎么称呼?”

“欸?”小薇一愣,指指自己。“我?”

他问她的名字耶!难道他的目标是她?

不、不可能!她忙摇头,抹去那突生的花痴念头。

她有男友的,而且这男人太成熟贵气也太帅了,配美丽成熟的芃妍姊比较适合。

她在脑中臆度起来。

“不方便说?”见她摇头,韩哲亚纳闷。难不成她的老板娘要她提防他?

“没有,哪会不方便?”小薇再度摇头,笑道:“芃妍姊都叫我小薇。”突然连名带姓介绍有点奇怪,她说出小名。

“敝姓韩,名哲亚。”韩哲亚牵唇淡笑,从衬衫口袋掏出名片夹,递了张名片给她。反正他已决定追求她的老板娘,不介意让她知道他身分。

小薇接过名片,看见上面的头衔,黑眸圆瞠。

希饔邴集团总经理耶!

虽对这希饔邴集团没什么概念,但挂上集团两字,必定是很庞大的企业,而能当上集团总经理更是跟集团有直接关联的人物吧。

小薇不禁想到她爱看的罗曼史小说内容常出现什么集团总裁、少东的,没想到现实里也能看到这种大人物,令她不免又多了几分崇拜。

“小薇,可以请教一下妳家老板娘的名字吗?”他亲切唤道,彷佛和她已变熟人似的。

“呃,”低头察看名片的小薇,因他轻唤,心震了下。抬眸看他一眼后,忙收敛心神,“当然可以,我拿名片给你,等等。”匆匆转往柜台。

要命!这男人的笑容跟声音还真迷人,幸好她有男朋友了,否则肯定轻易迷失自我。

“我以为你跟芃妍姊认识。”将名片交给他后,她提出疑惑。那日芃妍姊虽否认认识对方,但她见他主动向芃妍姊打招呼,感觉实在不像是初次见面。

“之前不算认识,但我现在很想认识她。”韩哲亚坦承。他在心里咀嚼她的名字——芃:草木茂盛;妍:艳丽、美好。

草木茂盛、百花争妍,真是人如其名,令他轻易被她吸引,也想争妍了。

“原来你真对芃妍姊有兴趣?”这一确认,小薇倒是松了口气。知道他的目标,她便不会胡思乱想了,免得对不起男友。

“是有兴趣,不过她好像有点冷淡。”韩哲亚说得有些无奈。也许就因她的冷淡,才令他更添兴趣。

“芃妍姊对追求者都这样,她是有名的冰山美人,可是对客人又很亲切。”小薇笑说。

“妳愿意告诉我关于她的事吗?”这女孩感觉毫无心机,很好说话,他得把握机会探问。

“啊?”小薇一愣,不知他要问什么机密,虽说她对帅哥有好感,可也不能背叛所喜欢的芃妍姊。

“啊?”小薇一愣,不知他要问什么机密,虽说她对帅哥有好感,可也不能背叛所喜欢的芃妍姊。

“不是什么机密。”韩哲亚微笑澄清。从她略显为难的表情中,他轻易猜出她的困扰。“只要一些她的基本数据就可以。”

“那好,芃妍姊的身高是……体重、三围……”小薇毫不介意地告知,反正芃妍姊身材姣好,没什么好隐瞒的。

不管芃妍姊对这追求者作何反应,若能有个帅哥常上门光顾,不仅养眼,说不定还能间接吸引女性顾客上门。她乐观地想着。

必于黎芃妍的身高体重三围,他倒是不需由小薇口中得知,光凭目测他便能猜出八九,印证后果真大致相仿。

他真正想知道的是她的交友状况及一些喜好,当得知她目前单身没男友,他大喜,对她更誓在必得。

而在知道她的星座血型后,他不免讶异。原来他第一次来买花送女伴时,让她搭配的花便是她的星座花束。

有些遗憾,当时他没看清那些花材是哪些种类,不过他仍觉得她比较适合玫瑰。

风铃声轻响,那如玫瑰明艳的女人已现身。

黎芃妍手提一袋便当,看见沙发区那面熟的男人,又听小薇竟和对方谈论起自己爱吃的东西,细眉不觉一拢。

“芃妍姊妳回来了,我本来想等妳回来再出去买便当的,既然妳买了,那我就不用多跑一趟了。啊,对了,这位韩先生要配星座花束,我不会配所以请他等妳回来。”小薇一见她回来便滔滔不绝说着。

“韩先生这次要配什么星座的花束?”

