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灰姑娘不住城堡 第十章

作者:七巧类别:言情小说

“士江,你昨天下午是不是带孩子去见你妈?”当高士江再度出现在露天餐馆,叶可蓉问道。

他昨天来探完班只说要带孩子出去吃饭,她没想到他竟会带孩子跟前婆婆见面,否则前婆婆怎么会有机会看见两个孩子。

“你生气我没有事先告知?”高士江不认为她会因此事生气。

“没有,只是伯母早上来找过我。”

“这么快?妈说了什么?她没有为难你吧?”虽然母亲对可蓉不再表现反感,但他仍不免有些担心。

“没有,她的态度变了很多,是因你的缘故?”她抬眸望着他,内心感动到现在他仍为她说话,试图让前婆婆接纳她。

“她会改变最大的原因是蓝玫洁的事件让她心生反省,不过要她低头认错应该不可能。”

“我从未曾想过要她道歉认错,再怎么说她是长辈,是你的妈妈。”她只希望过去被误解的不贞罪名能被抹除。

“我知道你其实在意她的想法,否则我根本不想让孩子跟她见面。”他对母亲真的没什么情感。

“士江,我希望你不要怨伯母,得不到孩子的心她一定也不好受。”她总觉得从前婆婆的眼中看出一丝孤单落寞。

“你希望我怎么做,我就顺从你的意思。”高士江伸手抚摸她的发丝,她一直有颗善良柔软的心,不懂得计较且轻易就原谅曾苛待她的人。

“我……我想偶尔陪她吃个饭应该没关系。”已经当了母亲的她反而有种深深的感触,希望高士江与前婆婆能拉近亲子关系,“妈妈,你看我的图。”小佐突然跑过来拉住她的衣角,将一张图画纸递给她。

“这是谁?”她接过纸张,看不出个所以然。

“奶奶。”小佐笑着说,“爸爸,这送给奶奶。”他仰头对着高士江道。

叶可蓉想起前婆婆曾说过很喜欢小佐画的图,她不禁纳闷的看向高士江。

“我跟小佐说奶奶以前不喜欢妈妈,如果小佐画图送奶奶,也许奶奶就会喜欢妈妈了。”高士江解释,昨天在车上当他这么告诉小佐,没想到小儿子立刻跟他要了纸笔画画,然后吃饭时将图画送给母亲。

今天去叶家要带小佐跟小碍出门,小儿子便带了一大盒彩色笔出来,一路上在车上认真做画,即使到了露天餐馆,仍趴在柜台旁的桌子上继续未完成的图。

“小佐画得好棒,奶奶一定很喜欢。”高士江一把将小儿子抱起,在他脸颊用力啵两下。

“那奶奶也会喜欢妈妈。”小佐开心道。

叶可蓉蓦地感觉眼眶一股灼热,突然有想哭的街动。

☆☆☆

“欵?记者会?”晚上,高亡江对她提起两天后的活动,要求她一同出席。

“什么记者会?我出现并不妥。”叶可蓉不知他有什么目的,她现在只是情妇身份,怎能跟他在公开场跋现身。

“别担心,你只要照我安排去做就好了。”他笑道。

“我还是觉得不妥。”她表现出拒绝的态度。

“可蓉,你没有身为情妇的自觉喔!”高士江微眯眸看着她。

“呃?”她就是考虑到情妇身份,才更不想和他一起出现在大众面前。

“当情妇要学会顺从,知道吗?”他故意提醒道,其实看出她心里的不愉快。

“知道了。”她很不情愿的回应,真的讨厌这个名词,尤其是从他口中说出。

两日后,台北,君悦饭店。

斑雅辉煌的凯悦厅,聚集了高风集团董事会及海内外高层干部数百人,还有受邀参与的国内外媒体十数名。

没有人知道这场盛大的记者会究竟要发表什么事,纷纷猜测应该是高风集团又在南界有什么重大创举或投资计划。

斑士江一现身立刻成为镁光灯焦点,这是首次他大方的面对众多媒体,虽然这几年他在商场棒风唤雨名声响亮,但除了偶尔接受专访,他很少现身于国内电视媒体前。

今晚,他买下国内外几台有限频道要求做记者会实况转播。

“今晚召集各位一同出席,只是为了宣布一件事。”高士江身着三件式墨色西服,合身手工剪裁衬出他的挺拔俊逸卓尔不凡,他以中英文同步做说明。

“我高士江今晚正式宣布辞去高风集团总裁的职务,并且退出高风集团,不再参与任何集团事业。”他语气和缓,神情潇洒,仿佛只是件寻常小事。

他话一出口,立刻令全场喧哗骚动不已。

“什么事让高总裁做下重大决定?”

