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浅草茉莉闇帝的眷宠卷二 尾声

闇帝的眷宠卷二 尾声

作者:浅草茉莉书名:闇帝的眷宠卷二类别:言情小说
    “大人哪,您近来还好吧?”

    书房里,一个人头突然冒出来,鸳纯水小心翼翼的奉上一碗滋补药酒。

    正忙碌的公孙谋微微拢眉。“为何这么问?”

    “这个……我见您日夜操劳于国事,想必──很劳累吧?”

    “嗯,还好。”以他的聪明才智,要他动脑的事没几件,不过这会还都长安在即,是有些事得注意的,尤其这天候不太寻常哪……

    “大人……如果太劳累的话,您就要找时间多休息。”她继续叮咛。

    “好。”他随口应声,又低下首批阅着大臣们的上疏。

    “还有,若是……呃……有什么毛病,真的出了问题,别怕找大夫瞧瞧──”

    他握笔的手顿了一下。“瞧什么?”他的声音轻柔中带着一丝隐隐的紧绷。

    “瞧瞧您……是否精力……受损?”她鼓起勇气说。

    “精、力、受、损?”他的青筋已缓缓浮起。

    “是啊……”

    “怎么说呢?”垂着眸尽量淡问。

    “我瞧您似乎体力不如以往……欲望不如前,我担心您──”

    “怎样呢?”他依然垂着首,但双眸已眯成恐怖的一直线,而且“啪”的一声,笔管应声被他折断成两截。

    鸳纯水见状讲话开始结巴。“没……没什么,您不过几个晚上没碰我,又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事,是我担心太多,没什么的,没什么的,您铁定是太累了……这才会一时不举,等还都长安后一切就会恢复了,您不会一直乏力下去的……不会吧?嗯……这个……呃……还是您忙吧,我就不打搅了。”她说完见情势不对夹着尾巴逃了。

    留下满脸铁青的男人,很好,原来她认为他不举!

    他公孙谋不举!

    洛阳当晚的妓院酒楼全都勒令停业一日,既然他不举,全洛阳想寻欢的男人当日也别想举了!

    惫都长安在即,他担心的事果然发生了,洛阳竟前所未有的淹大水了!

    一时之间整个洛阳成了水乡泽国,家园被淹,数十万百姓流离失所,此刻皇宫里──

    “皇上,这是不好的预兆啊,咱们才要还都长安就发生这样的恶兆,朝野上下都在议论着,这是天将有变动之兆啊!”韦皇后紧张的嚷着。

    “别、别胡说……”中宗皇帝李显根本是一副六神无主的模样。

    “哎呀,皇上,本宫也不想胡说啊,可是──唉,算了,先不管什么恶兆了,咱们得快走,这里已经民不聊生,眼看大水再不消退就要爆发疟疾,不能住人了,咱们还是提早还都长安的好。”韦皇后惊慌的说。

    “是啊,父皇,不能再拖延了,再不走,咱们万一染上病就不好了。”安乐公主也急急的催促,她可是金枝玉叶容不得染上任何恶疾的。

    “朕也想走,不过得问问爱卿的意思……”他无奈怯懦的看向一旁端坐悠然摇扇的公孙谋。

    若没他点首,他可是不敢擅作主张贸然丢下百姓离开洛阳。

    她们怎么忘了,谁才是主事者,安乐公主只得心急的挤笑朝公孙谋道:“公孙大人,依您的意思,咱们也得快快离开才是吧?”

    “这个嘛……”他依旧轻懒摇扇,似乎正在考虑。

    “公孙大人,您还在犹疑什么?听说公孙夫人身子不是很好,再不走说不定也会受到拖累,您不担心吗?”韦皇后聪明的抓紧他的弱点。

    他目光果然发紧,面色也稍微凝结不似方才的闲适了。“多谢皇后担心,水儿的事本官自有安排。”

    “安排?莫非您要先送她到安全的地方,然后留下我们在这里受惊?”安乐公主立即愤怒的质问。这人对妻子宝贝得很,绝不会让那贱人涉险的,一定早做好安排了!可恶!

