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乞妻 第十章

作者:春野樱类别:言情小说

励府上下,陷入了一片愁云惨雾中。

励守峰这么一摔,不只是伤筋动骨,五脏震荡,还昏迷不醒。

兔儿醒来,立刻奔往文成院,来到他房门口,便被从里面出来的励古夫人给拦住。

“你做什么?”她红着双眼,神情忧愤的瞪着她。

“老夫人,我……我要看──”

“为什么不是你?”励古夫人恨恨的打断她的请求,“为什么现在躺在床上的不是你?”

“老夫人……”迎上老夫人盈满恨意的双眼,兔儿心里一揪。

她不怪老夫人这么说,因为她也宁可是自己受伤。

“我好好一个峰儿为了你,如今弄成这副模样……你真是个祸星,峰儿长年行商在外,从未受过一丁点的伤,可是为了你,他不是捱剑,就是……”她是祸星的念头一进入脑海,励古夫人倒抽一口气,沉声喝令,“我不想看见你,你快走!”

兔儿咚地一跪,自责得泪流不止,“老夫人,让我见他一面,我求您!”

说着,她连磕几个响头哀求,额头都磕出了血来。

一旁的刘妈看了不舍,“老夫人,兔儿她……”

“谁都不许替她说情!”励古夫人沉声喝斥,“纵然她是贤容的义女,我也不能原谅她害惨了峰儿。”

刘妈噤声不语,无奈的低下头。

“刘妈,没有我的命令,谁都不准放她进峰儿房里!”励古夫人下令后,像是看不见跪在地上的兔儿般,拂袖而去。

连着三天,兔儿守候在励守峰的房门外。

这三天,赵窦贤容、赵天昊及赵绣香不只一次来到励府探视昏迷的他,就连皇上都微服出宫,带着太医来替他诊治。可是不管谁来、不管谁求情,爱孙心切又正在气头上的励古夫人,还是不准兔儿进到房里看励守峰一眼。

只三天时间,不吃不喝的兔儿便瘦了一大圈,面容憔悴。

赵窦贤容看在眼里,很是不舍,私下便去找了励古夫人说情。

“姨娘,我求您让兔儿去看看守峰吧。发生这种事,兔儿心里比谁都难受、都不愿……”

“难道我心里好受?”励古夫人沉痛却坚定的道:“峰儿是励家单传,可自从她来了之后,他两次受伤都是因她而起,你叫我如何原谅她?”

她也知道事出意外,着实怪不了兔儿。只是她现在心烦意乱,实在没办去平心静气的看待此事。

要她原谅兔儿、不气兔儿,那恐怕得等峰儿的伤势稳定之后。

“贤容,你什么都别说了,总之在峰儿清醒之前,我是无法谅解她的。”励古夫人直视着她,“虽说她是你的义女,但我希望你能体谅姨娘的心情。”

听她这么说,赵窦贤容也不好再讲什么,只能在心里默默祈祷老天爷能赶快让励守峰醒来。

又三日。

太医每日来到励府为励守峰把脉诊疗,并经皇上同意,拿出怐中最珍贵的药材入药。渐渐地,他的脉象稳定了下来。

但,他昏昏沉沉,半梦半醒,始终没完全清醒过来。

兔儿镇日守在房外,寸步不离,不管谁劝她,她都不愿走开。

她多么希望受伤的是自己,那么,她的心就不会如此的痛。

老夫人说的极是,她是个祸星。她一出生便死了爹娘,现在连她深爱的男人都因为她而重伤昏迷。

上回,励守峰为了勇闯紫阳苑,险些死在祯王爷的剑下。这一回,他则以血肉之躯保护了她,却落得此番下场。

老夫人恨她、怨她、怪她,她完全可以理解,也毫无埋怨。

现在,她只求他平安无事,只要他能够醒来,她甚至愿意永远的离开他。

“兔……兔儿……”突然,她身后传来赵绣香的声音。

她转过头,只见义妹神色不安,甚至歉疚心虚的看着她。

“绣香妹妹?”

赵绣香来到她身边,看着几日便形影消瘦、面容憔悴的她,“祖奶奶还是不让你看峰哥哥?”

