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乞妻 第二章

作者:春野樱类别:言情小说

虽想把客人当是只脱了毛的鸡,但他终究是个活生生的男人。

长这么大,兔儿还是第一次碰到男人的身体,而且还是个年轻男人的身体。

尽避她平时像个男人,一点姑娘家的味儿都没有。但把自己当男人的她,跟生下来就是男人的男人,果然还是不一样。

她的背不像他这么宽厚,胳膊也不如他如此结实,男人的肌理线条分明而深刻,不似她……她忍不住看了自己细瘦的手臂一眼。

“小憋子……”这时,一直享受着悠闲时光的客人开口了。

“是,爷儿。”

“你今年多大了?”

“二十有一。”

看来他想找她聊天。也好,聊两句是能舒缓一下紧张不安的情绪。

“成亲了吗?”

“还没。”

“在这儿工作多久了?”

“今天是第二天。”她照实讲。

“是吗?”男人沉默了下,像是在思索着什么。须臾,他又说:“我住在涤尘客栈,每日会到这儿来泡澡,你明儿个再来给我擦背,如何?”

兔儿一听,讶异地问:“真的?”

明天再帮他擦背?也就是说,明天她又能多赚十个铜钱吗?

喔不,她不能再占他便宜了。

“爷儿,明天我只收你五个铜钱。”

她范兔儿公道得很,绝不漫天喊价,乱揩他油水。

“为什么?我可以再给你十个铜钱。”

“爷儿是外地来的吧?是不是会在临冬城待上好些时日?”兔儿问。

“没错。”

“如果爷儿日后每逃诩要我来为你擦背,我可以只收四个铜钱。”

男人闻言笑了出来,“你还真老实……好吧,往后你就来帮我擦背,要是服侍得好,我会多打赏你几个铜钱。”

兔儿觉得自己真是太幸运了,因为她遇到了一个大方的客人。

想到弟妹们的衣服跟冬被就快有着落了,她暗自欢喜起来,手也更使劲了。

“欸,”突然男人低声叫道:“你想搓破我的皮吗?”

“爷儿,真是抱歉,我一时失了轻重,所以……”她连声赔不是,担心他又反悔。

听他紧张得直赔罪,男人转过头来看着她,“不打紧,你别……咦”

兔儿看着他,也是一怔,“欸?”

“是你”励守峰登时瞪大了眼,难以置信的看着她。两天前在大街上,逮到正准备偷他锦囊的偷儿,还毫不客气训了他一顿的女孩。

那日她满脸脏污,教他分不出她是男是女。今日她做小厮打扮,还是让他难辨雌雄。但他知道她是个女孩子,因为卖玉石的人告诉了他。

那她怎么会在澡堂工作?又怎么会做这种……直接接触男人身体的工作?

“你……你不是那个……”兔儿一眼就认出他是那天在大街上差点被偷了钱,却一脸毫不在乎的有钱公子。

难怪刚才稍稍瞥见他侧脸时,会觉得他眼熟。

“你怎么会在这里替我擦背?”

“怪了,不是你要我给你擦背的吗?”她理直气壮地反问。

“我是说……”见她脸不红气不喘,还一派镇定,励守峰心头微震。

见了也摸了男人的身子却一点都不害臊,莫非她已习以为常?

除了替男人擦背,她还做些什么?那逃谠他大放厥词,满口道理的她,居然是个毫无廉耻心的……

“除了擦背,你还做什么?”

“嗄?”兔儿一愣,“我……我什么都做,只要能挣钱。”

她不懂他为何这样问她,而且还一脸的不高兴。

“你说什么?”他浓眉一揪,“为了挣钱,你什么都做?”

“是啊。”他怀疑什么?挣钱是天经地义的事,她不偷不骗,出卖的可都是劳力。

“除了擦背,你还提供澡堂的客人其他服务吗?”

兔儿不解的看着他。其他服务?他指的是……

“做这种工作未免太寡廉鲜耻,我可是个男人。”

毖廉鲜耻?他在骂她吗?真是个可恶的家伙,他到底凭什么教训她?