    他冷瞟她。“公主未免太容易受惊了,不过淹点水,你们就打算弃百姓于不顾,急着逃之夭夭,你们这样还有资格成为百姓景仰依赖的人吗?”他冷嘲。

    “我们……”她被说得面河邡赤,只能气恼在心底。

    “好了,提早还都长安这事本官会仔细考虑,想清楚了会告诉你们。”他起身,身旁的随扈为他取来披风披上。

    “等等,公孙大人,既然要考虑,总得告诉咱们要考虑多久,总不能教咱们遥遥无期的等死吧?”韦皇后忍不住追问。

    “脚长在皇后身上,想走本官也拦不了,等不及,你就走吧。”他说得淡漠,但锐利的目光隐隐含慑。

    她大惊,不住心悸。“不会的,没有您允许,咱们怎么敢任意而为。”她马上喘息道。

    “是吗?那就再等个几日,等本官考虑过后再说。”说完扬长而去。

    “我不走,洛阳的百姓正在水深火热之中,咱们怎能丢下他们不管,要走你们走,我不走!”鸳纯水满是愤怒。

    就知道!

    这就是他得“考虑”几天的原因了。

    “水儿?”温柔的语气却包含着潜在的威胁。

    “爷!”她急得跺脚。

    “你可知这会外头正传言将有疟疾来袭了──”

    他的口突地被软软的唇给覆住了,轻柔的吸吮着,一声叹息悄悄淹没在他口中,唉!

    这丫头总是正义的化身,实在与他的性子南辕北辙啊!

    但偏偏差异再大,他也得甘心被她拉着走啊!

    “爷,我付了交易金,您别忘了,疟疾可能来袭,您更要积极的避免这种事情发生。”

    瞧见她用舌头舔了一下唇的性感表情,他心弦紧绷了一下,尤其在多日禁欲的情况下……该死!这丫头真知道如何对付他!

    “爷?”见他收了交易金却没有回应,她不满的催促。

    “嗯。”他勉为其难应了一声,却暗自盘算着,怎么花些时间“考虑”如何好好将她拐走。

    “嗯的意思是,一定会尽力救助这些灾民吗?”她不放心的追问。

    鲍孙谋叹了声。“嗯,我知道了。”

    见他模样冷淡,她立即发嗔。“哼,爷,我不管,您得答应我帮助那些被洪水害得流离失所的百姓,让他们早日重建家园,这是您身为朝廷命官所该做的事。”

    唉!以他的性子该做的事应该是冷眼瞧着朝廷百官遇到大劫手忙脚乱的模样,但这小虫子这副他若袖手旁观就要与他拚命的表情,让他有些无奈,更有些闷啊!

    “爷,您倒说句话呀!”她扯着他。

    “这水患来得仓卒,百姓受难,我自然会有所措施来救助他们。”

    “这差不多,您们这些官员啊,平日作威作福,百姓遇难时若还不尽上点心力,真不知百姓要朝廷何用?”她不禁抱怨。

    他闻言忽然想起有什么乐子可做了,双眸顿时熠熠发亮。

    “说得好,这水患肇因于朝廷官员未将洛阳水渠疏通良好,这才引发大难,来人啊!苯来所有管理京都工程的大小辟员,本官要究责查办!”他决定在救人之余先整顿得众百官哭天抢地再说。

    这下他答应水儿救人,自己也有乐子好玩了。

    连日的“不举”终于有发泄的出口,总算不这么闷了!

    爷死了!

    她被安乐公主逼去寺里削发为尼,昔日仇家更是找上门来落井下石,但不管是被人用木鱼砸到流血,或是已发疼的胸口又被人发狠的猛踹,甚至是像条狗一样的在黑夜里被拖往法场受冻,她都不介意,因为她的身痛,心更痛。

    “爷……”如果能就这么痛死,那真是……太好了呢……

    *想知道残佞冷情的公孙谋如何被自家小虫子鸳纯水攻下心防,请看花园系列852纯纯之水《闇帝的眷宠》。卷一

    *敬请期待七月二十号上市的纯纯之水《闇帝的眷宠》。卷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