“难道高风集团营运出了问题?”

十多支麦克风纷纷挤上前,在场的高层人员也交头接耳诸多揣测。

“各位稍安勿躁,第一,高风集团的营运绝对没问题,近年来蓬勃发展的气势相信大家有目共睹,跨国企业如果出事绝对无法掩盖。”高士江唇角微勾,脸上是自信且自负的风采。

事实上,他就曾一手遮天掩盖了集团差点崩盘的危机,仅凭一己之力让集团起死回生,再造辉煌盛世。

“第二,接管总裁职位只是为了改革集团组织,重新划分权力.分配,现在企业各部门相互制衡环环相扣,制度比过去更开化明朗完善坚固。

“我宣布放弃手中持有三成的高风集团股权,移转给董事会十人及执行长五人,今后集团的运作不再以总裁权力一人独大,而是听命十五人组织,高风集团新总裁也将由十五人议会临选。”

“士江,你在说什么?”高父听完当场脸色大变,愤愤地站起身出声喝道。

“此刻我还是高风集团总裁,我的决定就是集团的决定,而明天开始,高风集团总裁的话都可以被各位质询指教。”他神色仍是一派的自若沉着。

“你没有权利将高家的股权移转给他人,我绝不允许。”高父脸上青筋浮现,认为他的行为简直跟卖国贼没两样。

“高风集团的前身是高氏家族创办的高氏企业,由建筑营造业起家,经历几十年的成长并购转投资成为跨国集团的事业。

如今的高风不再只属于高氏家族的财产,而是牵系着社会的广大经济面,高风集团的稳健经营是在座每个人的义务也是责任。

饼去的内部组织由股份过半的高氏家族主导经营方向,是利亦是弊,过度的权力倾斜,赋子总裁、总经理单一人过大的决策能力,很可能因为一人失误造成无法挽回的局面,甚至影响到集团的生存。

当然,这个问题在高风集团尚未发生,但意识到这个深层的隐忧,为了集团更健全的发展,我便决定争取当个改革者。

这几年投入高风集团的人才济济,也平衡了过去高层干部多半是高氏自家人的局势,我并不是出卖自己家族,反之,放弃原有的股权是为了让高氏在高风集团站得更稳固,这个道理只要深思,相信不难理解。”高士江义正辞严的做了一番声明解释。

“你是高风集团总裁,高氏二少,不是要竞选立委、总统,不要给我讲表面话,兼顾什么社会福社。”高父气得握拳,当年大儿子的无能已经让他气掉半条命,没想到信任的二儿子竟然想将半片江山拱手让人。

“我也否定高总的做法。”高氏旁系的伯叔、堂兄弟,纷纷起立表达抗议。

“高总如果厌倦商场想引退,该把股权转给父亲兄弟。”高传贤及高仰德也异议道。

“很抱歉,我将成为高风集团的最后一位独裁者。”高士江不顾众箭所指,仍然一脸气定神闲,唇角还牵起一抹笑,带着几分邪佞。

“我还有一项但书,我先前以高风集团总裁的权力拟了一份契约,如果集团有人想藉机制造爆动乱象,那么他不仅无法与集团共得利益,可能也无法在商界生存。”高士江警告意味浓厚,尽避他表面行似温和无波。

“我言尽于此,今晚记者会结束,请各位好好享用美食。”他转身准备离开。

“站住,我不答应你的任性妄为。”高父吼道,血压直直升高。

记者围上前想多做询问却被保镖挡住,高士江快步走出门外直按往电梯处。

同时按下左右两边电梯,他却是进入往上的那部电梯,看着搭下楼电梯的高胜一眼。

“就算天塌下来也别来打扰我。”他把口袋里铃声作响的手机丢给秘书,然后阖上电梯门。

穿越保镖阻拦奔出会议厅的记者群及集团反对派成员全都挤往电梯下楼,打算继续追问高士江荒唐的决定。

☆☆☆

斑士江步出电梯,走往总统套房。

踏入玄关,走进气派豪华的客厅,看见一个美丽的女人坐在羽绒沙发上,一双美眸直盯着前方四十二寸的液晶萤幕,神情愕然,完全没发现他的到来。

“记者会结束了。”他望着萤幕里混乱寻人的画面微微一笑。

“呃?”她突地吓了一跳,转头看他。“士江,你……”

