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大牌管家 第十章

作者:七巧类别:言情小说

他在她的卧室和所有工作室翻找,想看看是否有遗留关于联络她的方式,即使客厅电话茶几上的通讯簿也没有她的数据,他翻阅她接电话所记录的笔记本,密密麻麻写的全是出版社来电留话内容,他原本希望能找到她和朋友相约时的纪录,至少可以透过她朋友和她取得联络,翻完一本笔记本,结果让他失望。

最后谈飞选择打电话给方震及全部编辑,内心感觉可悲,他竟然要从旁人口中探问丁若绮的一切。

“若绮妹妹住哪里?”小洋接到谈飞的询问电话有些纳闷。

“老赖说你应该知道。”丁若绮跟年纪比她大两轮的小洋有共通嗜好,谈飞曾见过他们两人看动物频道一起奔泪,这是他抱持最有希望的一通电话。

“嗯,她是曾提过啦!”小洋试图回想。

“在哪里?”谈飞睁亮眼睛,他只知道丁若绮家住斑雄,但是哪个县市都搞不清楚。

“好像是……高雄县的茄萣乡吧!她说是一个渔村乡镇。”

谈飞这才想起丁若绮曾经兴致勃勃的邀请他有机会去她家乡吃海产,而他竟然连这些事情都忘了。

“你知道详细地址吗?或者有没有她的联络电话?”只知道茄萣乡他也无从找人。

“好像从滨海路接什么路?她只提过一两次,我记不得了,我没有她的联络电话。”丁若绮也曾邀请小洋有机会去高雄玩,南部人的热情在她身上一览无遗。

“谢谢。”谈飞无奈的挂下电话,至少小洋还比他用心认真在听丁若绮讲话,他此刻内心更是无比愧疚。

就算知道路名,他也不可能沿路找人,何况滨海路是条非常长的路,正当他抓头苦恼不知所措时,突然灵光一闪。

他竟然忘了最简单、最快速的方式。

他匆忙开门奔出公寓,搭乘电梯到达一楼,他走出大厅转往长城大厦另一边的入口大厅。

他竟然忘了丁若绮的好友苗小苗就住在这栋大厦的E栋,当初她就是搞错栋才会误闯他的公寓,因此和他相识结下情缘。

罢下班回到公寓的苗小苗听到急促的电铃声,走往玄关开门。

蓦地,她惊愣地望着眼前高瘦俊帅的男人,觉得有些眼熟。

“我找苗小苗。”

丁若绮曾提过好友是和三个室友合租这层公寓,她曾经对他提过的琐事,现在竟能全部鲜明的记忆起来。

“我是。”苗小苗仍紧盯着他,却怎么也想不起他是谁。

“我是谈飞。”怕被当做不明份子,他直接表明身份。

“啊?!”苗小苗蓦地瞠大黑眸,谈……谈飞!

他怎么会出现在她面前,难道这是电视节目的偶像突击惊喜。

她心跳怦然想着是否要立即搬书给他签名。

难怪她对他有一丝眼熟却又感到陌生,她只是很久以前曾看过他的照片。

“我是若绮的男朋友。”谈飞第一次在别人面前表态。

“嗄?”他的话让苗小苗仿佛看到外星人般的错愕,瞪得像铜铃的美眸差点掉落。

她知道丁若绮有喜欢的人而且已经发展到非常亲密的关系,但好友却神秘的不肯透露他的身份,她还曾一度担心单纯的丁若绮介入别人成为第三者,所以才保密到家,却万万想不到那个男人竟会是赫赫有名的谈飞。

突然想起丁若绮决定离开台北那逃谠她哭诉了一个下午,除了他的名字之外,有关两人相处的情节她都对她述说,包括最后让她痛彻心扉决定回高雄的理由。

“烂男人!”苗小苗拧眉轻啐一声,没想到她崇拜的名作家竟然是性格如此恶劣的男人,想到被利用伤害的好友,即使他曾是她多年的偶像,她也无法给他好脸色看。

苗小苗想关上门谢绝形象幻灭的贵客。

“告诉我若绮的联络电话。”谈飞抵在门边阻止她关门,没想到外表看似清丽柔和的苗小苗个性似乎有些偏激。

“你连她的电话都不知道,还敢自称是她男朋友。”苗小苗为好友在感情上一厢情愿的付出感到不值。

“给我电话,我有事情跟她说。”

