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酷吝金主 第二章

作者:七巧类别:言情小说

“妳刚才丢掉什么”一道强烈斥责声突地从身后窜出,让站在复印柄前的丁念晴吓了好大一跳。

她一转身,见到身后的男人顿时惊愕住。他身材高、长相俊朗,一身高级西装更是衬托出他的尔雅不凡,宛如GQ杂志里走出来的时尚男模,然而他散发的气势却相当慑人。

他五官深峻,此刻一双浓眉紧紧蹙拢,深幽黑眸迸出锐利眸光,一副怒气冲天的模样,实在很吓人。

虽然不知对方身分,但看他的穿著及威严,肯定是个高级主管,而她只不过是个才进公司一个月的小职员罢了。

这是一家上市集团的总公司,整栋大楼三十多层楼,员工干部近千人,她也只认识同部门楼层的同事和上司而已。

男人原本不悦的面容却在见到她的剎那愣住,内心一震。

虽然已十多年未见,但他还是第一眼就认出她了。

那个曾经纯真青涩的女孩,如今虽多了几分成熟,却仍可从她的模样感觉单纯的气息。

她穿着直条纹衬衫制服窄裙,脚上一双米白色包头鞋,身高约一百六十公分,整齐及肩的黑发,清秀的五官上有一双水灵的黑眸。

“这个……不小心印成横式,所以我准备重印。”见男人直盯着她瞧,丁念晴忙指指回收箱解释着,并不认为这是什么大问题。

他微瞇黑眸,蹙起眉头。显然她并没认出他来,这令他内心有些莫名的介意。

男人于是弯身将回收箱的一迭纸张捡了起来,随意翻了下,四、五十张全是印不到半页的纸张。

“不是什么重要文件,所以我才没用碎纸机碎掉。”她无法理解这个男人为何不悦。

“妳是新来的?”他非常介意员工浪费资源,如果是一般员工,他也许会严厉训斥几声,但遇见她,得知她在他的公司上班让他有莫名的惊喜,不过……她不记得他了!

“才来一个月。”丁念晴轻声答道。

他靠她很近,她可以闻到他身上淡淡的古龙水气味,这人肯定是个经理级的高层,虽然他长得英俊挺拔,令她第一眼颇为“惊艳”,然而她此刻心跳加速全是因他释放出来的无形压迫感所致。

“妳,明天不用来了。”男人冷然道,转身便要走往里面的会议室。

“欸?等一下,你说什么?”原本对他心生一丝畏惧的丁念晴惊讶地抬头看他。

“我说妳被Fire了。”男人语气依旧轻淡,径自迈步向前。

丁念晴追到他前面,转身堵住他的去路,一脸不悦的瞪视他。

她虽是新人菜鸟,但她自认进公司后努力尽责,甚至多做事也没想多领钱,为何因这极微小的小事便要莫名其妙被Fire?

“这位先生,请问我犯下什么大错要被炒鱿鱼?”她理直气壮仰着脸蛋,一双黑眸瞅着比她高一颗头的男人,完全没有了初见他的畏惧。

鑫丰集团是国内数一数二的大企业,甚至也有海外投资,它旗下主要事业有钢铁、造船、太阳能,她可是费了一番努力才考进了这间大企业,虽说只是一般行政人员,但那竞争可是堪比公家机关考试,录取率超低。

懊不容易挤进来,就因为这陌生人的一句话便要她走路,这间规模庞大的公司对员工的权益不该如此没保障!