“嗯……水瓶座型。”韩哲亚起身,朝她扬唇淡笑,随口说了个星座、血型,其实那并非他想约的对象。

黎芃妍微挑了下眉,这次又换星座了。这男人究竟来做什么?她不认为单纯来买花束的客人会特地等她回来。

矮哲亚原想等黎芃妍回来后开口邀她去吃午餐,可看她已买好便当,只能作罢。

以她个性,他若现在提出邀约肯定被打枪,他决定先成为她的常客,每天来买花束,再慢慢攻陷她心房。

即使对她很感兴趣,但他想接近她应是出于男人征服女人的挑战欲,谈不上什么为她神魂颠倒的浪漫。

从这一天起,韩哲亚时常光顾CANDY花坊,都是利用中午休息时间过来,除非出差,否则他便天天来买一束花。

黎芃妍只将他当成客人,制式地问候,不多谈其它,倒是小薇每次见他上门,都表现得热络不已。

“韩先生,慢走,要再来喔!”小薇再度跟来买花的韩哲亚热情挥手道别后,一回头就见黎芃妍正以一双美眸瞠视她。

“那个韩先生是给了妳什么好处?让妳每次都对他如此殷勤。”接连几日下来,黎芃妍不得不说说小薇了。

“没有啊,不过他给花坊带来很多好处耶,有哪个客人像他这么大方的,每天买一束千元花束,除了上礼拜五跟礼拜六未现身,他已光顾一个多星期了呢!”

“我倒是没看过像他这么花心风流的男人。”黎芃妍轻嗤。他每次送花的对象竟都是不同星座血型的女人。

明明有那么多女伴,竟还暗示想约她吃饭,若不是念在顾客至上而他也没真给她带来大麻烦的情况,她才不会耐着性子应对陪笑。

“芃妍姊难道不知“醉翁之意不在酒”的道理?”小薇朝她眨眨眼。

“我看那个人是妳。”黎芃妍白她一眼。

“才不是我,是韩总经理。”小薇辩解。“我呀,只是想当小办娘。”她说得兴奋莫名。“芃妍姊,妳就跟他去吃顿饭嘛。”她央求着。

“妳是头壳“爬袋”啊?还是我对妳不好想借机报复?”黎芃妍丽容微愠,再度瞪视单纯无知的女孩。

都怪她对员工太好,才让小薇没大没小的,这会儿竟为外人加油打气,要将她推给那头花心**。

即使见过数次面,她对韩哲亚依旧没半点好感,原本以为小薇只是好奇心驱使,一头热罢了,她也就没太在意,现在却不得不好好说清楚,不能再让她继续瞎闹下去。

“芃妍姊,我可是诚心盼望妳能嫁进豪门当少奶奶耶!”小薇嘟起嘴,她可没有半点坏心眼。

“嫁进豪门当少奶奶?”黎芃妍不禁翻了个白眼,亏小薇能妄想到那地步。

“是呀,那韩总经理可不是平常人物,他是希饔邴集团少东,将来的总裁接班人耶!”一提到总裁这梦幻职业,小薇眼睛闪烁光芒。“妳知道希饔邴集团的背景吗?它是——”

才要重述不久前查到的数据,黎芃妍已直接接话。

“它是跨国性的外商集团,一半资金由外商挹注,因为集团创办人娶了荷兰知名企业的千金,而第二代总裁即是现任总裁——韩哲亚的父亲,娶了美国企业千金。集团在欧美皆有分公司,涉及产业广泛,连饭店都有参与投资。”黎芃妍一口气道出小薇曾口沫横飞说过的内容。

“没错没错!”小薇猛点头。“芃妍姊记得好清楚,我本以为妳不在意的。”

“呿!记得跟在意是两回事。”黎芃妍否认。她只是记忆力不差,不代表对他或对他的家世背景有一丝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