“没必要,错误已经造成,她不想听你多余的辩解。”他的经纪人已经把事实说得这么明白,他何必再度伤害她。

“给我电话号码,妳无权决定若绮愿不愿意听我解释。”谈飞斥道,他已经失去耐性。

谈飞的强势态度让苗小苗有些惊吓,没想到他的外表斯文却目露凶光。

“我需要尽快跟若绮联络。”发觉暴躁的态度似乎吓到苗小苗,他稍缓了语气。

苗小苗看出他深黝厉眸里的担心焦虑,看来似乎不像若绮讲得那样对她无情,最后她决定给谈飞一次机会,将若绮的联络资料给了他。

谈飞返回住处,急忙拨打丁若绮的手机却是关机状态,他只好打她家里电话,结果竟然忙线中,他持续打了一个小时仍然拨不通。

他到厨房简单烹煮晚餐,饭后沭浴完,他再试着打电话,仍是占线中,想必她家人跟她一样长舌。

眼看已近十一点,怕太晚打电话会吵到她家人,他只好放弃打电话,心想先好好睡个觉,明天再和她联络。

原以为连续赶了几天几夜的稿子应该已经疲惫不堪,但躺在床上的他却翻来覆去迟迟无法入睡,最后从床上爬起,走往丁若绮的卧房。

躺在她的床上,双臂枕在脑后,空气中仍有她遗留的清香,想起第一次在这里和她肌肤相亲,他突然好怀念她的甜蜜娇躯,才两三天没听到她的声音、没看到她的笑容,他竟然觉得空虚无比,如果她不愿意再陪在他身边,他无法想象以后该如阿生活。

他期望漫漫长夜赶快过去,他想早一刻对她表明心意,渴求她回到他身边。

谈飞几乎彻夜未眠,不断回想着这几个月和丁若绮相处的情景。

直到早上七点,他离开床铺试图再拨打电话,手机依旧关机,恼的是她家里电话仍是忙线中,不可能有人长舌到这种地步,他猜想她家电话一定从昨天就没挂好。

谈飞没有耐性再继续等待,简单盥洗后,他穿上外套便匆匆出门。

他开车前往机场,搭上国内线直飞高雄,抵达小佰机场绑,他搭揽出租车照苗小苗给的地址前往丁若绮的家。

车子进入高雄县已经绕行了两个多小时,谈飞又开始焦虑起来,为什么想见她一面会这么遥远困难?

“还要多久才会到?你确定知道地点?”谈飞怀疑被司机坑了,他并不在意花多少车资,只希望能尽快看到想见的人。

“快了,快到了。”这句话司机已经回答快十次了。

谈飞以手支额侧望车窗外,狭小的街道左弯右拐,放眼望去几乎都是只有一二层楼的透天平房,街上行人三三两两,巷口几个小阿开心的嬉戏,感觉是个很纯朴的小镇。

******bbscn***

“啊!沙茶酱没了,阿瑞,快去买一下。”正午时分,全家人围在客厅正准备吃火锅大餐,发现重要的调味料不够用,丁母忙叫丁瑞奇去跑腿。

“叫姊去啦!”丁瑞奇手捧着碗,眼睛却专注看着棒球比赛转播。

“小绮眼睛不舒服,你快去买,棒球少看五分钟不会输掉啦!”丁母体恤丁若绮回高雄的理由。

“没关系,我去买。”丁若绮站起身。

“姊,谢啦!”丁瑞奇感谢她今天的阿沙力,不跟他计较跑腿工作。

“小绮多穿一件外套,今天风大,不要感冒了。”丁母叮咛道。

丁若绮穿上厚外套走出家门,决定离开谈飞那天她跟苗小苗说了许多感情事,愈说心愈酸,眼泪就毫无节制的奔流狂泄,跟好友道别后她坐车回高雄,在车上她也是不断哭哭啼啼,毫不介意邻座的目光,只是没想到下车后才发现两只眼睛肿得像馒头,回到家,面对家人的诧异担忧,她只好随便掰个理由——

因为台北的空气污染,她的体质适应不良,眼睛严重发炎,所以最后决定辞掉工作,回家乡谋职。

没想到家人对这个荒诞的理由竟然深信不疑,让她不禁怀疑是家人跟她一样单蠢,还是她说谎功力变得圆滑。

今天寒流来袭,所以丁母决定吃海鲜火锅大餐,让大家暖暖身子。

虽然回家四天了,哭红的眼睛早已消肿,但她仍觉得眼睛酸涩,只要一想到谈飞她的心就会揪痛得想泛泪,怕家人察觉过问,她不敢再恣意哭泣落泪。

只是她的魂魄仿佛不再完整,常常恍神。

此刻走到杂货店前,她竟然忘了到底要买什么。

“给我一瓶酱油。”思索了片刻,应该是要买调味料吧!