“你是个男人又怎样?我也是个男……”突然,一个念头咻地从天外飞来并射进她脑子里。老天爷,他知道她是个女人

她的脑袋瓜子轰地一下发烫发胀,瞬间空白一片。

她木木的看着他,好一会儿才终于回过神来。难怪他说她寡廉鲜耻,一个女人家为赤条精光的陌生男人擦背,任谁都会认为她是个随便又低贱的女人。

她惊羞得霍地站起,急着想逃。

可才一站起身,她眼前天旋地转又天昏地暗,身子一个摇蔽,整个人便栽进了池子里。

见状,励守峰本能的去抓住她。但一触碰到她的身子,他又倏地收手。

她不是存心的吧?他南来北往做了几年的买卖,旅途中也遇过不少看上他的身份及身家而主动投怀送抱,或是假各种借口想亲近他并从中得到好处的女人。

她一个女人家,居然在这种地方工作,还毫不介意的帮他擦背,让他不得不怀疑她是“那种”女人。

他励守峰从不沾这种女人,谁都破不了他的例。

兔儿在水里挣扎了好一会儿,终于站稳了脚步。她狼狈又难受的瞪着文风不动站在她面前,却连扶她一把都不肯的,气愤难消。

“你这个混蛋!”

励守峰眉心一拧,冷冷的回她一枪,“若我励守峰是混蛋,那你就是个不知羞耻的女人。”

“什……”先是说她寡廉鲜耻,现在又说她不知羞耻,他实在是欺人太甚。

“我先说了,我对你这种女人没兴趣。”怕她纠缠不休,他干脆挑明。

“什么这种那种女人?”她气愤的质问他,“我是哪种女人?”

“为了挣几个钱,什么都肯做的女人。”

迎上他冷峻又严励的眸子,兔儿心头一紧,不禁打了个哆嗦。

“老实说,你这雌雄莫辨的身形完全勾不起我半点兴致。”他冷然一笑,“快出去。”

“你说什么?”说她的身形雌雄莫辨不打紧,他居然还暗指她是干那种勾当的女人?

他凭什么羞辱她?就因为他有几个臭钱?

什么她勾不起他半点兴致?这世上就算只剩下他跟她两人,她宁可自杀也不跟他活在同一片天空下呢!

“我说得还不够清楚吗?我对你的……”

未待他把话说完,兔儿已气不过的扬起手来,准备送他一个响亮的巴掌。

但他眼捷手快的攫住她的手腕,怒视着她,“你娘亲没教你不要随便打男人耳光吗?还是……她只教你如何挣钱?”

这话刺进她的心,兔儿忍不住一阵鼻酸,受伤又愤怒的瞪着他。

“别把我娘亲扯进来……”她恨恨的说,“你这个自以为是的混蛋!”语罢,她用力的甩脱他的手,七手八脚的爬出了澡池。

顾不得一身湿,她三步并两步的夺门而出。

励守峰在池子里发了好一会儿愣,不觉懊恼。

他为何如此生气?又为何对她说了那么严厉的话?她是个什么样的女人根本与他无关,他的火气怎会像脱了缰的野马般乱窜?

“可恶。”没了泡澡的兴致,他索性从池里走了上来。

正准备取来袍子罩上,门突然砰的一声打开。他真的被吓了一跳,在他看见去而复返的女人站在门口的时候。

样子狼狈的兔儿,气冲冲的走到他面前,无视他的衣不蔽体,伸出手,“十个铜钱!”

他愣住。该死,她看不见他现在近乎luo裎的站在她面前吗?

她对男人的身体到底是有多熟悉,居然可以如此镇定且冷静?

“快点。”她怒视着他,“一个都不能少给我!”

励守峰将袍子一罩,“我没带在身上,你明早到涤尘客栈来拿。”

“你想赖吗?”

