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麻辣记者 第十八章

作者:喜格格类别:言情小说

【第十章】

因为瞿苍弈自以为体贴的行为,灿蔓气到不再去他家,结果他居然连一通电话也没有再打来过。

但她气归气,仍开始处理工作的事情,一方面和美国公司接洽,一方面从公司内部挑选接班的人选。

她的助理是个很有工作能力的人,聪明而且有想法,她已经暗示过老板这件事。至于美国方面,MoniKa则直接让她跟美国杂志社的总褊恳谈。

灿蔓不想跟MoniKa—样一天工作十小时,对她来说钱够用就好,她真正想要的是生活品质,跟她最爱的男人认真度过每一天,而不是庸庸碌碌过一辈子。

她热爱工作,但她对好好的生活更着迷,就如同她爱他作品里所传达出来的讯息一样!

宽舒、大器、智慧、坚持,依照自己的步调生活,而非被城市转动的速度牵着走。

她故意不告诉他自己这阵子究竟在忙什么,当作给他小小的惩罚,谁教他之前那么自作聪明。

他说……永远有效?

当她听到那几个字的时候,感动跟怒气同时在体内飘涨,可感动只有一下子,接着一团像太阳般的超强火气差点炸翻她的肺。

他就对她这么没信心吗?认为她是那种被工作冲昏头的女强人,人生没有其他想追求或珍惜的事物,只会为了那一点点挑战或是工作中的成就感,就脑袋坏掉放弃他,或者是他们之间的感情?

在遇到他之前,她承认,自己的确曾认为全世界没有任何一件事比工作能力更重要,然而,是他亲身向她证明,她错了。

结果呢?他现在竟然任由她追求自己的工作快感?

好吧,她很高兴他这么懂得尊重她,却也被他的尊重气得半死,所以,她打算让他受个几星期或几个月折磨,然后再告诉他她已经决定辞掉工作,并接受美国方面不用到办公室上班、只需每周交一篇精彩专访过去的超优工作条件。

她是爱他爱得要死没错,但也很清楚自己的报复心还满强的,怪只怪他惹她火大。

“总编。”助理又从门缝中把头卡进来。

“什么事?”她长长叹口气,命令自己先把瞿苍弈的事踢出脑海,专心烦恼这一期恐怕要开天窗的人物专访。

“瞿莳华先生打电话过来。”助理很快的说。

“瞿莳华?”她皱了一下眉。“那个最近闻名国际的建筑公司老板?”

“是,就是被国际建筑界捧上天的瞿莳华先生。”助理点点头。

“直接把电话接进来。”她心一喜,他们已经找他找很久了。

“他说五分钟后到公司。”

“我们到他公司?”她不敢相信好运居然凭空而降。

“不,他想要直接过来接受专访,三小时后他要赶去法国。”助理快速报告道。

灿蔓马上反应过来,“那好,我必须再看一次关于他公司的相关资料。”

“我去泡咖啡。”助理也很机灵。

“不,你请小陈去做这件事,你跟我一起采访他。”灿蔓叫出电脑里早就准备好的资料,头也不抬地命令,忙完这一次,说真的,她想要狠狠投向心爱男人的怀抱了。

工作有挑战很过瘾,可惜没有温度。她需要的是爱,因为只有爱才能让人觉得温暖,心才会变得更加柔软。

没有意外,访谈在十分钟后正式开始。

灿蔓访问了该公司的创业理念、未来规画、经营方针……最后谈到身为公司领导人的瞿莳华先生,如何带领全公司员工度过前一阵子可怕的裁员潮,而且奇迹的没有裁掉任何一名员工。

“羽总编,你知道我有个哥哥吗?”瞿莳华突然转变语气,关心的问。

“我应该知道吗?”她维持平静的反问。

“我知道羽总编很专业,不挖八卦,报导也不涉及受访者家属……”瞿莳华对她笑得很友善的说,友善到甚至透露出一丝古怪。“除非当事人自己提起。”

“没错,原来您也事先调查过我?”