男人低头看她一眼,与她一双炯亮、盛气凌人的瞳眸对视,内心竟有些高兴她的精神奕奕。

“因为复印柄第一层的进纸槽没纸,直接跳到第二层的横向纸槽,我没注意到才会印成横式,再重印一次即可,请问这样是犯了什么大错误?”她解释着,对这眼神冷冽严厉的男人开始有些反感。

“浪费资源是我的禁忌。”男人深眸微瞇,语气故意表现冷凛。

“什么你凭什么因为几张纸开除我?”丁念晴对这理由完全难以接受。这个男人算哪根葱?就算穿得人模人样,个性未免也太机车了。

“总裁,您到了。”

身后突然传来一声恭敬问候,她转头看见走道另一端的会议室门开启,他们部门经理快步上前相迎。

男人越过她,径自往前走,还回头朝神情呆愕的她看了一眼。

“我想,我应该有资格开除不适任的人。”说完直接走进会议室,留下身后气愤不已的丁念晴。

“总裁了不起啊!随随便便就开除员工,还是因为这种鸟理由,我要去劳工局申诉!”丁念晴回到办公室,更觉气愤莫名。“一个大集团的总裁,TW数一数二的有钱人,竟然在意几张纸”她愈想愈气,一脸忿忿不平。

“妳见到总裁了?他说妳浪费纸张而开除妳”同事听了纷纷讶异不已。

“我曾听秘书室的人提过,总裁虽年轻有钱,却是非常节俭,尤其很计较某些小地方,像是除非机密文件,否则影印纸背面皆要重复使用。”同事甲说道。

“我还听说我们总裁虽英俊多金,但小气到令人不敢恭维。”同事乙小声道出八卦。“听说他跟女人吃饭还要对方自付餐费,且从未送过女伴礼物。”

“难怪他那么有钱,目前仍是单身没女友。”同事丙附和地点点头。

虽曾远远看过总裁的英姿,但一听闻他的节俭习性,便对他再没存有什么多余的幻想了。

“公司员工守则又没加“影印纸背面要重复使用”这一条。”丁念晴愈想愈觉得不合理。她辛苦考进这间号称福利优渥的大公司,竟因总裁一句话就得走人?

一口气无处发泄,她决定除了要上劳工局申诉,更要好好回敬他一番。

两小时过后,打听到他已开完会回办公室了,丁念晴双手抱着一个大纸箱,搭电梯到达最高楼层的总裁办公室,告诉秘书她从行政部门送数据来给总裁。

她朝正前方那扇原木门走去,门都没敲便直接开门进入,大步朝坐在前方办公桌的男人走去。

“有什么事?”钱丰奕抬眸看见她出现在他办公室,有些讶异。

丁念晴将手上超重的大纸箱往高级大理石桌面用力一放,砰地发出极大声响。

她无礼的举动令他无预警地吓了一跳。

“这些是我工作一个月不小心浪费的纸张,现在连本带利奉还!”她双手扠腰,一脸挑衅的道。

她特地去买了一箱DoubleA,还收集各部门的废纸,故意回馈傍他。

“您大总裁当然有权开除小员工,只是我好歹是正式职员,如果不给遣散费,我会寻求管道为小老百姓主持公道。”虽然知道把可以再利用的纸张丢弃很浪费,但又没人告诉她重复使用的事,就要因此被开除,让她怎么也忍不下这口气,既然被开除,她也不必对高高在上的大老板礼貌规矩了,对他呛完声,自己感觉果然舒坦了些。

总算出完一口怨气,丁念晴便转身抬头挺胸、昂首阔步的开门离去。

坐在办公桌前的钱丰奕先是一阵愕然,然后不禁抚额失笑了。

第一次有女人敢跟他呛声,还用了这么特别的方式回敬他。

他随意翻了下桌上大纸箱内的废纸,眉头不觉微微一拢。看样子他的员工很不懂得珍惜资源,有必要交代各部门主管注意才行。

方才开会完后,他进入员工数据文件浏览了下她的基本数据,看了履历自传这才得知她父亲在她高一时便已过世,她高中起便开始半工半读,他可以猜想她的学生生活一定很艰苦。

其实他当然不是真的要开除她,只是她没认出他来,让他有点失望,也不希望只是训斥她完就这么和她分开,才会故意和她开个玩笑,如果她没来找他,他也打算在下班前请她上楼来见他,重新跟她相认,听她话家常,向他报告这几年的生活状况。

多年后意外跟她重逢,不禁令他怀念起年少时那段和她相处的单纯时光。