“我姓励,不姓赖。”他皱眉,“到客栈找掌柜的说你要找励守峰,他会带你来见我的。”

兔儿秀眉一竖,“好,你最好别跑!”说罢,她再度转身离开。

看着她离去的背影,他不自觉的烦躁起来。

一早,兔儿便出城捡柴薪。其实,她昨晚失眠。

躺在木板床上,她的脑子里不断翻腾着那些让她脸红心跳的画面。

她一定是疯了,不然不会在看见他近乎赤luo时,既不叫也不逃。唉!她至少该遮住眼睛。

都怪那个励守峰惹得她太生气,否则她也不会干出这么大胆又疯狂的事来。

他为什么要那样羞辱她?甚至还把她早已过世的娘亲扯了进来……

从范老爹那儿,她得知自己在襁褓中便失去了双亲,他们在返家的途中遇到盗匪并丢了性命,要不是范老爹及时经过,恐怕连被盗匪随意弃置山林的她也难逃死劫。

虽说她无父无母,但范老爹将她教养得极好,而她也不曾做出任何会令范老爹及她死去的爹娘感到羞愧的坏事。到澡堂工作是不得已,为他擦背也不过是为了多挣几个铜钱,那虽不是什么光荣的活儿,但至少是份能攒钱的工作。

那家伙到底是哪条筋拐错了弯,绕错了道,竟然毫不留情面的那般羞辱她!

罢了,反正去跟他要了十个铜钱后,她跟他就是毫无关系的陌路人。

将柴薪拿回大杂院后,她只身前往涤尘客栈。

当一身粗布衣裤,模样寒酸的她出现在客栈门口,店小二立刻前来赶人。

“去去去,你这要饭的别往客栈里来。”

“你说谁是要饭的?”兔儿最讨厌这种狗仗人势的人了。

“难道你不是?”店小二用鼻孔看她,“别在这儿瞎闹,快走。”

“我是来找人的。”

“找人?”他冷哼一声,“住在我们涤尘客栈的客官非富即贵,哪是你这种乞儿能结识得上?”

“我真的找人,他叫励守峰。”无视他的冷嘲热讽,她说出她的目的。

“什么?”店小二瞪大了眼睛,一副嗤之以鼻的表情睨着她,“别笑掉我的牙了,你认识励少爷?”

“谁想认识他?他欠我钱。”

听见她这么说,他再也忍不住的笑出声来,“你说什么?励少爷欠你钱?”

“没错,不多不少,就十个铜钱,你快叫他出来见我。”她态度坚持。

见状,店小二摆开了架式,嫌恶的瞪着她,“你是什么身份?叫励少爷出来见你?别逗了,快滚吧。”

“快叫励守峰出来见我!”兔儿故意大声的嚷着,为了引起他人的注意。

因为她担心那十个铜钱会被那姓励的家伙给赖掉。

“这是在干么?”这时,听见争吵声的掌柜出来了。

“掌柜的,这个乞儿说励少爷欠她钱,她是来要债的。”店小二迫不及待的向掌柜禀报。

闻言,掌柜的一怔,“就是你吗?”

店小二一惊,“什……她真的……”

“励少爷交代过,今天会有位姑娘过来……”掌柜的上上下下打量起一身男装打扮的兔儿,“你就是那位姑娘?”

“就是我。掌柜的快叫他出来见我。”她知道掌柜的为什么这么端详她,因为自己看起来一点姑娘家的样子都没有。

掌柜的皱皱眉头,转身吩咐店,“带她到天字一号房见励少爷去。”

“是。”

知道她确实是认识励守峰,店小二态度转趋客气,“跟我来吧。”

叩叩叩。

听见敲门声,正在审阅帐册的励守峰阖上了本子,“门没关,进来吧。”

刚才他吩咐容栈的跑堂说午膳要在房里用,他猜想应是他们把饭菜送来了。

门一开,他闻到的不是饭菜香,而是女人身上的香粉味儿。

他一怔,疑惑的看着站在门口的女子──玉柳儿。

她是客栈里卖唱的姑娘,年方十九,有着一张白皙的鹅蛋脸,两只蛊惑的眼睛仿佛能勾魂摄魄般。去年他来时,还不见她在这儿卖唱。

“玉姑娘,”他站了起来,“有何指教。”

他不是孩子,又见过那么多世面,当然不会迟钝到不知她为何而来。

但是,他不热衷此道,她挑错对象了。

“励少爷,方便跟你两句话吗?”