她手里捧着酱油,无精打彩的拖着沉重步伐转身走往回家的路。

谈飞焦急的看着车窗外,忽地注意到似乎有一抹熟悉的身影站在杂货店前,当那个女孩一转身,他蓦地瞠大黑眸。

“停车!”他急喊道。

“先生,快到了,真的快到了,前面一个巷口就是了!”司机早察觉他的不耐烦,只能耐心安抚。

“到这里就可以,不用找了!”谈飞掏出几张千元大钞,塞给司机后,匆忙开门下车。

“若绮!”他跑向丁若绮,声音充满兴奋。

一阵寒风吹过,丁若绮拉紧外套,将外套的连身帽盖在头上,风中仿佛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她拧眉懊恼,每晚梦见谈飞已经让她痛苦不已,没想到现在还出现幻听。

“若绮!”发觉她没有停下脚步,谈飞再度喊叫。

愈来愈清晰的幻听,让她将帽子拉得更紧,想塞住耳朵。

她加快脚步想早点踏进家门,至少家里热闹的气氛可以转移她的胡思乱想。

谈飞发觉她不但没反应,反而愈走愈快,只好在后面追逐她的脚步。

丙然是幻觉!丁若绮直到走进家门都没再听到那个声音,她松了口气,却也感觉怅然。

“我回来了。”她将抱在胸前的酱油拿出来。

“欸?叫妳买沙茶酱妳怎么买酱油?”丁母愣住,虽然她也发觉女儿回来后好像比以前更容易恍神,却没想到愈来愈严重。

丁母突地眼睛大张。

丁瑞奇也将注意力从电视移向门边。

丁案正要夹菜的筷子停在半空中。

“我再去买一次啦!”只是买错东西,她不明白全家人干么对着她大眼瞪小眼。

才一转身,她的额头便撞上一堵肉墙。

一抬眸,她惊叫出声,“哇啊~~”手中的酱油顺手抛出。

“好球!”丁瑞奇伸手一接,刚好握住瓶身,避免了一场爆破黑油的灾情。

丁若绮连连后退,差点跌倒在地。大白天怎么会见鬼?

从刚才的幻听到现在,她竟然活生生血淋淋的出现幻觉!

完蛋了,难道她失恋还得去看精神科?

“若绮。”谈飞伸手拉住她的手臂,避免她绊倒,有些意外他的出现让她如此激烈反应。

丁若绮将视线望着握住她皓腕的大掌,然后再抬头看向那张俊颜,她一脸错愕,还是无法相信他会真的出现在这里。

“若绮,这个人是谁?”丁母紧张兴奋的询问,全家人惊讶的理由是丁若绮出门买个酱油,竟然会带一个这么帅的男人回来,他们这种乡下渔村从未见过这么优质有型的男人。

谈飞不知道他的出现已经引起左邻右舍的侧目。

“他是……”丁若绮正想着要如何说明两人的关系,谈飞却先开口了。

“伯父伯母好,我是若绮的男朋友。”他对两老礼貌的点点头。

“嗄?”一句话让丁家人瞠目结舌,尤其丁若绮的嘴巴张得最大。

谈飞从来不曾公开他们的关系,为何在她离开后才以男朋友的身份自居?为何在利用完她之后还要大老远来找她7

“不是,他只是我之前的老板。”她忙澄清,不想再被他利用。

“哎哟哟,我都不知道我们小绮这么有本事,才去台北几个月就钓到这么棒的老公人选。”丁母眉开眼笑,虽然不能说以貌取人,但谈飞看起来就像事业有成的高知识分子,让她充满期待。