他方才的一席话连叶可蓉都难以置信,错愕连连。

他说要她陪他出席记者会,结果却是安排她待在总统套房,观赏实况转播,她完全不明白他的用意,关于记者会宣布的惊人之举及要她盛装打扮待在这里的理由。

“我的决定就如方才所言,至于你此刻留在这里的理由,就是让我从外界的混乱中走入宁静的桃花源。”高士江直接靠坐在沙发上,长臂一伸,将叶可蓉圈入他怀中。

今晚的她美得不可方物,一头波浪长发,一袭合身的低胸晚礼服曲线窈窕,淡粉红色泽温柔明艳,令人爱怜。

“士江,你要我盛装打扮有什么目的?”他竟然特地帮她挑礼服,还安排专人为她护肤造型花了大半天时间,她以为他想在公开场跋正式介绍她的情妇身份。

“让我观赏。”他唇角一勾,眼神倒是贪婪地欣赏她的美丽。

“欵?”她眨眨美眸,觉得今晚的他好难懂。

“我的美丽情妇,你今晚要怎么讨主人欢心?”高士江将她抱在大腿上,将她的柔荑拉近唇边,含住她的青葱食指,眼神充满挑逗。

她蓦地双颊酡红,美眸却是冷觎他一眼,“干么不正经?”

他的言行举止令她不自在,慌忙的想抽回被握住的手。

“我很正经在对待我的情妇。”不让她逃离,他大掌扣住她的皓腕,继续吸吮她的纤指。

“情妇情妇叫得好顺口,你不需要一直跟我强调身份。”她不悦的拧起眉头,明明是她选择以情妇自居,但为何愈来愈不能忍受他这样唤她。

“你不是想当我的情妇?”他亲吻她的脸颊故意说。

她不悦的转头避开他的亲热。

“生气了?那不叫情妇,改叫老婆好不好?”高士江笑着哄道,倾身亲了下她的额头。

再度听到老婆的亲昵称呼,让她的心蓦地一暖,比起情妇她想听他喊老婆。

她垂眸不语,他却看出她的心思。

其实他是故意刺激她,以她单纯的性格怎么可能真想当人情妇。

“可蓉,过去我对你跟孩子都有亏欠,现在的我总算可以放下一切守护你们了,我们复合再当夫妻好吗?”他又一次开口求婚。

“当初你可以对我放手,现在更不需要放弃你辛苦打下的江山,你可以去找门当户对的女人当你的皇后,不用委屈自己放低身段。”叶可蓉故意负气道,内心却因他想复合的执着再度怦然,她其实很想跟他恢复关系。

“我说过我不会有别的女人,今生今世只认定你,所以更不许你逃离。我对高风集团的江山根本没兴趣,我宁愿选择与心爱的妻儿共享天伦。”他一双大掌温柔的握着她的双臂。

“我不懂你的想法,当初一心一意努力坐上总裁宝座,为何轻易就声明放弃?当初选择还我自由,为何三年后才要努力复合?”她曾以为他只是一时兴起,或者只是为了小阿,但他这些日子的努力让她感动却也迷惘。

“当年我想不顾一切选择在你身边保护你,但是一旦我放手不管,以当时集团面临的危机只有走向倒闭一途。

斑风集团的败亡会牵连多少家庭破碎,那些其实都不关我的事,但我如果放任集团自生自灭,有一个女人一定每天伤心落泪,为了不相干的家庭、不认识的孩童。可蓉,你说是不是?”高士江低头凝视她晶莹的眸光。

叶可蓉诧异地抬眸望着他,然后抿了抿唇辦。

他记得,好多年前的那件事,她看了一则新闻报导,因为一家知名企业突然倒闭,造成好几个家庭破碎,失业的父亲卧轨、全家烧炭自杀、逼年幼的孩子喝农药……接二连三的悲剧夺走了数条人命。