“我没有,也绝对无意冒犯你。”他没兴趣看到老哥发火的恐怖模样。“不过透过我哥,我可以了解更真实的你……我先说明裁员那件事。”

“好。”他哥?算了,这不重要。

“其实当初我赞成裁员,而且已经着手这样做,是我哥阻止我的。小时候我们父亲曾因被裁员使得全家经济陷入困境,也因为这件事,所以促使我父亲后来自组公司。”瞿莳华的表情陷入回忆,但一提及他兄长,又马上露出崇拜与敬爱。“成年后,我哥专心致力于艺术创作,而光靠我父亲留给我们的股票跟基金,其实已够我们一辈子不愁吃穿。”

“你们很幸运。”灿蔓微笑。

“不,太过有钱绝不是什么幸运的事。”瞿莳华耸耸肩,“别看我这样,年轻时我几乎把自己手中那份大量的遗产挥霍殆尽,如果不是我哥拉我一把,我搞不好还会干一些犯罪勾当。”

灿蔓与助理互看一眼,这可是条不折不扣的大新闻。

“他把父亲留下的公司交给我,让我按照自己想法管理,那时候他已经拥有自己真正想要的公司,却因为我又另外弄了一问出来,等着日后随时可以交给我合并,弥补父亲公司的不足。他也曾经为了我,暂时放下自己热爱的工作去学经营管理,他担心我却不插手过度干预,总在最关键时刻拉我一把,这就是他的作风。”

瞿莳华停下来,深深看她一眼。

“我接受他的提议不裁员,不是因为我在乎员工,从头到尾,只有他真正关心员工,我只在乎怎么让公司继续经营下去。他提议让他手中的公司和我的合并,而且提出完美到无法令人反驳的企划案,这才暂缓原本的裁员事宜。后来事实证明他是对的,我也遵守承诺,没有裁掉公司里任何一名员工。”

说到这里,他又停了下来,专注的看着她。

“我哥最近过得很不好,虽然他不说,但我知道。下星期是他的生日,我打算为他办个盛大的Party——羽总编愿意拨冗参加吗?”

“我很想亲自见见这么体贴又真心关怀员工的人,我可以知道他的名字吗?”灿蔓嗅出那股不寻常的氛围,微笑着问。

“你应该不陌生。”瞿莳华终于露出笑意。

“呵,我想也是。”她没有忽略瞿莳华的姓氏,只有助理还一头雾水,视线快速在他们身上来回打转。

“我哥就是你最深爱的男人,瞿苍弈。”

瞿苍弈决定今晚的露脸到此为止,撇下弟弟擅作主张帮他准备的两位名模女伴,他快步走回自己房间,同时交代管家谢绝任何人进房找他。

如果不是心情跌到谷底,他绝对会察觉到管家脸上那抹暧昧又窃喜的偷笑。

已经几天了?他故意不打电话给灿蔓,没想到她打死不联络的功力也深厚到令人心碎。

原本以为今天好歹是他生日,她至少会打通电话过来,哪怕只花两秒钟不到的时间说声生日快乐也聊胜于无,未料居然什么都没有。

手机都快被他看烂了,什么简讯、不知从哪来的怪电话统统都有,偏偏独缺他重要的那个人的祝贺。

为了不漏接任何一通可能是她打来的电话,他甚至连没有来电显示的电话都亲自接听了。

最后,他放弃了。他这辈子还没这么沮丧过,身边全是关心他的朋友,可望着众人狂欢的模样,他心底落寞更深。

低落的情绪将他拽向无边无际的黑暗里,他可以独自承受孤单,但他搞不定寂寞。

他的人生以前没有寂寞这种东西,那是在享受过真爱又被抽离后,才能真正尝出它苦味的残忍情绪。

瞿苍弈走进自己房间,属于两人的回忆瞬间充塞心房,他好似还精神错乱闻到了属于她身上的香气……

不,他要去找她,现在,马上!

一遇到她,他根本潇洒不起来,什么尊重、体贴、温柔,全都成了无聊的虚伪。

他要她,就这么简单。

一开灯,房间里一道女人的背影瞬间令他大为光火。

大概又是弟弟安排的,今晚已经弄了两个黏在他身边,现在居然还有第三个!

“我不需要你,请离开。”他不耐地低吼。

女人缓缓站起身,却迟迟不走,也没有转过身。

霎时间,他的不耐情绪飙到破表。

现在,他满脑子只有一个念头——他要去找她,把那些有的没的统统抛开,自私地将她占为已有!

“你确定?”女人轻声问。“真的要我离开?”

不知怎么搞的,他竟觉得这女人的声音听来好像在笑?

“对,我要你立刻离开,我还有事。”他烦躁地命令,没花乡少心思在对话上。现在他烦恼的是等一下要怎么把灿蔓带回来,或者更狠一点,直接拐她去拉斯维加斯结婚什么的,还能顺便度蜜月。

如果把她灌醉,不晓得事情会不会进行得比较顺利?