“贤婿是做什么职业,要来怎么不先说一声,也好招待你啊!”丁案拿起两罐台啤,对谈飞招招手,想和未来女婿培养感情。

“姊夫喜欢棒球吗?你支持哪一队?你喜欢红袜队哪个打手?”丁瑞奇期望找到志同道合的球友。

全家人热情的态度让谈飞有些错愕,总算明白丁若绮之前所言,家人喜欢八卦与捕风捉影的行为,让他从男朋友瞬间升格为丈夫。

“他不是我的男朋友。”丁若绮抽回被他握住的手臂,面对家人的盛情询问她感觉有些难堪。

看出她不悦的神情,谈飞心想她一定还因他的责骂而生气,他必须诚心跟她道歉,只是面对客厅三对充满好奇的眼睛,他不认为能在这里好好说话。

“我们先去外面谈。”谈飞再度拉起她的手,才走到门口,他蓦地瞪大一双黑眸。

不知不觉,丁宅外面已经围了一堆三姑六婆在看热闹,纯朴小镇难得出现一个媲美明星的男人,大家全都当起狗仔,极力想探听八卦。

谈飞突然觉得头皮发麻,难道他的身份被认出来了?但眼前的婆婆妈妈看起来不像他的书迷。

丁若绮也开始冒冷汗,除了应付家人,她一定还会被街头巷尾的闲人追问一堆五四三,以后她别想安静过日子了。

谈飞拉着丁若绮转身返回客厅,看样子在外面更难谈话。

“去妳房间。”他道。

“嘎?”丁若绮再度瞠眸。

丁案丁母也错愕了下,不过反正两人都已成年了,他们也不会刻意反对。

在两老的观念里,一旦成为男女朋友又带回来见父母了,就表示会走向婚姻,所以一切行为都可以被默许。

“在二楼,不过该小心的还是要注意。”丁母语带暗示,未婚怀孕可是不被允许的。

丁若绮想抗议却被谈飞拉着上楼。

一进房间,他关上房门,可以猜想丁家人一定会尾随上来偷听,但被她家人窥听总比被不相干的人围观好一些。

“若绮,我慎重跟妳道歉,请原谅我。”谈飞语气诚恳道,没想到一句道歉的话要经过如此波折才能说出口。

“不需要。”丁若绮垂眸,伤害已经造成,他何必大费周章跑来跟她道歉。

“若绮,妳也知道我赶稿时脾气比较糟,我很抱歉对妳恶言相向,我会改进。”他语气委婉温和道。

“那件事我也有错,不会放在心上。”她能谅解他稿件损毁时的心情。

“既然如此,为什么一句话也不说就跑回家,妳知道我有多担心吗?”谈飞握住她的双肩,他以为她是负气才离开他,让他忧心如焚、寝食难安。

“我只是不想在台北生活,决定辞职回家另找工作。”丁若绮将头侧向一边冷漠道,她跟他已经没什么好说了。

“为什么突然想离开?我不答应,我需要妳!”谈飞开始急了,他以为若绮看见他亲自登门道歉,会笑着原谅他并且开心的跟他回台北,却没料到她的态度异常冷淡。

丁若绮抬眸看他一眼,第一次,他开口说出需要她,如果以前的她听见这话一定会乐得飞上天,但现在她知道这句话的本意了。

“你已经构思出大纲不需要我了,我不会再当你取材的对象。”她抿抿唇瓣,移开视线。

她应该恨他,恨他将爱情当成实验,但她就是无法对这个第一次全心全意爱上的男人产生恨意。

“什么取材对象,我不懂妳在说什么。”谈飞对她的话感到莫名,大掌轻捏她的下颚,将她的脸蛋扳向他和他对视。

“方震已经告诉我真相了,是我自己自作多情,不能全怪你。”她果然太心软,不但无法恨他,连责骂他的欺骗都做不到。

望着那双深邃黑眸她内心仍是一阵揪痛,在爱情里付出最多的必然也要承受最大的伤痛。

“什么真相?阿震对妳说了什么?”谈飞愈听愈胡涂,看见她水眸沁出薄雾,他微拧眉担忧不已。

“你心知肚明,我不怪你,你走吧!”丁若绮推开握住她的手臂,转过身背对他。

“妳不说清楚我怎么知道?”谈飞再度扳回她的身体面对他,急着想知道她选择离开他的真相。

却没料到丁若绮脸上已经滑落两行泪水。她恨自己没用,即使被利用,她还是无法减少对他的爱恋。

“别哭。”谈飞一把将她搂进怀里,见过好几次她的泪颜,却没有一次比此刻让他感觉如此不舍与心疼。

她的脸颊贴靠在他胸前,闻到他身上熟悉的气味,她更是无法控制泪腺,为什么他要在欺骗她之后对她这么温柔?