绣香的态度让她感到疑惑,她以为绣香会痛骂她,甚至像之前那样动手打她。

“兔儿姊姊,我……其实我……”赵绣香欲言又止,“我……是我……”

这几日,她的心没有一天不煎熬。她心知肚明峰哥哥的伤是因何而来,要不是她坏心眼,兔儿的坐骑不会发狂胡窜,峰哥哥也不会为了救兔儿而重伤昏迷。

初时她没有勇气承认,只好让兔儿独自背了黑锅,得不到祖奶奶的谅解。

挣扎了几天,她决定向祖奶奶全盘托出。而在那之前,她得先向兔儿道歉。

“兔儿姊姊,是我……是我用簪子刺了你的马,它才会……都是我坏心眼,才会害了峰哥哥。”说着,她惭愧得无地自容,不禁掩面哭泣。

闻言,兔儿十分震惊,因为她压根儿没想到会是这样。

但看着眼前哭得伤心的绣香,她竟一点儿都不怨怪她,反倒心怜起她来。

“绣香,”她伸手摸了摸她的肩头,“别哭。”

“兔儿姊姊,你打我吧,都是我不好,我的心眼儿太坏了。”赵绣香极为自责难过,抽抽噎噎地道:“我会去跟祖奶奶自首,我会跟祖奶──”

“绣香。”兔儿打断了她,“你什么都别说。”

她一怔,“……为什么?”

兔儿认命却凄迷的一笑,“我是个祸星,自从我到了他身边后,他总是为了我受伤,我……我不能再待在他身边了。”

赵绣香秀眉一拧,“兔儿姊姊,你想……”

“罪人,我来当。”兔儿一点都没有犹豫。

闻言,赵绣香陡地一惊。

“我希望你留在他身边照顾他,答应我。”兔儿轻抚她的脸,眼泪缓湲滑落。

让出心爱的人,是何等椎心刺骨之痛。但,她不得不如此。

为了励守峰,她什么都愿意给、什么都愿意舍弃,只求他醒来,要他平安。

绣香一直恋慕着他,她想信,绣香会全心全意的爱着他。

只要有人爱他便可,不必是她范兔儿。

“兔儿姊姊?”赵绣香不解的看着她。

“绣香,你能睁只眼、闭只眼吗?”

“咦?”

“让我进去看他一眼。”这是她最后的请求。

守候数日,兔儿终于得见励守峰一面。

床上的他紧闭双眸,教她再也见不到他那精光灼烁的黑眸。

她轻轻的坐在床边,伸出手小心翼翼的抚摸着他的脸。几日卧床,他也瘦了。

“守峰……”她轻声唤他,“你快醒来,大家都等着你呢。”

看着他,忆及遇见他以来所发生过的种种,她再也忍不住的眼泪溃堤。

她是祸星,是老是害他的祸星。但为什么老天爷却让她遇见了他?

祂在捉弄她吗?在开她玩笑、寻她乐子吗?

为什么祂让他们相爱,却又让她克他、不能爱他?

“老天爷,为什么要这么对我?我范兔儿前世是造了什么可怕的孽,今生得吃这么痛的苦果?”

她问着,但老天爷回答不了她,励守峰更是不能。

“老天爷,这是祢给我的试炼还是惩罚,我注定不能跟我爱的人在一起吗?”

她声音颤抖而凄然,烫人的泪不停的自眼眶里涌出。

如果是她前世造孽,老天才罚她祸害她深爱的人,那么,她唯一能做的,就是阻止自己再祸害她所爱的人。

“守峰,对不起……”

她以手指轻轻的、细细的描绘着他的脸庞、他的眉眼鼻唇,像是要藉此刻划在脑海里,永远记住他的模样般。

“我不会再害你了,所以……拜托你赶快醒来吧。”

她小心的俯身,以唇在他嘴上轻轻一印。

“原谅我,不能陪在你身边了,永别。”说着,炽热的泪水滴落在他俊朗的脸庞上,她转身离开。

“守峰,醒醒,拜托你醒过来……”

隐约地,励守峰听见了兔儿的声声轻唤。过去几日,他在无边无际的黑暗中摸索,他找不到路,看不见一点光明,直到他听见兔儿的声音。

循着她的声音,他加快脚步往前走,终于,他寻着了一线光亮。

“兔儿……”睁开眼,他只觉眼皮酸涩。

“峰儿?!”此时,出现在他眼前的不是兔儿,而是他祖母。

但怎么不是兔儿呢?他明明她的声音,明明听见她哭泣。

“奶奶……”他发出虚弱的声音,“兔儿呢?”