她因为那则新闻,因为好几个被迫结束生命的无辜孩子难过伤心了好几天,如果跨国企业的高风集团倒闭,悲剧将会更甚好几倍,她不敢想像那种社会惨况。

“你接手高风总裁,改革内部组织是为了我?”她难以置信她对他有这么大的影响力。

“你知道我对那个家族一直没什么感情,其实我之所以被重视也只是因为我的能力比他人强,可以成为集团家族的生财工具,我爸更是为了巩固高氏嫡系的地位,早有意让我继承总裁之位,大哥的错误只是正好有借口让爸去除他嫡长子的继承权罢了。”

斑氏家族其实是君主体系,高士江的曾祖父有四个老婆,为了避免家族分裂斗争,于是规定家族企业最高领导者的地位只能传给嫡长子,但后来旁系逐渐壮大,也因此有许多明争暗斗,并非嫡长子就能确保坐上总裁高位,智能才干更是必备的条件。

“以前你说对权势没有野心,只想安于二少的位置。”叶可蓉轻声道,她一直不喜欢高家重名利重权势的纷争,即使是女人彼此间也常一较长短。

“我以为可以安稳的当二少,但局势所逼,我别无选择,只能扛下那个担子,然而我当时的决定不是为了家族兴衰,只是为了顾及你的感受,担心你又因无辜丧命的孩童及家庭伤心落泪。”他的大掌抚上她的粉颊,继续道一一

“只是,没想到先伤了你的人竟是我自己,差点失去你时令我懊悔不已,我竟然本末倒置的忽略你,甚至受旁人影嫌邙误解你。”

“当你开口求去,我知道那时多说什么也是无益,只能选择暂时忍痛放手。只是放开你之后,我却后悔了。

得知你怀孕,我更是想抛开一切回去守护照顾你,管他集团兴败会造成什么社会经济动荡。我只在乎你跟孩子的安危。

每天每夜我都在被压得喘不过气的工作堆中挣扎,好想念你,好想看看我们的孩子。

只是内心深处有个声音不断提醒我,唯有完成身边的事务,稳固集团的经营方向,然后我才能无后顾之忧的放下一切跟你们重新生活。”高士江神情凝重的对她坦然所有心情。

她静静地聆听他诉说的一切,心却揪了起来,眼眶也不自觉泛泪。

“可蓉,别哭……”他将她揽进怀里,温柔的搂抱着她。

“我爱你,我从来没想过对你放手,也许当初为了集团而舍下你是一种错误,但现在我确实可以放下总裁的重担跟你在一起,请你再给我一次机会好吗?我只要独一无二的妻子,不需要情妇。”他再度向她求娇。

“士江,我可不可以不要住进城堡,可不可以跟你去美国?”他的深情真挚早巳令她无法抗拒,只是她仍惧怕重新踏人高家大宅的生活。

“我想,明天开始我也没资格踏进高家城堡了。”高士江语气淡然。

“呃?”她愣愣地抬眸看他,“为什么?”

“今晚记者会发表的重大决定,一定会让我被逐出高家大门。”他脸上表情平静,没有一丝愁容。

“怎么可能?”她眨眨水眸,不相信他会被断绝开系,虽然他的作风大胆,但确实顾虑到集团的永续经营,他大刀阔斧的改革应该为集团带来利多于弊。

“要不要打赌?”他唇角扬起一抹笑,好像脱离家族反而是件喜事。

“如果我被断绝亲子关系,你就嫁给我。”高士江等着她点头下注,她却只是愣望着他。

“我虽然不喜欢你的家人,可是我也不想看你被家族弃绝孤身一人。”她轻蹙眉头,脸上有抹担忧神情。

“可蓉,家人对我来说一直没什么实质意义。”他指腹抚平她锁起的眉心,释放她多余的担忧。

“我真正重要的家人只有你跟两个孩子。”大掌揉着她的脸蛋,他俯身轻柔的吻上她的唇辦。

她双臂勾上他的颈项,回应他的吻。

两人的唇舌缩继厮磨,他一手贴着她的背脊,一手将她打横抱起,走往主卧室。

“为什么要订总统套房?”早晨醒来,叶可蓉枕在高士江怀里轻声问道。

虽然曾身为豪门贵妇,但她却未曾有和高士江住宿高级饭店的经验,让她感觉两人仿佛在幽会。

“因为这层楼隐密性佳,不会被人干扰。”他可以确信现在媒体一定还在追踪他的下落。“而且,我想好好跟你享受两人生活。今天我们只要躺在床上不出门。”高士江挑眉神色暧味道。

