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101分前夫 第二章

作者:七巧类别:言情小说

巴室里摆着几张古董矮桌,两人选了一张桌子面对面跪坐下来,老板为他们准备好擂茶的材料与木钵。

“要把里面的茶叶、芝麻、花生粉全部磨碎,直到磨出油有点黏稠才可以冲泡。”

老板交代完离开,夏心雨拿起木棰跃跃欲试。

不到两分钟,她已经气势渐散,平常没拿过扫把做过家事,最常提在手中的只有笔一支。

“手好酸,老公,我不行了……”她想弃械投降,没想到喝碗茶要这么辛劳。

“Honey,妳这句话很煽情喔。”欧少奎对她扬起俊眉,语带暧昧。

“喂,大白天你不要给我乱发情。”美眸瞠视他一眼,双颊却不自觉染上赧色,这间和室是张古老大眠床的通铺,此刻只有他们两人坐在这里,气氛不免有些暧昧。

他外表看似严谨,但本质里仍有着法国人浪漫热情的因子,常会出其不意的让她措手不及。

“逗妳的,就算想也不可能在这里。”性感唇瓣微微一扬,他伸手拿过她手中的木棰,捧过陶钵,开始接手研磨工作。

欧少奎半跪起身,非常卖力、用力的擂茶。

“再给我玩一下吧!”夏心雨再度尝试,双手握住木棰磨来磨去,欧少奎则为她捧稳陶钵。

败快地,两人再度交棒。

走出茶堂,欧少奎立刻脱下西装外套遮挡在她头上,紧靠着她的肩一起步行在细雨中。

“待会儿看看有没有商店可以买伞。”高的他将外套撑在她上头,宛如扬起一张安全的网,将她小心翼翼护在身边,幸好雨势不大,还不至于淋成落汤鸡。

“我不喜欢下雨天,可是现在却不觉得讨厌。”夏心雨伸手环住他的腰际,跟他在雨中相依偎,原来雨中风情也可以是温柔浪漫。

“今天的雨很温柔,像妳的名字,心雨。”欧少奎磁性的嗓音轻唤她的名字。

她抬头看他一眼,唇瓣扬起幸福的笑意,虽然他总是叫她Honey,很少喊她的名字,但她喜欢听他的声音轻唤她。

将头靠向他的肩,此刻不介意与他更亲昵。

“Honey,我想说句话,妳不能生气。”

“什么?”

“妳先保证不生气。”

“好,不生气。”现在气氛这么好,有什么好生气的。

“如果,妳今天真的跟小李来这里,我真的会非常吃醋介意。”今天实地陪她取材,他不禁想着如果她必须跟同事外出工作,有一大半的时间都只有两个人相处,他无法不担忧不乱想。

“我不想对无聊的事再做评论。”夏心雨没表现不悦,却也不想再对此事发表意见。

“妳不在意我的感受?”她懒得响应的态度,让欧少奎有些受伤。

“在意,非常在意,今天是跟你来才可能有这么多接触互动,全杂志社的人都知道我结婚了,有个很爱我我也很爱他的好老公,没有一个人会对我产生不良企图,你太多虑了,你老婆行情没那么好。”她仍搂着他的腰,不疾不徐地说着。

“妳在我心里的行情可是水涨船高,每逃诩开红盘。”即使把她娶进门,他仍无法完全放心,虽然她不会忘了已为人妻的身分,但她的个性太温善了,对人没有防备心,她其实很有异性缘,也难怪他会吃醋成瘾。

“说这么多甜言蜜语,是不是想讨糖吃?”美眸娇嗔他一眼,虽然他经常甜言蜜语,她却不讨厌也听不腻,因为这些温柔情话只会对她诉说,他是个标准的双面人,即使面对家人,也不见他的热情、殷勤。

记得刚认识不久,他对她的热情追求曾让她很反感,以为他是个滥情的法国男人,后来逐渐对他了解后,才发觉他的热情只针对她一人。

虽然有时对他恶心巴拉的行为话语有些无力感,但只要想到他只会对她付出热情温柔,她的心里便盈满优越与满足。

“草莓软糖很难吃,妳的软唇比较可口。”说完他真的倾身在她唇瓣吮了下。

“欧先生,你以为下雨天就没有路人了吗?”夏心雨用手肘拐了下他的腰际,因他突然的吻赧红双颊。

虽然想学习不在意,但她始终不习惯他旁若无人的外放大胆,每次在外面被他亲吻搂抱,总让她难掩尴尬神色。

“Honey,如果妳肯在巴黎定居,我就可以更明目张胆的吻妳了。”欧少奎表示遗憾。

“你还不够大胆啊?”夏心雨忍不住白他一眼,方才有两对年轻情侣从他们身边经过,她彷佛听到背后窃窃私语的声音。

“要不要解释一下大胆的定义?”欧少奎扬扬眉,唇角勾起一抹笑。

“不要,快上车啦!”不知不觉两人已经走到停车处了,完全忘了买伞的事,但在他的保护下,她竟然连一根头发也没淋湿。

“快上车就可以表演大胆的行为。”欧少奎笑道,为她打开车门,直到她进入车内,才拿下遮挡的外套。

他一坐进驾驶座,旁边的夏心雨立刻朝他招招手。

“要开始了?”没想到老婆这么迫不及待,他侧过身直接向前准备送上热吻。“呃?”可没吻到软嫩的唇瓣,他的头被压了下来。

“开始什么?帮你擦干头发啦!”夏心雨拿了一盒面纸,连抽好几张帮他拭干淋湿的短发。

“头发不重要,很快就干了。”他抬起头,却又被她的手压下来。

“什么才重要?”她仍继续为他擦拭,虽然雨势不算大,但淋湿的头发没擦干,在车内吹冷气很容易感冒。

“吻妳。”欧少奎再度抬起头望着她。

“不陪你玩了,我晚上还有约会。”她柔荑拍拍他的脸颊,要他打消深吻她的念头,不想最后跟他表演车震。

“什么约会?跟谁?”有人开始兴师问罪了。

“男人,很重要的人。”她语气甜甜道。

“嗯?”他抬起头,黑眸微瞇、薄唇抿成一直线。

“擦干头发再告诉你。”她笑着,这件事逗他吃醋没关系。

“不先说清楚不让妳擦头发,我还要去外面淋雨。”说着,他手探向车门作势要下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