盼了数日,终于见孙子清醒,励古夫人几乎要高喊“谢天谢地”。

“你这孩子,一醒来就想找兔儿那丫头,也不想想奶奶多担心你。”她嘴上虽有抱怨,但眼底是藏不住的狂喜。

“对不起,奶奶……守峰让您……担心了……”励守峰深感歉疚,但仍一心关心着最爱,“兔儿没事吧?”

“她好得很。”励古夫人碎念着,“说也奇怪,她这几日都守在房外,怎么今天却不见人影?”

励守峰微怔,“守在门外?”

“是啊,我不准她进来看你。”她诚实回答。

他一怔,“为什么?”

“当然是因为气她,你可是因为她才受了这么重的伤。”

“奶奶,您不能怪她。”说着,他想起身。

“不行。”励古夫人见状,立刻阻止他,“你伤了筋骨,太医说你至少得躺上个把月,奶奶求求你别再让我担惊受怕了。”

励守峰浓眉一皱。

这事不必奶奶说,他也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是如何的力不从心。

“我要见兔儿。”他说。

“好,只要你乖乖躺着,我立刻就差人去找她来。”励古夫人说着,立刻转身吩咐刘妈,“去把兔儿唤来。”

她欣然应答,“是,我这就去。”

刘妈才走到房门口,只听玉翠大呼小叫的跑过来,“刘妈,不好了!”

“玉翠,你在胡说什么?少爷方才已经醒了,还有什么事不好?”刘妈蹙起眉头轻斥她几句。

探头一见,见床上的少爷已经醒了,她不禁露出难色。

“玉翠,”励守峰瞥见她眼底那一抹异样,警觉地问:“发生什么事了?”

“我……”她一下子看着他,一下子又看着老夫人,支支吾吾,无法说出完整的句子来。

这时,励古夫人觑见她捏在手里的一张纸。“你手上捏着什么?拿过来。”

“是。”玉翠低着头,小碎步上前,将捏在手心里的纸交给她。

她打开一看,神情丕变。

“奶奶,那是……”励守峰心里有个不好的预感。

“兔儿她……走了。”她说。

兔儿收拾了简单的行李出了天城,她将多美他们留在励府,相信不管如何,励守峰都会帮她照顾他们。

她不是不负责任,而是不知道下一步要走到哪里去,她实在不忍六个弟妹跟着自己浪迹天涯。

只身走在官道上,她望着眼前一望无际的草原,心里茫然又无助,忍不住眼泪就掉了下来。

从前的她并不爱哭,但这几日,她却像是要把一辈子的眼泪全哭干似的流泪。

而这一切,只因她的耳朵再也不能贴在那温暖的胸口上,静静聆听他的心跳。

突然,远处一匹黑马急驰而来,她本能的闪到一旁。

当那骏马与骏马的主人来到她面前,她看见了马上的人,而他也觑见了她。

“祯王爷?”

南宫祯急勒住他的乌灵,狐疑的看着一副离家出走的兔儿。

“范兔儿?”他睇着她,“你要离开天城?”

兔儿没有回答他的问题。

见她面容消瘦憔悴,他皱了皱眉头,“你最近似乎过得不太好……怎么,为了励守峰吗?”

她还是没回答。

“我说你……”南宫祯挑了挑眉,“励守峰此刻不是还在昏迷吗?你不待在励府,要往哪里去?”

