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沈韦舞与伦比 第四章

舞与伦比 第四章

作者:沈韦书名:舞与伦比类别:言情小说
    满天星子点缀夜空,冷风呼啸而至,一簇簇橘红营火点亮黑夜,温暖疲惫的人们。

    扎营后将士们三三两两或坐或躺在营火旁,边喝小酒边聊天,时而高谈连月来发生的大小事,时而低论明珠公主的臭脾气。

    舞秋他们三人就扎营在送亲队伍不远处,春雨坐在营火旁看顾火架上的烤鸡,烤鸡烤得呈金黄色,肥美油汁滴落火中滋滋作响,香气四溢,教人食指大动。

    负责看顾他们的小兵奉君傲翊之命送来肥美的鸡只和新鲜蔬果及面食,数量不多,但该有的皆一应俱全。

    小兵送上膳食之后,便又到一旁忙着张罗他们晚上住宿的帐篷。

    坐在枯木上的舞秋膝上放了一小碗已洗净的青嫩葡萄,她轻巧捻起一颗放入口中咀嚼,皮薄多汁的葡萄立即在口中化开,散发出香甜气味,好吃到教她眼角眉梢皆带着笑意。

    她嘴里吃着葡萄,心里想着他,再晚一点,他们就能见面了,届时他们俩可以一同漫步在星空下,或许细数天上繁星,或许什么都不说,仅仅是坐在树下,感受彼此陪伴。

    春雨见到小姐完全沉浸在幸福中的模样,噗哧一笑。

    负责翻烤鸡只的铁爷爷一脸茫然地转过头看着笑得开怀的春雨。“春雨姑娘是见到什么有趣的事吗?”

    正开心吃着葡萄的舞秋,同样一脸不解看着春雨。

    “说是有趣的事倒也称不上,而是我见小姐吃葡萄吃得一脸幸福,为小姐感到开心,这君少爷对我家小姐真是关怀备至,小姐的喜好他无一不知,特地命人送来各式新鲜蔬果,就是不想让小姐再啃冷硬的干粮。”君傲翊对小姐是上了心的,所有事皆不马虎。

    铁爷爷为鸡只翻面,笑呵呵道:“听起来,君大人果然对小姐极为呵护宠爱。”

    “可不是,现在咱们是在偏僻的草原,倘若是在京城,君少爷早将所有新奇好玩的事物送到我家小姐面前哄她开心了。”春雨唯恐铁爷爷不晓得君傲翊对小姐的好,加强语气说明君傲翊是如何宠爱小姐。

    害羞的舞秋拈起一颗葡萄塞进春雨嘴里,娇嗔。“好了,不许你再取笑我。”

    春雨吃了甜美的葡萄笑眯了眼,笑嘻嘻再调侃。“哎,不好,这葡萄可是君少爷特别命人送来给小姐吃的,里头满满皆是君少爷对小姐的深情厚爱,奴婢可是没资格吃。”

    “春雨!”舞秋羞得跺了下脚,双颊如遭烈火焚过,红淞淞煞是动人。

    “奴婢不好,奴婢太多嘴了,怎能将事实说得人尽皆知呢?”春雨俏皮的吐了吐舌头,她喜欢看小姐开心,喜欢看小姐羞红脸,再也不愿见小姐意志消沉、一心求死的模样,那太可怕了,既然君傲翊能将欢笑再带回小姐生命中,她自是举双手赞成他们俩在一起。

    “你这丫头愈来愈大胆,连主子都敢戏耍,不怕我整治你?”舞秋故意摆出凶狠模样,吓唬春雨。

    “哎,求小姐饶了奴婢一回哪。”春雨故意做出害怕的表情,随即又笑开来,完全没将小姐的佯怒放在眼里,毕竟小姐是啥性情她了解得很,从不罚人的小姐不会真的翻脸。

    舞秋说不过口齿伶俐的春雨,仅能好气又好笑的白她一眼。

    春雨眉开眼笑挨到她身边,拿起小姐碗中的葡萄道:“小姐,你可要多吃点,如此君少爷才会开心。”