他走向门口,摆明不让她进到客房里来。“请说。”

她妩媚一笑,“这两天在前面大厅没什么机会跟励少爷说上话,心里一直惦记着。”

励守峰没搭腔,从容的看着她。

“听说励少是从天城来的?”

“是的。”

“那天城可有成家?”

“尚未成家。”

玉柳儿笑视着他,“那可真是无牵无挂呢。”

他笑而未语。

“励少爷一年到头南来北往的做买卖,有时难免会感到寂寞吧?”纤纤玉指轻轻的搭上他的胸口,替他理了理垂在胸前的发,“要是励少爷需要人陪伴,柳儿非常乐意尽棉薄之力……”

“姑娘的心意,励某心领了。”他抓住她的手,淡漠而客气的一笑,“但励某忙于买卖之事,哪感觉得到什么寂寞。”

“一点也不?”玉柳儿不死心的凝睇着他,盼能魅惑他的心。

他目光一凝,语气坚定,“一点也不。”

这时,有人上楼来了。听那脚步声,是两个人。

励守峰心想,这回该是跑堂的帮他送午膳来了吧。但一转头,却见店小二还有──那个女人。

“励少爷……”店小二见玉柳儿在他房门前,也是一愣,“那个……”

他放开了她的手,“姑娘,我有客人,就不送你了。”

玉柳儿有点羞恼的瞥了他一眼,然后一个转身便走开。

经过店小二及兔儿身边时,她特意的多瞧了兔儿一眼。

兔儿也回敬她一眼,毫不吃亏。

店小二领着她上前,“励少爷,您的客人来了。”

“嗯,有劳你了。”励守峰从腰间取出两个铜钱打赏他。

“谢谢励少爷。”店小二笑得阖不拢嘴,“那我不打扰励少爷了。”说罢,他转身走开,兴高采烈的将铜钱塞进腰间。

励守峰看着眼前正以一种嫌恶的目光瞪着自己的女人,微微一怔。

“我还以为你是什么坐怀不乱的真君子,原来不过是个满嘴道理的登徒子。”兔儿毫不客气的损他,以报昨晚之仇。

他微愣,蹙眉一笑,一脸不以为意,“我拒绝了你,也一样拒绝了她,我励守峰向来不喜欢自动送上门的女人。”

“什……”呼吸一窒,她生气的瞪着他,“你说我自动送上门?”

“你一个女人家跑进澡堂帮赤身的男人擦背,难道是说得出去的事吗?”

“我……”这她反驳不了,女人家到澡堂工作,本就不是名誉的事情。若那是可以大声说的事,她也不必特意做男儿装扮。

“除了我,你替多少擦过背?又掉进多少男人的池子里?”此话一说,励守峰心里便后悔了,因为他又对她说了根本不必要的话。

他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

“你说什么?!”兔儿涨红脸,气急败坏地澄清,“我……我昨晚是第一次帮客人擦背!”

“是吗?那么你倒是挺熟稔的。”该死,他怎么是停不了?

“当然熟稔,因为我当你是只脱了毛的鸡。”她不甘示弱的反击。

闻言,励守峰一顿。“你说什么?”

她说他是只脱了毛的鸡?他励守峰这张脸蛋、这副身子,不知有多少女子垂涎着,而她居然说他是只脱了毛的鸡?

“要知道是你,我死都不会帮你擦背!”

“可你擦了,回头看见衣不蔽体的我时,你还泰然自若。”他懊恼地回呛。

“我是为了那十个铜钱!”她伸出手来,“快给我,我不想跟你废话。”

“等着。”虽生她的气,励守峰转身回到房里,抓了一把铜钱出来,搁进她掌心里。“拿去。”

兔儿点数了下,“这里是十三个。”

“不打紧。”他一脸怏然,“当是打赏你的。”

“我不要。”兔儿把多出来的三个铜钱往他身上丢,“我才不要你的施舍!”