“乖,别哭,告诉我阿震跟妳胡说了什么?”谈飞低吻她的发旋,语气温柔的安抚道,猜想也许是方震跟她提起他过去的恋情,引起她的胡乱猜疑。

“你心里容不下女人,你接受我只是为了创作……”丁若绮呜咽道,他的温柔让她难以抗拒。

“胡说什么?妳从哪本漫画看来的论调?”谈飞抬起她的脸蛋,大掌轻拭她满面泪痕。

丁若绮将方震对她说的话全盘告知谈飞,谈飞听得拧眉气愤,很想好好揍方震一顿,他竟然说这些话伤害她。

“如果我需要找人模拟恋爱才能写出罗曼史,那我根本不会喜欢写作,也没有才能可言。”

“可是……你的大纲内容很像……”那样的架构未免跟现实太过雷同。

“那不是我写的,我没打算再接新稿。”方震竟然这么费心设计,为了取信她还硬掰了故事大纲出来。

“可是……”丁若绮诧异瞠眸,难道一切全是方震自导自演欺骗她?

“妳宁愿听他的片面之词也不肯相信我的感情?”谈飞对她的逃避表达不满。

“我不知道你的感情……”丁若绮怯怯道,一直都是她在积极表现,他从未对她明白表态,所以她才会轻易相信方震的说词。

“妳不知道我的感情?”谈飞微瞇眸,怀疑她是不是少根筋。

“你从来没说过。”她每逃谠他说爱,可是他连喜欢的字眼都未曾提过,此刻的她不禁计较起来。

“如果我对妳没感情,我干么千辛万苦跑来找妳回去?什么都没留就走人,若不是想起还有苗小苗可以问,我真的差点跟妳失联。”他一方面抱怨她无声无息消失,一方面自责自己对她的了解太少。

“我……”丁若绮抬眸凝视他,他的话让她内心狂颤,难道……他对她确实有真感情?

“我爱妳,若绮,跟我回台北,我的生活不能没有妳!”谈飞爱怜的抚摸她的粉颊。

“真的吗……”他的真切告白让丁若绮蓦地热泪盈眶。

“骗妳有什么好处?”谈飞轻扬薄唇,对她露出一抹迷人的笑容。

“那方震为什么要骗我?”害她伤心难过那么久,她跟他又没仇!

“也许他以为我想停止写作是因为妳的缘故。”谈飞几乎可以确定方震的目的,方震认为一旦若绮离开,他就只能继续投入创作。

“你要停止写作?”丁若绮诧异不已。

“不,严格来说,目前我只想专注一篇长篇科幻创作,暂时停下其它类型的稿件续约,我想调整生活步调,还有挪出时间陪妳。”