    “鸡已经烤好了。”就在此时,铁爷爷拿起香气逼人的烤鸡宣告道。

    “太好了。”春雨拍手欢呼。

    在林中鸣啼的夜枭鸟雀似受到什么惊扰,纷纷飞窜逃离,阴暗的草丛后隐隐发出沙沙声响,细微的闷哼声传出,紧接着是重物倒地的声音。

    那声音大到舞秋、春雨及铁爷爷等人都听见了,三人转过头看,只见原本在一旁帮忙搭帐蓬的小兵已倒地气绝,三名穿着灰布袍的高大男子手扛沾血的大刀冲出树林。

    舞秋吓白了脸,打翻手中的葡萄。

    春雨马上挡在她面前,怒问:“你们想做什么?”

    老迈的铁爷爷也抢到两人身前,展开双臂,声音微颤。“这里不是你们该来的地方,快走!”

    “哼!就凭你这个糟老头也想拦住我们,老子劝你照子放亮点,乖乖交出身上所有钱财,闪到一旁去,否则就让你们一起下地府见阎罗。”为首的男子不怀好意打量他们三人,目光特别停留在被护在最后头的苑舞秋身上。

    “我劝你们最好别乱来,这里可不止我们三人。”铁爷爷坚持不退开,发出警告。

    春雨见情况不对,立刻拉开嗓子尖叫。“有盗贼出现,快来人哪!”

    “该死!他奶奶的!”为首的男子哼了口唾液,咒骂。“把他们三个都给老子宰了。”

    身后两名大汉闻言,立即面目狰狞提刀向他们砍去。

    “小姐,快逃!”春雨没想到这三名恶盗竟敢恣意行凶,吓得心惊胆跳。

    “春雨,我们一起逃。”舞秋说什么都不愿自顾自逃跑,紧紧拉着春雨的手。

    “你们一个都别想逃。”为首的男子目标是苑舞秋,他趁驻扎在不远处的军队尚未听到声响赶过来时,一脚踢开春雨,亮晃晃的大刀阴狠对准苑舞秋。

    舞秋受到牵制,重重跌倒在地,美眸圆瞠,下意识地以双手护住头,闭上眼等待剧痛,在死亡来临前,浮现在脑海中的是那总是对她温柔微笑的英挺身影,她再也见不到他了,她绝望呼唤:“傲哥哥……”

    春雨跌在一旁,眼见那把无情的大刀就要砍在小姐身上,惊声大叫:“不要啊!”

    铁爷爷被另一名男人缠住,鞭长莫及,仅能眼睁睁看着苑舞秋即将命丧黄泉。

    铿锵!刀剑重重相互撞击的声响传来,激出火光。

    星空下,橘红的火堆清楚照耀出一身银白戎装、满脸肃杀气息的君傲翊,他脸色黑沉,犹如来自地府的恶鬼,招招狠戾,脑袋气得隆隆作响,不敢想象假如他没因思念提早过来见小舞,迎接他的将会是怎么个撕心扯肺,比杀了他还教他痛苦万分的画面。