“你!”

“再见……喔,不对,是永不再见!”她转过身子,迈开大步走开。

励守峰在原地站了好一会儿,才慢慢的回过神来,低头看见那三个掉在地上的铜钱,整个火气全上来了。

她拿铜钱丢他?他励守峰长这么大、活这么久,可从没有谁敢这么对他。

那野丫头是怎么回事?她不是爱钱爱疯了吗?为什么多给了她三个还不要?

“少爷?”这时,李飞上楼来,见他铁青着脸站在门口,不禁疑惑。“怎么回事?谁惹你这般生气?”

跟着少爷南来北往跑了那么多年,他还真没见过少爷如此恼火。

少爷行事沉稳内敛,遇险亦从容不迫,就算碰上再怎么麻烦啰唆的卖家,也不见他动过怒,今天……

“呵,”李飞兴味的一笑,“我还真想知道是谁惹得少爷如此恼怒。”

励守峰没好气的瞪他一眼,“闭嘴。”说罢,他旋身进房。

涤尘澡堂。

励守峰一进到澡堂,管事就一脸殷勤地上前来招呼。

“励少爷,今儿个还是给您留了三号房。”

他没说话,只是左顾右盼瞧着。

管事见状,试探地问:“励少爷,您……您找谁?还是等谁吗?”

“那个像男人一样的丫头呢?”他直接问。

管事一惊,“励少爷,您、你是指……”

澡当的第一线工作向来是不准女人接触的,但他拗不过兔儿拚命的纠缠拜托,只好让她做男人打扮上工。她来了两天,也没见谁拆穿过她,怎么现在却……

“励少爷,”神情惊惶的他悄声地道:“这事请您不要跟上头说,要是上头知道我让女人在这儿上工,我可是吃不完兜着走……”

“我不碎嘴。”励守峰目光一凝,看着他,“她呢?”

“呃……”见对方一脸不悦,管事担忧地问:“兔儿那丫头是不是得罪少您了?”

“兔儿?”他眉心一拧。兔儿?这是什么怪名字?

“是的,她叫范兔儿。”管事不安地回答,“要是她得罪了励少爷,还请您大人大量,别跟她一般见识。兔儿一个人要养六个小鬼,很辛苦的……”

“六个小鬼?”他闻言一震。

那野丫头已经是六个孩子的母亲?老天爷,是哪个男人造了这种孽?

管事知道他误会了,连忙解释,“不是兔儿生的,那六个小鬼是她养父捡来的孤儿。”

“她的养父?”

“是的,兔儿也是个孤儿。”管事续道:“她还在襁褓中时,双亲死在劫财索命的恶匪手下,要不是范老救了她,恐怕她也被山犬给叨走了。”

乍闻她的身世如此坎坷可怜,励守峰心头一憾。

“范老过世后,兔儿一个人要养活一家子实在不易,我因为同情她,才冒险让她到澡堂来工作……”

“她在这里的工作……很单纯?”他迟疑了下才问。

管事先是一愣,旋即明白了他的意思,急忙澄清,“励少爷千万别误会,兔儿不做那种事的。她可是个清清白白的闺女,就算香柳楼的龟爷曾游说她去当姑娘,她也不曾动过心。”

听完管事的话,励守峰更加的懊悔了。他误解了她,差辱了她,也伤害了她。

“她在哪里?”

“兔儿不来了。”管事回答。

闻言,他微怔。不来了?是因为他吗?

“励少爷找她有事?”管事好奇的看着他。

他心浮气躁,心情全写在脸上。沉默了下,他问:“她家在哪?”

“咦?”管事微愕,“兔儿她住──”

“算了。”没等管事将话说完,励守峰便打断了他。

他这是在干么?知道她家住哪,他又想做什么?向她道歉?

就算向她道歉又如何?他只不过是个过客,何必缠上这么一个牵挂?

罢了,她不是说了“永不再见”,她都不想跟他有任何瓜葛了,他又何须多此一举?

“没事了,你忙去吧!”他说。

管事呐呐的点了点头,“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