闻言双眼发光,她从来不敢奢望要求他把时间分配给她。

“我希望每逃诩能好好品尝妳做的食物,每晚可以尽情跟妳**。”谈飞目光深情炙热的凝视着她。

被他圈在怀里的丁若绮蓦地感觉全身发热,红潮溢满整张脸蛋,谈飞抬起她的下颚,倾身便要覆上她的唇瓣。

突地,一阵呯然巨响,门板被推了开来,三个身影跌进房里。

谈飞忘了锁门,更忘了门外有人在偷听。

“呃……啊!我想问你们要不要吃火锅?”丁母慌忙找理由。

“我来问问贤婿喜欢喝台湾啤酒还是青岛啤酒?”丁案随口乱扯。

“我想跟姊夫报告红袜队又赢了。”丁瑞奇也找到借口。

“你们先出去,我们马上下去吃饭。”丁若绮既尴尬又生气的把家人推出房门。

“姊夫会不会太猛啦,每天做耶!”丁瑞奇对姊姊小声耳语,幸好谈飞说的最后一句话两老没听清楚,不然她就真的没脸见人了。

丁若绮被揶揄得想钻地洞,她跟谈飞其实也只发生过一次关系。

把家人请出去后,将房门上锁,她尴尬的不想再面对家人。

“妳家人很积极。”谈飞忍不住轻笑。

“你没事跑来我家,他们会直接把你贴上标签,不会只当我们是才开始交往的男女朋友。”左邻右舍也会认为只有论及婚嫁了才会将男朋友带回家。

“什么标签?我不介意。”她的家人这么快就接受他,他高兴还来不及。

“大家会以为我要结婚了。”她讨厌面对婆婆妈妈的质询。

“我不介意,如果妳想结婚的话。”谈飞说得仿佛在闲聊今天天气一般轻松。

“欸?!”丁若绮却是诧异地瞪大黑眸,“你……你你你想娶我?”因为太过讶异,让她舌头打结。

“有何不可?”谈飞扬唇一笑,他已经三十岁,可以考虑结婚了。

“可……可是你条件那么好,我们才认识几个月……”丁若绮认为他在开她玩笑。

“虽然认识的时间不长,可是我可以肯定妳是我唯一想要的最佳人选。”谈飞说得笃定,因为没有一个女人可以像她这样全心全意为他付出。

“你不要承诺太快,要好好想清楚,我长得很平凡又不够聪明,个性迷糊常常出错……”她开始细算自己的缺点,不敢轻易相信谈飞的话。

“妳才应该花时间考虑,我脾气不好容易情绪化,也许哪天又会把妳骂跑,我不够温柔体贴,不会帮妳做家事,一旦认真写作就会冷落妳……”谈飞也列出一堆自己的短处。

“可是你的全部我都很喜欢啊!”

包括他偶尔阴晴不定的个性,虽然被骂她会难过,但她并不会放在心上耿耿于怀,只要他的心里有她的一席之地,她便会感觉到幸福得无以名状。

“你可以把九十分的心力放在写作,只要留十分的真心给我就够了。”她伸手搂住他的腰际,对他的要求更小了,他的承诺已经给了她一百分的信心。

“怎么可能只留十分给妳。”谈飞失笑。

她在他心中的地位是无价的。

捧起她的脸蛋,他吻上渴望已久的唇瓣,两人的唇舌热情纠缠,她不禁溢出呢喃软语,让他差点忍不住将她压倒在床,不想在众人的耳目下表演,他隐忍住欲望,牵起她的手走下楼,陪她的家人一起吃饭,并且无可避免的接受每个人的疲劳轰炸。

尾声

三年后,一场记者会后报导——

被誉为台湾文坛奇葩的谈飞,花了两年时间写完四部曲的科幻小说长篇著作,获得了著名的科幻小说成就奖“雨果奖”。这部长篇小说即将被好莱坞名导演搬上大屏幕,改编成电影,备受期待。

为了专心此部大作,曾停掉许多约稿的谈飞表示,他将再度执笔其它类型的创作,因为他老婆每天嚷着逼他要多多写作,才能满足她肚子里的书虫。

两年前突然闪电结婚的谈飞,消息传出后令许多女性书迷一夕心碎,但是相信再度投入写作的他仍会得到所有书迷的支持与爱戴……

“阿震,要不要再回来当我的经纪人?”谈飞打电话给方震,当初因为他设计伤害若绮,曾让谈飞差点跟他翻脸绝交,结果还是若绮居中协调,才让两人虽然卸下主雇关系,还能保持友谊。

“我考虑看看。”

方震曾以为只有他最清楚了解谈飞的才华及性格,但那次的自作主张,事后证明他的判断错误,丁若绮非但没有成为谈飞写作的阻力,反而让他再度获得殊荣并且鼓励他更投入创作,方震对谈飞及丁若绮都觉得有愧,他没有自信跟资格再当谈飞的经纪人。

“阿震,不用考虑啦!飞说如果你不当他的经纪人,他就要拉我下海,我怎么可能担负经纪人的大任,我会把他的名气破坏掉啦!”丁若绮抢过电话对方震哀求,她也知道只有谈飞跟方震的合作才是最完美的组合。

“妳不担心我又把他操到筋疲力竭?”方震笑道。

“这可不行,我是他老婆,所以要特别注意他的身体健康,不能让他过劳死,我还要用很久。”这次换丁若绮跟方震约法三章。

“我还没把妳吃够不可能过劳死。”丁若绮放下话筒后,谈飞从她身后一把将她抱起,听她跟方震讨论协议,看样子她也不打算让他太悠闲度日,他得把握时间好好跟她温存。

走进卧房,关门熄灯,他此刻的心思百分之百放在他的小妻子兼小避家身上。

他知道,即使再度被截稿日追赶,他的心思永远也不可能从她身上移开……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