她抿着嘴不说话,迈开步伐就要前行。

见状,南宫祯取出腰际绳索,熟练的甩出,套住了她。

“你干么?”她一惊,气愤的瞪着他。

他咧嘴一笑,“既然你要离开励守峰,那么就跟我回紫阳苑吧!”说罢,他振臂将她拉上了马背,驾的一声往前驰骋。

紫阳苑──

“你到底掳我回来做什么?”兔儿气呼呼的瞪着一脸得意的南宫祯。

“说,你为什么离开励府,离开励守峰?”他四平八稳的坐了下来,“我看得出来你跟励守峰郎情妹意,你没理由在他重伤昏迷的时候离开。”

“祯王爷管太多了吧?”她瞪他一记。

南宫祯一笑,“反正我最近无聊透了,就管管你的事吧。”

“我的事不劳祯王爷费心。”

“你这丫头可真有趣。”他一脸兴昧睇着她,“不知怎的,我对你有一种特别的感觉。”

闻言,兔儿想起他曾说要留她下来暖床之事,不禁警戒的瞪着他。

他朗声大笑,“你别误会,不是那种感觉,是另一种说不上来的感觉。”

兔儿看得出来他不是在骗她。但,他对她究竟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啊?

“你快告诉我,你为何离开励守峰?”他一脸兴致勃勃,“本王好奇得很,说来听听。”

她沉默了下。不告诉他,他肯定不会罢休吧?

为了摆脱他的纠缠,她决定把自己离开的理由告诉他。

“因为我是祸星,自从他遇上我之后,总是发生不好的事情。”

南宫祯哈的一笑,“就为了这么愚蠢的理由?”

“这一点都不愚蠢,我不想害死他。”兔儿鼓着腮帮子,两只眼睛狠狠的瞪着他,“我警告你,你最好也离我远点,我一出生就克死爹娘,要是你出了什么事可别怨我。”

他听了嗤之以鼻,“你这傻瓜,本王命硬得很,才不怕你克。”说着,他像是想起什么似的盯着她,“你本来打算上哪里去?”

提及未来,她微顿,眼底是一片茫然,“我也不知道……”

“既然不知道,就待在紫阳苑吧。”

兔儿一愣,“什么?”

“本王还挺喜欢你的,你就在我这儿住下好了。”

“我不要。”

南宫祯赖皮的笑笑,“我偏要留你下来。”

已经一个月了,留下一张只写着“我走了,请照顾孩子们。”的字条,兔儿就消失在他的生命里。

虽然在太医的医治下,他恢复得极快也极好,但他的心空了一个大洞,就连康复的喜悦也都填补不了。

她为什么离开他?又去了哪里?

“峰哥哥……”赵绣香走了进来,“你今天又好些了吧?”

“唔。”励守峰轻轻颔首。

看着他的身体渐渐康复,面容却一日比一日落寞,赵绣香明白他心里在想些什么。虽然兔儿临去前要她照顾峰哥哥,但她知道,谁也取代不了兔儿在他心目中的地位。

这些日子以来,她不断的自我检讨,这才发现从前的自己是如何的骄蛮任性且心胸狭窄。兔儿为了心爱的人,情愿牺牲自己。她呢?她做了什么?”

“峰哥哥,有件事……我想向你坦白。”

见她一脸歉疚,励守峰微怔,“怎么了?”

“兔儿姊姊骑乘的马突然发狂,全是我弄的。”她羞愧的低着头说:“我嫉妒她,想看她出糗,所以拿簪子刺了马**,谁知道……”

闻言,他先是一震,但旋即心情便平静下来。

励守峰轻声一叹,“算了,绣香,峰哥哥不怪你。”

她红着眼眶忏悔道:“峰哥哥,我真的知道错了,我对不起你,也对不起兔儿姊姊。”说着,她忍不住掩面哭泣。

他趋前轻轻拍抚她的肩头,“乖,别哭了。”

“峰哥哥,”赵绣香抬起泪湿的眼,抽抽噎噎地说:“无论如何,你一定要把兔儿姊姊找回来。”

“放心。”他一笑,“我不会放弃的,就算要把这天下全翻过来,我也……”

“峰哥!”突然,外头传来赵天昊惊急的声音。

不一会儿,他已来到他们面前。

“天昊,你怎么不在宫中?”励守峰疑惑的看着他。

“峰哥,我知道兔儿在哪里了,兔儿她在──”赵天昊停顿了下,一字一字地道:“紫、阳、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