他提醒自己,待会要嘱咐管家先订好机票,以备不时之需。

“什么事?”听他这么说,灿蔓皱起眉。

今天晚上她可不想再放他出去,刚才看到那两个名模在他身边打转,已经搞得她很不是滋味,最好不要还有什么奇怪的事发生。

“我要出门,现在要换衣服,请你马上出去。”他说完,才愕然惊觉自己干么跟个不相干的女人废话这么多。大概是她理所当然的语气,还有跟灿蔓有些神似的声音让他感到迷惑,他才会这么自然地有问必答吧。

“我要你今晚留在这里。”灿蔓直接开口要求。

“你说什么?”瞿苍弈眯起眼眸,不悦地绷紧俊颜。

灿蔓缓缓转过头,在他诧异的目光下一步步朝他逐渐走近,双手圈住他脖子,踮起脚尖轻轻在他唇边落下一吻。

“我要你留在这里,哪里都不许去。”她对他坏坏地笑了笑。

瞿苍弈满心欢喜地伸手圈住她腰身,性感的薄唇在她耳边吹着热气,兴奋地表示,“我同意。”

“真的?”她故意稍微推开他,冷冷打量。“你不是正要出去少”

“本来是。”他露出久违的爽朗微笑。“但我要找的人主动来找我,所以我不出去了。”

“喔,说到这个……我刚刚好像听到你要我离开,还说不需要我?”灿蔓双手贴在他厚实的胸膛上,始终刻意跟他保持一点距离。

“呵……我以为你是别的女人。”他呻吟,连忙澄清。

“你今晚好像艳福不浅?”她对他笑得不怀好意道。

“你确定是艳福?我甚至不记得她们的长相。”瞿苍弈下意识瞄一眼她的手指,猛然倒抽一口气。“你……”

“我怎么了?”她眨眨眼,故作一脸无辜。

瞿苍弈黑眸猛惊的盯着她手上戒指,心里第一件想到的却是——他还没通知管家订机票。

“你答应了?”他激动的紧紧扣住她盾膀,整个人狂喜不已,跟方才在自己生日宴会上意兴阑珊的样子相差十万八千里。

“答应什么?”灿蔓嘴角已经勾起幸福的微笑,只能勉强撑住最后的底线问。

“嫁给我。”他兴奋到想将她一把抱起转圈了。

“喔,因为戒指吗?”她继续装傻。“我只是突然很想戴着戒指过来跟你说声生日快乐。”

“只是单纯想戴戒指?”他一愣,面容充满困惑。

她噗哧一声笑出来,“对啊,不行吗?”

“不行。”他忽然拉长脸,一手抓着她手腕,走到房间电话旁拨了内线,“管家,帮我和灿蔓准备机票和护照,还有跟宾客们宣布,他们可以留在这里继续狂欢,或者你也帮他们订机票……对,到拉斯维加斯,我们要过去结婚顺便度蜜月……”

“我还有工作。”她轻声提醒。

“……好吧,也许没有蜜月,我会再跟你联络,我回来时,家里可以有点喜气的颜色,还要有育婴房。”

灿蔓站在他身边挑了挑眉,乖乖等他挂上电话。“你好像做了很多计划?”

“我们今天这个婚结定了。”他笑得很有把握。

“我以为你很尊重我。”

“我曾试着要这么做,但显然我比自己想象中的更爱你。如果你不愿意跟我去拉斯维加斯,我会很伤心。”他深情凝望着她说。

“谁说我不去了?”她淡淡瞥他一眼。

“我——”

“等一下,我有件事要先跟你说。”她打断他未出口的话。

“记得我曾说过,我会找出让我们都满意的工作方式吗?”

“没关系,你可以做任——”他打算让步。

她把指尖轻点在他唇上,阻止他开口,开心地宣布,“我辞职了,而且已经接受美国新公司的邀请。”

“好。”他点头。就算这意味着她之后会更加忙于工作,只要她开心就好。

“但我不是全职员工,只需每星期交一篇精彩绝伦的采访过去就可以。”她说完,看见他惊喜地双眼一亮,得意地笑开。

“这是我送你的结婚礼物。”她亲了他一下。

现实也许难以掌控,但她至少可以试着在当中找出最棒的平衡。

“不过我还没为你准备任何结婚礼物……”他不禁懊恼地呻吟。

事实上,他原以为自己还有一场硬仗要打,没想到幸运女神突然就这样翩然降临在他身上。

“把你自己给我吧。”她热情地吻上他的唇要求。

“早就全是你的了。”瞿苍弈咕哝,开始动手拉下她洋装后面的拉链,温柔地吻着她。“你可以另外再要个东西,已经拥有的不能拿来当作结婚礼物。”

“好,等我能好好思考的时候,一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案。”灿蔓气息微喘,看着他唇边露出满意的微笑,知道自己正被最深的幸福紧紧环绕。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