想起他昨晚的热情,叶可蓉不禁一阵脸红心跳。

“可蓉,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高士江拉起她的柔荑,就唇吻了下她的无名指。

她这才惊觉自己的指上多了一个发光的饰品,一枚熟悉的钻戒,她曾经戴在指上四年多未曾离身的婚戒,离婚时她将身上所有贵重饰品全归还给高家,包含这枚依依不舍的戒指。

“今天是我第一次为你套上戒指的纪念日,被我套住的女人不可能逃得开。”是时候了,他终于可以再度将她套回来了。

她也记得他们曾经重视每年的结婚纪念日,她轻抿唇辦,眼眸盯着依旧闪烁晶光的钻戒,仿佛它未曾离开过她,眼波跟着光芒流转。

“可蓉,我的心也被一个女人套住永远无法逃开。”他低柔的声音深情款款。

“士江,我们结婚不要住城堡好吗?”她抬眸凝望他,美眸闪着泪光。

“不住城堡,我们住……农场。”他额头与她的轻抵。

“呃?”她愣了下,充满疑惑。

斑士江从床上半坐起身,手臂探向床头柜拿起遥控器,切下电视开关,观看晨间新闻。

叶可蓉也跟着坐起身,不明白他为何突然想看电视。

蓦地,她震惊错愕画面的报导。

斑风集团前总裁高严风宣布与二子高七江断绝父子关系,昨晚宣布卸任总裁的高士江将手中股权全数移转他人的行为引起高严风勃然大怒无法谅解,今天早上七点召开临时记者会宣布此消息……

电视画面再度重播高严风在高风集团召开记者会的实况。

“为什么要这么做?”叶可蓉不敢置信,高父的怒容宛如在数落仇人。

“我早料到他会这么做,我在拥有总裁权力时做下的决定,具有十足的法律效力是无法被改变的,唯一能挽救的方式只有将我逐出家门,断绝亲子关系。

“那么我手中有部分股权将被冻结,因为总裁所拥有股权的三分之一必须身为高氏血亲才能动用。”高士江语气平缓的解释。

“就为了保住三分之一的股权,不惜跟你断绝亲子关系?”叶可蓉仍无法相信他轻易被金钱所估价。

“高风总裁所拥有的集团股权三分之一就值几百亿了,他当然要尽量保住。”

斑士江轻笑。

“士江……”他脸上轻松的表情却让她的心情不轻松。“你早料到这种结果,所以才做下那个决定?”

她眉心纠成一团,不知该喜该忧,脱离家族她就不用再面对他的家人,可以跟他拥有单纯的婚姻长久相守,但他为了她做这么大的牺牲,她的心里感到无比愧然。

“可蓉,我为你所做的一切全是出于本意心甘情愿,你不需有一丝愧疚感,我早已厌倦商场的权谋算计、勾心斗角,只想拥有安稳平适的生活。

“我并非失去亲人,而是将得到一个充满温暖与爱的家庭。”他搂住她纤细的膀臂,唇角扬起一抹幸福的笑意,期待和她及两个孩子的新生活。

原以为高士江说住农场是句玩笑话,没想到他竟然早已买下她工作的整座休闲农场,更令她意外的是,杜平杰无条件的将露天餐馆交给她经营,他接受了高士江的引荐,前往美国高风集团分公司的建筑事业部担任顾问一职。

在很短的时间内,高士江安排简单却浪漫的婚礼,邀请叶可蓉的亲友及他的几位好友参与婚宴。

在灿灿的星空下,映照着荷花池上的点点烛光,曲桥上铺着长长红毯,清风徐来、夜景如织,宾客在光影荡漾的池畔,享用精致的茶点。

可爱的一对宝贝扮做小报童,拉着白纱礼服的裙摆尾随新娘踩着红毯。

在浪漫美丽的甜蜜气氛里,王子与公主在众人的祝福中步入红毯的一端。

币姑娘住在城堡不一定会幸福,但她相信跟他的平民生活一定能从此过着幸福快乐的日子。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