    抵挡住敌人刀锋的长剑因受到重击,震得他虎口生疼,由此可知对方根本就是欲置小舞于死地,双眸燃烧两簇怒焰,招式变幻快速莫测,每一剑刺出皆带着杀意。

    “该死!”突然杀出程咬金,让本来打算得手就迅速离开的男子气得怒咒了声。

    刀剑相互的撞击声与不满的咒骂声使舞秋意识到自己并未身首异处,惊魂未定地睁开眼,即见傲哥哥如同神祗护守在她身前,眼眶不由自主泛起一层薄雾。

    “你是谁?为何到此行凶?”君傲翊字字含怒,浑身气息冷凝,长剑如游龙窜出,叮叮咚咚以教人眼花了乱的速度击去。

    男人抿唇不搭理君傲翊的疑问,一退再退地狼狈应付,他的两名手下见状,撇下铁爷爷与春雨,帮忙对付武艺高超的君傲翊。

    男人对手下使了个眼色,要他们乘隙杀了苑舞秋,两名手下意会,马上转移目标砍向苑舞秋。

    君傲翊发现他们的恶行皆是针对小舞而来,益是怒火奔腾,使出的剑法如一张密网一一阻挡还击,纵然是以一挡三,仍防得滴水不漏,不让他们有机会伤到小舞分毫。

    “宰了他!”几番强攻不下,身上还被刺了好几个窟窿,男人气得发出怒吼。

    “若有本事就尽避来。”君傲翊冷哼了声,一招一势皆又狠又重,锐利刺伤三人。

    坐在地上的舞秋连连深吸了好几口气,一颗心揪着、怕着,不发一言目不转睛看着保护她的伟诗身影,唯恐出声会使他分神。

    她知道他不会让她受到任何伤害,只是她担心他一心一意顾着保护她,全然忘了守护自己,飞溅在半空中的艳红鲜血,究竟属于敌人?抑或属于他?她希望是前者,她不要他受伤,不要!

    “啊——快来人救命哪!”春雨没法靠近,又没办法救小姐,唯一想到的办法就是放声尖叫,好引来更多人。

    驻扎不远的军队听见打斗及尖叫声,拨出一小队人马赶过来一探究竟,甫发现与人对阵的是君傲翊时,立即提刀剑加入战局。

    “撤!”伤痕累累的三名盗匪见情势不利,不敢恋战,拼命想摆脱君傲翊的纠缠。

    “想走?没那么容易。”君傲翊冷冷一笑,长剑疾出,纠缠住为首的男子,他断定对方非普通盗贼,若是一般盗贼,早取了财物走人,不会执意非杀小舞不可,他们究竟是受何人教唆?又怎么会晓得小舞在此?是否打她离京时就盯上她了?太多疑问让他无法痛下杀手。

    苦无脱身机会的男子恨得咬牙切齿。“今日老子若要命丧此地,非拖你陪葬不可。”

    他的两名手下被赶来的小兵困住,同样分身乏术。

    “有本事尽避使出来。”双方交手好半晌,对方有几两重,君傲翊清楚得很,使出狠招,意欲生挟对方。

    被瞧轻让男子疯狂出招,一再被惊险避过,尽避身上已受了大大小小许多伤,却总是无法伤到君傲翊,让他愈打愈气馁,不得不正视到,他确实无法拉着君傲翊一块儿陪葬。

    他还不能死,锐利的眸光瞄到苑舞秋,心下登时有了主意,袖中滑出一把匕首,阴狠掷向苑舞秋心口——

    “老子有没有本事,你就睁大双眼看清楚!”

    君傲翊一见匕首掷向小舞,立即收剑击开匕首,如苍鹰般利落扑向坐在地上的小女人,将她紧紧护在怀里。

    男人趁此机会毅然决然纵身离去。

    两名被围困的手下见他安然脱身,相互看了一眼,点了下头,便咬碎藏在嘴里的毒药,双双倒地气绝身亡,速度之快,让人来不及阻止。

    舞秋被紧紧护在君傲翊怀中,没看见发生了什么事,只担心他有没有受伤,紧张地追问:“傲哥哥,你还好吗?有没有受伤?”

    “我没事,一点事都没有,你呢?”双手努力克制着不颤抖,轻捧雪白小脸,低哑着声问。

    “我也没事。”

    “差一点……我就来不及……”话说到此,梗在喉头,可怕的画面不断在脑海中回荡,她是他的致命弱点,他不能没有她……

    “不会有那种事发生,你总是在我最危急的那一刻赶到,不是吗?”她浅浅笑着,抬手轻拨他的发丝,柔声抚慰他的惊惧。

    “不管有多艰困,我都会赶到你身边,我一定会拼命赶到。”他是在对她许诺,也是在暗地里向上苍祈求,不要再有类似的事发生。

    为何总会有人想自他身边夺走她?这批人到底是受谁指使?幕后主使者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我相信你。”粉唇始终念着美丽的笑靥,依偎在他怀中,聆听他强而有力的心跳。

    扑通!扑通!一声接一声,坚定地告诉她,他安然无恙。

    她要的很简单,他好就好。

    至于她会如何,其实并不是很重要,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